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聖醫妖龍
聖醫妖龍 連載中

聖醫妖龍

來源:google 作者:葉楓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葉楓 楊靈雨 現代言情

葉楓想說,這一切都是宿命​想復仇,我竟然成了仇家的宗門領袖?​當贅婿,我居然娶了兩個女人?​翻手統領當世密宗,得天時覆手操縱葉家群雄,佔地利​醫術蓋世,武力超凡,終化為一代妖龍!展開

《聖醫妖龍》章節試讀:

放下電話,葉楓又不免憂愁起來。
他不知道自己還能再幫楊靈雨做些什麼。
又或許,做什麼都是錯的……
糾結良久,葉楓轉身進到林曼冬的家。
屋裡的燈光很暗,隱約可見林曼冬正在給一個老人喂飯。
「冬兒姐,這位是?」
「奧,這是我爸林華,孤兒院被燒毀後,是他收養的我!」
林曼冬說著便拍了拍老人的肩膀。
「爸,這是我的丈夫葉楓,你跟他認識一下。」
林華的眼神十分空洞,只是愣愣地看向葉楓,口中喃喃自語。
「葉楓……姓葉……你姓葉?」
林曼冬低聲道:「我爸前幾年得了老年痴呆,已經不認人了,你不要介意啊。」
葉楓點了點頭,心中有些酸楚。
難怪林曼冬會去做陪酒小姐,在這樣的環境下,照顧這樣一個患病的老人,也真的是難為她了。
「冬兒姐,讓我給叔叔看看吧,或許可以治好他。」
「林叔你好,我叫葉楓,來,請你把手給我……」
突然,就在葉楓準備診脈的時候,林華竟猛地跪倒在地!
「你姓葉……你是葉家的人!」
「老奴參見少主!老奴有罪!老奴該死啊!」
林華情緒激動,大吼着就要給磕頭行禮,林曼冬和葉楓都有些不知所措。
「爸,你這是幹嘛啊?」
「葉楓,我爸又犯病了,可他之前不是這樣的呀!」
短暫的慌張後,葉楓緊忙上前攙扶。
然而令人意想不到的是,看似風燭殘年的林華,力量居然奇大。
倉皇之下的葉楓,一時間都沒有將他扶起!
「老奴沒有護住葉家,老奴沒臉見少主啊!」
林華的嘴裏,反反覆復只有這一句話,動作越來也癲狂,臉上的神情尤為可怖。
就在這時,敲門聲響起。
葉楓使出手段,控制住林華心脈,暫時平復了他的情緒。
林曼冬得以抽身前去開門。
見到來人,乃是親自過來送葯的薛長青。
「小師叔,您要的東西我都帶來了,您……」
說到這裡,薛長青不知道為什麼,猛然間愣了一下。
而剛剛才稍顯鎮定的林華,在見到薛長青後,又變得狂躁起來。
「是你!你這個魔鬼!」
「都是你害的!我要殺了你!我殺了你!」
林華再次爆發出極大的力量,惡狠狠地就要衝向薛長青。
葉楓為了避免局面失控,只得心中一橫。
硬生生地封住了林華的譚中,風池,氣海,三處穴位,讓他暫時陷入昏睡。
塵埃落定。
葉楓和林曼冬都收了一口氣。
薛長青更是驚出了一身的冷汗。
「小師叔,這……這是怎麼回事兒啊?」
「我根本就不認識這人!」
葉楓看向薛長青,疑惑道:「你行醫這麼多年,看不出來這位老者有病嗎?幹嘛要急於撇清關係?」
「啊……我剛才被他嚇到了,小師叔莫怪。」
「真的嗎?」
葉楓一邊說著,一邊抓起薛長青的手腕。
三指搭上脈搏,片刻後才緩緩放下。
「嗯,的確是被嚇到了,心脈氣脈都十分不穩,好好緩緩吧。」
說話時,葉楓的眼神始終看着薛長青。
在中醫中,老年痴呆被稱為「呆證」,多為淤血和邪氣侵入腦竅和心竅所致。
患者雖表現痴傻,但對某些重要的事,卻記得尤為清楚。
適才林華口中的「少主,老奴」以及見到薛長青後的過激舉動,應該都不是單純的犯病而已。
何況,薛長青這個人本就有些古怪,這都讓葉楓不得不產生某些疑慮。
「咳咳,小師叔啊,如果沒什麼事兒的話,我就先回去了,醫院還有好多事要處理呢。」
薛長青長嘆一聲,苦笑道:「哎呀,真是老了,一點驚嚇都受不得,我真的回去好好休息了。」
「嗯,請便吧……」
葉楓不再多言,送走薛長青後,便回到了林曼冬的身邊。
「冬兒姐,林叔以前是做什麼的嗎?」
「我爸他以前是給咱們孤兒院送菜的,那時候經常陪我們一起玩。你不記得了嗎?小時候他可喜歡你了,每次都會給你帶糖吃呢!」
葉楓驚愕道:「你是說,林叔有過在江城孤兒院的經歷,那他是不是也經歷過那場大火?」
「是啊,不經歷那場大火,又怎麼可能收養我呢?」
「不過說起來,那時候他就已經五十多歲了,年輕時候的經歷他從沒跟我說過,還真的不太清楚,應該過得很苦吧……」
葉楓點了點頭,隨即為開始為林華診治病症。
通過剛才的事他已經確定,這個林華身手非同尋常,年輕時不可能是等閑之輩,至少不可能是一個菜農那麼簡單。
至於林華口中的「葉家」到底是不是跟他有關,那隻能等到呆症痊癒後,才能知曉了。
……
另一邊。
龍盛商務大廈,董事長辦公室。
薛長青並沒有回到醫院,而徑直來到了這裡,正在對一個中年人發瀉着怒火。
「姓沈的,一年前葉楓出的那場車禍,竟然是你安排的?」
「天啊,你怎麼現在才跟我說啊!」
「你知不知道,你瞞着我干這件事兒,差點讓我死無葬身之地啊!」
對面的人神情冷峻,乃是龍盛集團的負責人,沈秋水。
只見他把玩着手上的一枚金色龍形戒指,不緊不慢的地沉吟道:「老薛,你別激動啊,我也沒想到會是這個樣子,當初那場車禍本來只是想撞死楊靈雨的。」
「楊家這姑娘,是十六年前孤兒院的大火的知情人,讓她永遠閉嘴,可是為了你我考慮啊!」
「陰差陽錯得撞了葉楓,真的只是個意外而已。」
薛長青長嘆一聲,憂慮道:「陰差陽錯?分明是弄巧成拙了……」
「說起來,當年我真是被你給拉下水了!燒了那個倒霉的孤兒院,在原址上重建現在的鳳鳴山莊,我根本就沒得到多少的好處!」
「一年前我得知葉楓要來江城的消息,就怕他會發現當年孤兒院大火的真相。」
「雖然我已經把線索引到了楊家那邊,但這又能瞞多久?葉楓那小子聰明着呢!」
「現在好了,楊靈雨是當年那場大火的知情人,你那場車禍不僅沒有撞死她,反而讓她跟葉楓結為了夫妻,如今葉楓更是又找到了那個老不死的林華,孤兒院的真相早晚會敗露的!」
沈長秋擺了擺手,笑道:「這不是很好嗎?沒有葉楓的話,我們還真不知道,林華那個傢伙竟然沒有死,又幫我們排除了一個隱患,何樂而不為呢?」
「反正葉楓已經失蹤一年了,現在又試失了憶,索性一不做二不休,直接將他和楊靈雨一起幹掉,當年的真相便會被徹底掩埋!」
「放心吧,辦事的人手,我都已經準備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