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其他小說›三國之霸業徐州
三國之霸業徐州 連載中

三國之霸業徐州

來源:google 作者:陶應 分類:其他小說

標籤: 其他小說 曹操 陶應

軍工碩士陶應因研發大規模殺傷性武器失敗,回到了戰亂紛爭的漢末徐州194年的徐州曹操兵臨城下欲屠盡徐州雞犬不留,劉備城中大獲人心,還有呂布騎着赤兔馬滴滴地趕往徐州的路上,而他不幸穿越成了人見人恨的陶謙二子……英雄輩出的漢末有人彈指間檣櫓灰飛煙滅,有人一聲怒吼嚇退百萬雄師,而弱小的陶應只有一個願望,那就是——保衛徐州!新書《西遊之大召喚師》已發佈,歡迎來點擊觀看,http:/...展開

《三國之霸業徐州》章節試讀:

  秋天來了,久無戰事的下邳城,陽光透過斑駁的樹枝撒了一地。城牆邊上慵懶的士兵依靠在牆垛上曬着午後的陽光慵懶的打着哈欠。

  城內最繁華的城南街上人山人海,趕集的百姓隨意挑選着街邊琳琅滿目的上品,不時有小販的叫喊聲蕩漾在溫暖的秋日裏。

  「不好啦,不好啦,曹兵來啦,大家快跑呀!」

  熙攘的人群中,有人一聲吶喊,整條大街頓時騷亂起來。

  陶應甩了甩腦袋,腦袋有些漲疼。睜開眼睛,出現在眼前的是一條陌生的大街,一群穿着古裝的人在大街上四處亂竄,一個大個子站在高處不停的呦呵着,人群越加混亂起來。

  「呦,拍戲,這群演演的真像!」

  陶應伸了伸懶腰,袖子有些沉重,低頭一看,陶應嚇了一大跳,自己竟然也穿上了古裝,難道自己也在拍戲?

  「啪」,眼前一黑,陶應一個趔趄摔了個嘴啃泥,一根扁擔揍在了陶應腦袋上,陶應大罵一聲「我……」

  「啊,不對,我的手沒這麼白!」陶應以為自己在拍戲,但是看見自己蔥白的手,這哪裡像一個風餐陋俗搞軍工科研人的手?

  周圍愈加混亂起來,老百姓四處擁擠着,一隻穿着草鞋地腳狠狠的踩在陶應的手上,那大腳上一陣惡臭傳來,熏的陶應差點就吐了。

  手上一陣吃疼,又有一個老漢被人推到,一筐瓜果散落在地,滾的到處都是,就連老頭也被擠得坐在了陶應身上。

  「不好,不是演戲,難道我穿越了?」

  陶應腦海中浮現的第一個念頭就是如此,腦袋還有些吃疼,陶應努力地去回想,自己在中國的大草原上實驗最新研製的大規模殺傷性武器,記憶中一聲轟隆響,眼前一黑,就沒直覺了。

  「快跑啊,曹兵殺進來拉,下邳要屠城了,到時候一個人都別想活!」

  一提到屠城,陶應心中更是一驚,這到底是怎麼回事?這是哪裡?什麼朝代?為啥自己剛穿越而來就要被屠城?管他那麼多,先逃命再說吧,想到這裡陶應從地上爬起來,剛想掙脫背上的老頭,不想身後一聲吶喊「他、他媽、的敢坐我們少爺,給我打死他!」

  那一聲大喊嚇的陶應又趕緊爬在了地上,身後一陣風襲來一隻大腳便狠狠地踹在了陶應身上,陶應身上的老頭像一個球一樣往後飛了起來,緊接着又噗通一聲撞在了一根柱子上,原本有些歪斜的柱子因為抵擋不住老頭的衝擊力也噗通一聲倒下了。

  倒下的柱子砸向慌亂的人群,大街之上你推我我推你,大人們躲過了飛來的柱子,一個小孩卻被砸了個正着,一片鮮血飛濺而起,正濺在了陶應身上。

  陶應抬起頭,一片紅白相間的腦漿,加上一陣刺鼻的腥味,直接讓陶應吐了起來。幾個穿着黑衣服的打手上前將陶應圍了起來,兩個人上去就將陶應架了起來,陶應腿一軟求饒起來「別殺我,別殺我!」

  柱子倒下的地方,老農歪着身子坐在地上,嘴角一連串的血珠子垂到了地上。這景象讓陶應肚子又忍不住翻騰起來。

  為首的黑衣打手一臉的橫肉,手中舉着棒槌一臉驚訝的望着陶應喊道「少爺,少爺你怎麼了?我們已經把欺負少爺的王八蛋打死了,少爺放心吧!」

  一個打手一邊說著一邊又過去踹了躺在地上的老農幾腳,然後又狠狠的在他腦袋上踢了幾下。

  身邊又有人涌過來,家丁舉起手中的棒子劈頭就砸,一個年輕姑娘被人群涌過來,打手一棒子就打在了她腦袋上,那姑娘一聲慘叫就摔倒在地上,後面湧來的人群又從她身上碾過,鮮血又四溢而出。

  望着眼前的場景,雖然心中很是害怕,但是陶應還是鼓起勇氣將身邊的打手推開大喊道「誰讓你們大街之上濫殺無辜,你們眼中難道就沒王法嗎?」

  打手們見陶應發怒了,一時間都停了手,陶應怒火中燒拎起一根棒子就朝那個打死婦人的家丁身上亂打,一棍子打下去,又一棍子,打的陶應越來越瘋狂,彷彿要將心中所有的壓抑釋放出來一辦,一直將那打手打的躺在地上一動都不動,陶應這才噗通一聲癱坐在地上。

  「快去打開城門逃跑吧,曹操已經領兵攻到徐州啦!再不走,等曹操攻破了徐州,就要屠殺完所有徐州人啦!」

  人群中又有一個人四處吆喝着,人群愈加亂起來。

  人群開始相互踩踏,幾個打手慌忙架起陶應就往街外跑,一路上打手不知道又踹倒了多少。

  陶應一邊被架着跑一邊又很無力地問身邊的打手說道「這裡是哪裡,我又是誰?你們如此濫殺無辜,難道真的不怕王法嗎?」

  陶應看着自己一身的絲綢,想必也是富貴人家,但是卻不知道到底是哪家的公子,也不知道眼前是哪裡,這裡又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

  一個家丁挽了袖子將身邊一個礙事的姑娘推一邊去了,那姑娘倒在地上嚶嚶的哭了起來。家丁嘿嘿笑着一邊推前面的人一邊喊道「少爺,您這是咋啦?咱們這裡是下邳啊,咱家少爺這徐州誰不認識?還有,咱們不對他們殘忍,他們就得踩死咱們,這同情心給不得!」

  陶應想去扶身邊的姑娘,家丁卻一腳將她踢一邊去了,陶應咬着牙站着不走了。抬起頭,陽光有些無力,樹上的葉子也落光了,街旁青磚瓦房上落滿了樹葉,想必是秋天了吧!

  「我到底是誰,你給我說清楚!」

  陶應靠着一個賣中藥的店鋪門口,任由擁擠的人群在面前擠來擠去,經歷剛才的一幕,他已經變得鎮定了許多。

  打手們也將陶應圍了起來,凡是經過陶應身邊的百姓,打手們皆一腳踢過去,離陶應最近的打手一邊打人一邊回復陶應「少爺,您這是咋啦?」

  「是啊,少爺,這些個都是一些刁民,您自己說的,他們的命賤着呢!」

  陶應又忍着脾氣大吼一聲「說這到底是什麼朝代,我到底是誰?再不說我立刻殺了你們,你們的命比他們的要賤一百倍,一萬倍!」

  陶應生平最恨欺壓百姓的人,眼前這些人,他都恨不得一個個的揍死他們!

  旁邊家丁有些害怕了,一個個慌忙說道「少爺,這是大漢朝啊,您是咱們刺史大人的二公子陶應啊!」

  一提到陶應,陶應心中一驚,為何自己穿越後人名都和自己一樣?而且剛才那人說這是漢朝,又說這是下邳,漢朝徐州的治所不就在下邳嗎?

  而且剛才有人喊曹兵來了,難道自己的爹就是徐州刺史陶謙?那個三讓徐州的陶謙是自己的爹?

  陶應又問了一遍,果然如同他猜測的一樣,現在是公元193年,漢朝末年。陶謙與公孫瓚聯盟攻打兗州,發乾之戰後的第二年秋,曹操領兵攻打徐州,而且現在形勢更為危機,陶謙領兵已經在彭城與于禁一戰,一戰敗北,泗水河為之不流。

  如果如此,那自己還跑個毛線?跑出去也是一個死,留下來還不能死呢!了解完了情況,軍工碩士陶應慌忙告訴自己,不要怕,不要怕,不會死的,我得鎮定下來。

  自己印象中,曹操的確領兵來攻打徐州,但是後來劉備前來救援後,曹操最後是退兵了的!

  想到這裡,陶應的心這才安定下來。身旁擠來一個年輕人,一邊喊着一邊朝街尾擠去,一邊擠一邊還不忘煽動百姓「快去打開南門,咱們都逃離徐州!」

  陶應一看他就知道他肯定不是老農,因為他們眼中總透籠出一絲狡黠,這不是憨厚的百姓能有的目光,他們肯定是跑到徐州城裡的姦細!

  沒想到曹操居然這麼狡詐,為了奪取徐州居然出此下次!

  為了徐州不被攻破,陶應慌忙從家丁手中搶過來一根棒槌就朝人群中擠去,好不容易擠到那兩人身邊,好心的曹操姦細一把抓住陶應就喊道「這位公子,快點通知你家人跑吧,聽說曹操可兇殘了,都屠了很多城池了!」

  看着那人好心的樣子,陶應都不好意思下手了,但是想了想,沒辦法了,誰讓自己想活命呢,想完,陶應趁那姦細轉頭的空間,舉起棒槌一棍就朝那人頭上砸去!

  砰一聲響,就聽見啊一聲凄慘的叫聲,眼前的姦細轉頭一臉不可置信的望着陶應,陶應又一腳踹過去,撲通一聲姦細就倒在了地上。

  另外一人見同伴被殺了,剛想過來打陶應,陶應身後卻擁擠過來五六個家丁,這些家丁一個個凶神惡煞,一看上去就兇殘無比,另外一名姦細見狀,慌忙隨着擁擠的人群逃跑了。陶應也不去管他,跑到一個高檯子上便大喊起來「那是曹操的姦細,誰敢去南門全部就地處決,全部都站住不許動!」

  一群人依舊不停的往前擁擠着,大難臨頭,絲毫沒人理會陶應喊了什麼。陶應有些生氣,這群小商販就知道四處亂跑,沒有一點大局意識,被人利用了都不知道。

  身後幾個家丁將眼前跑過的一個大媽打倒後終於擠到了陶應身邊,陶應指着前面路口大喊道「快去堵住那邊路口!」

  幾個家丁往人群一看,隨即臉上又漏出一陣詭異的笑容,陶應還想說話呢,這群狗腿子已經又擠到人群中去了。

《三國之霸業徐州》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