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閃婚蜜愛:男神寵不夠
閃婚蜜愛:男神寵不夠 連載中

閃婚蜜愛:男神寵不夠

來源:google 作者:夏晴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夏晴 心夏晴 現代言情

她本是平凡的女生,前半生都在為柴米油鹽奔波而他卻是高高在上的男神,所有人女人眼中的鑽石王老五,一次意外,她爬上了他的床,再也下不來男人:「女人,簽下它,以後你就是我的女人!」她逆推撲倒,將男人壓在身下:「以後你是我男人才對!」展開

《閃婚蜜愛:男神寵不夠》章節試讀:

200平米的豪華總統套房內,昏黃的燈散發出微弱的光芒。

地上凌亂不堪,到處可見被撕成碎片的衣服,但是這些,足以預見昨晚這裡發生的一切是何等的瘋狂?

一聲嬰寧傳來,3米寬的奢華大床上,夏晴迷迷濛蒙的睜開誰演,看着潔白的天花板,突然感覺下身傳來一陣扯痛。

這不是她家,這……是哪裡?

夏晴心中一驚,眼中的睡意消失不見,從床上跳了起來,緊隨着的是一道刺破耳膜的尖叫聲。

床邊的男人,神情很是平靜,長長的睫毛,在陽光的輝映下,顯得帥氣逼人。

她下意識的用純白色的被子,捂住了自己裸露在外的肌膚,白皙如玉,楚楚動人的模樣,讓男人會忍不住為之心動。難道,昨天?

她不敢再接着想,不安至極,自己就這樣失去了貞潔?

一股強烈的羞恥感,湧上了她的心頭。眼前的這個男人,為什麼會有一種似曾相識的感覺呢,總覺得見過,是那麼的熟悉。

可是,夏晴哪裡管得了那麼多,心煩意亂的走下床去。

見到床上,有幾個擺放的整整齊齊的女款衣服,各個都精緻大方。她不管三七二十一,就隨便的拿了一件,穿到了身上。畢竟,昨晚穿的衣服,早就已經被撕碎了,還怎麼可以再穿?

全身的傷痕,讓她感受到了刺痛。在心裏忍不住的咒罵道:天,這男人是沒見過女人嗎?這麼**。

越這樣想,夏晴便越加的生氣,狠狠地咬着嘴唇。

「想走?」突然從背後,傳來了一陣陣的充滿磁性的聲音。

看來,他醒了。

她漠然的回過頭去,看着睜開眼睛的男人。

「洛東城?」夏晴幾乎是毫不猶豫,脫口而出了這個名字。

她之所以印象會如此深刻,就是因為這人是當時風靡全校的男神一枚,俘虜了萬千少女之心,夏晴也是這千分之一。

他眉頭微皺,慢慢地起身,眼神深邃,似乎一不小心就會陷入這深深的潭水之中。

「等下,你怎麼會知道我的名字?」他表情嚴肅,帶着一絲警惕的神情,同時很是不解。

其實,就連她自己也有些不清楚,可能是大腦的條件反射,看到他的模樣後,這個名字直接就說了出來。

他把目光轉向她,身體纖細,身姿婀娜,臉上泛着淡淡的紅潤。

他毫不在乎的搖了搖頭,緊接著說道:「不記得了,只不過你怎麼跑到了我的房間?」

夏晴咬了咬唇,道:「我不知道。」她話音未落,就跑到了電話旁,做出了打電話的架勢。

他從容的笑了笑,淺顯了一個酒窩。

「你要報警?」

「對,我要讓**局把你抓走,禽獸不如的傢伙!」她撅起了嘴,聲音清晰的傳遍了四周,殊不知樣子卻更加的可愛。

洛東城的明眸中,頓時閃過一絲凄厲:「不知,是誰昨晚很享受的樣子。」

「你……」夏晴一時變得支支吾吾,不知到底該如何回答,臉色微微潤紅。

他走上前去,儘管不明為什麼眼前的這個女人會出現在他的房間,可是昨夜的瘋狂帶來的快感,他卻記得清清楚楚。

「你到底想怎麼樣?」她眼睛睜得很大,但還是不得不露出了一絲驚慌。

「你的臉,很動人。」洛東城的聲音低沉。

夏晴實在是無法忍受,毫不客氣的貼近他的耳旁,狠狠地咬上了一口。

他剎那間閉上了眼睛,不語。

「我可以用一個詞組來形容你,那就是難馴服的野貓。」

「快放我走。」她或許是真的有些生氣了,語氣變得更加強硬。

「親下我,就放你走。」洛東城眼睛閃過一絲興奮,提出了交易。

她在心裏暗暗的揣摩着,反正昨夜都睡了一晚,一個吻也算不了什麼。可是,之前的初戀的完美形象,簡直都化為灰燼了。現在,就是感到壓根都癢。

夏晴這樣一想,便做出了決定,心一橫,便踮起腳,在他俊俏的臉頰上,親了一下。

「我要的是,長吻。」他沒等她反應過來,就將夏晴貼到了牆邊,冰冷的嘴唇與她那火熱的唇,觸碰到了一起。

那吻,很柔軟,似棉花糖般,甜甜的,融在了心中。

不知過了多久,洛東城才停止了手上的動作,然後冷漠的轉過身去:「你,可以走了。」

夏晴半晌沒回過神來,感覺自己簡直就像是一個被別人拿捏在手裡的娃娃。

她拖着一身疲倦的身體,邁着沉重的步伐,走到了自己的房子前。

屋裡,一陣陣此起彼伏的抽噎聲。

夏晴疑惑的將鑰匙放到了口袋中,立刻快步走了進去。

屋裡的那個女人,臉上抹上了厚厚的粉底,濃妝艷抹的她,此時因為哭泣,妝都花了。

夏晴三步並作兩步,走上前去,突然覺得假惺惺的模樣,簡直讓她作嘔。

此人,正是她父親後來娶下的妻子。

「發生了什麼?」她盡量壓住了自己的情緒,道。

「你昨天為什麼一整夜都沒回來,你父親都不知道到底是打了多少個電話,心臟病犯了。」那個女人略微裝作憔悴的說道,因淚水洗掉了妝容,頓時就難看了許多。

她微微攥緊了拳頭:你有功夫在這裡哭,為什麼不去陪我爸爸?真是一個虛偽的女人,在這裡虛張聲勢。

夏晴儘管這樣想,但是還是強忍住沒有說出。

「他在哪家醫院?還有,你不要再這裡裝可憐了。昨夜的一切,是你給我下的葯吧?」夏晴突然覺得整個世界都像是崩塌了一樣,先是失了身,又是父親心臟病突發。

後媽裝作一臉無辜的樣子,眨了眨眼睛,道:「什麼葯?」

「別裝傻了,昨天你給了我一杯水,之後我就感覺渾身難受。再然後……」她欲言又止,似乎因為想到了昨天的一幕幕,覺得根本就是慘不忍睹的。

「如果我承認,那又怎樣?你簡直就和你生母一樣,是個放蕩的女人。」老女人有些褶皺的臉上,露出了一抹淡淡的得逞微笑,就好像一切都盡在掌握之中。

夏晴聽到這裡,眼神似是能放出火焰一樣:「我不允許你說我母親。」

「難道你昨夜沒和男人鬼混嗎?」後媽邪魅一笑,帶着譏諷的語氣。

「你這樣做,究竟有什麼好處?」她不打算回答這個陰狠毒辣的女人的問題,話鋒一轉。

「錢。」老女人沒有半分的猶豫,斬釘截鐵的說了這個字。

她一時不知道該如何回答,只感覺大腦一片的混亂,她什麼時候成為了老女人的一枚棋子,而且絲毫沒有察覺,就這樣任由擺布着。

「這麼說,你嫁我父親,也是因為這個?」夏晴撇了撇嘴,心裏更加滋生了對後媽的反感。

「當然,如果他沒有錢,我怎麼可能把一朵鮮花插在牛糞上。」她一副尖酸刻薄的模樣,語氣中就能感受到老女人根本就不愛自己的丈夫。

夏晴握緊了拳頭,真的惹怒了她。因為她無法忍受的,就是別人說自己的父親或者是母親。

她曾經以為,當初父親拋棄了母親,就是因為後媽和他兩情相悅。可是沒想到,這後媽卻一直都是為了利益,而接近了父親,從而俘虜了他的心。

她一向都是一個情商很高的人,從來都不會情緒用事。

「算了,快告訴我醫院在哪裡?」夏晴眉頭緊緊的皺在了一起,不耐煩的說道。

「附近的那個。」她說完,就走了出去,響起了一聲聲高跟鞋的聲音。

夏晴擦拭了一下眼角,心情已經低落到了極點。

醫院中,到處都充斥着濃烈的醫藥水味道,聞起來很是刺鼻。

她輕輕地敲了敲門,手裡拿着一籃水果。

門打開了,護士從裏面走了出來,做了一個小聲的手勢,然後搖了搖頭,表達了病人需要休息的意思。

夏晴心中猛地一緊,揪在了一起。她從小到大,最重要的親人,應該就是父親了。

儘管他是那麼的嚴厲,但是夏晴一直都知道,父親是最呵護她的。

她靜靜的看着躺在潔白床單上的父親,鬢角有些蒼白,臉上藏不掉的是歲月的痕迹,心裏有種說不出的滋味。

夏晴正傷心的時候,猛然間看見父親手中緊緊攥着的一張紙。

她定睛一看,裸露在外面的標題是:公司欲倒閉通知。

怎麼會這樣?

這可是從外祖父那裡傳過來的事業,原本經營的是井井有條,為什麼會倒閉?

這樣想着,她像是不受控制一樣,輕輕的將那捲有些褶皺的紙拿了出來。

因為內容很多,她只是一目十行的看了一遍,但還是讀懂了大概的意思。

最近的公司,造到了惡意攻擊,估計是競爭對手做的事情,所以迫使聲譽毀於一旦。若要想儘快恢復公司,就必須要一大筆數目,可這樣的天億數字,根本就無法籌齊。

夏晴實在是想不明白,這幾天平淡的生活怎麼會突然之間,發生了很多的大事。每一件事,都是萬分的棘手。

她垂頭喪氣的低下了腦袋,被現實的殘酷,弄得有些措不及防。她向來都是一個喜歡安靜的人,真的是經不起大風大浪。

猛然間,她的明眸中看到了一個人的身影,似曾相識,可是心裏一瞬間就被恐懼席捲了全身。

那個人就是,洛東城。

夏晴下意識的往反方向走,躡手躡腳的樣子,倒是十分滑稽。

「站住。」一個熟悉的聲音傳來,命令的語氣,讓人聽起來很不舒服。

她無奈的回過頭去,只感覺一臉的黑線。

「好巧。」她灰溜溜的打了一個招呼,有些尷尬的說道。

「一點都不巧,我在等你。」洛東城平靜萬分,臉上面無表情。

她一聽,便詫異不已。明明早上剛見完面,又會有什麼事來親自找她?難不成,這個男人是無業游民?一連串的問題,都湧入了腦海之中。

「你等我做什麼?」

「這裡不方便說,去咖啡廳吧。」他臉上掛着的表情,依舊是那樣的波瀾不驚。

咖啡廳中,播放着英式格調的曲子,悠揚動聽,聽起來就無比舒心。

「現在,可以說了吧?」夏晴不耐煩的說了句。

他輕輕的抿了一下手中的咖啡,味道香醇。

「你能做我的未婚妻嗎?」他嘴角上揚,聲音低沉,莊重而嚴肅。

她眼睛一瞬間的睜大,就連咖啡杯都有點端不住了。

「我聽錯了?」

「你不會聽錯,是真的。」洛東城泰然自若的回復道。

夏晴雖然之前一直都對他的相貌犯花痴,可是那畢竟已經過去很久了。更何況,結婚不是兒戲。

「原因是什麼?」她深深吸了一口氣,鎮定情緒,幻想着這一切的一切,都只是一個夢境罷了。

「因為,我的尊嚴。」他的眼神中,閃過一抹寒光。

她這次是的確被驚到了,喝下的一小口咖啡,全部都噴了出來。

看來,果真是夏晴自作多情了。他之所以這樣做,也只不過是讓自己的名聲好聽一點吧。但是,他根本就不愛她。

「如果說,我不同意呢?」她的那種野蠻勁又涌了上來。

「那我就讓你……強行結婚。」洛東城貌似是猜測到她會說出這樣的話,幾乎是脫口而出。

夏晴眉頭處泛起了陣陣的漣漪,怒目圓睜的看着她,但又不知道該用怎樣的話語來回絕,簡直就氣得語塞。

「那就這麼說定了,明天去民政局領結婚證。」他說這話,這就是把婚姻當遊戲啊。

「無論如何,我是不會配合的。」她似乎心意已決。

「你確定?待一會兒可別後悔。」洛東城的臉上,帶着一抹若有若無的笑意。如果此時正視他,相信一定就會犯花痴的。

夏晴默默不語。因為,儘管她們倆認識的時間不長,可她卻深刻的感受到了,洛東城是一個典型的語出驚人的男人。

稍有不慎,都有可能落入圈套之中。

「如果你和我結婚,你們家的公司應該會很快度過難關了。」他輕咳一聲,故作深沉的說道。

「你………怎麼知道。」她實在是沒想到,這麼快他就知道了這件事情。

他雖然與夏晴以前是一個學校的同學,可是從來都沒有接觸過。只是認為,他就是一副高高在上的模樣,就好像是一顆遙不可及的璀璨星。

「咱們沒有必要交談了,這件事就這樣定下來了。」他起身就要走,卻被夏晴給硬生生的攔了下來。

「不行。如果你要是逼我結婚,我就在眾目之下,說你當時**我。」她眼神中,似是能放出怒火一樣,都不知道是如何使出這樣大的力氣,也不知道是哪裡來的想法。

她的聲音很大,引得周圍的人的一陣注目,緊接着傳來交頭接耳的唏噓聲,這讓洛東城有點無地自容,一臉的黑線。

畢竟,像他這樣的大帥哥,想要跟他結婚的女人,應該都得排隊,絕對不會拒絕什麼。

可是,偏偏遇到的是不正常的女人,有補償的結婚,那就是千年一遇!

看來,不給她一點顏色看看,這個女人簡直就是太無法無天。

結果,夏晴這樣做的下場就是,她被囚禁了。

房間寬敞,但還是有些許的昏暗,只有從窗戶處透進來的一縷光亮。

「你放我出去。」夏晴吶喊的聲音,在屋子中回蕩。

洛東城緩緩起身,從椅子上站了起來,負手而立。

「別吵。」他的眼眸深黑,俯下身來,把一根手指放到了嘴唇上。

「你這樣隨便囚禁一個人,算是違法的。」她為了讓自己可以儘快逃離,便這樣說道。

洛東城突然爽朗一笑,增添了幾分陽光與帥氣。

如果不是多次接觸,一定會覺得是一個完美的極品男人。可是,現在夏晴已經發現,他簡直太霸道了。初中時代暗戀這個傢伙,絕對是一種天大的錯誤,被無暇的外表蒙蔽了雙眼。

「請問,我是綁架你了?還是沒給你飯吃?」他微微一笑,酒窩露在臉上。

「這的確沒有。」她無奈的回了句。

夏晴暗暗在心裏想着:儘管這樣,也不能整天被關在一個屋子裡,那和被鎖在籠子里的鳥,有什麼區別?

她眉頭緊鎖,撅起了嘴。紅潤的臉蛋在陽光的照耀下,顯得無比可愛。

「而且,還免費在屋子裡送了一個大帥哥給你,這不是得不償失的好事嗎?」他眉毛微挑,目光緊緊的跟隨着夏晴。

她被逗樂了,眼睛眯成了一條縫,似兩個月牙,嘴角上揚,原本美麗的臉上,變得更加的陽光。

夏晴曾經的願望,便就是能夠有朝一日與初戀男神在一起。可是,今朝不及往日,她一點都不喜歡如此玩世不恭的樣子。

「我要出去。」她一點都不想待在這個鬼地方,況且身邊還有一個男人直勾勾的盯着自己,讓她渾身都很不自在。

「我說過,你要是同意結婚,就立馬放你出去。」他抬起頭,英俊的面貌似乎一覽無遺。

她的心跳的厲害,別過頭去,之所以不同意,就是因為夏晴最起碼還是非常有骨氣的,更不會對那些所謂的物質感興趣。

「除非,你讓我愛上你。」夏晴可能感到屋子中的氣氛一瞬間有了變化,尷尬的摸了摸額頭上的劉海。

他微微側過頭,詫異萬分,但臉上沒有流露出任何的表情。

「陪我跳一支舞,好嗎?」洛東城嘴角上揚,此話一出,才讓這樣的氣氛緩解了不少。

還沒等夏晴反應過來,就被他一把拽到了懷裡,一陣陣的熱度,頓時就讓她的臉色變得羞紅。

又不知到底是從哪裡傳來的圓舞曲,節奏歡快,聲音明亮1。

洛東城隨着樂曲的節奏,開始與她攜手跳舞。他的舞步,就好像經過專業舞蹈訓練一樣,腳上的舞步輕盈,她似乎無法跟上。

原本夏晴一點都不想配合,可是因為他的力氣很大,無力掙脫,也只能乖乖的順從。但是,臉上掛滿的一臉的不情願。

一曲終,兩人的動作漸漸停了下來。

「未婚妻,你覺得我跳的如何?」兩人四目相對,他的眼神中,包含着期待的神情,臉上洋溢着笑容。

夏晴一聽到這樣的稱呼,感覺渾身都不舒服。畢竟,她還沒同意,可洛東城就像已經默許了下來。而且,這個稱呼,未免有些太肉麻了,根本就無法適應。

她頓了一頓,道:「嗯……還不錯。」她強顏歡笑,由衷的誇獎道。

「這麼說,你算是同意了?」洛東城緩緩的上前一步,兩人的距離變得更近,就連彼此的呼吸都能感受到。

他聞到了一股清香的梔子花味道,淡淡的,聞起來清新至極。但這一點都沒有香水的氣味,倒像是與生俱來的味道。

「我可沒這樣說。」她聳了聳肩,做了一個調皮的動作,說道。

夏晴自始至終都有着自己的愛情觀,她不追求物質,只是幻想着有朝一日可以找到真正愛自己的白馬王子,並且會有一場風風光光的婚禮。

可是,現實遠沒有那麼美好。

「那晚,你不是第一次吧?」洛東城的聲音突然變得很大,似是在責問。

她的腦子一瞬間嗡嗡作響:怎麼可能?

他見夏晴沒有言語,心裏更加惱火,總覺得有種說不上來的感覺。

洛東城的明眸注視着臉蛋嬌紅的她,強烈的佔有感如泉水般,止不住的涌了進來。

「既然這樣,明天下午三點,咱們結婚。」他說話的聲音一字一句,刻不容緩。

一般的豪門世家,結婚難道不需要最多半年的時間來準備嗎?

「我不願意。」她儘管明白自己的任何掙扎,都只是無濟於事,可還是在做最後的無力掙扎。

「那咱們隱婚,你必須要成為我的妻子。」洛東城表情嚴肅,這件事什麼商量的餘地都沒有。

她瞳孔迅速放大,實在不理解他的想法:「你到底是因為什麼,這樣糾纏我?」

「早上在醫院已經說過,明天就去民政局登記。」洛東城的眼神堅定。

第二天,陽光竟然格外的和煦,將溫暖播灑給大地的每一個角落。

儘管天氣如此的晴朗,可是夏晴的心卻猶如被烏雲籠罩了一樣,陰鬱萬分。

無論她使出多大的力氣,也始終不能逃脫掉幾個人的又拉又拽,這才到了民政局的門口。

她的心情,從來都沒有此刻沉悶。

洛東城站在旁邊,沒有絲毫的言語,一副勝券在握盡在掌握的模樣。

「你簡直就是逼婚。」夏晴看着他一臉的冷靜,聲嘶力竭的喊着。

「那又怎樣!只要你能結婚,什麼樣的方式,我都願意。」他緩緩開口,有力的反駁道。

兩人走到了拍攝照片的地方,才停下了腳步。

攝影師看着眼前站着的女人,滿臉都是不樂意的表情,便不識趣地說了句:「情侶間,鬧點小矛盾都是正常的。但是照結婚證的時候,算得上是女人人生中很重要的時刻,一定要露出微笑才行,要不然照的會不好看的。」

「我們倆才不是情侶。」她的不滿情緒,全都掛在臉上,一聽到這番話,變得更加的不配合,甚至直接別過頭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