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言情›上門狂婿
上門狂婿 連載中

上門狂婿

來源:外網 作者:狼叔當道 分類:都市言情

標籤: 狼叔當道 都市言情

入贅三年,受盡羞辱;掃墓歸來,他不再低調!展開

《上門狂婿》章節試讀:

姚岑輕咬紅唇,看向肖舜道:「我讓你取的禮金呢。」

「我……忘記了。」肖舜頗為尷尬,又補上一句道:「但我帶了別的。」

他想到自己確實隨身帶着一個小玩意兒來着。

面前姚岑的臉色卻已經冰寒刺骨,失望地收回目光。

「算了,就算帶了,沒人問你的話,你也別送了。」

肖舜開口道:「為什麼,你怕我準備的禮物給你丟人?!」

「你給我丟的人還還少嗎?肖舜,平日也就算了,今天我不想再被人當做猴子一樣看笑話!」姚岑心中有氣,瞪了肖舜一眼。

肖舜聞言看了一眼姚岑,心中冷笑,卻是沒再說話。

兩人剛剛說完,旁邊李春蓮便眼珠子一轉,看着肖舜這一桌,道:「喲雲香,你們家廢物女婿沒帶禮物嗎,該不會這麼不識趣吧,還是說帶了外邊兒的西北風吧?」

而隨着李春蓮這麼一喊,大廳中,眾人的視線也都投了過來,不過都是嘲諷的目光。

劉雲香冷哼一聲,憤怒的看着肖舜,姚岑也感覺頭皮發麻,丟人無比。

肖舜,能拿出來什麼像樣的禮物!?

肖舜察覺姚岑和劉雲香的反應,心中五味雜陳,站起來掏出一銅錢,拿着朝姚振書走去。

「不算什麼賀禮,價值也一般般,不值什麼錢,一番心意,送給二爺爺。」

這玩意兒是他從竹屋中,師父那諸多收藏里隨手拿的,一直帶在身邊,和其餘珍寶比起來,確實不值錢。

「嗤,果然是廢物,拿不出什麼像樣的禮物!」李春蓮第一個嘲諷。

孫國立冷笑道:「哈哈,這麼髒的銅錢,我看是從哪個地攤上買來的吧?嘖嘖,姚家主,不得不說你這上門女婿還真是個人才!」

其餘席上也聽到其他人嘖嘖的嘲諷聲。

地產大亨牛俊鵬大着嗓門道:「若是沒錢,肖舜,我贊助你點?這也太寒酸了!」

他旁邊的娛樂業大亨,侯金勇也不嫌事大,跟着道:「就是,我都多少年沒遇到過這麼丟份的禮物了,這女婿,堪稱極品!」

聽到這些話,姚家人臉色都不好看,愈發覺得肖舜就是一徹頭徹尾的廢物。

而姚岑,更是緊咬着紅唇,眾人譏諷的目光讓她恨不得找個地縫鑽進去。

「滾回來,你這個丟人現眼的廢物!」劉雲香氣得咬牙。

姚瀚忍不住罵道:「丟人,自己丟臉也就算了,還要給我姚家丟臉!」

姚德忍不住冷哼道:「今天果真不該讓你來參加宴會,盡知道丟臉!」

肖舜輕笑一聲,把玩着手中一枚古銅錢,因為上了年份,原本明亮的色彩已經黯淡無光。

「我還真當有人能識貨,沒想到,都是一群有眼無珠的土鱉罷了。」

「猖狂!我在古董方面還算接觸了不少,我倒要看看,這東西有什麼稀奇的?」

姚瀚冷笑一聲,拿過去掃了一眼後便隨手丟到了一邊,嘴裏罵罵咧咧的:「什麼破玩意兒,灰都把我手弄髒了。」

默不作聲的歐陽正卻眸光一凝,緊盯着那枚銅錢,皺緊了眉。

旁邊的姚振書注意到歐陽正的目光,訕笑道:「呵呵,這估計也就是幾十塊錢買的,歐陽老先生不必在意。」

笑過之後,姚振書看向肖舜的眼神更加不滿,這廢物東西,還真是能給他找事。

「爺爺不必因為這種人傷了大壽的雅興。」

姚瀚站起來爽朗地笑着,一拱手道:「畢竟,馬上他也不再是我姚家人了。」

說著,姚瀚冷笑着看了一眼肖舜。

孫國立眼珠子一轉,趁勢起身道:「孫某也精心準備了一份賀禮,本想讓那不成器的兒子來送,不過這小子,不知道又跑哪兒去瘋了,就只有我來展示了……」

說著,孫國立從桌下拿出了一個長條盒子,徐徐打開。

眾人都好奇地探出了頭,看着孫國立的禮物究竟是何物。

只見長木盒緩緩打開,孫國立從中拿出了一卷畫軸,得意洋洋地道。

「聽聞姚老先生最喜歡的便是山水畫,這便是山水名家所作,清朝有八個很出名的畫家,叫什麼王什麼僧來着?反正這卷,便是其中之一的漸江所作。」

「名叫峭壁竹梅圖,可是我花了大功夫才在拍賣會上奪得。」

孫國立話音剛落,姚振書便呼吸急促,忙接過去,口中有些語無倫次地道:「這……這便是漸江先生的大作嗎?清代名山水畫家有四王四僧,這漸江便是四僧之一,沒想到我竟有生之年也能得到他的大作!」

欣喜的姚振書打開了捲軸,露出了那副《峭壁竹梅圖》。

此圖果然為極出色的山水圖,墨染紙上,暈出奇石峭壁、清峻偉岸,其上一枝枯梅倒掛,數叢蘭花延伸其周,剛柔並濟,大片留白讓人浮想聯翩,像是一望無垠的廣闊江面。

姚振書連道三聲好,神色間滿是欣喜,小心翼翼地收了起來。

「多謝孫家主的賀禮,這份禮實在是太重了!」

孫國立哈哈一笑,道:「對了,姚家主,趁着大傢伙都在,有些事,是不是該定下了?和大壽一起,公布此事,可謂雙喜臨門啊!」

姚振書微微點頭,嚴肅着臉,站起身道。

「今日,首先小老兒多謝諸位親朋好友的到訪,再則我要宣布一件事情,我孫女兒姚岑與肖舜的婚約今天將當堂作罷,隨後姚岑將與孫家少爺孫川結成連理。如此盛事,堪稱雙喜臨門,希望諸位來賓也多多祝賀這一對郎才女貌的璧人!」

大庭廣眾之下,大肆宣告。

賓客們明顯早有耳聞,紛紛拱手恭賀,此起彼伏的恭賀聲在肖舜耳中分外刺耳。

肖舜聞言嘴角泛起一絲冷笑,他就說呢,從未被邀請過參加姚家任何宴會的他,這次竟然受到邀請來參加家主壽宴,原來,是有這麼一出好戲等着他。

絲毫,不把他當人看。

「姚家之人還真是,有趣!」

姚岑聽見肖舜的這句話,神色中愧疚、複雜的神色不斷地糾結着,想說什麼卻又說不出口。

這時,李春蓮尖着嗓子道。

「肖舜,不然你以為今天為什麼大發慈悲找你這個廢物來?還不滾過來簽字,不要耽擱岑兒和孫川少爺的婚約!」

說罷,她丟過了一個文件袋過來,得意的砸在肖舜面前,她早看肖舜不爽了,只覺得家主今日之舉,簡直是大快人心。

離婚協議書!

「還真是一出好戲啊。」

肖舜臉色微沉,攥緊了拳頭。

裝了三年廢物,如今終於可以不用再偽裝了,面臨的卻是更大的羞辱!


《上門狂婿》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