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入贅當個鑒寶師
入贅當個鑒寶師 連載中

入贅當個鑒寶師

來源:google 作者:周揚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周揚 都市小說 齊老

身世平凡的周揚忽然覺醒了黃金瞳從此天下奇珍,盡在我手憑藉異能,財富,美女,地位,周揚傲視都市!展開

《入贅當個鑒寶師》章節試讀:

所以,福老拂須笑了起來。

”你要拜師那裡需秦老爺子同意才可以,不過在這屋子裡你叫我兩聲師傅,我指點你一二,這倒沒什麼。 ”

周揚嘴最甜,立刻就站起來鞠了個躬。

”師傅好。 ”

老頭點了點頭,眼中滿是一種讚許,知道這孩子還懂規矩,而且還會說話,有些事兒就好辦了。

周揚很快就翻出了一本厚厚的書,然後翻開了幾頁之後用手點了點。

”師傅您給看看,這是什麼意思呢?? ”

福老仔細一看,好傢夥,竟然把店裡那邊兒放的到處都是塵土的工具書給翻了出來,像這種古玩店一定會有所謂的行貨,那麼所謂的業務就是針對這些東西必須有一個簡單的介紹,而且又有很多的行話行規,包括相應的這些東西的知識這一類的東西,一般每個古玩店都會有這麼一本工具書。

放在一個最不顯眼的地方,是用來教徒弟用來自學自查,或者是方方面面進行應用都是很正常的,這本書在這個店裡早已落的都是塵土了,店裡的生意基本上可以這麼說,在秦明帶領的時候,基本上也不太像一個古玩店,倒是有點兒像珠寶行。

別看叫珍寶齋,實際上這裡是專門研究古董古玩的買賣地,這幾年被這個有了外心眼的秦明弄得烏煙瘴氣,他大部分時間都是集中了大批的人馬在這裡,將他手下的那個珠寶行的生意拿過來做,儼然成了他的珠寶行的分店,所以這老頭每日沒日沒夜的研究,全都是珠寶的那些東西,像這些古玩字畫之類的,反而扔在了角落裡無人問津。

老頭兒也覺得很遺憾,不過誰讓秦明是掌柜的兼東家呢,所以從某種角度上來說,作為鑒寶師,給你什麼作品,你就鑒定什麼作品,真的假的,那就是你一句話的問題,福老對此也表示無奈,但是沒有別的辦法。

時間長了,像這古玩行裏面的這些規矩、行規包括文化知識之類的東西就沒人學了,大部分的員工不是從珠寶行里派過來的,就是後招的,好傢夥,甚至類似於像那三個懶洋洋的傢伙,也是混跡於其中黑的白的搞一些沒有用的,弄得整個珍寶齋更是亂糟糟,這幫人現在走了,福老反而覺得清靜多了。

望着虛心求學的周揚,老頭還真是高興得夠嗆,把茶碗往桌上輕輕的一放。

”好,老頭兒今天就給你上上課。 ”

就此過了三天,這三天珍寶齋還真就沒開業,不過話又說回來了,不開業也沒人來,原因就是珍寶齋在最近這二年里基本上就是一個珠寶店。

秦明兒走了之後,珠寶加上員工也全部拉走,所以這裏面就剩下了老玩意兒,秦明的營銷手段也是不錯的,所以大多數人都認為珍寶齋可能就是個珠寶行,隨着秦明拉着人和東西走了之後大肆宣傳,說珠寶行僅他自己手下的那一家別無分店,真要去購買所謂的珠寶,也就沒人再去珍寶齋。

這樣的話珍寶齋幾乎是在一種沉默的狀態下,似乎被人們選擇性遺忘了,有些人甚至已經忘記了它原來的功能,也忘記了珍寶齋本身的作用。還有人以為,這秦明手下的另一家分店是不是關門了?

秦明這小子居然特意搞了個三天優惠大酬賓的活動,每每有老客戶上門,問及珍寶齋的情況,他就搖頭,然後笑嘻嘻了起來。

”那邊的事情暫時是準備要歇業了,珠寶的問題還是在我這邊,我這僅此一家絕無分店。 ”

吵吵嚷嚷,整個城市大半邊兒的人都知道,這家秦家的珠寶行搞了優惠大酬賓,而且還說之前的老店暫時不營業。

這件事情老爺子不知道,可是秦慕雪卻聽說了。這讓秦慕雪很憤怒,跑到老爺子那兒告了一狀,老爺子琢磨了一下,擺了擺手。

”珍寶齋本來也不是賣珠寶的,交給他,讓他變成珠寶行,本身就已經跑調了,現在他在我的要求下撤離了,守着他的珠寶攤過日子也沒什麼錯,他願意怎麼說就怎麼說。 ”

老頭居然對這件事兒置若罔聞,可是秦慕雪卻不幹,她可不管什麼別的,在她眼裡,秦家能夠掌控這座城市的絕大部分行業,就在於管理的井井有條,上下有別,上下級的關係必須要搞好。這秦明拉了自己的山頭,壞了行業的規矩,實際上是必須要懲罰的。

於是秦老爺子不管,可是秦慕雪在這兩天可沒有閑着,跑到珠寶行找到秦明,怒斥了他兩次,隨後又返回到行業協會,在那裡愣是給秦明來了個黑名單,搞得秦明也有些灰頭土臉,不過,現在,秦家的產業大部分還是集中在秦老爺子手裡,秦老爺子不說話,就算是秦暮雪屬於當仁不讓的小辣椒,仍然沒有太多的效果。

不過大家都看得出來,這裏面到底有何關係,老頭不說話,親孫女說話,擺明了親孫女兒就是老頭的繼承人。這在秦家上下又引起了一場軒然**,本來對這個事情大家雖然心裏已經做了一些準備,可是任由秦慕雪上下折騰着,實在是心有不甘。

似乎秦家的這些勢力和親戚們一個個嘀嘀咕咕的人前背後的不住的議論,但是秦慕雪此時突然覺得秦老爺子給自己匆忙安排的這場訂婚,讓自己有了一個所謂的丈夫,還真是一個最好的借口,哎呀,這個8杆子打不着的丈夫,對於自己此時真是一桿最有效的擋箭牌,凡是秦家有親戚當面質問或背地裡打聽,她都會以自己的丈夫在珍寶齋主持為名,說秦明是老人藉以打擊新人的名義,把員工和東西都拉走,甚至導致珍寶齋已經歇業。

好吧,這一番一頓的攪和在三天之內,簡直在秦家的高層上打的一塌糊塗,可以說腦漿子都沸騰了,然而周揚卻踏踏實實的兩耳不聞窗外事,老老實實的這三天廢寢忘食的抱着那本工具書狂啃,他足足看了三天,並且每天都到福老那兒報到,把整個珍寶齋的所有的現存的老玩意兒通通把玩了個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