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少尊,你的夫君是個暖男
少尊,你的夫君是個暖男 連載中

少尊,你的夫君是個暖男

來源:google 作者:我老大不吃蔥花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周風念 瀾景韞 現代言情

風念是龍族少尊,意外落入人間,被為了逃婚離家出走的豪門少爺瀾景韞撿回了家中兩人從歡喜冤家到他把她寵得人神共憤對想吃回頭草的前女友:我有阿念了對挑剔的老娘:我只要阿念對阿念:親愛的,無論經歷多少輪迴,我都只愛你風念:可前世的前世,我是……瀾景韞:我從未在意!展開

《少尊,你的夫君是個暖男》章節試讀:

「風念?」林鵬看着瀾景韞說道?「那個紅色衣服的叫風念?」

「你真認識啊?」

「真是你女朋友?」

「你還把人肚子搞大了?」

面對林鵬的靈魂拷問,瀾景韞只回了一句:「那是個誤會。」

林鵬似乎鬆了一口氣:「我就說你不是那種人。」

「這裡到底是什麼情況?」瀾景韞問道。

林鵬看了一眼女孩,說道:「按報警人的說法,其實是小女孩先跳的海,風念是小女孩跳海之後才跳下去的,有可能是想救人。」

救人?瀾景韞有些錯愕。

這一路上他一直以為風念是跳海自殺,為了這件事,他還反思了一路,反思是不是因為之前他對風念說話太過於決絕,才導致她想不開去跳海。

「誰把她救上來的?」瀾景韞看向小女孩。

「不清楚,我們到的時候,她就已經坐在那裡了。」

「只有她一個人?」

「嗯。」

「問問她,誰救的她。」

林鵬搖了搖頭,說道:「沒用的,我們已經問過了,她好像被嚇壞了,問什麼都是又點頭又搖頭的,什麼有用的信息都沒有。」

「我懷疑是風念把她救上來的,然後她自己體力不支,救人之後又沉海里去了。」林鵬分析道。

「會不會提前離開了?」

「不可能的,離開這裡只有一條石階,就你走下來那條,**已經問過路口值班的了,沒人上去過。」

正說著,一名消防浮上了水面,兩手空空,他摘下氧氣罩,抹了抹臉上的海水,對着林鵬喊道:「這一片沒收穫啊,浪太大了,下面的海水也很急,需要多點人手,擴大範圍找一找。」

林鵬對着海里的人喊道:「知道,我已經打電話了,支援馬上就到。」

說完對瀾景韞道:「要不咱倆也下去一個,留一個在岸上盯着就行。」

瀾景韞點點頭,說道:「我下去吧。」

林鵬點了點頭,遞給瀾景韞一套潛水設備。

瀾景韞快速穿好設備,潛入了海里。

林鵬見瀾景韞下了海,便吩咐小高與另外一名**先將小女孩送去醫院,隨後掏出手機給他女朋友文佳佳打了個電話。

「景韞網上的帖子你看到了沒?」

「看到了,瀾景韞自己怎麼說?」文佳佳問道。

「不實報道,他說那是個誤會。」

「我知道了,我聯繫下我閨蜜,先闢謠,再把這事的熱度先按下來。」文佳佳是個律師,她的閨蜜羅艾是自媒體人,在N市的傳媒里,有一定的影響力。

「就這麼辦吧,我先忙了。」林鵬正要掛電話,文佳佳叫住了他。

「可能得費點錢。」

林鵬道:「瀾景韞缺的是錢嗎?他缺的是低調!」

文佳佳道:「行,我知道了。」

……

到了醫院接受救治的小女孩心態平靜了許多。

她告訴小高:「姐姐跳入海里了,你們救救姐姐。」

因為這句話,消防隊在海里撈了三天,結果也沒有找到風念的身影。

後來還調了武警消防,出動了直升機,在方圓百里的海域上巡視,也沒有發現。

最後只能放棄救援。

放棄救援的第二日下午,瀾景韞跟林鵬請假。

林鵬看着瀾景韞手中的果籃,問道「這是要去看誰呀?」

「跳海的那個女孩。」

「不會是想問風念的事吧?」林鵬說道。

「嗯。」瀾景韞確實想問一問風念的事。

昨夜,他夢到了風念,一身紅衣站在海底下,衝著他笑。

直覺告訴他,風念一定沒有死。

緊接着收到了瀾雲柬發給他的一封郵件,郵件里提到畫戟吊墜關係到瀾家的一個秘密,並且不會無緣無故的產生異動,一定是他遇到了什麼特別的事或者是人。

而且這次導致吊墜發生異動的事或者人,或許就是解開瀾家秘密的關鍵,瀾雲柬在郵件中一再強調,要瀾景韞查清導致吊墜產生異動的事或者人。

他思前想後,若說有什麼特別的,那就是遇到了風念,並且吊墜的兩次異動,風念都在場。

「你不是說,你與她的事是個誤會嗎?」林鵬問道。

既然是誤會,那幹嘛還要去關心她?而且人都死了。

「確實是個誤會。」瀾景韞說道。

林鵬又道:「那你晚上找個時間,到我家一趟。」

「有事?」

「佳佳給你那篇不實報道的作者發了律師函,讓他把文章給刪除了,羅艾呢也已經儘力在壓住熱搜,網上的大v基本上不會轉發了,但是還是有少部分人在傳,所以呢,她們就想讓你去錄個澄清視頻,然後由羅艾他們去轉發一下。」

瀾景韞猶豫了一下,他昨夜上了當地論壇,發現他的事並沒有在熱搜上,他就知道是林鵬找人壓住了。

「拍澄清視頻就不用了。」瀾景韞從身上掏出一張銀行卡:「佳佳她們花了多少錢,直接從這張卡上劃就行。沒密碼。」

「不澄清?」林鵬接過銀行卡,問道。

「沒必要,現在熱度已經下去,再澄清,只會把事情重新挑起來,就這樣吧,謝謝你們。」瀾景韞說道。

「行,聽你的。」

「那我先走了。」

他還是比較想知道風念跳海這件事的真實經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