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軍事歷史›少爺不差錢
少爺不差錢 連載中

少爺不差錢

來源:google 作者:夜吾心 分類:軍事歷史

標籤: 軍事歷史 夜吾心 李富貴

買匹馬還講價?拿着十根金條趕緊滾蛋!少爺看你漂亮,跟我回家!不願意?一根、十根、一箱…人狠話還多,金陵富貴哥!展開

《少爺不差錢》章節試讀:

李富貴沒想到老爺子反應這麼大,回過神把自己也嚇一跳。

俗話說瘦死的駱駝比馬大,雖然如今大明日薄西山,但要收拾他一個商賈,也就動動嘴皮子的事。

要是剛才的話被人聽到,除了家財充公,李家上下還得跟着陪葬。

但他依舊堅持自己的想法!

因為他不想剃髮易服,更不想跟着大明這艘漏洞百出破船,一起沉入歷史的大海。

然後他就拿起筆,在一張紙上開始寫寫畫畫。

完事之後,攤開圖紙對老爺子說:「父親,且看此圖!」

「後金明顯是想亡我大明,而那群流民反賊,雖然一路攻城拔寨,但怎麼可能是後金的對手。」

「用手指對着江南一線又指着,將來後金入駐中原。又有孔有德的紅夷大炮助陣。就算金陵的城牆再高大,能擋住紅夷大炮幾時?」

老爺子被他說的一驚一乍,愣在原地問道:「那我們可如何是好?要不送點金子給那些韃子吧!將來咱們爺倆的日子,也好過許多!」

李富貴被氣懵了,張大的嘴巴足以塞進鴨蛋。深深的吸了一口氣,然後緩緩的舒展開來。

端起茶水喝了一口,潤了潤喉嚨道:「老爺子!你覺得大明若是沒了!接下來如何?」

老爺子坐在太師椅上,思考良久:「大概會再擁護一個藩王,畢竟江南大部分產業,包括我們李家,可都是免稅的。」

李富貴隨即道:「各路藩王誰不想當皇帝,而當今天子無意南遷,欲死守北京!就算天子打算南遷,這江南上上下下的人,包括我們李家,恐怕都不會支持這個決策。」

然後意味深長的笑道:「天子如果來了江南,到時候大家可沒好日子過了。照當今天子喜怒無常的脾氣,大家恐怕都會身死財消。」

李有財心裏聽得連連稱奇,用讚賞的眼光示意他繼續往下說。

「東林黨也好,江南也好,各路反賊也好!說到底是各自為政,到最後還是得拳頭大的說了算!」

李富貴說完,把五根手指攥成拳頭。

然後又在紙上寫了兩個詞語!

火槍!

火炮!

李有財嚇得低聲說:「海上走私的那些狠人,這些玩意可沒少買。」

李富貴不以為然道:「太祖立國,擊敗蒙元。靠的可不是天命,而是火器之威。」

然後用手指着地圖上的瀛洲道:「這些雖然倭寇着實可惡,但槍炮卻頗為精良。而我大明火器卻日益頹廢,非火器不精,而是黨爭所致。」

「我們應該買船開海,派人去蚝鏡(澳門)。」李富貴對老爺子認真的說道。

老爺子很納悶啊!

我大明朝什麼沒有?為何要去費勁去海上。我李家鹽業已經遍布南直隸沿海,不說富可敵國,財富也算得上首屈一指。

然後對李富貴搖頭道:「不可不可!我李家世代販鹽出絲,沒必要去那遙遠的海上,聽說還是個不毛之地!」

李富貴說了半天,口乾舌燥。看老爺子的意思,分明是無所謂,沒把韃子還有叛軍放在眼裡。

也是,無論誰坐江山。不都得要求天下太平,靠世家治理天下。至於誰當皇帝,世家可不在乎,無非是換個人來收錢罷了!

李富貴撂下一句話:「老爺子,這事我做定了!還有我要錢,很多很多的錢!」

然後自顧自的坐在老爺子對面,一言不發。

老爺子思考良久,嘆了口氣:「以為你是傻的!我也就想着給你留點錢罷了!李家諾大的家產,早晚都是你的!」

老爺子起身,沉默的望着窗外的月色。

然後回頭對他說:「錢你隨便取,明天我跟下面的人打招呼。但生意不能丟,丟了我就是李家的罪人!你也是!」

一邊走出書房,一邊獨自說道:「不管你要做啥,你爹這把老骨頭,還能為你擔著點。但凡事小心一點,不然李家上下,可都完了!」

走出房間的時候,李富貴特別真誠的說了一句:「爹,你早點休息!你的話,孩兒牢記在心!」

回到閣樓的路上,李富貴不禁感嘆。有個疼自己的爹很難,有個有錢還疼自己的爹更難。

有個讓自己干大 事的爹,更是難上加難!還好自己命好,都遇到了!

月夜無風,天上星光點點。

回到房間,沒多久便是春意盎然。煩心事瞬間拋出九霄之外,快樂無邊無際。

第二天,李富貴便帶着小婷還有幾個家丁,來到金陵城找了人牙子。

「砰砰砰」

一大早上,王老三還在睡夢之中,摟着剛買來的小妾睡大覺,聽到門口粗暴的敲門聲大怒道:「一大早誰這麼缺德冒煙!還讓不讓人睡覺了!」

氣呼呼門打開一看,見來人李富貴,不由得氣樂道:「我說李大少爺,鄙人沒空陪你玩,你老人家換個地方玩吧!」

誰不知道金陵首富大少爺,是個二傻子。但又得罪不起,畢竟誰讓人家投了個好胎。

卻見李富貴拿出一根金條,直接丟到他的懷裡:「讓我進去說話,這是你的!」

王老三瞌睡醒了,怒火沒了。用牙齒在金條上咬了兩口,確定是真的。

王老三將金條揣在懷中,趕緊換上一副笑臉相迎的表情道:「李大少爺儘管吩咐,你讓我把親爹賣給你都可以!」

旁邊的小婷被王老三這前後的變化,逗的「咯咯」笑出聲來。

王老三這才注意,旁邊這個女子一身名貴絲綢,打扮的頗為貴氣。旁邊幾個隨從,也都是身材魁梧。

一行人走進房間,李富貴讓隨從李二狗打開懷裡的盒子。裏面裝滿了金條,大概有兩百多根。

「想不想要?」李富貴故意問他。

作為一個人伢子,販賣人口本就見不得光。他不是沒見過錢的人,但他還是頭一次看見這麼多金條。

他雖然貪財,但又不傻。這李少爺哪裡還有傳言中的傻裡傻氣,這簡直是傻到沒邊了。

但傻子家裡人可不好惹,有錢賺沒命花的生意,他可不做。

於是警惕的問他:「李大少爺,你別逗小人了!到底要做什麼!您老人家吩咐就是!」

有錢就是爺,到哪裡都一樣!

李富貴示意他附耳過來,然後在他耳邊竊竊私語。兩人隨後進入一間密室,王老三驚訝的發現,李富貴臉上並無半點恐懼。

李富貴率先發聲:「你這裡夠安全吧!」

王老三拍着胸道:「你是第一個進來的,這是小人的保命逃生密室,連我親爹都不知道。」

聽他如此保證,李富貴也就放下心來:「你認識紅夷嗎?也就是佛郎機人!」

王老三有些為難的說:「小的倒是不認識,但見過。少爺或是想要一兩個玩玩,倒是沒啥問題。」

他的意思是,李富貴拿這麼多金條,一兩個紅夷可值不了這個價錢。

李富貴看他樣子,便知道他理解錯了。

然後坐在正位,對他說道:「我現在給你兩個選擇!」

先用手指了指門外的金條方向:「第一條,幫我做一次買賣,這箱金條全是你的。」

王老三用力壓抑內心的興奮,他知道自己機會來了。

一箱金條足夠他遠走他鄉,富貴一輩子。但如果攀上李大少爺,恐怕就不止這個。

所以,他還是想聽一下第二條。

王老三咽了咽口水,喘着粗氣說:「李大少爺,那第二了?」

李富貴的手指彈了彈,在桌上彈了彈。打量他一會道:「就是跟我做事!這箱金子,你只能拿走十根!」

李富貴坐在那裡指指點點,或者手腳比劃。是不是還問一下王老三:「我說你,到底聽明白沒有?」

王老三拍了拍大腿:「不就是買人嘛!這個保證完成任務!」

原來,北邊甚至遼東連年戰亂,民不聊生。很多百姓為了躲避戰亂,都選擇舉家遷移。

但此刻的大明朝已經狼煙四起,北有李自成,南有張獻忠,遼東還有一群韃子虎視眈眈。

諾大的大明朝,只剩下江南有一絲安寧。

王老三興奮的說,干這事他道上有的是人脈。更何況這年頭兵荒馬亂,什麼人買不到。

就算買個大閨女,都花不了幾個錢。兵荒馬亂,人命如草。

李富貴卻跟他潑了冷水:「一百個人!要特能打的!剩下的金條都歸你!」

王老三點頭哈腰,又撓着頭問道:「我不要金子,我要跟你干!」

李富貴打量他一會,用摺扇敲了敲他的頭:「行!你附耳過來!」

李富貴跟他說完之後,王老三臉色慘白。如今聽到這麼大的秘密,不聽話恐怕死的很慘!

原來,李富貴讓他帶人北上,成立一支反抗義軍。名字他都想好了,就叫做大燕。

鹽!燕!

反正聽起來都差不多,而且是遊離於戰爭之外的人馬。自己帶人四處拉人頭,全部帶到蚝鏡島上,再打造五十艘大船,到時候天下何處去不得。

出密室的時候,李富貴拍了拍王老三的肩膀:「記住了!我只要青壯漢子,還有各種年輕女子。」

隨後從腰間掏出一疊銀票遞給他,大概十萬兩左右。

「好好乾!哥看好你!」

丟下一句話,李富貴便帶人離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