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山野漢子!你家悍妻靠空間養萌娃
山野漢子!你家悍妻靠空間養萌娃 連載中

山野漢子!你家悍妻靠空間養萌娃

來源:google 作者:布桃霧氣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古代言情 司璟寒 李青梔

【穿越+空間+萌寶+爽文】一場車禍,李青梔穿越到異世小山村,成了眾人眼中的丑胖傻女,四個小崽子眼中的痴傻後娘今時不同往日,她來了,遊戲空間在手,一身醫術驚艷所有人,開醫館,收小徒,奪命急症不是難題棘手的是,她那搶來的相公,竟不願和離了,還彆扭着要親近,這可如何是好?展開

《山野漢子!你家悍妻靠空間養萌娃》章節試讀:

讓盒子將司璟寒傳送出後,李青梔也出了空間。

她去看了炕上並排着睡的孩子,都沒醒,睡得香甜……

如之前人牙子在山上說的,個個都長得好看,其中數四丫長的最萌。

她捏了捏四丫的小臉蛋後,就掩了房門。

外面日頭正盛。

幸好她家前院有棵大樹,村民們都移去了樹底下乘涼,就連地上被捆着的四人,也滾動着身體挪到了樹蔭下。

「按牛車的速度,鎮上捕快應該快到了。」

「急什麼,咱們坐等着二癩子被抓就是了,他跑不了。」

「二癩子還不肯跟村長交代,嘖,還挺嘴硬!」

「等他在官老爺的堂前挨板子,就什麼都招啦。」

給眾人送去了一壺粗茶,聽到他們的討論,李青梔尋了一空凳子,坐在村長旁邊。

「村長,二癩子還不肯交代藥水帕子的下落,等捕快來了,打他一頓就會招了吧。」

不需要把人帶到縣裡衙門,畢竟普通人都會怵衙門捕快。

「我也是這樣想的。」村長皺眉。

「二癩子,念你生在這榕井村,我問你,那浸葯的帕子在哪,你如實交代。」

似乎是想到了什麼,他拄着拐杖起身,停在二癩子身前,蒼老的聲音里含着悲涼。

二癩子只當這老頭子放屁,嘴巴緊緊抿着。

又不服氣似的,兩眼翻上天,村民們看了,又是交頭接耳,又是幸災樂禍地竊笑。

村長嘆氣,「你不說,等捕快到了,再屈打成招,就別指望知縣大人考慮悔過情節!」

說完他搖搖頭,好話賴話他都道盡了,作為村長,他對得起自己的職責!

村長剛要轉身,就見二癩子臉上似有掙扎之色,這時,有個村民指着遠處的村口,叫喊着進村的牛車上坐着四個捕快!

二癩子全身一抖。

雖然他聽不懂什麼知縣考慮悔過情節,但下意識飛快地大聲道:「我說!我說!那個帕子藏在司獵戶家的後院,一個菜罈子底下。」

李青梔快步走去後院,果然如他所說,再次到前院時,她手裡捏着那濕帕。

村裡來捕快了!

這個大事件讓全村都躁動起來了。

村裡刨地的、挖菜的、種田的都紛紛丟下農具,尾隨着四捕快,她家院子的村民也連忙拖家帶口,叫着來看熱鬧。

不到十分鐘,李青梔的家裡里外外圍滿了村民,人人伸長脖子,去瞧不遠處的石路上向這邊走來的深衣捕快。

「看嘞,他們還帶着鐵尺!」

「啊喲,有個人牙子尿了,一個大男人嚇尿了!」

不知道是哪兩個人,一先一後地大叫,這下子所有人都沸騰起來了。

這麼大的動靜會把孩子嚇醒吧?

李青梔將濕帕遞給旁邊的村長媳婦,努力擠出人群,終於踏進了自家門檻,也是在這一刻,村民們叫嚷着說捕快到了。

她望去那邊時,卻從角落捕捉到一低頭彎腰藉著縫隙,準備溜走的身影,是劉萍梅。

搖搖頭,沒有再看,她快速去了孩子那屋。

果然,老大和老二醒了,靠着後面的土牆,面色驚恐地望着木窗外面。

李青梔看了一眼木窗,那裡能看到外頭部分的人頭攢動。

「別怕。」

她走上前,坐在土炕邊沿,輕聲問道:「你們頭還暈嗎?」

他們的年齡和名字原身都知道,老大是個八歲男娃,叫司承躍,老二是六歲半的女娃,叫司承雪。

但知道的也不多,由於那個獵戶漢子有意安排,除了給他們洗衣做飯,原身和他們並沒有很多接觸。

「離我遠點!蠢後娘。」

司承躍攥着小拳頭,用力錘了一下床邊女人的胳膊,不滿地大叫,「別犯痴傻,再去給我們倒碗茶水來!」

旁邊的司承雪反應差不多,聲音清稚,卻不悅耳,「後娘,你太討厭了,又痴又傻的,快讓外面的人離開,快點!」

李青梔:……這慘淡的親子關係啊……

她知道四個娃跟自己不親,但直面這情況,還是感到一絲煩躁。

好歹她剛來這個世界時,救了他們,自己這個後娘,也不是徹頭徹尾的「懦弱」吧?

起身看着他們兩個,李青梔既沒有去倒茶,又沒有催外面村民們離開,只是靜靜地看着。

隨後她的疑惑就被兩崽子解開了。

床上的兩小隻直接無視靜止不動的「痴傻」後娘,開始討論起來。

「她個傻子,又這樣,比四妹更呆更笨!」

司承躍的小俊臉皺成包子,隨即又開心地笑了,「二妹,我就說了,肯定是爹教她救我們的。」

「耶耶,爹是世上最聰明的人!」

司承雪拍起了小手,「他肯定醒了,因為有傷不能救我們,所以讓傻後娘跟着壞人,然後找到機會救我們出來!」

說著小臉變得落寞,「也只有爹能叫動傻後娘了,我真討厭她,她總是不關心也不理我們。」

她伸手短手,掰着指頭數,「村裡的喜寶、滿仔、兜兜,他們的娘都疼他們,給他們做好吃的零嘴…我們都沒有。」

李青梔有些複雜,她想現在就按着兩崽子的手,鄭重宣布自己以後會好好當娘。

但一想到那個畫面,不光會嚇到孩子,以為她要發瘋,自己做起來還尷尬呢,雞皮疙瘩都要掉一地。

想對他們好,不是非要說出來,可以做出實際行動,還是慢慢來吧。

聽外面村長媳婦喊她,於是轉身離開房間,到村長和捕快面前,將自己在山上如何周旋二癩子的事,再次詳細說了一遍。

又帶其中一個捕快去了後院,看了被破壞的籬笆樁,以及村長遞上的濕帕。

如此,物證齊全了。

「被迷暈的四個孩子呢?」

領頭的捕快問,他的個子最高,也最壯實,村民們在旁邊都不敢交頭接耳。

李青梔臉色如常,指了指房子右邊的小木窗,「回大人,都在屋裡。」

領頭的沒動,後面一捕快聞言,飛快去窗前向里掃視一眼,點了點頭,「確實都在。」

李青梔從袖中拿出之前張大夫開的方子,「大人,這是大夫給孩子的診斷方子。」

說著指了指上面的「迷藥所致」四個字,或許是料到這一情況,特意寫的十分細緻!

她不禁暗嘆,張大夫這老頭看起來急沖沖的,做事真是靠譜。

捕快拿走了藥方,後面沒有什麼懸念,二癩子和人牙子等四人被帶走,濕帕也沒漏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