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熱血神農
熱血神農 連載中

熱血神農

來源:google 作者:初戀泡芙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東雲 初戀泡芙 奇幻玄幻

一個少年入神農架考古時,隨着一尊天下牛耳進入另一片天地修聖路,踏歌行,逆天問斬只待我神農作主展開

《熱血神農》章節試讀:

顫心恭候,急激照耀。

兩人就這樣又緊巴巴的等着「它」的出現。靜立不動,靠在一起,不,不是靠在一起,而是小雪緊緊的將東雲一隻手臂死死的抱着,沾在一起。

雖然有兩團青澀的嫩芽小山包擠壓着他的手臂,東雲卻沒有半絲感受,而是全身心觀注着周邊的一切動靜。寂靜,黑暗,冰冷,充滿寒意的墨汁空間。

「它它……去哪裡了。都等了這麼久,它,都還沒有出現。」小雪有點意外的說道。

東雲也很不平靜「走吧!它,可能真的丟了槍,只是不知道什麼樣子!」話才剛說完,前方,如同燭台一般的東西就亮了起來。

「振,振,振……..」

光芒微燭,鎏光射影。

一道又一道的聲音響起,一束又一束的微白亮光出現,隨着不大的「振振」之聲通向未知的遠方,一望無邊,就是身後都亮了起來。一團團淡白色散發出柔和讓人舒適的光球四處展現,比比皆是。

看着眼前驚人的一幕,兩人驚呆了。

「天啦,這是什麼地方。」二人都同時一嘆。

頭頂星辰遍布,當然這不可能是真的星辰。但是,卻是這個狀態,星辰點綴,星光閃閃,如真切一般的星空般。

腳下,除去他們走過的地方,到處都是白骨,全是碎裂開來的白骨,好像是什麼東西撕碎開來一般,讓人心寒發怵。這裡的空間大得驚人,只是,那一道黑色的通道卻不知所蹤,彷彿,這裡是一個沒有入口的圓型空間。

每隔段距離,就會有一台像蛇身鹿頭的柱子,張口向前,對着**,嘴前一粒閃光石亮着微白的光芒,不強,但是卻顯得那麼的質白。

金戈鐵馬,銅陵棺。

無威自怒,寒潮襲。

在不遠處,一具具銅棺擺放整齊,淡黃色,每一具都散發出讓人心悸的絲絲寒氣。陰森,頭皮發麻。能有上萬棺,排列有序,好像一個個士兵排列着整齊的陣型,在接受檢閱一般。在最前方,一具能有幾十丈大小的青銅巨棺橫列,棺蓋已然打開,掀飛在不遠處,明顯,內部是有東西走了出來,硬生生的打開了銅棺。

「走過去看看。」

東雲說完就要前去,現在有光,雖然這個地方陰森森,寒氣密布,更是有一種言不清,道不明的的感覺,但,他還想一探究竟。

「不——」小雪秀美的小腦瓜子搖擺個不停,那意思,很明顯,我不去,打死也不去,你也別要去。

「怕啥?你也不看看,我多強壯。」

「天踏下來,有我頂着。就是死,我也在你前頭,你怕個啥!」東雲說完,要鬆開將他抱得死死的小雪,獨自前行,這可嚇壞了小雪,開玩笑,如果「它」又來了,那可了不得,打死不鬆手,就這樣抱着。

「服了你這個女乞丐。」白了小雪一眼,東雲還是拉着她靠近了最大那一具奇異,淡黃色的青銅棺。

「乖乖隆里咚」這裡頭得睡多大的人啊!」看着這個能有幾十個房屋大小的青銅棺,東雲真的驚到,就是巨人,也不可能用這麼大的,唯一解釋,就是裡頭之人身份不一般,身份可能大的驚人。

小雪表現出一種為難的神色。「走吧!東雲。」

東雲沒有說話,而是打開旅行包,拿出了攀登用的繩索,上邊一隻掛鈎。

「東雲,我求你了,我們走吧!它萬一要在裡頭,那,那咋辦。」小雪搖了搖東雲,一副可憐巴巴的模樣,要多可愛,有多可愛。

「這樣好看,我喜歡。」看着小雪那可愛的模樣,東雲覺得,這才是最漂亮的小雪,既可愛,又俏皮,小鳥依人,弱不禁風。

「人家一直這樣子,只是你,你沒發現。」一聽東雲說自己好看,又喜歡,小雪頓時手足無措,扯着自己身上那黑絲秀裙的裙花兒,身子一扭一扭的,臉紅得如青澀的蘋果上幾點粉紅出現。

「喲,喲,小美人,給爺笑一個,別不好意思。」東雲看着眼前的美人兒這副神態,頓時全身異樣熱呼,就地一坐,逗起了小雪。

「討厭,你壞死啦!」

「不理你—–」小雪嬌羞的說道,臉色微微,情態可愛。

「大爺可等着昵!不笑不準走。」看着小雪那誘人的模樣,東雲更來勁了,異樣興奮。東雲笑得仰在了地上,捂着肚子強忍着因笑而微顫的身體。

「怎麼笑?」小雪低着頭,低聲問道。臉色悱紅,異常誘人,在這寂靜森寒的空間內,一絲絲異樣的氛圍在產生。二人早就將剛才害怕勁甩到了九霄雲外。

「當然是獻媚的笑」東雲差點沒有跳起來,這丫頭還真打算獻笑,不禁更開心。

「咯咯咯……」

笑語歡聲,幼稚童真。

一串銀鈴悅耳的聲音傳了出來,仰在地上的東雲很滿意的坐了起來,看着這丫頭點頭讚賞「不錯,很好聽,以後多笑點,雖然笑得幼稚」。

剛表楊完小雪的東雲發現小雪臉色唰白,更是頭髮絲都在顫動,全身顫顫的,好像見到了什麼可怕的事一樣。「你臉色咋這怪,跟見了鬼一樣」

「我沒笑」小雪很嚴肅的說道。

「你沒笑」東雲一愣。「這不可能,你沒笑是誰笑的,難不成是那個『它』在笑。」

雖然心裏有點慎得慌,東雲還是認為,一定是這丫頭惡作劇,不然這裡不可能傳出這麼動聽的聲音。

「我真沒笑。」小雪看了看東雲,又看了看一邊的大銅棺,意思是說,好像是從那裡頭傳出來的,這可嚇壞了東雲。

一個轉身,一臉戒備的看着這個離身不到五米的大銅棺,關健沒有棺蓋。靜靜的看着棺口,生怕從裡頭爬出個異樣的東西。

「我們走吧,這是好怪。」小雪真的嚇倒,臉色微變的說道。

自己是真沒笑,而這笑聲卻是從棺內傳出的,聲音是好聽,但是卻那麼的讓人驚慌。這裡太詭異了,讓人不能理解。

「不行,我一定要看看這裡頭是什麼!「不然,我吃不下飯,睡不下覺。」東雲眸子鎮定,現在有光,看得見,他不懼怕,有句話說得好,「好奇心,害死貓」就是這個表現。

小雪見他如此固執,不多說,就這樣看着東雲,將一隻鐵鉤子甩向青銅巨棺的棺口。

拉了拉,很結實。

「在下邊等着,我上去看看」

東雲說完也未等小雪回答,就朝上攀登去,這樣的行動,他每年都要活動數次,因為經常探險,所以速度奇快。

當快要攀登到棺口時「嘎吱」一聲,鉤子就滑脫了下來。

「砰」

東雲狠狠的摔倒在地上。

「哎喲,疼死我了……」站起來的東雲,狠狠的柔搓着屁股,大叫起來,完全沒想到,快要到頂時,會出現意外。

看看鉤子,完好無損。

「這次得搞結實點」說完又將這繩索的鉤子又扔了上去,這次狠狠的拉了幾下,真的覺得無比結實,又朝上攀登上去,快到棺頂時,隨着「嘎吱」一聲,他又狠狠的甩了下來,只不過,這一次,下方的小雪卻緊緊的捂着小嘴,精緻的小臉唰白,一隻細小雪白的小手,將東雲的鉤子給推了出來的。只是這隻小手沒有半分血色,冷得嚇人。

「哎喲……咋回事,明明結實的。「一轉頭,卻看到,小雪在給他搖頭,眼神異常,臉色慘白,眼中驚慌的看着上邊。

「你是不是看到什麼?」東雲一愣。小雪表情像嚇壞了一般。

小雪點點頭,然後,又猛的搖起了頭,但是一隻秀手卻緊緊的捂着小嘴,一句話都不肯多說。另一隻玉手卻指了指銅棺上方。

「我還真不信,我還真要看看裡頭是什麼。」東雲不管小雪是不是看到什麼,但是自己除去摔倒下來,好像沒有生命危險,壯着膽子,又將鉤子扔了上去,這次攀登的格外快,可以說快得一踏糊塗,很快就到了棺口,在他一手將棺口抓住時,繩子和鉤子,「嘩」的一聲就掉了下來。

東雲一愣。「掉得這麼準時……」

棺內,一個秀小的小腦袋瓜子正貼着棺材聽外頭有沒有摔倒聲,可是在聽了一會後,卻實沒有聲音,不禁就探出了頭,這一探頭。正好和剛爬上青銅棺邊的東雲來了一個一厘米零距離對視。

看着眼前突然伸出了一個臉色刷白的秀美小頭,頭髮細軟,光華黑亮,嘴角露着兩顆潔白的鐐牙,嘴唇薄而淡紅,一身金色的衣裳,如龍袍鳳霞般,金中帶着剌眼的亮。

東雲不自覺的抽了抽嘴角,因為這是殭屍,一個只有八歲大小的小女殭屍,美得一踏糊塗,就是那兩顆小鐐牙都是那麼美。可是,這是殭屍,傳說中專吸人血的殭屍。

雙手一軟,東雲就摔倒了下去。

「砰—–」

一聲重物的摔擊聲,東雲二話沒說,就連戶外運動包都沒有背,拉着一手捂着小嘴,臉色嚇得唰白的小雪,飛似的撒丫子狂奔起來。

「媽的,真有殭屍!」

「還是傳說中的小殭屍……」

「不帶這麼玩人的」東雲邊跑邊叫道,這裡空間太大,即使跑,也不能跑到多遠。

後方,這個小腦瓜子的小殭屍拍了拍胸口,一副嚇死我了的表情,然後聽聽沒了動靜,就又爬到了棺邊,看看外邊,只見剛才那很逗的人帶着另一個黑衣女子,跑得可快了。

她很不解,很好玩啊,怎麼玩着玩着就跑了。

很快,二人就跑了不下兩三千米,但是他們卻突然停下了,因為在這裡,有一個人攔住了他們的去路,一個全身戰甲在體,可是卻血肉乾枯的人,手握半根銅棍的站在他們前面,背對相向。

「它——」

東雲和小雪異口同聲的叫了出來。

這個就是他們夢中見到的「它」。只不過,手中有半截銅棍,準確無誤的說是一根已斷的銅槍,但是二人都知道,這是一竿槍,就是「它」要的槍。

《熱血神農》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