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遊戲動漫›忍界魔王我用負面值升級屬性
忍界魔王我用負面值升級屬性 連載中

忍界魔王我用負面值升級屬性

來源:google 作者:老文盲 分類:遊戲動漫

標籤: 宇智波塵雲 塵雲 遊戲動漫

【火影+爽文+慢熱+治癒+無敵+搞笑+大改】叮咚!綁定大魔王系統,最終任務擊敗大筒木輝夜!重生到火影世界戰國時代塵雲沒想到成為了宇智波斑的叔父,宇智波斑變成了他的大侄子,而且綁定了奇怪的系統任何人對他產生的負面情緒都將獲得負面值負面值可以購買各種忍術,甚至血繼限界,同時還能夠提升實力和查克拉屬性摸了摸宇智波斑的頭,負面值+99……看着雙目幾乎要噴出火來的宇智波斑,塵雲差點笑出聲展開

《忍界魔王我用負面值升級屬性》章節試讀:

此時的宇智波斑和宇智波泉奈已經十二歲,雖然比塵雲要大上三四歲,但在輩分上宇智波斑和宇智波卻要叫他叔父。

當前為戰國時代,還沒有所謂的那些村子,主要還是分為雷之國,火之國,土之國,等等各國領域,目前主要是宇智波一族與千手一族兩大家族的對抗,同時牽扯到了不少小家族。

「打敗大筒木輝夜,成為忍界大魔王?這是什麼奇葩終極任務?」

作為火影迷的塵雲當然知道大筒木輝夜,那可是火影忍者傳說中的始祖,在吞下神樹果實後開啟了紅色的九勾玉輪迴寫輪眼,擁有凌駕於血繼限界,血繼淘汰之上的血繼網羅。

讓他去打敗傳說中的查克拉始祖大筒木輝夜?簡直就是開玩笑好吧。

若大筒木輝夜出現之時,宿主無法將之擊敗,任務判定為失敗,系統將會自爆,宿主將會死亡。

冰冷的系統聲音,讓塵雲只覺得渾身冰涼,如墜冰窖,這任務失敗的懲罰竟然是死亡!

這麼說,他必須要在大筒木輝夜復活之時擊敗她,他必須要獲得擊敗大筒木輝夜的實力,但大筒木輝夜作為最終大boss,擁有血繼網羅的存在,想要擊敗她是何其之難。

系統商店已開啟,抽獎大輪盤已開啟,當前大魔王版本為1.0,升級需要100000負面值。由於宿主成功綁定本系統,系統特此贈送抽獎大輪盤三次免費抽獎機會。

冰冷的系統聲音再次忽然響起,塵雲心中一喜,竟然是三次免費抽獎的機會,估計能抽到好東西!

但他並沒有着急的立刻開始開啟抽獎大輪盤進行抽獎,而是意念一動,打開了系統商店。

系統商店中腦海中出現,有着許多的忍術,不過卻只是一些e級與d級忍術,價格在數百到數千負面值之間,包括分身術,替身術,變身術,瞬身術等。

不過這三個e級忍術卻是塵雲覺得很有必要學的,價格均為500負面值,但可惜的是,現在的他一點負面值也沒有,同時對於這個負面值也不太清楚怎麼獲得。

分身術可與鳴人多重影分身術不同,雖然只能分身出一個,卻依然是十分有用的。

還有替身術,可以將自己替換成木頭,以及變身術,能夠變化出其他人的模樣,當然作為e級忍術,變身術很容易被人識別出來。

最讓塵雲感興趣的還是瞬身術了,在火影忍者中,將瞬身術發揮到極致的宇智波止水,被人稱為瞬身止水,當然,擁有飛雷神之術的波風水門卻比宇智波止水快。

瞬身術雖然作為e級忍術,但想要將它發揮到極致,除了宇智波止水沒有第二人。

若是將瞬身術發揮到極致,即便打不過,但誰也追不上他,至少保命是沒什麼問題,一想到這裡,塵雲就認定了必須要先學會瞬身術。

「塵雲?你醒來啦?」

這時門忽然打開了,一道輕盈的身影出現,她那雙明亮的雙眼此時正目不轉睛的看着醒過來的塵雲,充滿了驚喜。

「花舞姐?」

看着這個比自己大了三四歲的女孩子,塵雲倒是想起來了,她是宇智波花舞。

花舞身穿宇智波一族的黑衣,背後有火團扇標誌,她扎着兩個丸子頭,小臉雪白精緻,模樣可愛,就像寧靜的山間,涓涓流淌的清澈小溪,而她便是小溪旁純潔的一朵小花。

雖然今年僅有十二歲,但她卻對塵雲直呼其名。

要知道,在整個宇智波家族能夠直呼他名字的僅有高層的那幾個老頭子,當然也包括宇智波田島。

大部分人都喊他叔父,即便是同樣比他大上四歲宇智波斑以及大上兩歲的宇智波泉奈也要叫他叔父。

不過花舞倒是天不怕地不怕,整個宇智波家族所有人都拿她沒辦法。

她的父母是宇智波一族強大的忍者,在她僅有七歲時便死於一次任務,在這個隨時可能爆發戰爭的戰國時代,死亡實在是太常見了,大多數人的壽命都不會超過三十歲,這就是戰爭,它給整個世界的人都帶來了痛苦。

「我去告訴田島伯父!」

說罷,眨眼間宇智波花舞便離開了,她要將這個好消息告訴宇智波田島。

沒有多久,他的身邊便聚集了一堆人。

「塵雲,你沒事吧?」

宇智波田島倒是滿眼關切的看着塵雲。

「沒事,就是死了一次。」

塵雲想也沒想,隨口道。

他想起自己為什麼會躺在這裡了,昨天在後院,他嚷嚷着要學忍術,發現了一隻在角落的青蛙立即被吸引了注意力,前去捕捉,沒想到青蛙沒有抓到,卻被石頭絆倒,摔到了腦袋。

想到這裡,塵雲摸了摸自己的腦袋,依稀還能摸到一個微微腫起的小包。

眾人嘴角一抽搐,這是什麼話,死了一次?不就是摔了一跤嗎?而且現在可不還活的好好的嗎?有那麼嚴重?

負面值+5133

負面值+644

負面值+1009

負面值+9

負面值+87

……

系統提示出現,龐大的負面值顯示,塵雲呆住了。

「卧槽,這個負面值這麼容易弄到的嗎?」

塵雲在腦海中大喊,他明明就隨意說了幾句話,沒想到一瞬間他的負面值竟然增加了足足6萬多,其中有一次性加數千,也有一次性只加個位數的。

這讓他有些不太明白是怎麼回事,負面值獲得的原理到底是什麼?

「先好好休息,我現在就去請族裡最好的醫療忍者。」

宇智波田島的語氣帶着濃濃的擔憂,能夠明顯的察覺到那股焦急之意。

很顯然,在宇智波田島看來,自己這個弟弟絕對可能摔壞了腦子,現在竟然連說話都開始奇奇怪怪了。

可腦子這方面可不好治啊,不像是身體的皮肉傷,皮肉傷會自己癒合,腦子摔壞了那可就真的壞了。

伴隨着宇智波田島的離開,周圍聚集的人也逐漸離開,塵雲見到了一個頭髮跟刺蝟頭有些相似的一個少年,一臉很拽的站在那,從他的記憶來看,那就是宇智波斑了,沒想到他也過來看望自己了。

在宇智波斑身後還跟着一個比他矮一點的傢伙,不出意外應該就是宇智波泉奈了。

「走了正好,清凈。」

塵雲倒是無所謂,正當他繼續打算躺在床上時,卻發現花舞還站在房間中沒走。

記憶中的花舞經常帶着他在族裡搗蛋,是類似於大姐頭一樣的身份,跟他關係極好。

「花舞,你還待在這裡幹什麼?」

塵雲並沒有再稱呼她為姐,記憶中的自己十分佩服花舞,並且稱呼她為花舞姐,因為這件事宇智波田島可沒少找他,讓他改稱呼。

畢竟自己的輩分不一樣,可比花舞大多了,自己稱呼花舞為姐,那宇智波田島稱呼她為什麼?妹妹還是姐姐?簡直是倒反天罡。

如今的塵雲可沒有再打算繼續喊花舞姐了,雖然現在只有八歲,但怎麼說本質上還是一個成年人,讓他喊一個十二歲的小女孩為姐姐?不可能的好吧!他已經不是之前的那個小屁孩宇智波塵雲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