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肉雞飛天記
肉雞飛天記 連載中

肉雞飛天記

來源:google 作者:痴迷成性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余青瑤 奇幻玄幻 羅飛

話說人分三六九等、肉分五花三層俗世中如此,修真界也是如此修真界中上至大門大派,下至修行家族,甭管正道、魔道、都能代代傳承下去不管小輩們的資質如何,首先修鍊資源就不是那些個散修,或者偶然得到那個大能遺留下來傳承的幸運兒可比擬的有人就說了,要是那些天選之人,靈根資質萬中無一就不會翻身嗎!就不會完成階層躍遷嗎!呵呵!朋友,你可能沒聽過肉雞吧!肉雞指的是各大宗門和家族,從世界各處搜尋培養的天資逆天的孩子,等時機合適,為其下一代剝離肉雞其靈根,植入自家後輩體內,又或者大勢力的年邁修士到了年歲,始終不能突破桎梏,終了前奪舍於肉雞,再次從新來過至於肉雞被剝離靈根、被奪舍後怎麼樣了—-呵呵!且看羅飛如何翻身飛天的展開

《肉雞飛天記》章節試讀:

羅飛此時處於亢奮中,肚子咕咕叫才意識到自己一天沒有吃飯了。

東方的天際已經微微發白了,羅飛想着去打幾個野味吃,怎奈何空有修為卻不知道如何利用,看着那肥碩的灰野兔卻一根毛都逮不到!

只能餓着肚子在昆吾山脈溜溜達達,沒有目的的走着,沿途靠着遠超同級別修士的的元神之力,躲開了好幾波修士,才進入一個伍家集小縣城。

縣城倒是挺多人,主街兩邊稀稀拉拉開着幾個店鋪,但經營對象顯然是面對普通人的。

依着主街兩旁擺着許多地攤,也就一些小食攤和附近的山民把打到野味或者皮貨山草藥擺在路邊兜售,很是熱鬧。

羅飛從冰雕屍體上扒下的衣服換了幾十斤乾糧,剛把乾糧收入黑珠,突然隱隱感覺背後有人在盯着自己,猛的回頭卻什麼都沒發現。

自己雖沒有江湖經驗,但架不住萬毒翁遺留的記憶啊,羅飛快步在人群里穿行,在一個巷子轉角的攤販後面快速的隱藏起來。剛藏好,一個粗布獵戶打扮的中年漢子跑了過來,居然是練氣五層的修士!那漢子在巷子口左右看了看,最後朝巷子疾步進去了。

羅飛見那跟蹤自己之人已經走遠,正要起身出來,有一個貨郎打扮尖嘴猴腮的漢子,居然是練氣六層的高手,這貨郎也疾步跟着進了巷子。

羅飛不禁心驚,這玩跟蹤還能連環的,雙保險!

又等了一會,見沒得跟蹤之人繼續出現了,

趕緊找准一個方向離開了集市。

雖說現在空有一身修為不知道怎麼利用,但用來跑路還是蠻快的!也就兩盞茶的功夫,已經跑出去十來公里了。

此時已經到中午,烈陽當空。正要找處樹蔭地歇會腳,剛坐下,頭頂就傳來一聲輕微的聲響。

樹上、附近草叢裡多了好幾個人,顯然不是一夥的!

羅飛心裏一驚,這顯然是被天命池那些修士追上來了!而且對方能御空飛到樹上,那至少得是築基期的高手。

怎麼辦!

怎麼辦!

羅飛腦中能想出的第一個應對之策就是示弱!伺機逃跑!

反抗成功的幾率幾乎為零!

羅飛大致評估了一下當前形勢,拚命讓自己冷靜下來,料想對方應該還不確定自己是否就是那得寶之人,所以才悄悄躲在暗處觀察。

想通這些關節,羅飛盤坐在樹蔭下,先悄悄的從黑珠拿出幾件金光閃閃的武器存入儲物袋後,又拿起儲物袋裝做清點贓物模樣,先一股腦全倒在地上,一樣樣清點擦拭一番,又裝了回去。

見不遠處有條清澈的溪流,羅飛眼睛一亮,裝作高興的邊解衣帶邊走向那小溪,一副要去洗澡的樣子,儲物袋和衣服都堆放在樹蔭之下。

羅飛料想,這些跟蹤之人一定會搶走自己的儲物袋,反正從那群屍體上得到了大把,能藉此打發掉樹上之人也值了。

果不其然,羅飛剛下水,一道矇著面的婀娜身影急速撲向那儲物袋,那黑影眼看就要得手,另一夥也出手了,目標不是地上的儲物袋,而是那道婀娜身影。

只見一道劍光劈向那婀娜身影。婀娜身影早有預料,向後拋出一道黑影,咚的一聲悶響,那道劍光就被擋了下來。

羅飛定睛一看,那黑影居然是塊板磚模樣的法器。後面出手之人見一擊不見效,又連續施展手段,只不過都被那板磚接連擋了下來。

此時最早出手搶奪之人已經得手,一手抓起儲物袋連着衣裳,身影幾個閃爍,就消失了。

其他跟蹤之人也跟着去了。

羅飛見此情形,心一下放下來了,趕忙從溪水裡爬出來,顧不得光着,向著相反的方向一溜狂奔。

待跑出去老遠了才慌忙從黑珠空間拿出衣服穿好,又換了個方向,趕緊離開。

也不知道跑了多久,天色漸漸暗了下來,羅飛心想這下安全了吧。

一屁股剛坐下啃乾糧,不遠處就傳來打鬥聲,羅飛嚇得大氣不敢喘,趴在草叢小心打量。

居然又是那婀娜身影的女修!

雖然她身法了得,但最終還是被追上,叮叮咚咚打作一團,地上已經躺倒好幾個修士屍體了。

邊上還有幾個看熱鬧沒出手的。

顯然追擊的修士也不是一夥的。

那女修手段了得,被一圈修士圍攻,居然還能打的有來有回,不落下風。

只是雙拳難敵四手,終於一時反應不及,被一顆金色的圓珠法器擊中後背,女修哇的一聲吐出一大口鮮血,頭上盤緊的黑髮散做一團。

女修顯然傷勢不輕,當機立斷,拋出那黑色板磚法器,那法器迎風便長,變成門板大小,呼嘯着拍向人群中。

那群修士見這法器是件防禦性的法器,而且速度不快,都不懼,正想着該如何出手奪下來,哪知砰的一聲爆響,追擊的修士們被炸的東倒西歪!

女修決然的自爆了這件法器後,隨即身影再次閃爍向東逃去,那些追殺之人反應過來,也緊隨而去。

羅飛心裏驚恐不定,老子都已經繞道躲着你們了,居然還能遇到,於是再次換了方向,快速的離開。

又不知道跑了多久,天已經完全黑透。

羅飛找了個可以過夜的山洞,打算吃點乾糧就睡一覺。哪知剛拿出乾糧還沒往嘴裏送,唰唰幾聲,那女修又被那些追殺之人追着停在不遠處的空地上,只是追擊的人數少了一多半。

雙方都不廢話,於是打鬥繼續,這次雙方顯然要魚死網破,雙方手段盡出!

都不留手了!打鬥中不時傳來一聲爆響,顯然又是哪個修士自爆了法器!

旁邊的大樹都被點燃了,女修的蒙面巾早就掉了,一張靚麗娟秀的小臉很是蒼白!

女修拼着以傷換對方亡的攻擊交易着,但對方人數太多了,最終女修頂不住了,被對面一魁梧男修士一刀貫穿腹部。

女修弓着身子,歪倒在地,腰上系著的儲物袋甩飛了出去。

那魁梧男修士有些不放心,猛地把刀拔出,想再補上一刀,卻見一同追擊的同伴撿起地上的儲物袋要溜!

魁梧男修暴吼一聲,提着刀向那開溜的同伴追去。

外面終於安靜了!

羅飛就着旁邊燃燒樹木的火光小心的打量那女修那張俏臉,心裏暗道可惜了!

哪知那已經『死去』的女修掙扎的爬了起來,腳步踉蹌着朝山洞而來了!

羅飛趕緊退進山洞裏去,生怕被這女修看見。

哪知在裏面等了一會,都沒聽到什麼動靜,忍不住探頭往外觀察。

這時才發現這女修暈倒在洞門口了。

羅飛小心『唉』的叫了一聲。

可這女修沒有絲毫反應。

羅飛俯下身子去推那女修,哪知入手濕淋淋的,女修已經被血浸透了。

羅飛一時不知如何是好!

要自己不管不顧面前這女修似乎又於心不忍。

可是要讓羅飛出手救她,羅飛又覺得心裏憋屈,憑什麼讓他救搶劫自己之人。以德報怨這在修真界顯然沒有市場的。

最終羅飛動手救治起這女修了!

不是羅飛心善,主要是這女修的容貌讓羅飛有些挪不開眼。

把那女修抱到自己剛鋪好稻草『床』上,但這女修身上傷口實在太多,

羅飛顧不得這許多,用寶劍把女修的衣服小心的全部割下,又給她止血、包紮好傷口。

儘管這女修身材婀娜多姿又長相甜美,但血淋淋肉體的實在讓羅飛生不出一絲雜念來。

女修傷勢太過嚴重,身上的生機越來越弱,羅飛躊躇良久,最終一咬牙把在天命池得到的丹藥給女修服下了。

羅飛給女修喂服下丹藥後長嘆了一口氣,心想自己終究無法適應這殘酷的修真世界,至於女修是否能挺過來得看她的造化了。

羅飛隨後又升起一團篝火,加上跑了一天了,蜷縮在一旁就睡著了。

女修自服下那顆丹藥,丹田內升起一股龐大卻平和的靈力,在這股靈力的滋潤下,傷勢肉眼可見的好轉、痊癒。女修的修為更是從築基中期直接跨進金丹期。

女修蘇醒時,天已經微亮。

發現自己一絲不掛(包紮傷口的布條除外),身旁居然還有個男人在酣睡!臉上頓時緋紅,眼神一寒。

待看清身旁男人的樣貌時,心裏突然莫名的安定了些。

連忙檢查起自身的傷勢來,居然全部好了!痂都脫了,連道傷痕都沒有留下,而自己的修為居然從築基中期直接跨入到金丹初期了!

心中大喜,連忙內視自己的體內,發現經脈中還殘存一股未被煉化的丹藥之力。

顯然自己暈倒後被喂服了某種逆天的丹藥,不然自己這麼嚴重的傷勢不可能一晚就痊癒,而且修為不退反而晉陞一個大境界。

想來是眼前的男人給自己服了某種珍貴的丹藥。自自己的師傅失蹤,還從沒有其他人對自己這麼好的過,心中突然對眼前蜷縮着的男人產生一股莫名的感覺。

看着熟睡着的羅飛,女修臉上露出一絲心安的憨笑來。

也不知過了多久,女修意識不妥,趕緊小心的爬起,想從那堆碎衣服中找出自己的儲物袋,好找出一身衣服穿上,自己現在可是一絲不掛光溜溜的呀。

哪知剛起身走動,羅飛就被驚醒了,睜眼就看到女修邁步。

女修發現羅飛醒了,原本臉蛋上的緋紅立馬延伸蔓延到脖頸和前胸去了。

一步跳到那堆碎布料前蹲下,單臂抱胸翻找起自己的儲物袋。

沒有!

儲物袋沒了!

這時才想起,被刺時把儲物袋拋出去了。

女修羞澀的抬眼看向羅飛,見羅飛正睜大眼睛看着自己。

羅飛一和女修眼神接觸,立馬驚醒過來,眼神閃躲兩下,立馬頭扭向一旁,裝作正人君子模樣。

女修看着羅飛假裝正經的樣子噗嗤笑了出來。

「是你救了我?」女修柔柔糯糯的問來。

「是~是的。」

「那丹藥也是你給我服下的?」

「是~是的。」

「我身上的衣服也是你脫下的?」

「是~是,不是你想的那樣。。」羅飛慌忙辯解。

「你不要狡辯!」女修語氣轉冷了。

「你還有衣服嗎?」

「沒有了,真的沒有了!都被你搶走了。」羅飛很委屈。

「你身上穿的不是衣服!」女修喝道。

「哦~哦!」羅飛趕緊起身背對着女修脫起衣服來。

待羅飛遞衣服給女修士時,眼神忍不住的偷偷打量一眼。

女修也發現了羅飛那鬼鬼祟祟的眼神,臉上緋紅更是艷麗。

女修匆匆穿好羅飛衣服,整了整衣襟,心情突然莫名的歡喜起來。

此時情形轉變,羅飛紅着臉,雙臂抱胸不敢接觸女修的眼睛。而女修卻饒有興緻的上下打量着羅飛,場面一時尷尬萬分。

女修終於打破尷尬:「你說救了我的命,我該如何報答與你?」

羅飛想着『以身相許』卻不敢說出口。

女修繼續說道:「你把那麼珍貴的靈丹給我,讓我修為暴漲,你說我該如何報答於你?」

「以身相許!以身相許!」羅飛心裏狂喊。

「呵呵,你天命池得的靈丹也捨得,不知道該怎麼說你。」

「嗯,當時沒想那麼多。」羅飛這次終於能完整的說出一句話了。

「可我渾身上下被你看光了,這該怎麼辦!」女修突然語氣轉冷。

羅飛突然一哆嗦,結結巴巴:「你危在旦夕,山洞當時也黑漆漆的,看不真切的。」

「我大腿沒受傷,那你為什麼要把我大腿的紅痣也包紮上?」女修語速突然語氣轉快。

「你大腿上沒有紅。。。。」羅飛說到這突然意識到上當了,抬頭髮現這女修真正似笑非笑的看着他。

「前輩,你饒了我吧,當時你情勢很危急。。。。」

「好啦!以後不要前輩前輩的叫了,我叫余青瑤。你叫我青瑤就好了。」

羅飛趕緊稱是。

「你知道當欠一個人的恩情太重,實在報答不了的話,就會選擇殺掉他!你說我能報答的了你的恩情嗎?」余青瑤似笑非笑突兀的說出這句話。

「我們相忘於江湖,就當前輩的報答了。」羅飛哪裡還敢想什麼報答,只想快點離開此地。

余青瑤聽着很滿意,繼續說道:

「你說我全身上下被你看也看了,摸也摸了,按江湖規矩看了就要挖掉你的眼珠,摸了就要剁了你雙手,但奈何你於我又大恩情,你說怎麼辦?」余青瑤好似自言自語,卻盯着羅飛溫柔的說道。

「我也不知道哎。」羅飛老老實實回道。

「你不知道!」余青瑤突然提高音量。

羅飛一時不知道如何是好。

「這樣吧,給你兩個選擇,第一個、我的清白已經毀在你手上了,我娶了你。」

「第二個呢?」羅飛又順口答應的問道。

余青瑤那個氣啊!

「挖掉雙眼,斬斷五肢!你選吧!」說著伸手扭住羅飛的耳朵往上一提。

羅飛疼的嗷嗷直叫。

「快選!」余青瑤咬牙催促道。

羅飛趕緊答道:「我選第一個,第一個!」

「第一個什麼!」余青瑤並不鬆手。

「娶你!」羅飛這聲娶你幾乎是吼出來的。

余青瑤先是一愣,而後嫣然一笑:「呵呵呵呵,是你自己選的啊。」

突然意識到不對,趕緊糾正道:「是我娶你!」

說完就往洞外去,一會就又回來了,手中抓着好幾身衣服:「我看那死去的修士身形和你差不多,先將就着穿。

羅飛穿衣服時不時打量面前巧笑嫣然的余青瑤,臉越來越紅。

余青瑤見狀哈哈哈的笑的開懷。

「你修為太低了,你我若是結合,少不得有人在你背後說些風言風語,我們定一個約定, 你若能再50年內築基成功,我們就完婚如何?」

羅飛現在一門心思想的就是趕緊跑路,慌忙答應:「好!好!我定努力修鍊爭取五十年內築基。」

余青瑤很是滿意:「我一會給你一個信物,你去加入附近的七峰派,這樣修鍊也能有個安全的地方。」說完,余青瑤從那堆碎衣服里翻出一塊玉佩遞給羅飛。

羅飛接過玉佩就向余青瑤告辭,稱要速速加入那門派,好早日築基迎娶仙子前輩。

余青瑤一臉壞笑着看着羅飛向著七峰派方向走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