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商不容情之商亂迷局2
商不容情之商亂迷局2 連載中

商不容情之商亂迷局2

來源:google 作者:獲鹿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朱子順 樊娟 都市小說

受制於職場天花板,又犯了一個不該犯的錯,朱總不得不面臨新選擇若跳槽還可以在自己的「舒適區」混跡有限幾年,而創業則必須面對腥風血雨?朱總,朱子順在朋友極力舉薦下,終於下了決心與大老闆聯手,合作,走上了創業這條「不歸路」新的迷局,新的舞台,新的主配角就此上演了一台新的大戲展開

《商不容情之商亂迷局2》章節試讀:

與財務總監午餐時私底下的交流,讓朱子順對自己任職的「桂南集團」現狀,前景,多了一分更深的認知或者說隱憂。

雖然朱子順名義上也算做集團高管階層,但實際上他只負責「桂南」主要品項「黑豆奶」的市場,營銷管理方面的工作。

集團公司資金流,所有事業部的損益狀況這些核心財務數據,只有董事局幾個大股東才真正掌握。

圈外人知之甚少。

當然,其中最明晰的應該就是覃老闆最欣賞,最信任的這位財務總監了。

財務總監此人是追隨覃老闆創業的「十三太保」之一,僑縣本土鄉黨。

下海前,財務總監不過是個縣農機站的無名小會計;但他與另外幾位泥腿子老鄉闖入商海後單靠蠻力,虎勁不同,此人善於學習,短短几年的功夫硬是通過自考取得了「會計學」大專學歷文憑。

財務總監還有一個一般財務人員不具備的特質:八面玲瓏。

稅務,工商,銀行凡是與企業生存緊密關聯的部門,他都精耕,布局了很深的人脈,左右逢源。

「桂南」之所以能順利上市,用覃老闆的話說:我們的財務總監居功至偉!

這位並沒有受過正規教育的土財務專家,卻深諳賬務處理,損益表乾坤大挪移的精髓,技巧。

據傳,當年「桂南」按滬深股票上市標準要求還相差甚遠。

不過正是這位財務總監將江西「芋頭之鄉」本不屬於集團的資產,花式重組到「桂南」名下,又通過讓各大經銷商大量虛假採購「芋頭糊」這個根本沒有市場的產品,使集團的賬面盈利倍數級增長,最終如願跨進了上市的門檻。

如果把「桂南集團」比作一座摩天大廈,覃老闆無疑是「設計師」「奠基人」,而財務總監就是讓這座大廈時時看起來輝煌亮眼的裝修「大工匠」。

凡朱子順參與的高層會議無非是有關市場,營銷方面的內容,集團真正最核心數據,重大決策,只有董事局幾位股東小範圍掌握,拍板;當然集團真實的債權,債務狀況提供者,一手資料的計算者,自然是這位財務總監。

平時財務總監絕對稱得上是執行「財務鐵律」的楷模,從不與外人談及集團的財務核心資訊。

所有人都清楚,他的職責只面對董事局,覃老闆個人。

今天可能是因為收到了「斑馬」這筆意外款項,心情大好,財務總監破天荒的把本不該朱子順知曉的公司「秘密」,不經意泄露了出來。

朱子順儘管很清楚「桂南」的主打產品「黑豆奶」,在全國各地的終端市場早已不再是「寵兒」,從整體銷量看,已漸漸淪落到了二線品牌的地位。

但他確實沒有意識到集團公司的經營狀況已經如此不堪。

半年前朱子順去桂林出差,順便去和曾經的室友,銷司同僚叢輝見過一面。

叢輝離職後,便應聘到了「澳利亞食品公司」任營銷副總經理一職。

那天老友相見後,叢輝還特意把他介紹給了「澳利亞公司」老闆趙董事長。

朱子順記得在趙董事長的辦公室,這位福建籍老闆傲嬌的說了這麼一通藐視「桂南集團」的話。

「你們的產品十年一貫制,已經不適合當前消費者提質升級差異化的要求了。覃老闆的經營理念過時了!」

朱子順作為「桂南」銷售公司的總經理,聽到同業老闆對自己企業如此輕蔑,心中五味雜陳。

對「澳利亞食品」這家公司因為叢輝在此任職,朱子順還是對他們的情況略知一二。

「澳利亞食品公司」總部,工廠都設在桂林經濟開發區。廠區面積,辦公樓宇和「桂南集團」相比絕不是一個量級。

但就是這麼一個不起眼的食品公司,卻在幾年間攪動了沖調食品在終端市場上的格局。

他們推出的「澳洲燕麥片」,包裝新穎獨特:透明的PE聚丙烯包裝袋上赫然印有「澳洲原產」,再套印上金髮碧眼洋人一家三口溫馨早餐圖案。

黃橙橙,顆粒狀的燕麥片讓選購的顧客肉眼可見。

叢輝曾告訴朱子順,他剛到「澳利亞」時公司全年的銷售額還不到一個億。

短短几年間在全國各地市場上,已經明顯感覺到這個打着原產澳洲麥片旗號的「澳利亞」系列產品,異軍突起躋身到了一線品牌中,勢頭十分強勁。

叢輝說:保守估計再過兩年,他們企業的年度銷售額就會跨入到十億級行列。

可朱子順回頭審視自己的公司,這幾年主打產品「桂南黑豆奶」,始終徘徊在年銷售三個億左右。這還是不斷加大終端投入的前提下勉強維持的業績。

年度集團總結大會上,覃老闆倒是每年都慷慨激昂。

他把集團收購,資產重組,散落在國內各地經營着千奇百怪主業的子公司業績,葫蘆攪茄子一併合計,總能報告給全體集團員工一份靚麗的經營業績。

聽着覃老闆總結會上不斷攀升的集團各項經營指標,員工們總是被激勵着,鼓舞着,最後會齊唱一首「明天會更好」。

朱子順畢竟熟諳市場第一線的真實狀況,他尤其對近兩年集團年終公開的華麗年報,並不像其它員工那麼盲目樂觀。

但除了自己實實在在掌握本事業部銷售狀況外,那些他只耳聞未曾親自涉足的集團其它子公司,事業部的經營,朱子順畢竟是個局外人,也只能做到霧裡看花。

那天,「澳利亞」趙老闆點出了「桂南」的死穴。

「你們覃老闆是本地,本省的明星企業家。」趙老闆一副深沉的樣子,說「凡是被捧到他那個高度的老闆,若不知『中庸之道』,只熱衷名利場,我給你數數這些流星大佬們是不是都一個結局:絢爛一時,不得善終。」

趙老闆是個好為人師的性格,他不管朱子順愛聽不愛聽,剖析「桂南」,解析覃老闆這些年的心理有很多話要說。

「你們老闆聰明,有魄力這沒得說。他知不知道自己的產品落伍了,市場佔有率必然下滑?他門兒清。」趙老闆拍了拍腦袋說「但他已經被那些虛名,光環,沖昏了本來有智慧的頭腦。」

「為了保持住自己在社會上的一名二聲,到處兼并,重組他根本不熟悉的行業。搞了半天外強中乾,虛胖!總有一天有他暈菜,扛不住的時候!」

出了趙老闆辦公室,叢輝對朱子順說:「我們老闆怎麼樣,通透吧?」

處於禮貌朱子順並沒多言,雖然聽趙老闆攻杵自己的公司心裏很不舒服,但不得不承認趙老闆對「桂南」,對覃老闆的分析還是頗有幾分道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