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言情›阮羲和小說
阮羲和小說 連載中

阮羲和小說

來源:外網 作者:手持系統談戀愛 分類:都市言情

標籤: 手持系統談戀愛 都市言情

某當紅頂流在接受娛記採訪時,被提及感情問題當紅炸子雞說他永遠也忘不了他的前女友,當問道兩人因何分手時,他說因為他給他的前女友買了一個抹茶味的冰激凌某跨國集團總裁在接受財經記者採訪時,被調侃是鑽石王老五鑽石王老五深情款款的說,他在等他的前女友回頭,記者驚奇,當問道分手原因時,他說因為分手那天約會他穿了一件駝色的大衣某影帝在新電影發佈會上,被記者追問,何時與某影后公開戀情實力派影帝語氣嚴肅,態度冷漠的澄清,自己與某影后不熟,心中只有前女友一人,請媒體不要造謠,以免前女友誤會某電競大神,展開

《阮羲和小說》章節試讀:

她手指攥緊了他胸前的衣服,柔順而又嬌弱。

脖子仰起,無力承受。

他沉醉在這種甜蜜里,無度索取。

斐野險些失控,天知道,他用了天大的意志力控制自己沒有對她做更過分的事情,氣喘吁吁的伏在她肩膀上平復着自己的氣息。

只有在她身上,他才會有這般衝動的時候,比第一次談戀愛心跳更猛烈,比第一次跟女人接吻更急切,她笑一笑,他想吻她,她說句話,他也想吻她。

她似嬌羞的靠在斐野懷裡,方才惑人的迷離褪的一乾二淨,清冷且不帶絲毫情緒。

他輕輕擁着她,聲音還帶着些許喑啞:「怎麼過來等我了?」

「我。」

阮羲和話還沒有說完,那邊烏央烏央出來一群男孩子,都是斐野籃球隊的兄弟們。

「野哥,嫂子好!」廖霏遠率先打招呼,笑嘻嘻的靠過來。

「嫂子好。」籃球隊里的男孩子們紛紛來給阮羲和問好。

她脾氣是出了名的好,回以大家一個溫柔的笑,眸子里像含着水霧,眼角的淚痣隨着眉眼微微上挑,清純又嫵媚。

當下就有好幾個男孩子看呆了去,一個個面紅耳赤,不好意思再與她對視,平日里大大咧咧的性子,此刻都變得有些拘束起來。

斐野臉上的笑意瞬間淡了些,一把攬過阮羲和的肩膀:「我們走了。」

「好嘞,野哥,明天見昂!」

兩人都走遠了,穆風還站在原地。

廖霏遠拍了拍穆風的肩膀:「兄弟,人都走了,別看了昂。」

「你說她喜歡野哥什麼?」穆風的視線依舊沒有收回來。

廖霏遠腳步一頓:「就算她和野哥分了,也不可能和你在一起。」

「喂,扎心了啊兄弟。」穆風氣不過,踹了廖霏遠一屁股。

「走吧,哥帶你去一天兩頓小燒烤,保管你忘掉煩惱。」廖霏遠嘿嘿一笑。

……

「想吃什麼?」斐野很自然的接過阮羲和的包包,讓她走在馬路里側,免得被車撞到。

「都可以。」她在吃上確實不怎麼講究,孤兒院里出來的孩子,大多都不挑食,即使,七歲以前她是象牙塔里無憂無慮的小公主。

「吃火鍋?」斐野雖然是地地道道的南方人,但是口味很重,幾乎是無辣不歡的。

阮羲和能吃辣,不過在可以選擇的情況下,她很少去碰這些重口味的東西,印象中那個女人便不吃辣的,那時候家裡從來就沒有出現過辣菜,即使後來待在孤兒院里,她還是下意識很少去吃辣菜。

斐野實際上是個很自我的人,他自身條件太優越了,從小就有小女孩追着他跑,長大後,女朋友一個接一個的換,那些姑娘們明知道這是個浪子,還是前仆後繼的往他這南牆上撞,被女孩子捧的太高,以至於很多時候,他對感情都不是那麼上心,也不是故意的,就是習慣了。

也就是跟阮羲和在一起後,改變了一些,但是本質上還是那樣。

兩人外形都出眾的不可思議,一進火鍋店,立刻引來不少視線的注視。

找了一個卡座,兩人面對面坐下。

阮羲和不是第一次和他一起吃飯,也不是第一次一起來吃火鍋,只不過她一向對正在交往中的男孩子很好,不碰底線的話,大多數情況下,是縱容的,但是今天時間已經到了,還能跟他一起出來,只是她不想做的那麼絕,說難聽點,現在的每一分每一秒都是她送給他的。

對於阮羲和來說,全世界的男人只分為兩種,可攻略有賞金和不用攻略無賞金兩種。

任務完成,她也不會特別勉強自己,斐野點的辣鍋,她喝了兩杯西瓜汁,沒怎麼動筷子。

斐野吃了一會,發現阮羲和沒怎麼吃東西,主動夾了一筷子的肉放到她的碗里:「你太瘦了,多吃點。」

阮羲和露出了今天晚上第一個發自內心的笑容,筷子攪拌了一下沾了麻醬的羊肉。

「不喜歡吃?」斐野問道。

「我們分手吧。」

「你嘗嘗這個蝦滑,你說什麼?」斐野有那麼一下沒有反應過來。

「不要開這種玩笑,我不喜歡。」他原本輕鬆愜意的臉色,有些陰沉下來。

「我沒有開玩笑。」她表情漫不經心,不像戀愛前的懵懂,也不像戀愛時的溫柔,那種說不上來的疏離,讓斐野一瞬間心情躁鬱。

「阮羲和你知道你在說什麼么?」斐野眉頭緊皺,渾身氣壓極低。

「我不介意以後繼續做朋友,當然如果你介意,也可以做陌生人。」她甜軟溫柔的聲音,語調卻平直彷彿沒有一點感情。

斐野覺得阮羲和瘋了,當然他自己也要瘋了,明明不久前,他們還做了那麼親密的事情,怎麼忽然就說要分手。

「是不是張曉雅又找你了,我和她已經過去了。」斐野從來不和別人多做解釋,倘若叫他身邊的人看到,指不定驚的眼珠子掉下來。

「沒有。」她語調下沉,聲線莫名冷艷低迷起來:「我就是想分手了。」

斐野臉色難看,他這輩子都沒有這麼丟臉無措過,死死盯着阮羲和那張臉,放下筷子,冷笑一聲:「行,你說的。」站起來,可能是因為動作太大,一下子將身後的椅子帶的發出聲響。

他心裏壓着火,賭氣就走了出去。

阮羲和內心沒有半分波動,這些年,她交往過太多人,分過太多次手,比這更惡劣的,也不是沒有經歷過,只能說斐野自尊心比較強,但是這一點便註定了她與斐野分手不需要使太大的勁,也挺好。

嬌艷的紅唇咬住吸管,吸了一口加冰的西瓜汁,真好。

付了錢,她便出了商場。

……

斐野出去被商場的空調冷氣一吹,腦子又清醒了,長那麼大,第一次體會到這種心肝脾肺腎都難受的時候,他想回去問她一句,為什麼分手。但是到底邁不出那一步,做了許久的思想鬥爭,說服自己,只是回去付錢的,畢竟跟女孩出去吃飯,男的跑了,讓她一個人付實在不太好。

他回去時,她已經離開了,錢也已經結了,他只知道自己煩躁極了。

一個電話把他們都叫去酒吧喝酒。

昏暗而又吵鬧的空間。

半圓形的大卡座里坐了四五個年輕人。

其中有一個俊朗的過分,可惜了這人眉宇間是藏不住的躁鬱,一杯接一杯的喝酒,就好像那杯子里裝的是水一樣。

「野哥這是咋了?」唐丞小聲問廖霏遠。

「不知道,就說讓過來喝酒,其它啥也沒說。」廖霏遠挑了挑眉,靠在沙發上,盯着桌上的小酒杯,神色若有所思。

倒是穆風不知道想到什麼,居然咧開嘴,笑出了聲,意識到自己這樣不好,趕緊收住了笑容,裝得嚴肅正經,他站起來走到斐野身邊坐下,語氣擔憂:「野哥,別喝了,你不是和阮,不是和嫂子去吃飯了,怎麼忽然來這喝酒,你是不是和嫂子有事?」

穆風覺得自己陰暗極了,但是他控制不住就是想問,再說了,整個滬大,有幾個男人敢說自己對阮羲和沒有想法的,只是誰也沒想到阮羲和會跟斐野這樣的浪子走到一起,天知道還有人在宿舍里燒香拜佛,天天求神讓阮羲和跟斐野分手的。

斐野這時候敏感的過分,抬頭冷冷地看了穆風一眼。

穆風身子一僵,卻仍然倔強的與斐野對視。

斐野指節分明的手指捏住酒杯,重重往茶几上一放,語氣淡漠:「我跟她好的很。」

穆風覺得自己現在肯定笑的特別假:「好就成,哥,你少喝點,心裏憋着事不好,你可以跟我們說說。」

「沒事。」斐野靠在沙發上,整個人有些頹唐,一手捂住眼睛,心裏思緒萬千,每一件卻都跟那個女人有關。

「艹。」分手了都不叫老子安生。

廖霏遠和唐丞也都坐過來了,幾人對視一眼,都看到了對斐野的擔心。

沒多久,就幹了四五瓶。

「野哥,別喝了。」廖霏遠皺眉。

……

阮羲和拎着包,腳步輕快,慢悠悠的走在路上。

044是一個賞金系統,通過完成任務得到賞金,而金幣兌換方式可以是股票,彩票,贈送等一系列合情合理的途徑。

攻略系統標註出來的優質男人,成功交往三個月,交往期間完成規定任務,根據人物優秀的星標等級,決定賞金的高低。

一顆星的目標賞金為500萬,兩顆星的目標賞金為1500萬,而三顆星的目標賞金為5000萬,四顆星的目標賞金為一個億,五顆星的目標賞金為五個億。

到目前為止,斐野是阮羲和攻略過的星級最高的人物。

別說四顆星了,三顆星到現在為止都還只遇到斐野一個。

系統評定的標準是從外貌,年齡,家室,實力,能力,潛力,身體素質方方面面去核定的。

她慢悠悠的往公寓走,16歲她就從孤兒院出來,獨自生活了。

這套公寓是當初大學考到滬市時,買下來的,她秘密太多,住在宿舍里也不方便。

「叮叮叮,發現五星目標人物,發現五星目標人物,發現五星目標人物!」系統瘋狂播報。

《阮羲和小說》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