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人在破事部:開局簽到萬獸股份
人在破事部:開局簽到萬獸股份 連載中

人在破事部:開局簽到萬獸股份

來源:google 作者:佚不詳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佚不詳 許千鼎 都市小說

【穩定更新】+【爽文】意外穿越破事精英的世界,成為背鍋被處理的小HR職員,簽到系統及時開啟!【首次簽到,福利×10!】【獲得特性:過目不忘Lv5!】【獲得特性:文采斐然Lv5!】【獲得技能:辦公三合一精通、PS精通、移動辦公精通!】【獲得資產:萬獸集團股份…】展開

《人在破事部:開局簽到萬獸股份》章節試讀:

換正常點的年輕男性,這會兒早出口成臟,和許千鼎開始對線,怎麼會像駱佳明這樣,狂怒的…質問?

那憤怒的模樣多少有點無能。

「嘖.」許千鼎低了低頭,發出一聲輕笑,再抬頭,一副『驚訝』的表情,「哦!你聽出來了?」

「廢話!我當然…」駱佳明前兩個字,憤怒中透着股自豪,但很快,他反應過來,「你,你…」

他結結巴巴。

許千鼎嘴角露出遺憾的笑,搖了搖頭。

相較於他新同事歐陽莫非的毒舌,他擠兌起人來那是毒舌中的毒舌。

當他以為這茬結束,邁步準備離開時,迎面,從外面過道轉角走進來一個朱鎖鎖。

從許千鼎的角度,她的視線很明顯地在他的臉上停頓了下,然後越過他的臉,看向後方,像是看到什麼震驚的事,眼一下瞪大,同時大喊道,「駱佳明!」

許千鼎也是忽然福至心靈,猜到些什麼,他猛一個轉身,同時左腳蹬地發力,讓身體往右閃躲。

巧不巧,正好躲過後方來自駱佳明的偷襲。

駱佳明一拳揮落,本因醉酒踉踉蹌蹌的步子因為慣性,收不住地往前摔去,他手腳並用,才止住摔倒之勢。

許千鼎穩住身形,眉宇間一下凌厲,看着地上那個狼狽的玩意,他暗諷道,「駱佳明,小瞧你了,你還會這個呢?」

如敗犬般,跪在地上的駱佳明,給他這麼一刺激,理智再度消失,憤怒佔據高地,撐着要起身,瞧那表情和架勢,明顯想再來一波正面PK。

朱鎖鎖見狀,連忙快步跑過來,攔住駱佳明,「你幹什麼?!你瘋了?」

先是低聲斥了他幾句,轉頭,換上笑臉,朝許千鼎道,「他喝醉了,喝醉了。」

許千鼎點了點頭,「我知道,但這不是尋釁滋事的理由,你說呢?」

「尋釁滋事…你別,哪有這麼誇張,他不是故意,你理解理解。」朱鎖鎖蹙眉道。

「嗯,我理解,他是有意的。」許千鼎絲毫不讓。

之前言語上的較量不算什麼,駱佳明輸了他一籌,那是他幫助駱佳明成長,他是駱佳明的貴人!

但駱佳明背後偷襲他,這事性質就變了。

他是一個法務,還是個很謹小慎微的法務。

確實,駱佳明很不起眼,但越是不起眼的威脅,也許未來冷不丁地來上致命一擊呢?

朱鎖鎖一愣,「不是…許千鼎,你正常點,行嗎?他喝醉了,大腦不受控…算了,你直說吧,你想怎麼樣?道歉?賠償?」

她這一通,聽起來是辯解,不知不覺中,倒成了許千鼎的不是。

許千鼎眼神活似看到天方夜譚,「你沒事吧?我難道不是在闡述事實嗎?你的意思,他喝酒了,他攻擊我,我必須得理解、原諒他?你這一手道德綁架,相當熟練啊。」

朱鎖鎖語塞,她以為自己雖然和許千鼎分手,但許千鼎心裏仍有她,以為許千鼎展現的攻擊性是因為自己今天牽着駱佳明的手出現而吃醋,所以現在攻擊性這麼大,她以為自己用以往的口氣兩三句把事情了結,沒成想…玩砸了!

「你變了。」短暫的沉默後,朱鎖鎖開口道。

醉鬼駱佳明不知是有意還是無意,幾次再攻擊的意圖被朱鎖鎖攔住後,他耷拉個腦袋搖搖晃晃,不是朱鎖鎖扶着,估計隨時能癱倒。

「誰不會變?」許千鼎掏出手機,他餘光注意到,轉角有顆熟悉的腦袋,時不時地探出,「這樣吧,先報個警,他醉不醉的,先記個檔,明天我們派出所把這事了了。」

朱鎖鎖眼瞬間瞪大。

在她看來,這舉動實屬小心眼,至於嗎?駱佳明的拳頭連他的衣角都沒碰着。

「不是…」

「你放心,他的攻擊並沒成功,加上他喝酒,警方不會判他犯罪,會進行調解,我沒過分的意圖,這事走官方渠道,在派出所留個記錄,讓他寫封道歉書,就行。」

許千鼎打斷她的話,把自己的想法道出。

朱鎖鎖望着那張俊秀的面孔,挺拔的身姿,一切還是記憶中的樣子,但又有不同。

「行吧,那就按你的意思。」微微愣神後,她收斂情緒,輕輕點頭。

幾秒後,許千鼎掛了報警電話,看了看勉強扶着駱佳明的朱鎖鎖,又看了看過道轉角那邊,想了想,道,「這樣,我到那邊和我同事打個電話,說一聲,放心,我不會離開現場的。」

朱鎖鎖順着他手指的地方,瞄了眼,神色冷淡道,「你隨意。」

「好。」許千鼎點頭,利落地邁開步子。

這個細節,讓朱鎖鎖真正意識到,他的的確確是不把她放心上了。

過去,她一露出剛才的冷淡表情,許千鼎一定會有所動容反應。

一下,她眼中不解、不可置信交織混雜。

「千鼎。」情緒作用下,她不自主地脫口而出。

出口後,她自己也愣住。

許千鼎腳步漸停,這一聲像是喚醒了這具身體的肌肉反應,讓他心裏膈應。

但停都停了,說點什麼吧。

他想了想,轉過身,認真道,「你別這麼稱呼我,我怕你表哥誤會。」

怕我表哥誤會?

這話給不明所以的人聽去,多少會生出點誤解。

但朱鎖鎖聽來,總感覺許千鼎是吃醋,但許千鼎表現出的實際反應並不這樣。

她目光一陣複雜,「許千鼎,我覺得,分手之後,我們也可以做朋友的,沒必要非弄得相看兩厭,仇人似的,你說呢?」

做朋友?

許千鼎心中嗤笑。

那你把前身花在你身上的100萬還給一半,可以嗎?朋友?

真是,莫名其妙噁心他!

他眼中一閃而過的厭惡,而後繼續認真道,「你完全是多想了,我們現在處理的是我和你表哥的事,你務必不要把這事和我們曾經是男女朋友牽扯一起,當然,也許你表哥攻擊我,會是因為這個,但人,別把自己看得太重。」

「另外,我想勸一句,你寄居在你舅舅家,也許受夠了你舅媽眼色,可到底,你舅舅、舅媽供你上了大學,你表哥的想法你也清楚,我雖然不了解你表哥和你是不是真有血緣關係,但表親結親在現代法律上是不被認可的,最重要,你別總吊著人家。」

已經是最新一章,請用手機掃碼加入書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