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上古武仙人
上古武仙人 連載中

上古武仙人

來源:google 作者:絕不午休的貓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唐無敵 奇幻玄幻 白荼

上古之後,神靈隕落世間青銅城外累累白骨蠻荒之地神屍如山北境雪原大妖林立南疆苗人以蠱稱雄中原腹地,劍仙橫世展開

《上古武仙人》章節試讀:

晉王府的後門,站着一位身穿象徵超品王爺才能擁有的紫袍蟒紋的青年男子。

男子身形雖說有些富態,但是五官卻生的十分秀氣,臉上掛着笑容。

男子左手邊挽着一位披着紅色貂絨袍子的女子,女子的樣貌雖說有些普通,但是遠遠望去便給人一種和藹可親的感覺,女子小腹有些微微鼓起此時用手挽住自己丈夫的手臂,陪他一起等那個弟弟回家。

一男一女在收到紅甲營那邊傳來的消息後,一個火急火燎地從青樓里爬出來,另一個則是喜極而泣扔下手中的牌雀就從宮中聞訊而來。

不一會兒,一輛馬車出現在這兩人的視線中,男子挽着邊上已經有了身子的女子相互一笑。

待看到馬車中穿着一襲白袍的白荼緩緩從馬車上走下後,穿着紫色蟒袍的青年男子也不挽着自家媳婦的手了,走上前對着白荼就是上下比划了一下,然後衝著身後的女子笑道

「玉秋你看三弟這些年是不是長高了不少」

白荼看着臉上傻笑的二哥,一臉無奈的耷拉着腦袋嘴上吞吐道

「三年了也不見你和二嫂來紅魚鎮看看我」

紫袍男子聽到自己從小看着長大的弟弟在外面已經過了三年,心頭一酸,突然有些愧疚的說道

「都是二哥不好,讓你一個人在外面呆了這麼久了」

原本故作神色黯然的白荼見二哥這麼不禁逗,當即做起了小時候二哥教自己的鬼臉,並且大笑道

「哈哈哈,逗你呢二哥,我這幾年別提過得多滋潤了,院子邊上還住着一個大美人,每天還給我做飯,要不是我守身如玉多年,怕是今天家裡又要多雙筷子了」

男子當即給白荼後腦勺輕輕拍了一下,輕聲笑道

「好小子,三年不見都會逗二哥樂子了啊」

站在門外看着這對兄弟倆相互抱在一起傻笑着的女子,嘴上也笑的合不攏嘴,已經很多年沒見到自家男人像今天這樣開心了。

一道倩麗的嗓音響起

「行了之望,你快和三弟進府吧,外面天冷,別讓三弟凍着了」

陳之望抬起頭看着站在門口的媳婦,擺了擺手笑道

「知道啦,知道啦,三弟咱們先回家,你這一路也累壞了」

白荼一時間竟忘記了自己這位二嫂也在,當即雙手作揖彎腰說道

「見過二嫂」

白荼的印象中這個二嫂自記事起便嫁入晉王府了,父親母親常年在外不是修行,便是在邊境御妖,很長時間都是這個二嫂在照看自己,連那一手橫掃紅魚鎮麻將館的手藝都是這個二嫂教的。

佔地近千畝的晉王府邸奢華至極,亭台樓閣數不勝數,光是人工挖鑿的湖泊就有四個。

白荼和二哥的庭院在王府後面的兩座湖畔邊,大哥和父母親的別院則是在前面的兩處湖畔。

王府正中的那座九層高樓便是有着人間武庫之稱的

「觀魚閣」

雖說已是寒冬臘月,但是府內依舊如春天一般溫暖。

王府的下面埋藏着數百塊從南疆運來的火石,每到冬季便會有專門的府中供奉施法點亮地下的火石,藉此驅散府中的寒氣。

穿着紅色貂絨袍子的蜀王妃姓孔名玉秋,和年少時的蜀王在幽州相遇,後幾經轉折終嫁入晉王府內。

孔玉秋看着這個自己帶了不少年的娃娃,現如今已經這般高了,心裏也不由得開興,洋溢着笑容,臉頰上的兩個酒窩旋起開口道

「三弟,今晚就在我和你二哥的別院吃飯吧」

白荼在自己二嫂二哥面前倒也沒有多客套,只是輕輕的點了點頭,畢竟三年多沒在家裡和家人吃過飯了。

上次一家人聚在一塊,父親母親還沒有遠赴邊境,那時候自己也剛剛滿十歲,一眨眼也已經過了十年了。

蜀王陳之望摟着自己這位弟弟進入這座堪比未央宮的王府,王府內的婢女兵士們在見到從後門而來的白荼還有蜀王夫婦三人後,也是習慣性的稱之為「二少爺,二少奶奶,三少爺」。

畢竟這是晉王府,蜀王在這裡也不敢自稱自己為王爺,婢女們大多數在這裡也都呆了很多年,這裡的規矩還是了解的。

白荼一路跟着陳之望還有孔玉秋走在晉王府內,一路上三人的話倒也不是很多,大多都是在問白荼一些關於這三年在紅魚鎮的生活,白荼也是一一如實答覆。

當然關於雲夢澤還有破廟的事情沒有說出來,畢竟自己在他們眼中是個不會修行的人,不像二哥還有二嫂都已經是煉虛境的大修士。

所謂煉虛,就是根據道家心法的宗旨演變而來,煉精化氣,練氣化神,煉神還虛,經過這三個階段的修士方才可以稱之為煉虛境,此境修士早已擺脫肉身世界,以精氣神所化的陰神與陽神兩身脫離自身肉體,可在短時間內遠遊天地。

石頭城外約莫百里的紫金山上,那道家三脈祖庭之一的玉京觀的當代觀主,便是以人間煉虛境第一自稱,自身在煉虛境徘徊三百年,最終打破虛空,連跨陸地仙人與大天尊之境,一步從聖,晉國能在人間大陸佔一席之地與這位道家大真人也是有着密不可分的聯繫。

三人在府內走了約莫一炷香後,白荼便向二人作揖拜別,約好了在傍晚時分去陳之望所在的大院一起吃晚飯。

晉王三位公子的大院可以說比晉王的大院都要奢侈。

光是白荼這座在王府東南角的院落都要比一般官員的府邸還要華麗一些,院子里種滿了梧桐,一隻足足有一丈高的青色大鼎落在院子中心,邊上還有大理石几案,上面常年擺設這文房四寶,筆墨紙硯,酒具,白荼雖已經三年沒回這裡,但是白荼大院里的婢女們,還有院子周圍的兵士卻是一如往常的在這裡。

白荼的屋子內被金絲南疆地毯鋪滿,屋內的陳設皆有紫檀木而成,香爐的檀香每日都有婢女更換一遍。

白荼一個人走在自己大院邊上的小路上,回想起三年前的事情,那個魯國公將矛頭指向父親,自己也遭受牽連,被迫無奈出府三年。

若不是自己不想暴露修為,白荼定要將那女子綁到院子里好好問個清楚,就憑她一個煉虛境的修士,憑什麼來向自己提親,憑她在蒼穹榜上排名第四十八?

在湖邊上站了許久的白荼轉過頭緩緩向著邊上的一座院子走去,門口站着兩名穿着紅甲的兵士在見到白荼後紛紛單膝跪下行禮默不作聲。

白荼對着兩名兵士點了點頭後邁進大院里,院子兩名正在打掃梧桐樹下落葉的婢女在看見門口的一襲白衣後,撂下手中的掃帚向門口小跑去,臉上掛着笑容,對着白荼行了一個宮內才有的禮數

「奴婢見過三少爺」

這兩個婢女是從小跟着白荼長大的,在王府內的地位可比一般的下人或者女婢高出不少

白荼小的時候還喜歡跟着她們兩人在一個被窩裡睡覺嬉鬧,後來隨着白荼年齡漸漸長大,這才覺得有些不妥

倒是這兩名婢女卻心中失落,若是得到白荼的寵幸,再生下個一兒半女的,那即便當個偏房小妾那也是在府中高高在上的了。

白荼在見到這兩人後露出難得一見的笑容嘴上嬉笑道

「靜雲,碧秀這麼多年沒見,在府里是不是特別想我啊?」

兩名穿着不同婢女聞言後嬌羞一聲臉色通紅。

其中一個穿着一件粉色紗衣喚做靜雲,另一個則是淡藍色素衣裹身,外披青色紗衣喚作碧秀。

看着這兩人臉色通紅,白荼也沒有繼續打趣,讓兩人將屋裡的浴桶灌上熱水,再送上一些糕點過來。

不一會兒在屋內洗了個通體舒泰的白荼,換下平時穿着的白袍後,重新穿上那件象徵皇家之人才能擁有的白色蟒袍,白色的錦袍上紋着栩栩如生的白蟒,白蟒生有犄角四肢露出三爪,盤在白荼腰間。

白荼在石頭城名聲很大,很大很大的那種,基本上人人知曉。

除了是因為長相俊美,還有一個原因便是。

白荼在十七歲那年被陳之望帶去秦淮河邊上最大的一處青樓

「**樓」

當時的白荼冷不丁的與當時朝中的幾位侯爺國公的世子們為一個青樓女子發生了爭執。

最終白荼直接出價一百萬兩黃金將那個風塵女子直接贖身,整整一百萬兩黃金啊,嚇壞了當時在**樓里的一群看客,當晚不出一個時辰,一隊穿着紅甲的晉王府兵士便將一百萬兩黃金盡數搬至**樓。

這就有了後面,魯國公在朝堂上彈劾晉王藏污納垢,收斂金銀

奈何當時監國的太子對此事置之不理,畢竟都是自家人自家事,你一個外姓國公在這裡指指點點算什麼事。

朝堂上彈劾晉王不成的魯國公,便用着自家長女的名頭去向晉王府的白荼提親,藉此來羞辱晉王。

換上蟒袍的白荼隨即盤膝坐在由一整塊紫檀木雕刻而成的床上,將手中的紅色玉鐲摘下放在身前,雙手放在腹部。

周身散發著白光,白光之外又有一縷縷青氣溢出,隨後幻化成一個身穿道袍看不清容貌的道人,道人頭戴蓮花玉冠,與白荼如出一轍盤膝在身後。

這是白荼在

「觀魚閣」

第一層找到的一本殘破秘籍,已經泛黃的秘籍封面上只留下

「青冥咒」三個字。

這本被道門視為無上天書的術法孤本,世間只留下上下兩冊,白荼所修的只是上冊,至於下冊至今下落不明,不過據白荼推測,無非就在道門三座祖庭其中一家內。

這上冊也不知怎麼的被自己父親找到了,並且放到了第一層,按照

「觀魚閣」

內的術法神通排序,能被列為第一層的秘籍,都是些不如流的江湖功法,第二層之上才是真正的修士所習的術法。

這本天下道人夢寐以求的證道天書為何被父親安置在第一層,白荼一時也是難以推測。

至於第九層無一不是上古絕學,從「觀魚閣」建造至今,也就三本被放在書架上,其中有兩本的術法神通白荼也都看過。

一本是「千里神行」,被稱為上古靈氣末法時代身法第一,非天尊之境可動用,一瞬千里,不受陣法靈氣所束縛。

另外一本便是白荼在跨入金剛境之後才敢練習的術法

「琉璃」

這是一尊上古神靈的大道本根所衍化的術法,非人族可習,但是當白荼第一次看到這本被放在第九層的術法時,便感到體內那股不似修士,也不似武夫的奇怪氣息牽引着自己打開這本「琉璃」,第一頁上第一行便用着人族大陸的字體寫着

「望我族後輩謹慎習得此法,非武夫不可習,此法習至大成,身如琉璃,無堅不摧,不懼風雷,無畏神火,比肩神靈!「

隨着冬日裏的太陽早早便落在了西方,天色已晚,守在門外的靜雲,碧秀二人早就習慣了這個三少爺經常一個人在屋裡,不讓她們進入。

一開始她們覺得奇怪,後來時間久了,也就不覺得什麼大驚小怪了,原本以為這次白荼回來後能改一改以往的性格,沒成想還是和以前一樣。

不一會兒一個穿着紫色婢女服飾的豆蔻少女來到白荼的大院里,看見守在門外的靜雲還有碧秀,小聲說道

「靜雲,碧秀兩位姐姐,我家夫人讓三少爺去我們那邊院子里吃晚飯」

已經站了一下午的靜雲碧秀二人打了打哈欠,對着匆匆忙忙而來的少女笑道

「知道了觀蘭妹妹,我家少爺還在休息呢,一會我敲一下門,讓他儘快去二少爺那邊」

名叫觀蘭的少女對着靜雲還有碧秀施了一個萬福禮後,便回去了。

靜雲和碧秀兩人互相看着對方,自家少爺的規矩

不要敲門,不要擅自進去,不要讓外人進入屋內,不得在院子里大聲喧嘩,

以往自家少爺都是從中午直接到第二天早上才會起來吃些飯菜。

今天二少爺那邊派人來邀請過去吃飯,自己敲門便壞了規矩,若是不敲門吧二少爺那邊不好交代

正在躊躇不決的二人,待聽到

「吱呀」一聲後

屋內大門被緩緩推開

身着白色蟒袍,腰間掛着罕見的白玉的白荼從屋內走出,看見一臉着急的靜雲還有碧秀二人打趣道

「二哥那邊的觀蘭是不是來過了?」

靜雲和碧秀連忙小雞啄米似地點頭說道

「回少爺,觀蘭妹子前腳剛走,二少爺那邊請您去吃晚飯」

在靜雲和碧秀的記憶中中,白荼十幾年以來很少出來過,從中午吃完飯後白荼就會一直呆在屋子裡,直到第二天早上。

白荼聽完後對着靜雲還有碧秀揮了揮手後向院子外走去

「行了我知道了,今天你們兩人不用守夜了,早早下去吃完飯休息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