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三十而立:開局和老婆離婚
三十而立:開局和老婆離婚 連載中

三十而立:開局和老婆離婚

來源:google 作者:笙予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張銘 笙予 都市小說

一夜破產,母親重病,最後救命的三十萬,被老婆借給其男閨蜜,成了壓倒張銘的最後一根稻草他可不會看重感情當舔狗,反手就是離婚!商界沉浮,出來混遲早要還的曾經的合作夥伴不停設計張銘,跌宕起伏的人生成了一種磨練,讓張銘越挫越勇商界的水太深,不是所有人創業都能成功張銘的故事,從這裡開始……展開

《三十而立:開局和老婆離婚》章節試讀:

那三十萬,是他最後的積蓄,也是真正的救命錢。

他沒想到,這個女人竟然會把錢借給當初的姘頭,更是講出這種荒唐的借口!

柳如煙氣得直跺腳,指着張銘,依舊是那副趾高氣昂的模樣。

「好!明天早上,民政局見!律師也帶着!張銘,我要你身敗名裂,一無所有!」

「松哥,走!既然他都知道了,那也不用再假裝矜持了!」

說罷。

挽着王松的手臂,踩着高跟鞋揚長而去。

看見兩人背影,張銘心理防線瞬間崩塌,腦瓜子嗡嗡的,想哭又哭不出來,心裏壓抑到極致。

就連呼吸,他都覺得重得不行。

窩囊嗎?

是挺窩囊的。

「奧利給!奧利給啊奧利給!」

聽着這柳如煙當時為了鼓勵他設置的手機鈴聲,張銘自嘲一笑。

拿出手機一看,醫院?

嚇得張銘連忙接通電話。

「喂?病人家屬?趕緊來醫院,病人好像不行了……」

醫院。

「身為病人家屬,不知道嚴重性?這種時候還亂跑什麼!」

「病人隨時有可能休克過去,嚴重致死,好在搶救及時。」

「還有,你們家欠的錢,必須要抓緊!」

「真是的,怪人年年有,今年特別多,幾萬塊錢都給不起,來看什麼病?」

女護士趙紅一記白眼,一臉鄙夷。

她不明白,這種人還來醫院幹什麼?

衣領上的油漬已然反光,腳下皮鞋跟少了一半。

典型的窮鬼,有錢治病么?

張銘攥緊拳頭,怒火中燒,死死的盯着趙紅。

「看什麼看?看我就不需要交醫藥費了?明天就是最後的期限!」

「還有,不是要做手術么?現在正在尋找腎源,一旦找到,就是三十萬。」

「有什麼不爽的?我說的不是事實?」

「趕緊找錢吧!找不到錢,別想手術,真是個窮鬼!」

她可不怕張銘,一個連三四萬塊錢醫藥費都付不起的人,能有多大本事?

這種人,可謂是社會底層的渣子,除了那點入眼的孝心,一無是處。

見趙紅離去的背影,張銘深吸一口氣,鬆了拳頭。

她說得沒錯,他現在的確是個窮鬼,連三萬塊錢醫藥費都拿不出。

「滴——滴——滴——」

顯示屏上的心率曲線,逐漸緩了他的情緒。

看着病床上這熟悉的面容,張銘鬆了一口氣。

媽,你放心,那三十萬,一定拿回來,給你做手術,讓你健康!

樓梯轉角處陽台,專屬吸煙地。

張銘坐在角落,右手微微顫抖,從包里拿出香煙,夾着一根,緩緩點燃。

「嘶!」

猛吸一口,腦子亂如麻。

萬千思緒,湧入心頭,讓他眼角,多了些濕潤。

「喲?這不是張……張……唉,算了,記不住名字,你怎麼還在這裡?」

「不是說你家交不起醫藥費么?還沒把你家趕出去?」

「唉,沒錢就別學人家住什麼ICU了,就算你治好了,也還是一身窮病,何必呢?」

「看什麼看?你看我就有用了么?真是沒用!」

病人的數落,讓張銘心情壓抑到了極點。

那股積累許久的怒火,再次添重。

是啊!

他不光一身窮病,還很沒用。

煙灰續了長節,他也沒心情抖落。

三個月前,他輝煌無比,人稱張總,開着魔芋廠,事業愛情雙豐收,家裡還要添人丁。

一夜之間,母親田芳病重,查出惡性尿毒症,簡單的治療已然無用,必須要換腎!

入住ICU,一天便是上萬塊的花銷。

百萬資產投資朋友產業,卻慘遭騙局,竹籃打水一場空。

沒有資金流動,魔芋廠只能停止運作,一夜之間,一無所有。

母親的醫藥費,還是靠變賣車子給補上的。

最後剩下的三十萬存款,是他留的手術費。

可沒想到,竟被枕邊人狠狠刺了他幾刀。

現在看來,他都不知道,那所謂的人丁,到底是不是他的!

曾經所謂要好的朋友,此刻都避而不見,諸多理由。

人情冷暖,莫過於此。

他能怎樣?

除了在這裡抽煙發泄,還能怎樣?

窩囊嗎?

不窩囊嗎?

「啪啪!」

踩滅煙頭,緩緩起身。

這是最後的辦法了,但願能行得通。

希爾頓酒店,豪華包間。

芳香撲鼻,歡聲笑語,此刻都撞擊着張銘的心口。

呼!

真的要進去嗎?

他有得選擇么?

「咚咚咚!」

「進來!」

「這服務生也真是的,動作太慢了,各位,這是特色菜……哦?張總?」

「哈哈哈!各位各位,沒想到咱們的張總來了啊!」

「快快快,張總,快請坐!」

四人入座,西裝革履。

桌上的兩萬塊一瓶的意大利紅酒,已然說明在座各位的身份。

這等熱情,讓張銘心裏更是沉重。

想想之前,他也是這裡的常客,可如今,他什麼都不是。

「快啊!張總,這站着幹什麼?趕緊坐下啊,喝一杯,一定要喝一杯!」

「哦豁!你看你,張總,來就來,幹嘛還穿得這麼隆重?和我們多不合適啊,還反光!」

「有機會一定要推薦推薦,我們也想買這麼一套衣服啊!」

「對對對!張總,我們也太想要了,這多時髦啊!」

「哈哈!哈哈哈!」

每句話,都如同一把把利刃,狠狠扎進他的心頭,蹂躪着他這為數不多的尊嚴。

都是商業人,怎能聽不懂言外之意?

咕隆!

張銘尷尬點點頭:「抱歉,各位老總,打擾了,攪了你們的雅興,我這就走。」

「走?呵呵,張銘,你要是走了,可就沒錢給你媽治病了啊!」

「想走儘管走吧,你來這裡,不就是找我借錢么?」

「來都來了,還要什麼尊嚴?」

「要尊嚴,能救你媽的命么?」

聞言,張銘頓了頓。

是!

他今日來,的確是借錢的。

可這種屈辱,說實話,他着實受不了。

他不想最後的尊嚴,都被踐踏在這裡。

錢……

可他沒錢啊!

沒錢就不能給母親治病,即便有三十萬,後期也有着一大堆的醫藥費,他根本負擔不起。

以往的朋友都銷聲匿跡,只有陸明這裡,是最後的希望。

他說得對,要尊嚴,不能救命,已然這樣,又何必在意這些身外之名?

攥緊的拳頭,緩緩鬆開,長舒一口氣。

「這才對嘛,這才是張總!真是的,別傷了和氣,想要借錢那是小事,再怎麼說,以前也是好朋友啊!」

「來,快坐。」

陸明拉出一張椅子,示意張銘坐下。

如今地位的差距,讓張銘很是拘束。

不過,既來之,則安之,一定要借到錢!

剛要坐下,重心後移。

「撲通!」

一屁股坐在地上,疼痛感襲來,疼得他齜牙咧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