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上門女婿是道神
上門女婿是道神 連載中

上門女婿是道神

來源:google 作者:一笑紅顏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冷言 夏夢雪 都市小說

「我乃天玄門天玄真人,我化作真氣傳入你體內,從此你便是吾真傳弟子,從此掌管天玄門,《天玄真經》之經法和驅魔令傳授與你,你好生修鍊,從此斬妖除魔,弘揚正義……」上門女婿冷言無意中得到《天玄真經》和驅魔令,從此逆襲成一個戰無不勝,攻無不克的全能高手與女總裁妻子的愛恨纏綿,與龍城各大家族的過往…驅魔,斬妖,救人,收徒…就在他一路飛升之時,千年屍王白聖(白起)再次掙脫封印現身龍城,……展開

《上門女婿是道神》章節試讀:

回到卧室,夏夢雪問鑽石的來歷。

冷言把剛才遇見嚴雨菲姐妹倆的經過一五一十的告訴了夏夢雪。

夏夢雪說:「難怪,我可警告你啊,那嚴雨菲可不是什麼善茬。」

冷言不解:「怎麼?你認識她?」

夏夢雪說道:「聽說過,她是海星集團的董事長。」

這星海集團在龍城是數一數二的大企業了,坐擁資金千億之多,與多家龍頭企業有着合作,嚴家也是龍城四大家族之一。

夏夢雪繼續說:「全龍城的富豪士紳都會給她幾分面子,黑白通吃,你以後離她遠點,別再招惹上她。」

「怎麼?吃醋啊?」

夏夢雪突然紅起臉說了聲「滾」,然後摘下脖子上的鑽石扔給了冷言:「還給你。」

便走進屏風的另一側。

過了幾分鐘,夏夢雪隔着屏風說:「今天的事你別在意啊!我媽也是怕姐夫在家裡失了面子才那樣對你的。」

冷言「嗯」了一聲,兩人各自進了夢鄉。

第二天清晨,冷言一如既往的早起練功:

驅魔令:急奉茅山祖師令掃除鬼邪萬妖精

急奉太上老君令驅魔斬妖不留情

吾奉天玄祖師急急如律令

只見,胸部驅魔令印記開始放光並轉動。

真氣始於丹田,貫穿全身。

此刻,冷言體內真氣得以掌控,運用自如。

這時,夏夢雪也起了床,從屏風後出來見冷言正坐在床上,對冷言說:

「一會吃過早飯後你帶我去見見你的母親。」

「好啊!」

兩人下樓吃過早飯後,開着紅色寶馬駛出夏家。

兩人先來到附近的商場,準備給冷母買一些見面禮。

正當二人選購時,突然聽見遠處一個熟悉的聲音焦急的呼喊:

「雨晴,你怎麼了?你可別嚇我!」

冷言向那個聲音望去,大吃一驚。

嚴雨菲正跪在地上呼喊着已經暈倒了的妹妹嚴雨晴。

冷言放下手裡的東西,拉着夏夢雪急忙走了過去。

只見,嚴雨晴面如死灰,嘴唇發黑,躺在地上一動不動。

旁邊的嚴雨菲焦急萬分,拚命呼喊也無濟於事。

這時,冷言見地上的嚴雨晴身上有一層黑霧瀰漫,和母親當時的情況一樣。

冷言剛要上前去救人,卻被夏夢雪拉住,小聲的問:

「你要幹什麼?」

冷言說:「救人。」

「你又不是醫生,瞎湊什麼熱鬧。」

冷言拍了拍夏夢雪的肩膀,然後蹲在地上,用堅定的眼神看向嚴雨菲說道:「相信我,我能救她。」

嚴雨菲用充滿淚水的雙眼看向冷言,微微的點了點頭。

這時,冷言伸出手指默念經語使出萬劍訣:

「天得一以清,地得一以寧,神得一以靈,谷得一以盈,萬物得以生,歸。」

那層黑霧瞬間鑽入嚴雨晴體內消失不見了。

這時只見嚴雨晴臉色和唇色漸漸恢復正常。

冷言又使出御劍訣:

「御劍之術,在於調息,抱元守一,令人劍五靈合一,往複循環,生生不息,復」

手指一道靈光湧出,照在嚴雨晴的印堂之上。

嚴雨晴眼睛慢慢睜開,嘴角蠕動,叫了聲:姐姐。

這時,夏夢雪以及周圍的人目瞪口呆的看着冷言。

夏夢雪心想:這還是那個上門女婿冷言嗎?怎麼這麼厲害?難道是誤打誤撞給這小女孩給治好了?

嚴雨菲扶起妹妹,眼光看向冷言說:「冷言,你又救了我妹妹,真不知道該怎麼謝你。」

「客氣了,嚴小姐,上次你給我的禮物已經是價值不菲了。」

嚴雨菲問道:「那鑽石你女朋友喜歡嗎?」

冷言看向夏夢雪,夏夢雪故意轉頭看向別處。

夏夢雪心想:「原來她就是嚴雨菲,那女孩就是她妹妹嘍,怪不得冷言這麼積極救她。原來是去獻殷勤去了。」

冷言顯得很尷尬,又想到剛才的黑霧瞬間鑽入嚴雨晴體內了,而不是飛出體外,心想那黑霧應該還在嚴雨晴的身體里,就對嚴雨菲說:

「嚴小姐,你妹妹應該是中了邪氣,而那邪氣並沒有離開她的身體,我想你應該找個道法高超的道士給她驅除。」

嚴雨菲說:「那現在我妹妹沒事吧?」

「暫時沒有事,還是儘快找人將邪氣驅除。」

嚴雨菲用溫柔的眼神看着冷言輕聲說道:「今天真的謝謝你了,不然我真不知道該怎麼辦了。」

「不客氣,嚴小姐。」

「叫我雨菲。」嚴雨菲溫柔的說。

冷言尷尬的看向夏夢雪。

夏夢雪白了一眼冷言,說了一句:「車上等你。」轉頭就走了。

嚴雨菲看出夏夢雪吃了醋,微笑着對冷言說:「行了,快走吧,你女朋友生氣了。」

冷言說了聲再見,轉頭追了上去。

車上,夏夢雪問冷言:

「你剛才是怎麼救她妹妹的?」

冷言說:「她中了邪,我以前學過幾招道法,剛才就用上了,沒想到還真就誤打誤撞的靈驗了。」

「哦!這次你是瞎貓碰上死耗子,下次遇見這樣的事你可別插手了,萬一救不成,不是給自己找麻煩嗎?」

「嗯,我記住了。」

「還有,不許你叫嚴雨菲那個。」

「哪個啊?」

夏夢雪學起了剛才嚴雨菲的口吻:「『叫我雨菲』,以後不許叫她雨菲。」

冷言有點丈二的和尚摸不着頭腦,問道:「為什麼?」

「我聽着噁心。」然後「呃」的一聲,故作噁心的姿態。

冷言看着夏夢雪,竟然無言以對。

夏夢雪接著說:「以後不許你亂救人,不許你叫她雨菲,這兩條加進咱兩的合約里。」

「是,夫人。」

夏夢雪故作生氣說:「討厭,是合約夫人。」

兩人「撲哧」的笑了起來。

見過冷母后,夏夢雪回了自己的公司。

冷言怕母親在家無聊,就留下陪着母親聊天。

這時,手機突然響了,是陌生號,冷言接通手機「喂」了一聲。

手機那頭傳來一個男子的聲音:「我是黃子恆的父親黃百盛,不想連累你家人的話,晚上八點來百盛集團樓下,如果你不來,我就親自去找你。」

說完,對面掛斷了。

百盛集團?黃子恆?今晚,就做個了結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