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人生目標:做個二傻子王爺
人生目標:做個二傻子王爺 連載中

人生目標:做個二傻子王爺

來源:google 作者:想不好名字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想不好名字 顏謹源

過着平淡生活的大學狗顏謹源偶遇搶劫,挺身而出身中數刀,彌留之際,視線里一道銀光從氤氳中直刺而來再次睜眼,已是另一個天地含着金鑰匙重生的顏謹源立下誓言:這輩子一定要做個安樂王爺展開

《人生目標:做個二傻子王爺》章節試讀:

齊四二很快發現了不對勁。

自己完全是做了一個錯誤判斷。

葛錫所發射的飛石速度奇快,數量極多,衝擊力極強,根本不是憑自己目前的實力能夠硬抗的。

岩土牆頃刻間崩塌。

無數飛石眼看就要實打實落在齊四二身上。

「這回栽了,得脫層皮。」

齊四二心中暗道,甚至想要閉上眼睛。

然而下一秒,全部飛石如同時間靜止一般,驀地就原地靜止了。

雙方顯然都沒有反應過來。

頓時安靜異常,場面略顯詭異。

葛錫正驚奇着,一陣威壓突然襲來,壓得自己忍不住屈膝彎腰。

齊四二倒是反應過來了。

雙方中間的半空中赫然出現了一名鶴髮老叟,在這皇城之中並未身着官服,那裝扮倒是很符合大齊尋常富人的打扮。

「齊五大人。」

齊四二十分恭敬地抱拳作揖,絲毫不見一刻鐘前囂張跋扈挑釁的姿態。

「哼。」

被喚作齊五的老人只是瞥了一眼齊四二便不再多言。

他的目光徑直投向葛錫。

剛才一直持續到現在的威壓從何而來此刻顯而易見。

「這小子少不得吃點苦頭。」

齊四二玩味着。

趙啟卻是在一旁為葛錫捏了一把汗。

齊五是何人?

衛皇司六處的八銘鏡風屬性大銘師。

平常從不參與小輩之間的糟心事情,今日怎麼如此反常。

「大人,這是咱衛皇司的新人,今天也是第一次來衛皇司報到,晚輩也不知他怎麼觸怒了大人……」

趙啟還想調和,卻被齊五直接打斷。

「什麼時候輪到你講話了?」

趙啟只得乖乖閉嘴。

卻見葛錫仍催動銘力護體,在威壓之下堅持着。

齊五加大了威壓力度。

葛錫屹立不倒。

齊五繼續加大威壓。

葛錫仍是不變姿態。

「咦?」

齊五似乎有些驚訝。

事已至此,是個銘師都看得出葛錫已是強弩之末了。

齊五右手凝力,手掌翻轉,掌心向下,繼而微微下沉。

葛錫終是撐不住了,護體的銘力剎那間崩潰,整個人支持不住搖搖欲墜。

最終葛錫還是穩住了身形,單膝跪地,一手死撐着沒有倒下。

齊五緩緩落至葛錫面前。

「四銘鏡修為,可以抵擋我六銘鏡的威壓。」齊五喃喃道,「雖然你是雙重銘,雖然你可以同時催動雙重銘的力量,但是差一個境界就是天上地下,我其實並沒有想通你是怎麼做到的。」

「師承何處?」

齊五發問。

見葛錫仍是愣愣,趙啟急了。

作為衛皇司的老人,他自然知道這位的發問意味着什麼。

「快回答齊老!」

趙啟催促着。

「未……未曾有師門。」

葛錫終是答道。

「怪不得,你應對的策略這般粗鄙,毫無正確技巧可言。」

齊五雖是這麼說著,聽到葛錫的回答後眼中顯然泛出一道亮光。

「明日卯時始去天門山腰找我。」

齊五踱着慢步悠悠離去。

「他媽的!」

葛錫哪裡受過這種屈辱,單純被別人直接拿銘力碾壓的根本無法還手。

「你賺大發啦!」

趙啟確實激動萬分。

「怎麼會這樣,怎麼會這樣,這小子只是個鄉野村夫罷了,又沒有祖輩的銘師血脈……」

齊四二卻是連連自語着,分明帶着萬分不甘與無奈。

葛錫卻是不解。

「這位齊五大人是八銘鏡的風銘師,什麼含金量就不用老哥我再對你說了吧。」趙啟激動地連連搓手,「除了上邊直接明確下的旨意,他可是從來沒有收過一個徒弟,教過一招一式。」

「那老頭要收我當徒弟?」

葛錫這才反應過來。

「哎!慎言!什麼老頭!徒不徒弟八字還沒一撇呢,總之你能在他那邊學到一招半式的,也會對你以後的銘力提升大有裨益。你不是沒受過正規銘訓么,這不,這樣一位大人給你銘訓來了,上輩子修來的福分啊,嘖嘖嘖……」

一向沉穩的趙啟此刻也按捺不住自己的情緒了。

好半天給葛錫申領了官服與腰牌,兩人這才回到了顏謹源的住處。

這是皇城東北處,未成年的皇子大多居住於此。

「這身衣服,蠻精神。」

顏謹源抬頭見葛錫回來,笑嘻嘻的。

趙啟對顏謹源說了方才的遭遇。

顏謹源在了解了事情的來龍去脈後,也是驚奇不已。

「這些高銘鏡的老頭,向來跟大爺一樣散漫的很,居然有閑心收徒了?」

「這倒也是好事。你就大膽地去,又不會吃了你。我這平常也不差你一個侍衛。」

顏謹源思索一番,便對葛錫說道。

從小受到頂級銘訓的顏謹源自然知道導師的重要性。

自己摸索就能在二十歲達到四銘鏡的葛錫在受到名師指導後未來的成就必是不可限量的。

……

次日。

帝京。

天門山。

此山地勢極高,山腰雲霧繚繞。

松枝綠柱,清泉靈石。

用顏謹源的話來說,一個修仙的好去處。

顏謹源和葛錫一同來到了此處。

「六殿下。」

齊五見到顏謹源的到來,顯然有些驚訝,隨即上前作揖。

「齊大人。」

顏謹源點點頭,又轉身對葛錫說道。

「你加油,我走了。」

「加油?加油是何物啊?」

齊五與葛錫聽到這話皆是一頭霧水。

眼看着顏謹源遠去,兩人也恢復正常。

顏謹源的行為看似無厘頭,實則真的毫無邏輯可尋。

但是齊五卻是知道了葛錫原來是這位擺爛皇子的人。

跟了這麼一位主子,可惜啊,可惜。

並不影響齊五原本的計劃,相反,齊五對葛錫更加的重視了。

畢竟再怎麼不靠譜,有位皇子做靠山,都比一個人要好得多。

這邊,回到皇城的顏謹源又開始了作為大齊皇子百般聊賴的一天。

銘訓,文法,算學,體術,謀略。

如此往複循環,造就了一堆能力出眾的皇子,造就了一位天天擺爛的大爺。

文旭府的諸位導師已經對顏謹源的擺爛操作見怪不怪了。

正統思想深入骨髓的導師們仍是不遺餘力教導着顏謹源,期望有朝一日這位天資尚佳的皇子能夠醒悟。

但是他們根本就不知道也無法理解顏謹源的超脫想法。

但是面對完成規定課業且極有禮貌的顏謹源,面對這種尊師不重教的行為,導師們也毫無辦法。

「人生苦短,豈能拘泥於虛華塵事?」

「尋常肉身,怎可一己將世間改變?」

「開擺開擺。」

已經做完課業的顏謹源又開始掐着時間等待下課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