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人道擎天
人道擎天 連載中

人道擎天

來源:google 作者:愛蓮說與竹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愛蓮說與竹 趙夢澤

這個時代萬族林立,人族還不是萬族至尊這個時代古今相匯,人族能否在其中脫穎而出這個時代機遇遍布,且看我趙夢澤帶領人族成為萬族至尊展開

《人道擎天》章節試讀:

「不要啊,大人,我錯了。」

在一座廣場上一個老人跪在一個獸人的面前,頭不停的撞着地說著。

「低賤的人族,你也配向我求饒。」說罷,那獸人隨手拿起一把劍朝老人刺去,那老人的身軀瞬間被那把劍洞穿倒在了地上。

「害,又死了一個,這個獸人真是可惡。」

「誰說不是呢,明明是我們和獸族的後代,還反過來欺壓我們人族,真是可惡。」

「別說了,萬一被他聽到了,他又要動手了。」

人族那邊傳來許多抱怨而周圍一群獸族,竟對此事毫無反應,似乎這種事已經見多不怪了。

那個殺完老人的獸人,把刀隨意的丟在了地上,只見他擦擦手抬頭看向人族方向輕蔑的道「你們這群低劣的奴隸,殺便殺了,哪那麼多廢話,人族,本就是用來殺的」。說罷還露出了一個甚是嚇人的笑容。

此事了完,眾人皆散。

「今天又殺了一個人族。」只見一個狼人對另一個狼人說著,「是呀,人族在我們這都快滅絕了,我們還是回去好好看着夢澤,以防他亂跑出去。」說罷兩狼便朝白段山邊緣的領地御劍飛去。

此時在兩狼的領地中,一個人族少年正站在瀑布下任由瀑布衝擊着自己的肉身,只見那肉身肌肉緊實,身材勻稱,彷彿極有力量。

過了兩個時辰,那名少年終於支撐不住,走上了岸「今日比昨日又支撐的久了一些,而且我的肉身似乎又強勁了一些」,說罷便朝自己的家走去,而此時兩狼也回到了他們的領地,剛好撞上了歸來的少年。

「趙夢澤,又出去了嗎?和你說了多少次,平日里我和你爹不在時,不要隨便出去!」

那名母狼目不轉睛地盯着這個名叫夢澤的人族少年,少年看着那名母狼,不知所措的撓了撓自己的後腦勺,轉而一臉希望的望着公狼,那公狼確像沒看見似的,絲毫沒有任何反應,那少年見此也只能再次將目光投向母狼。

「娘,我錯了嘛,別這麼看着我,我害怕。」說完,少年還可憐兮兮的望着母狼。

「害,真拿你沒辦法,我和你爹之所以不讓你出去,也正是擔心你的安危。」

母狼搖搖頭接著說道「現在人族本就勢微,萬一你出去被人發現,把你抓走當奴隸,甚至可能殺了你,那時候怎麼辦?」

「你娘說的對,外面很危險,我和你娘的實力也不高,萬一發現你人族的身份,那就危險了」,那公狼意味深長的說著。

「好了,爹娘我會注意的,我先回房間了。」夢澤飛快的從兩狼之間穿過,回到了自己的房間,關上了房門,過了片刻,從床底拿出了那半本每日必看的修鍊法訣。

這半本修鍊法訣是他在一處遺迹中找到的,那處遺迹年代已經久遠,許多事物都已經腐爛成灰但神奇的是唯有這本法訣還保存完好,但不知為何只有上半部分,按照書上痕迹來看下半部分就想是被人撕段的,後來他找尋整個遺迹都沒有找到下半部分,也就沒有再找。

只見他打開書,便輕車熟路的翻到了鍊氣這節,只見書中寫到,鍊氣即修鍊的開始,共有十層,先練靈氣,養一口靈息,引靈氣入體聚于丹田在體內盤旋往複,方為鍊氣。

他按照法訣上的方法引導靈氣往丹田聚攏,但就在靈氣接近丹田之時那股靈氣竟再也進不去半分,最後竟自行消散。

「為何靈氣始終不能進入丹田,每次在即將進入時就感覺有一股莫明的阻力。」夢澤在心中思索。

「不行,再試一次。」

接着,他又按照書中所寫,再次進行着鍊氣突破,然而事與願違這次他又失敗了。

但他沒有絲毫放棄的意思,繼續進行鍊氣突破,直至失敗十多次之後,才停了下來。

「每次失敗都是靈氣難以進入丹田,彷彿我的丹田是封閉的似的,要不去問問狼爸,不行,我本就是隱瞞爹娘,偷偷修鍊的,我還是看看書中有無記載吧。」

趙夢澤翻着那本書,腦中不經意地思索着,忽然,他翻書的手停了下來,看着那頁中的容,「鍊氣丹,這種丹藥我也曾聽爹娘講過,有七重概率可助人成為鍊氣修士,但書中的這枚鍊氣丹似乎和我所知的大相徑庭。算了,不管了,還是先把藥材找到再說吧。」

趙夢澤朝窗外望了望,此時外面的天也快要黑了。

「快去快回吧,不要被爹娘發現了。」

趙夢澤邊說邊背上藥匣,拿上鋤頭,小心翼翼的走出了房門朝白段山走去。

此時天也已經黑了下來,月亮也出現在了空中,但不管如何看今日的月亮竟莫名的有絲詭異,月華仿若實質般,朝地面流下。

「今天的月亮怎如此詭異,連我都感受到了一絲心悸。」

那公狼看着月亮說道,「我也是同樣的感覺,今晚註定不簡單。」

「遭了,夢澤呢,今日晚飯便不見他人。」那母狼慌亂的說。

「你別慌,說不定夢澤只是太累了睡著了呢?」,說著那公狼便朝夢澤房中走去。

「夢澤睡了嗎?」

房中絲毫沒有響應,公狼便推開了房門,四處望了下,看到夢澤並不在裏面,頓時心中一驚,飛快朝白段山飛去。

「我去找夢澤,你留在家中」隨着這道聲音傳下,公狼已經到了遠處了,「小心點」母狼站在房門外朝公狼大聲說著。

趙夢澤去的白段山,是這附近唯一的一座山峰,山上靈藥眾多,但相應的猛獸也居多,趙夢澤小心翼翼的在山林中行走,四處尋覓,沒過多久便找到不少靈藥。

「其他靈藥都好尋,唯有這清心最難尋,需要看運氣。」

趙夢澤又找了許久,突然隱約聞到一股奇特的葯香,那葯香若有若無,但隨着他漸漸走近葯香便越來越濃。

這股葯香並無其他氣味,唯有那一絲讓人清心的香氣,這正是清心的香氣。

他隨着這股香氣來到一處山崖邊,俯身向下看去,只見那峭壁上偶爾有幾塊突出的石頭,深不見底。

在山崖十多丈遠的地方有一塊凸起的岩石,裂縫中流淌着的細細的水流,滋潤着幾株異草。

「清心!」

趙夢澤心中一喜,小心翼翼的沿着山崖,攀岩而下,山崖雖陡,但是他身手奇佳,也不會有太多危險。

過了片刻,他便來到距那塊巨石不遠處,向下望去,只見谷底漆黑一片,有冷風從下方吹來,冰冷刺骨。

趙夢澤愈發小心,來到那岩石上,正欲採摘清心,突然遠方飛來一隻大鳥,直衝他撲來,他不由心頭一驚。

只見那鳥翅展丈余,竟張有四目,「這是什麼猛禽?」

那鳥還未撲至,那劇烈的罡風便撲面而來,打在臉上生疼,直接將趙夢澤從那岩石上扇飛。

但趙夢澤身手矯健,在被扇飛的瞬間,還是抓到了那株清心,拿到之後他也不敢停留,飛快的朝山下跑去,那鳥見此,又加快了沖向趙夢澤的速度。

見此一幕趙夢澤咬了咬牙轉身便擺出應敵動作,打算殊死一戰,但就在那鳥快碰到趙夢澤時,那山頂突然降下一道金光。

那金光耀眼眯住了趙夢澤的眼,等到金光消散時只見那鳥只剩下一座骨架掉了下來。

趙夢澤抬頭朝山頂望去,只見那山頂竟不知何時出現了一座道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