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遊戲動漫›三汪的江湖
三汪的江湖 連載中

三汪的江湖

來源:google 作者:龍鼎客 分類:遊戲動漫

標籤: 二汪 大汪 遊戲動漫

三汪是三隻狗,分別叫大汪、二汪、三汪三汪有着不同的家庭出身在流浪中,三汪結成了兄弟三汪活着,本意為了過普通的生活,吃飽喝足而已,但,生活卻往往是幾多艱辛,他們有他們的歡樂、痛苦、爭奪、心計,他們會演繹他們生活中的那些場景展開

《三汪的江湖》章節試讀:

後果很嚴重,大汪很生氣。他暴怒:「他哪來的狗膽,敢到我地盤搶糧食。」

二汪規規矩矩的站在大汪面前,大氣不敢出,看到大汪不說話了,才說:「您息怒,我是可憐那狗餓的不行了,良心發現,才放了他。」

大汪瞪了一眼二汪:「這年月,你以為我們吃得很飽嗎?我們可憐別的狗,誰可憐過我們?」

二汪喏喏道:「我看到那狗餓,我想起了我們曾經的餓,請原諒,我會加倍收集糧食,下次不再了。」

大汪看看二汪身子發抖的樣子,伸手撫摸了下他的頭,語氣也緩和下來,說:「你把那狗找來,我看看他怎麼餓的。」

二汪重重的點下頭,回道:「估計他沒走遠,我追追看。」說完,抹了抹眼淚,出去找那狗了。

就在十分鐘之前,二汪巡邏至食品庫,聽到倉庫裏面有動靜,馬上隔了門傾聽,通過氣味識別,他馬上斷定裏面有一隻狗,不是一家人的一隻狗。他斷喝一聲,一腳踹開門,發現一條黑色白花的狗,背着一袋饅頭正要往外走。那狗看到二汪憤怒的眼神,馬上丟下肩膀上的饅頭,雙腿前屈,卧在了地上,眼裡露出驚恐的神色。

二汪跨步往前,一腳踩住那狗的頭顱,怒喝道:「你是怎麼進來的?偷東西的吧!」

那狗沒回答,眼淚撲簌撲簌如斷線的珍珠般流淌下來,渾身哆嗦,他明顯感覺到了非常害怕的樣子。

二汪繼續怒道:「說話呀,回答我,鎖着門你怎麼進來的?」

「我餓。」那狗低低地說。聽氣息非常微弱。

「餓?」二汪反問了一句,收起了踩在那狗頭上的腳,同時他也看到那狗抬起了頭,眼睛裏滿含着乞求和驚恐,既像一個做錯了事的孩子,也像黑夜中無助的孤兒渴望溫暖一樣。二汪本就心地善良,憐貧恤苦,看到那狗的樣子,怒氣馬上消失了,心下產生了憐憫的感覺,輕輕嘆了口氣,說:「你站起來吧,說說具體是怎麼回事。」

那狗動了動身子,想站起來,試了試,第一次居然沒站起來,沒站起來的原因是他的身體看起來太虛弱了。他趴着停了停,又試着站起來,站起來了,他是哆嗦着站起來了,雖然站着,看上去又有傾倒的樣子。

二汪抬手拿了一塊木頭,說:「你坐下吧,怎麼把身子搞成這樣?」他看到那狗,瘦骨嶙峋,皮包骨頭,臉上有幾處未痊癒的血痕,一身的雜毛,毛髮之間沾着雜草,還長着一塊一塊的癩斑。原來他不是一條黑色白花的狗,是一條黑狗,身上的癩斑發出瘮人的白色,遠里看,就是黑色白花的狗。二汪心下慘然,抬手從袋子里拿出一個饅頭,遞給那狗,「你餓,先吃了再說。」

那狗哽咽着說:「謝謝兄長,我剛偷吃了你的三個火腿腸,算是救了我一命,既然被你發現了,我向你道歉,我不能再吃你的東西了,只是,只是請兄長原諒。」

二汪抬眼往貨架上一看,確實少了三根火腿腸,那三根火腿腸是他從一個小屁孩丟棄的紙袋裡尋來的,他打算留着給大汪過生日使用,害怕被偷去,所以每天都要到食品庫里巡視幾圈。見火腿腸被眼前的癩皮狗吃了,心下馬上不痛快起來,眼神里也流出不滿意的神色。

那狗意識到了二汪想發作的樣子,馬上低了頭,又趴了下去,看來他是站不住、也坐不下,只有趴着才能支撐他那瘦弱、乾癟的身體。眼淚又從他那無神、可憐的眼眶裡不斷的流出來。他囁囁地說道:「我錯了,我錯了,一旦有可能,我會加倍還給你。」

二汪不忍心看他將死不活的樣子,想出嘴的火苗又壓了下去,但他還是不明白這條癩皮狗是怎麼進的食品庫,門關着,不摁一下旁邊的按鈕是打不開門的,而且這個按鈕藏在一個隱蔽的地方,只有他和大汪知道,半年多來,自從建立了這座食品庫,還從未發生過盜竊的事兒,看來食品庫的按鈕被別的人發現過,也就是說,食品庫從現在開始不安全了,必須更換了。

二汪嘆了口氣,說:「我不怪你,但你必須告訴我你是怎麼進來的,說完了你就可以走了。」

癩皮狗回道:「兄長,我確實不知道怎麼進來的,我流浪到這個地方的時候,餓得實在走不動了,我想,死就死吧,死了更舒服,不再遭受這活罪,有了這想法,我就不打算再走了,早晚是個死,不如早死,而且這個地方還比較隱蔽,省的一副臭皮囊再驚擾了其他的鄉鄰。不知不覺中,我就迷糊了過去,看到了一頭小毛驢走到了我身邊,他踢了踢我,說我擋住了他的去路,我哪是擋了他的路,我是在等死。小毛驢踢了我一陣,看我也不理他,我哪有力氣理他。他看出了我餓的樣子,給我說:你個大傻瓜,你身邊就是個食品庫,進去吃呀,進不去吧?我知道怎麼進去。他在門上一個長草的地方摁了幾下,門就開了,他把我架了進去,從架子上扔給我三根火腿腸,對我說:你這條臟狗,抓緊吃,吃了馬上逃走,碰到任何狗都不能說是我替你打開的門。他說完就走了。我吃了三根火腿腸,又歇了一會兒,身上多少有點力氣了,還沒吃飽,也就拿了一袋饅頭想出去備用,恰被兄長您碰上了。」癩皮狗說完,將頭抵在雙腿上,等待二汪的反應。

二汪聽完癩皮狗的敘述,沉沉的點了一下頭,看來他猜對了,秘密食品庫確實被別人發現了,好在還沒造成更大損失。他聽癩皮狗說到小毛驢,眼前馬上浮現出那頭叫驢四的小毛驢,經常在水庫周邊遊盪吃草的樣子。看來這頭小毛驢一點也不老實,既然癩皮狗說是小毛驢幫的忙,那肯定是小毛驢偷偷地發現了他跟大汪不斷來食品庫的蹤跡,而且注意到了他們開門的經過。二汪暗暗定下主意,等下次碰到小毛驢,一定向他討個水落石出,要真是他乾的,一定教訓他一頓。

「你走吧。」二汪相信癩皮狗說的都是實話,他無意再去追究他盜竊的事實,再說了,要真的追究起來,真正的盜竊者是小毛驢,癩皮狗是倒着躺槍而已,救狗一命,勝造七級浮屠,本是同類,相煎何急,狗在難處救一把,也算積一份功德吧。

癩皮狗再一次艱難的站了起來,向二汪鞠了一個躬,說道:「多謝兄長體諒,如有殘生,時來運轉,滴水之恩,定當湧泉相報。」說完,步履蹣跚的向外走去。

「你站住。」二汪喊住了癩皮狗。他伸手提起地上的那袋饅頭,說:「拿着,以備不時之需。」

癩皮狗沒有推讓,接過饅頭,背在了肩膀上。他又一次向二汪鞠了躬,眼裡滿是淚水。

二汪沒有說話,低頭往前擺了擺手,跟着長長的嘆了口氣。他看到癩皮狗一瘸一拐,艱難地往前邁動着腳步,不知道他為什麼孤苦伶仃成這個樣子,不知道他的前方在哪裡,心頭便掠過一絲悲涼。

二汪在大汪面前從來不隱瞞什麼,他必須向大汪彙報剛才剛剛發生的事情,更重要的是跟他商議轉移食品庫的現實。那頭可恨的小毛驢已經不是一次無事找事了,他還想跟大汪商量一下懲罰小毛驢的辦法。

大汪最厭煩的就是別的狗不勞而獲偷盜自己的勞動成果,為此,他不知道自己跟那些盜賊們打過多少架,一聽二汪說食品庫被別的狗盜了,沒等二汪繼續把話說下去,馬上吹鬍子瞪眼的發起飆來。又聽到二汪說那狗是餓的才偷吃了火腿腸,馬上想到了自己挨餓的歷史,火氣也就慢慢消了下來。

二汪注意到大汪不那麼著急了,把事情的前因後果又敘述了一遍,着重強調了一下食品庫不安全了。

大汪說:「其他都不重要,我還是想看看敢到食品庫里去偷盜的狗到底長得什麼樣子。」

二汪沒費多少力氣便追上了癩皮狗。看到他時,癩皮狗正站在水庫邊的一塊頑石上,他實在走不動了,想尋死,跳水而亡,正閉上眼睛欲跳不能的時候,聽到了疑似熟悉的聲音,那聲音像是在喊他:「喂,哥們,小心掉下去。」

癩皮狗下意識的睜開眼睛,扭頭看,見剛才逮住他的那狗向他招手,他馬上想到人家送他的饅頭,是不是後悔了,追上來要回他的饅頭。

二汪已經走到了癩皮狗身旁,先是笑了笑,又拍了拍他的肩膀,說:「哥們,別想不開,天無絕狗之路,你這一跳一了百了了,你家人怎麼辦?不能以你一個狗的結束給全家帶來痛苦吧。」

癩皮狗明白眼前的狗看出了他的心思和行為,話到傷心處,眼淚刷的一下又布滿了眼眶,哽咽着說:「真丟狗現眼了,我哪是想死,我只是想解脫一下,饅頭你拿回去吧,我再吃就是浪費了,謝謝您。」說完,努了努身子,就想跳下去。

二汪忙伸手拽住了癩皮狗的尾巴,佯怒道:「你這哥們,我好心勸你,你不識抬舉呢,生死有命,富貴在天,現在又不是你必須死的時候,幹嘛要做這種有違天譴的事情,誰沒有難過?抗一抗不就過去了,晝夜輪迴,哪能天天見太陽。」

癩皮狗長長的嘆了口氣,道:「話誰都可以這樣說,是他沒到難處,道理誰都明白,勸別人條條在理,輪到自己,哪個又不都是糊裡糊塗。」

二汪笑了,說:「既然你明白,我也說明白了,哪天沒讓我碰上,你願死就死,今天讓我碰上了,你死不成。走,跟我走一趟,我家大哥有話問你。」

癩皮狗身子一哆嗦,乞求道:「兄長,你看我這樣了,就饒過我一回吧,火腿腸我是不能還給你們了,饅頭我沒動,都是完整的,你拿回去,在你家老大面前替我遮掩遮掩,我就感恩不盡了,來世投胎做不成狗,我也不會忘記你們的大恩大德。」

「走吧,跟我走,事情沒那麼嚴重,我們家老大也是個性情中狗,我追你追不到,是一種說法,我追你追到了,再給我們老大說謊話,那就是不忠誠了,都知道我們狗是忠誠的,我們不能壞了自己的聲譽。」二汪首先提起了身邊的饅頭,他知道食來不易。

癩皮狗無話可說,跟着二汪走下了頑石。他的身體太虛弱了,走了幾步就氣喘吁吁,就想停下來喘口氣。

二汪看着他愈發可憐,說:「我背你。」

「不,不,你不能背我,我身上太臟,還有皮膚病。」癩皮狗無力的回道。

二汪不容分說,一彎腰,抓住癩皮狗的胳膊,身子一用力,將他背了起來。癩皮狗太輕了,二汪沒覺得他有重量,只覺得他的骨骼擱的他肉疼。

走了不遠,二汪說:「哥們,見了我們老大,甭管發生什麼情況,你都要住到我們這兒養養身子,等養好了身子你願去哪兒就去哪兒,你放心,我會勸我們老大的。」

癩皮狗有氣無力的連說謝謝。

大汪正坐在大門口等二汪回來,老遠看到他背上像是背了個東西,喊道:「沒追上那狗?」

二汪聽到喊聲,扭了扭身子,將半個背露給大汪看,說:「他走路困難,我背着他。」

大汪看到這情況,忙迎了上去,從二汪背上接下癩皮狗,仔細看了看,無不心疼地說:「怎麼搞成這種情況,誰這麼狠心!」

癩皮狗掙扎着站到地上,先是給大汪鞠了個躬,欠欠地說:「對不起,大哥,我偷吃了你們的東西,我甘願受罰。」

大汪眼角閃過一絲淚花,說:「你承認錯誤就好了,我這狗最討厭不勞而獲的狗,下次不可再這樣。」又接着問:「你怎麼搞成這樣子?」

癩皮狗看到大汪對他並無惡意,而且話語中還流露出撫慰的意思,緊張的心情慢慢鬆弛下來,他剛想說話,卻聽大汪對二汪說:「二汪,你先把他帶到屋裡去,弄點熱乎的飯食,讓他吃飽,吃飽後讓他洗個澡,我藥箱里有治療癩癬的草藥膏,你給他敷上,讓他在西屋睡,有什麼事情明天再說。」

二汪本以為大汪見到癩皮狗會一頓發作,隨走的時候隨想好了替癩皮狗解脫的話語,沒想到他卻擺出了一副關心和照顧的樣子,心裏一陣歡喜,馬上應道:「放心吧,大哥,我會照顧他的。」心裏想,我大汪哥居然也有菩薩心腸了,從什麼時候開始有的呢?

癩皮狗感動的無可無不可的,用他虛弱的身子連續給大汪、二汪鞠躬表謝。

二汪拽了拽癩皮狗,說:「現在不是言謝的時候,走吧,跟我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