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山野村醫的春天
山野村醫的春天 連載中

山野村醫的春天

來源:google 作者:我真的特別騒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楊二牛 林嵐 都市小說

一代鄉村神醫和村花姐姐的日常浪漫愛情故事村花姐姐:「你怎麼老躲着我?」楊二牛:「林嵐姐,放過我吧,弟弟累了……」展開

《山野村醫的春天》章節試讀:

「嘩啦啦……嘩啦啦……」

七月中旬的杏花村燥熱難耐。

放眼望去,坑坑窪窪的村路上空無一人。

村東頭有一家大瓦房,裏面的女主人林嵐正在洗澡。

浴桶里白花花一片,甚是耀眼。

林嵐三十三歲,天生麗質。

既有成**人的味道,也有少女般白皙的肌膚。

尤其是身材,**的。

村裡所有男人都視她為夢中女神。

不過三年前,林嵐上山採藥撿回一個昏迷的少年。

兩日後,林嵐便認少年為自己的弟弟。

倆人就此住在了一起。

這讓村裡男人羨慕不已。

與此同時,嚼舌根的也不在少數。

畢竟林嵐孤身一人,少年眉清目秀。

雖然是一個傻子,眼睛還看不見。

但這並不妨礙村裡有些嫉妒恨的人胡言亂語。

不過林嵐倒不在意這些。

只是最近有件事讓她頭疼不已。

「哎!」

林嵐仰起頭嘆了口氣,長長的脖頸非常迷人。

她看向不遠處,正躺在炕上午睡的楊二牛,心中五味雜陳。

這一幕要是讓村裡的人看到了。

肯定會成為全村最爆炸性的新聞。

而林嵐卻早已習慣。

畢竟楊二牛又傻又瞎,什麼都看不懂也看不見。

不過也正是因為如此,林嵐才心事重重。

就在這時,忽然床上的楊二牛有了動靜。

林嵐定眼一瞅,見楊二牛表情有些不對,嘴裏還嘀咕着什麼。

好像是做噩夢了。

「不要走……求您不要走……」

林嵐聽到楊二牛說這樣的夢話,心裏一驚。

隨之沒忍住,落下了眼淚。

林嵐還以為楊二牛夢到自己要拋棄他了。

其實,是楊二牛夢到自己師父了。

「徒兒,勿念為師,為師即將入仙道,特將玄門一派的絕世神功九龍天訣傳授與你!」

「師父!徒兒愧對玄門!」

「好徒兒,你入魔道能及時悔改,懸崖勒馬,為師不怪你。」

「謹記玄門宗旨,懲惡揚善,造福世人……「

猛然,熟睡的楊二牛忽的從炕上坐了起來。

他的腦子昏沉沉的,像是灌滿了鉛球一般。

見此情景,林嵐趕緊從浴桶里出來,連身子都沒來得及擦拭。

只穿了一件大號的短袖。

如同出水的芙蓉一般,修長的雙腿掛着水珠,快步來到了炕前。

「二牛,你沒事吧,都是姐姐不好,對不起……」

林嵐坐在炕前梨花帶雨,哭的那叫一個放肆。

她怎麼會知道,楊二牛不僅不傻了,眼睛也恢復正常了,還藉助九龍天訣,有了絕世醫術!

不過楊二牛還是沒有反應過來。

因為這是他第一次看到林嵐姐的模樣!

那吹彈可破的肌膚,毫無瑕疵的容顏。

原來和自己朝夕相處的林嵐姐,是如此的驚艷!

楊二牛忍不住多看了幾眼,這一看不得了,他竟然還有了透視!

「二牛,別恨姐,姐姐也是迫不得已……」

林嵐明明沒有張嘴說話,楊二牛卻聽到了她的心聲!

玄門的九龍天訣真的逆天了!

只是楊二牛並沒有太高興,因為他算到很快林嵐姐就會有麻煩。

「林嵐姐,你怎麼哭了呀?」

儘管楊二牛已經恢復了真身,但還是像往常一樣。

不然這麼大的轉變,會嚇壞林嵐的。

林嵐見楊二牛這麼問,一邊哭一邊將他攬入懷中。

一股清香撲鼻,柔柔軟軟的懷裡就像棉花糖一般。

「嗚嗚……二牛,姐姐要走了,不能帶你,你一個人又傻又瞎的可怎麼辦……」

現在的楊二牛自然是明白林嵐姐要幹什麼。

前段時間,下了一場大暴雨,致使村裡年久失修的三間瓦房教室,在雨水的沖刷下轟然倒塌。

好在那天是周末,所幸沒有人員受傷。

但因此,村裡的學生都無法正常上學了。

林嵐非常着急,將這件事告訴了村長。

但村長也無能為力。

因為杏花村地處偏僻,哪怕去鎮上都要翻過兩座山。

所以儘管杏花村風景秀麗。

資源豐富。

卻因為交通閉塞,村民個個思想落後。

全村除了林嵐,連一個高中畢業的都沒有!

就在林嵐準備自己翻山到鎮上,找領導匯情況的時候。

村裡的包工頭范彪找到林嵐,說他可以免費給村裡再蓋幾間瓦房教室。

不過有個條件,那就是讓林嵐嫁給他。

和村裡別的男人不同,范彪倒是挺會來事。

雖然長得五大三粗的,心思卻很細膩。

這一來二去的,林嵐覺得范彪挺老實的,在她面前規規矩矩的。

再加上范彪也是單身。

於是林嵐想了好幾天後,同意了這門親事。

她覺得范彪值得託付終身。

這樣一來,自己有了伴,村裡的孩子也有了教室讀書。

以後再跟范彪商量一下,也給村裡的土路修一修。

這樣大家都願意走出大山,感受外面的美好,就更有動力建設自己的家園了。

然而理想很豐滿,現實卻欺騙了她。

范彪所做的一切都是裝模作樣,目的就是得到林嵐的身子。

林嵐蒙在鼓裡。

但如今恢復真身,並擁有了九龍天訣的楊二牛,可是一清二楚!

正想着,忽然一道粗獷的笑聲傳來:「哈哈哈……林嵐,告訴你一件大好事,我……」

來者正是包工頭范彪!

不過他推開門後,看到屋裡的場景,頓時傻眼了。

林嵐也嚇了一跳。

不過她更多是奇怪:「范彪,你怎麼進來的?」

此時的范彪還在震驚當中。

他頭一次看到林嵐這麼穿着。

差一點口水就要流出來了。

那白花花的長腿,還有完美無瑕的身子……

震驚之餘,范彪也有些嫉妒。

畢竟自己裝了這麼久,連林嵐的手還沒有碰到。

眼前這個又傻又瞎的楊二牛,居然可以鑽進她的懷裡!

可惡!可恨!

范彪強忍着心中的各種火氣。

就差最後一哆嗦了。

只要忽悠林嵐跟他回家。

就不說生米做成熟飯了。

僅僅讓村裡的人看到,林嵐自願跟隨他回家。

一對孤男寡女的,還不迅速傳遍全村人的耳朵里?

到時候木已成舟。

林嵐成了自己的娘們兒,想逃都逃不掉!

到時候,他范彪就是全村男人最羨慕的對象了。

「范彪……「

林嵐的聲音再次響起,范彪這才回過神兒來。

只見他裝模作樣道:「林嵐,你的願望要成真了,我跟你說……「

林嵐微微蹙眉,打斷了范彪的話:「你能先告訴我,你是怎麼進來的嗎?」

林嵐明明記得,院子里的大門是鎖着的,不然她也不會洗澡了。

見林嵐還不忘剛才的問題,范彪眼珠子一轉,撒謊不帶臉紅的:

「我見門開着,我就進來了。對不起啊林嵐,我有些冒失了,應該先敲門的。」

范彪的話音剛落,還在林嵐懷裡的楊二牛忍不住吐槽了一句:「放屁!你明明就是撬門進來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