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軍事歷史›三國:我的建築有屬性
三國:我的建築有屬性 連載中

三國:我的建築有屬性

來源:google 作者:無心煮酒 分類:軍事歷史

標籤: 軍事歷史 張遼 牧公子

穿越三國,收趙雲張遼郭奉孝,貂蟬甄姬大小喬,更有超級建築系統,可以給建築附魔,使其擁有特殊屬性敵軍來襲?不要怕,給城牆附個魔,帶上虛弱屬性,距離城牆五十步以內,敵軍全屬性削弱50%絕世呂布?你讓他到我的地盤來囂張一個試試?附魔後的兵營可以加速士兵的體力恢復,提升士兵的武力上限,加快士兵的訓練速度;附魔後的馬場可以提升戰馬的速度和耐力;附魔後的學院,可以提升學員的智力上限和領悟能力…展開

《三國:我的建築有屬性》章節試讀:

當先鋒將帶頭衝出城門,還沒來得及呼吸一口新鮮空氣,便見一支利箭迎面而來。

他拔出彎刀猛劈而出,想要將箭矢劈碎,卻聽當地一聲,彎刀被彈開,利箭卻紋絲不動,準確地穿透了他的心臟。

好大的力道。

他眼睛瞪圓,露出一絲驚駭,死不瞑目。

「賢弟好箭法。」

西門二十步外,牧風忍不住稱讚道。

張遼將大弓背在背上,咧嘴笑道:「兄長過譽了,這麼近的距離若還讓他擋住,那我這十年的箭術都白練了。」

牧風聞言,不禁暗自咂舌。

五歲就開始練箭?

比他還慘。

他好歹也是從八歲開始練拳,多了三年的童年時光。

此時,不斷有鮮卑軍倉皇地逃出城來,縣令一聲令下埋伏在兩側的縣兵一擁而上,堵住城門兩邊瘋狂殺戮。

鮮卑軍只顧着向前沖逃離火海,對兩邊縣兵的攻擊完全沒有抵抗之力。

「比比看,誰殺得更多?」

牧風轉頭看了張遼一眼,笑着說道。

「好啊。」

張遼剛點頭,便見牧風已經揮舞着長槍沖了出去。

「兄長,你耍賴。」

他連忙追了上去。

「哈哈,兵者,詭道也。」牧風大笑兩聲,長槍揮舞,將迎面而來的兩名鮮卑軍砸飛出去。

作為少年地下拳王,平時的訓練項目中自然不會少了力氣的訓練。

一力降十會,在拳台上力氣大是佔據很大優勢的。

他雖然算不上天生神力,卻也不是這些普通鮮卑軍能抵擋的。

不會槍法沒關係,能砸死人就是好槍。

然而,當張遼追上來,長槍一抖,槍出如龍,頃刻間便斬殺了五六人之時,他明白會槍法和不會槍法完全是兩個級別。

看來有機會得跟張遼學學槍法,不然老是用長槍砸人也太有失體面了。

隨着不斷地殺戮,城門外的屍體越來越多,到最後甚至堵住了半個城門,後面的鮮卑士兵只能從屍體上爬出來,剛爬到屍堆巔峰,便被縣兵們砍死。

直到不再有鮮卑軍出來,眾人才徹底鬆了口氣。

此時,整座馬邑城已經被大火覆蓋,待在城內必死無疑。

這一戰,縣兵無一損傷,全殲數千鮮卑先鋒,取得了一場史無前例的完勝。

看着那堆積如山的屍體,眾人依舊還有些不敢置信。

以兩百多人面對近三千的鮮卑軍,竟然能取得如此戰績,傳出去他們必將名揚天下。

從他們跟隨縣令鎮守北門的那一刻,他們就有了必死的決心。

誰也沒想到,遇到牧風后一切都變了。

這一刻所有人看向牧風的眼神都變得尊敬了許多。

箭樓的神奇,只有張遼一人能體會。

可火燒馬邑之計,他們是親身參與的,感受自然不同。

「賢弟武藝了得,為兄不如也。」

牧風面露感嘆,以張遼的武藝去打生死擂台,只要不被人下套,蟬聯個十連冠輕而易舉,甚至二十連冠都有可能。

張遼笑了笑,道:「兄長不會槍法,殺敵速度自然不及我,待戰事結束我把我練的槍法交給兄長,以兄長的反應力和力量,假以時日超過我不成問題。」

「那就這麼說定了。」牧風笑道。

超過張遼?

他沒有想過,畢竟也是未來的一流武將,豈是那麼好超越的。

不過,槍法肯定是要學的,再不濟也能當個二流武將吧。

「時間不多,伯父,我們先走吧。」

牧風看向縣令說道。

如果有時間,他會將這些鮮卑軍屍體全部扔進火海燒了,以免引起瘟疫。

但現在沒時間,鮮卑主力差不多還有半個多時辰就到了,那可是有三萬之眾,一旦遭遇,憑他們這點兵力根本沒有任何勝算。

「好!」

縣令點點頭。

隨後眾人一路疾行,往馬邑城南方的贛水石橋趕去。

距離百姓全部撤出馬邑城已經過去一個半時辰了,應該差不多全部渡過石橋了吧。

然而,當眾人抵達石橋後,卻發現數萬百姓全部擠在河畔,無人過橋。

數十名縣兵站在一旁,一臉憤怒和無奈。

「怎麼回事?」

縣令沉聲問道。

「明廷,對岸的陰館郡兵不讓我們渡橋,說是怕百姓之中藏着鮮卑軍。」

一名縣兵氣憤地說道。

「竟有此事?」

縣令聞言,頓時皺起了眉頭,朗聲道:「諸位鄉親,勞煩讓讓,讓本官來跟他們說。」

「張明廷來了,大家快讓讓。」

聽到他的聲音,百姓們立即向兩旁讓開。

縣令走到石橋旁,看着對面嚴陣以待的近千郡兵,甚至弓箭手都已經將弓弦拉至滿月。

「本官乃馬邑縣縣令,張壹,哪位將軍主事,請出來答話。」

話音一落,一名全副武裝的男子走到石橋旁,朗聲道:「我乃雁門郡都尉郝凡,張府君有命,鮮卑狡詐,恐隱藏於百姓之中渡橋,值此特殊時期,任何人不得再過橋,違令者,殺無赦。」

張壹沉聲道:「郝都尉,下官可用性命擔保,這全都是馬邑城百姓,絕無鮮卑姦細,請將軍放行。」

郝凡依舊搖搖頭道:「請張明廷見諒,本都尉奉命行事,不能放爾等渡橋。一旦鮮卑藏於百姓之中渡過石橋,整個陰館城,甚至整個雁門郡南方都將遭受滅頂之災。」

無論張壹如何爭取,都無法說動那都尉放行。

見狀,牧風不禁眉頭微皺。

能一次獎勵兩次附魔機會的任務,果然不是這麼簡單的。

他低聲對張遼道:「賢弟,看這情形對方是不會放行了,即便對方放行,也沒有足夠的時間讓百姓渡橋了。」

「兄長有何良策?」

張遼也緊鎖眉頭,如果無法渡橋,待鮮卑主力一到,數萬百姓必定慘遭屠殺,前面的所有努力就全都白費了。

牧風環顧四周,道:「先讓所有人一起動手,在這裡修建一座簡易圍牆,即便鮮卑主力到來,也不會毫無還手之力。另外,再去那片樹林中砍一些手臂粗的樹枝削尖,一端插入圍牆內的地面,一面斜向上朝外,可以有效地阻擋鮮卑騎兵的衝鋒。再派幾名斥候出去,一發現敵軍立即來報。」

「好!」

張遼點點頭,號召近三百縣兵,以及男子百姓一起動手,在周圍搬動石頭於河畔修建簡易圍牆。

牧風將手搭在正在修建的圍牆上,在心中說道:「系統,給這座圍牆附魔。」

《三國:我的建築有屬性》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