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少爺,你無敵了!
少爺,你無敵了! 連載中

少爺,你無敵了!

來源:google 作者:塵,。。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塵,。。 白浩

某天某月某日,流星光顧了我家然後,我沒了……就挺突然的!但是,沒想到的事,我穿越了,哈哈哈,還挺好……但是,萬萬沒想到,厄運才剛剛開始……展開

《少爺,你無敵了!》章節試讀:

落塵大陸,極道州,紫峰之巔

公認的天下第一人,陳宇痕,好像心有所感,陡然睜開雙眼,光芒在眼中閃過,一臉凝重的看向遠方,口中喃喃自語「落塵之東,落木之州」。

「小宇!」

「師父!」

一旁,一白衣青年男子上前,拱手行禮。

「你去落木州,看看發生了什麼事情。」

「是。」

「記住,切勿多生事端!」

「弟子謹記!」

話畢,陳宇痕又閉上了雙眼,彷彿世間的一切都與他無關。

與此同時,遠在落木州的白家。

白子求靜靜地看着事情的發展,沒有絲毫顯得急迫,但是,一旁的琴兒就有些待不住了,這畢竟是她的親生骨肉啊!她怎麼還能平靜的看着自己兒子躺在那裡,而自己卻沒有絲毫的動作呢?

半晌,葯老終於停下探查,蒼老的身體筆直有力地朝白子求這邊過來,琴兒見此,急忙向兒子跑去。

白子求無奈的撇了撇嘴。

呵!女人!

有什麼大驚小怪的。

「如何?」

葯老向白子求行了一禮,開口在他耳邊嘀咕幾句。白子求的臉色由嚴肅漸漸變得吃驚,眉頭更是微微皺起,目光閃爍不停。

「當真??」

「當真!」

葯老含頜,並不言語。

「好……好!!」白子求情緒激動,腳下更是來來回回的不停的在房間內打轉,「葯老!你應當知道這件事的重要性!」

「家主請放心!老朽曉得!」葯老拱拱手,慢慢退出房間。

白子求平復一下心情,向琴兒走去,只見琴兒眼中含淚,右手撫摸着白浩的臉龐,嘴上不斷地訴說著心中的悲痛。白子求一生沒有怕過任何人,就是琴兒的眼淚最讓他頭痛。

想當初,自己是何等的意氣風發,就是因為幾滴淚水,賠上了一輩子啊!悔不當初啊,悔不當初!!

即使過了這麼多年,琴兒的淚水依舊讓白子求掛懷。

「好了,別傷心了!沒事的!」

白子求左手搭在琴兒的肩膀上,右手幫忙擦了擦臉龐淚痕。

「葯老說了些什麼?浩兒為何會昏迷不醒呢!」

「這件事實在出乎我的意料!真是沒想到啊!浩兒竟然是道體!!道體啊!!」

「……」

「額……你……沒有什麼想要說的嗎?咱兒子是萬年難得一遇的體質——道體啊!」

白子求絮絮叨叨的說了一通,可是,琴兒彷彿沒有聽見,竟沒有做出任何的反應,搞得白子求有些上火。

喂……喂……

理理我好嗎?

好歹我們兒子是道體唉!這麼牛逼的事情,你竟然會沒反應!

白子求還想好開口。

下一刻……

嘭——

咚——

白子求直接被一巴掌甩了出去。

「老娘問的是我兒子怎麼了!!怎麼了!!你扯什麼犢子呢!!」

接着。

嘭——

「去你的道體!去你的萬年一遇!!」

嘭——

「啊——啊——」

「老婆!錯了錯了!」

「別打了!錯了錯了。」

良久,琴兒有些累了,長舒了一口氣,冷淡地看了一眼地上趴着的白子求。

「給你五秒鐘!」

「唔……唔唔……」

「說清楚!!」琴兒眼中泛起吃人的目光。

頂着個豬頭的白子求連滾帶爬地向後退,他是真的怕了啊!片刻,他晃晃悠悠地勉強站了起來,不僅沒有得到琴兒的關懷,反倒惹得她催促「你快點」!

真是悔不當初啊!

「你嘟囔什麼!!」

「沒……沒……沒有。」

「那還不快點解釋!」

白子求急忙站起,都是些皮外傷,雖說有點……斯……疼!但不礙事的。

「琴兒你知道,這道體是萬年難得一遇,想要覺醒更是千難萬難……不是……你先別動手,我知道要說治療的方法,不過,還是先聽我說前面的鋪墊,哎哎,別動手!」

「哼!別以為我怕你!誰贏誰還……」

「啊———」

嘭,嘭,嘭………

良久,

「我……」

「其實,浩兒就是受了點刺激,葯老開幾副丹藥緩緩就好了。」

「什麼刺激?」琴兒一臉疑惑。

「………」

尼瑪!

不懂還不讓我說完!!

白子求顯然心中有些不服氣,憑什麼你讓我說我就說啊!我還不樂意說呢!於是,白子求將頭扭向一邊,模樣甚是傲嬌。

琴兒也知道自己剛剛是有些莽撞,可是,她怎麼可能承認自己錯了呢!於是,她柔聲道:「哎呀~~子求~~」

「嗯~~」

瞬間,一股舒爽傳遍全身,白子求心神頓時得到了巨大的滿足。

「知道錯了?哼哼!剛才跟你說你不聽,現在想聽?呵!晚啦!」

「哎呀~~你就告訴人家嘛~~」

「嗯~~不說!」

「白子求!給你臉了……」

「說!說!我說!」

白子求可沒有剛才的硬氣,十分光棍地說了起來。

「其實,浩兒是道體,但又不完全是,要知道,只有覺醒了的道體才是真正的道體,沒有覺醒的道體,即便是道體也成不了氣候。」

「但是,就在今天,浩兒完成了神識上的第一次覺醒,可僅僅是第一次的神識覺醒便讓他的神識有了飛躍,直接跨過了金丹的門檻,要知道,當年的我也才先天啊!當初,我曾被譽為萬年第一天才,那是何等的意氣風發……咳咳……偏了……」

「同時,也正是浩兒神識上的飛躍,導致浩兒的身體不能承受如此巨大的神識,這才使他陷入了昏迷。」

白子求說完,不由得嘆了一口氣,餘光掃了一眼躺在床上的浩兒,目光又返回到琴兒的臉上,只見琴兒面容有些怪異,水靈靈的大眼睛閃爍不停。

白子求有些想笑,「怎麼了?是不是有地方不明白,想來也是……嘿嘿……就你這腦子……唔……呸……我啥也沒說。」

琴兒白了一眼,表示不想理會,片刻,她問出了她的疑惑,「依你所言,道體萬中無一,即便是你也不是道體的體質,可為什麼浩兒就成了道體呢?」

白子求萬萬沒想到琴兒會問這個問題,眼神閃爍一下,臉色泛起笑容:「還不是我們的天賦!哈!這小子,承接的可是我們的優良品種,出現道體的概率也是極大的!」

「不對……不對勁……」

「有什麼不對勁?很正常嘛!」

「說!你是不是為了那個東西,在背後故意動了手腳!!」

面對琴兒的咄咄逼人,白子求沉穩的心性終於出現了一絲破綻,一抹慌亂一閃而過。

一直盯着他的琴兒敏銳的捕捉到這一絲慌亂,她不是一個簡單的女人,她同樣也是一名修者,一路走來,成為白家的主母,自然有她的眼界和見識。

「不……不……不可能!」琴兒有些慌亂,她不能接受自己的兒子被丈夫算計,她接受不了!!

「琴兒……琴兒……你別這樣……」

「不可能的!不……我不相信!」

「琴兒!你冷靜一下,聽我解釋!」

「我不聽!不聽!我只記得你說過,你說不會再插手當初的事情,你也說以後我們的孩子永遠不會踏足這個圈子,你難道要違背當初的誓言嗎!!你說話啊!!」

「根本不是!琴兒你冷靜一下!!」

「我冷靜不下來!」琴兒嘶吼一聲,「你騙了我!白子求你個混蛋!!」

她奮力的拍打着白子求,然而,這一次,他沒有說話,沒有後退,任由妻子一一擊打在自己的身上,不做任何的防禦。

「浩兒……以後,也會像你一般嗎?」片刻,琴兒停下了,聲音變得嘶啞。

看着淚眼婆娑的琴兒,白子求面露不忍,強笑說:「不!不會的!我會永遠保護你們的!永遠,永遠……」

同時,他順勢將琴兒攬入懷中,不停的拍打安慰着,殊不知,一抹微紅也進了眼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