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人間神
人間神 連載中

人間神

來源:google 作者:明醬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明醬 韓隨宇

格利澤666H是一顆類地球行星這是個因各國頻繁戰爭,導致熱武器高度文明的時代突然有一天,能呼風喚雨,斬蛟龍的修士出現了…展開

《人間神》章節試讀:

韓隨宇感受着晨光帶來的溫暖,彷彿獲得了新生。

看着給自己削蘋果的唐婉兒,和一旁嘮叨的韓玉山,心裏有種說不出的安逸。

不敢相信,一天前曾發生那麼可怕的事。

也就在這時,他的餘光看到門口有一道人影,準確說是半個腦袋。

仔細看去,是木青溪的半個腦袋。

此時她躲在門後,用一隻眼睛看着病房裡一切。

如果這時候是晚上一定很嚇人。

醫院,病房,半個身子,都是恐怖元素…

看到木青溪後,關於她的記憶湧來,原主對她的評價,感覺都一一浮現,就好像是他親身經歷一樣。

「這丫頭什麼時候這麼膽小了?」

木青溪的性格大大咧咧的,一向天不怕地不怕,要不然也不會跟韓隨宇一起去作死。

「青溪。」

韓隨宇喊了一聲。

韓玉山二人順着他的方向,也看向門口。

木青溪見此情景也不藏了,開始慢慢挪動身體,露出門後的半個身子。

眾人一驚。

因為木青溪慢慢出現的右手上,拿着一把匕首。

此時匕首折射出一道寒芒,正照在韓隨宇的臉上。

韓隨宇只覺得臉上,肋骨上的傷,更疼了。

「木青溪,你幹嘛…」唐婉兒離門口近,雙手張開,攔在韓隨宇身前。

誒,這姑娘夠意思,娶回家當老婆可行?

韓隨宇看着如母雞守護小雞一樣的唐婉兒,心裏想着。

眾人不知道他的想法,只見木青溪舉起右手的刀,說道:「韓隨宇,你救我一命,我沒什麼能報答你的,就把這隻胳膊送給你。」

說著,匕首就衝著左手手臂划去。

好在韓玉山手疾眼快,在匕首傷人之前,攔住了它。

「你這孩子,怎麼這麼胡鬧,這刀是隨便玩的嗎?」韓玉山抓住匕首,扔到身後的地上。

「不要胳膊?那...那我嫁給你。」木青溪想了想,然後有些不好意思的說。

「不行!」

三人異口同聲…

韓玉山沒被匕首嚇到,反而被這句話嚇到了,冷汗瞬間湧現「家裡已經有一個魔王了,你要是嫁過來,我們還活不活?」

這人的思想有問題啊…也是穿越過來的?

「你為什麼用胳膊報答我?不對…你怎麼說是我救了你呢。」韓隨宇

木青溪前進了一步,激動的說道:「當時異能者就在我身前,都要對我下手了,是你大喊吸引了他的注意,他才轉過去攻擊你的。」

「要不是你,我早死了。」

韓玉山聽見她的話,心裏湧起暖流,眼眶微微發紅,大步上前,本想給兒子一個擁抱,又覺得矯情,放不開面子,用力一拍他肩膀。

那眼神彷彿說:好樣的,不愧是我兒子。

唐婉兒的目光中,也多了些色彩。

而韓隨宇則一臉黑線「我喊不是因為救你,是因為我…算了」

累了,毀滅吧。

隨即,韓隨宇想到一件事,問「我臉上,肋骨的傷是怎麼回事。」

此時他臉上還腫着,說話依舊不清晰。

木青溪剛才喊着要給胳膊,要嫁人抵命的氣勢立馬一降「我看電視上說,大俠昏迷了,就扇巴掌,再不行,就捶胸口。」

韓隨宇無語了「以後別看古裝劇了。」

這人什麼腦迴路啊。

鐺鐺

就在韓隨宇替自己的臉,肋骨在心裏覺得不值得的時候,門口傳來敲門聲。

透過木青溪,看見門口站着兩人。

兩男子相繼而入,走入病房說道:「我是官府的,請問韓隨宇是在這個病房嗎。」

韓玉山見二人,眉頭一皺,壓着心中的怒火,露出常年掌管公司的威嚴「為什麼找我兒子,他又沒犯法,再說他才剛醒,你們就不能換個時間嗎?」

「我們是來感謝韓隨宇,幫助擊殺一名異能者的。」那人慢慢開口。

「什麼。」

「擊殺了異能者?」

韓玉山,唐婉兒二人直到他去找異能者了,但是不知道還這殺了他,此時聽見方如驚雷。

真是語不驚人死不休。

這半年時間裏,死在異能者手裡的人太多,早已可以堆成屍山,但殺死的異能者卻太少。

彷彿他們本來就是不死的存在。

「是的,除了感謝之外,我們還有幾個問題想問韓隨宇先生。」

「好,請坐。」韓隨宇思索片刻,指着沙發,率先開口。

韓隨宇知道,金丹境界的異能者被殺,早晚都會被詢問,既然這樣,還不如早點開始。

「我叫邢俞森,他叫宋傑,代表官府問幾個問題。」

幾人坐下,邢俞森自我介紹後,看向身邊的人。

韓隨宇不關心他,但特別注意到了宋傑。

宋傑皮膚白且細嫩,似乎每天都用心打理。眉毛很厚,睫毛很長,眼神深邃。

嘴角帶着淡淡的微笑。

身上的衣服很寬鬆,整體的感覺很隨性。手裡拿着一把紙扇,但沒有打開。

邢俞森從包里,拿出一張照片,遞給韓隨宇「這個人認識嗎。」

照片中是一個面色蒼白的普通中年人,普通到大街上到處都是。

特別的是,他的左臉上有一個漆黑的孔洞。

應該是彈孔。

韓隨宇努力回憶着記憶後「不認識?」

「這就是被你們殺死的異能者。」邢俞森點了點頭又問道:「你們是怎麼殺死他的。」

我能叫你邢捕頭嗎?韓隨宇心裏吐槽,然後停頓了幾秒說道:「是被我們的保鏢開槍打死的」

這個世界保鏢可以合法的擁有槍支。僱傭的又都是正規的保鏢。所以沒必要撒謊。

「在場的人都能證明。」韓隨宇又補充了一句。

「異能者能格擋狙擊步槍的子彈,為什麼會被你僱傭保鏢的手槍打死?」邢俞森的眼神瞬間變得深邃,把準備好的問題說出。

韓隨宇眉毛微微皺起,又停頓了片刻,好像在思考這個問題「也許是累了吧?」

「我不知道。」

「韓隨宇,這個異能者殺了我們13個士兵,希望你能把知道的,都說出來。」

隨着邢俞森語氣的升高,病房裡的氣氛緊張了起來。

「有人看見你徒手發出了一道光束,隨後異能者抵擋的能力就消失了。」

本來因為本來因為邢俞森的態度,有些生氣的韓玉山吃了一驚「光束?什麼光束?」

爆炸的消息接二連三的出現,韓玉山有點吃不消,他轉身看向兒子。

腦海里不自覺的回想起算命先生說的話。

這回是上上籤。

上上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