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升級全靠殺怪
升級全靠殺怪 連載中

升級全靠殺怪

來源:google 作者:百孔插座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王澤 百孔插座

紅雲蓋日,雙月同天,白霧詭影,原本平靜的世界驚現末日景象王澤莫名綁定一款名為萬域OL的遊戲,獲得乞丐般屬性的初級天賦贈予,還被告知詭域即將降臨一次對戰中意外發現了贈予的正確打開方式,從此手捏魅魔,腳踩厲詭,逢詭便問:「小詭子,我看你骨骼驚奇,是否願意將你一身修為贈予老夫?」展開

《升級全靠殺怪》章節試讀:

臨近清晨,重傷的灰才悠悠轉醒。

一睜開便看到沙發上的王澤哭得淚流滿面。

哦~

原來是被電視劇感動到哭的。

灰努力撐着身體,使自己強行坐了起來,兩眼淚汪汪的看着王澤。

雖然他沒有眼珠。

「你醒啦?」

王澤將手中的紙巾丟掉,擺出一副高冷的樣子,問話的時候,甚至都不看他一眼。

「嗯……」

「如此的救命之恩……」

「打住!」

看到灰準備煽情,王澤急忙做出了暫停的手勢。

「舉手之勞而已,咱倆兄弟何必在乎這些!」

此話一出,灰頓時哽咽起來。

「大恩不言謝!今後我便是你的詭了!」

灰微紅着臉,對着王澤許下了承諾,雖然那點紅在他的黑臉上很難看得出來。

但是王澤就是認為,灰臉紅了!

「一家人不說兩家話,時間緊迫,還是先聊聊今後的事吧。」

「首先便是,除了你之外,附近的詭已經被清理乾淨了!」

如此駭人的消息,直接把灰嚇了一跳。

「是那兩人乾的?」

王澤微微點頭,他知道灰指的是哪兩個人。

「那可是四十多隻詭啊……」

灰還是不敢相信,儘管那兩人實力的十分強悍,但僅僅一個晚上的時間,便屠殺掉整個小區的詭!

這效率,簡直要嚇死詭了!

「噓~」

王澤忽然對着灰做了一個噤聲的手勢,隨後快步來到窗邊。

悄咪咪的拉開一角窗帘,視線朝着窗外看去。

只見外面下起了濛濛細雨,微風不斷。

有兩個穿着黑色長袍的人,冒着雨站在樓下,天空落下的雨滴根本落不到他們身上,還有些距離的時候,雨點便已經蒸發不見。

其中一人高抬着頭,目光不斷在樓層上掃視,似乎是在尋找什麼。

恰好此時王澤的頭從窗帘後探出,兩人的目光就這般對在了一起。

這一情況,直接嚇得他一哆嗦!

急忙將窗帘拉開,整個人暴露在窗前,臉上擺出僵硬的笑容,莫名的緊張使得他喘着粗氣。

然而那人只是對着王澤凌空抱拳,笑着點了點頭,隨後便消失不見,那細小卻密集的雨滴很快便將那塊地面打濕。

王澤的耳邊也響起了一道聲音。

「看在道友的面子上,便饒過這隻詭了,很是期待與道友的下次見面……」

直到聲音消失,王澤依舊久久不能平息。

我滴乖乖,千里傳音??!

儘管自己也已經踏上了修仙之路,但是作為修仙標配技能之一的千里傳音,他還是第一次遇到,當場便被震撼到了。

「怎麼額頭這麼多冷汗?可是發生了什麼?」

灰隨手拿着一根木棍當做拐杖,一瘸一拐的來到王澤身邊,遞給了他一張紙巾。

突然響起的話語,讓王澤收回了心神,這才猛然發現自己的額頭布滿了汗水,手腳還在不停的哆嗦。

也不知道是害怕還是興奮,反正這腎上腺素肯定飆升!

「是他們?」

灰看出異常,似乎猜到了什麼,不由得擔心的提了一嘴。

「嗯……」

王澤擦乾額頭上的汗水,輕輕的點了點頭。

「他們已經走了,現在討論也沒任何意義。」

修、羅?你們到底強到何種地步?又是隸屬於哪個勢力?

疑惑的種子已經埋下,下一次再碰到他們的時候,他不求能夠與修抗衡,只求能和羅打個旗鼓相當!

「今天的收入為零!花費倒是不少,小灰子,你說咱該怎麼辦啊!」

王澤將灰攙扶回了座位,嘴巴還順口提了幾句。

直到他抬手將電視關掉,灰也沒能給出答案,客廳瞬間安靜了下來。

「算了,這個問題還真是難為你了……」

「話說,你有沒有什麼辦法留在人間?如今你身負重傷,再回詭域的話,必定不安全。」

見到灰默不作聲,王澤只得自己將話題打開。

「兩種辦法!」

「一種是尋找宿主附身,吸食他們的生命力而活。」

「第二種呢?」

第一種辦法,王澤果斷搖頭,畢竟他雖然是灰的朋友,但他也還是個人。

「第二種……日出之際,散去全身修為,以最純潔的靈體接受天地紫氣的洗清!」

「風險如何?」

王澤微微皺眉,這方法感覺越聽越不靠譜,主要還是說話間,灰直接擺出一副視死如歸的表情!

「九死一生!」

灰洒然一笑,語氣十分豪邁。

「那你的想法呢?」

「與其回去送死,不如留下重生!」

「那你現在的傷勢?」

「小傷,無礙!」

「……」

瀕死之傷,到你這就是小傷了?!

灰的一席話說下來,王澤便已經無力反駁,更無力勸阻。

既然他已經下定了決心,王澤只能囑咐他好好的休息。

因為此時距離日出已是不遠!

在客廳上來回渡步的王澤,突然一拍腦袋瓜,隨即走到灰的面前,背對着他半蹲了下來。

「嗯?」

王澤的一系列動作,灰表示不解。

「上來啊!」

「也不知道你這第二辦法,動靜會不會有多大,總之不能在我的房子里操作吧,背你去天台!」

了解了王澤的意圖,灰不再出聲,雙手一搭,整個身體便趴在了他的背後。

「你說……要是成功了,你算不算是新生啊?」

王澤走在樓道里,突發異想的問了一句。

「算是吧!」

灰沒有眼珠,雙眼總是空蕩蕩的,有時候根本不知道他是喜是悲。

「嘿嘿,既然是新生,而我又是你大哥,以後肯定還得罩着你。」

「承蒙王兄照應。」

「那你新生後,我給你個姓吧!就叫王灰如何?」

「跟我同姓,人家一聽便知道是兩兄弟,肯定沒人敢欺負你!」

王澤背後上的灰,咧嘴一笑,並沒有把這話題接來。

說話間,一人一詭也來到了天台。

這一刻,望着眼前厚厚的鐵門,彷彿是在觀摩鬼門關的大門,踏入便是死!

強留下來真的好嗎?距離他們詭域降臨的時間也沒多久了,可他如今的傷勢,真的活到那個時候嗎?

鐵門前,王澤還在猶豫,質問着自己,這樣做是否正確。

看到王澤不動,灰掙扎的從他背上跳下,走上前去,手掌直接握在門鎖上面,輕輕一扯。

只聽「啪」的一聲,門鎖便已經被丟到了遠處。

「王兄?門開了。」

「嗯……」

看着銹跡斑斑的天台大門,王澤內心五味雜陳,想不到自己竟會為了一隻詭變成這樣。

要說第一次見面,他還打算取了自己的項上人頭呢,想不到僅僅三次見面,關係便已經好到這種地步。

似乎冥冥之中……

想到這裡,王澤的腦袋突然一緊,劇烈的疼痛感瞬間襲來。

嚇得他趕緊放空大腦,什麼都不去想,這才有所緩解。

雖然那痛感僅僅只是一瞬,但是他依舊覺得那股力量足以致命!

「怎麼了?」

看着王澤的異樣,灰連忙上前詢問。

不過王澤只是笑了笑,並未提起剛剛發生的事。

「今天你才是主角,去吧!我還等着賜姓給你呢。」

灰望着王澤,突然笑了笑,隨後便轉身打開了天台大門,毅然決然的走了出去。

而就在這時,火紅的旭日撥開紅雲露出一角,溫和的光芒照耀着大地,似乎在清除世間的一切邪祟。

天,亮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