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玄幻魔法›勝者為王
勝者為王 連載中

勝者為王

來源:外網 作者:陪你倒數 分類:玄幻魔法

標籤: 玄幻魔法 陪你倒數

人死的時候會有意識嗎?會,因為我經歷過。這個世界上真的有鬼嗎?有,因為,我就是。借體重生後,發現他有一個美到窒息的老婆,睡,還是不睡?各位書友要是覺得《勝者為王》還不錯的話請不要忘記向您QQ群和微博里的朋友推薦哦!勝者為王最新章節,勝者為王無彈窗,勝者為王全文閱讀.各位書友要是覺得《勝者為王》還不錯的話請不要忘記向您QQ群和微博里的朋友推薦哦!展開

《勝者為王》章節試讀:

整個包子店裡一片沉寂,所有人都用怪異的眼光看向林羽。href= ”http://www.1kanshu.cc ”
target= ”_blank ”>www.1kanshu.cc
黃毛內心暗自佩服,牛人啊,這麼漂亮的老婆,說不認就不認了。
林羽起先有些驚訝,隨後就是納悶,這個叫何家榮的年輕人看起來普普通通的,咋能娶到這麼漂亮的老婆?
看到外面的寶馬x5,林羽立馬猜到了什麼,感情這個何家榮是個富二代啊,這下好辦了,還十幾二十萬的貸款還不是分分鐘的事嘛。
「老……老婆,我這不剛醒過來,跟你開個玩笑嘛。」
林羽訕訕的笑了笑,第一次叫人家老婆,還有些不適應,接著說道:「我欠這幫人一點小錢,你把我銀行卡給我,我好取錢還人家。」
「銀行卡?你銀行卡里有一毛錢嗎?」長裙美女冷聲道。
「啊?那我的積蓄都放在哪,你幫我保管嗎?幫我取一點還人家吧。」林羽有些納悶,心想這個富二代看來還是個妻管嚴啊。
「積蓄?」
長裙美女冷笑了一聲,有些氣憤的說道:「你什麼時候有過積蓄,這二十多年來,你吃我們家喝我們家的,什麼時候掙過一分錢?」
包子店裡更加安靜了,眾人看向林羽的眼神也更加怪異了。
黃毛內心更加佩服了,偶像啊,娶了這麼好看的老婆不說,還吃軟飯!
林羽臉上說不出的尷尬,這下他聽明白了,什麼富二代,感情這男的是個倒插門的軟飯男啊。
「小夥子,謝謝你的好意,這錢不用你幫我還,我自己能處理。」林羽母親急忙替他解圍。
「阿姨,我是林羽的好兄弟,這錢我肯定會幫您還,您給我一些時間。」林羽硬着頭皮說道。
吃人家的嘴短,既然這個何家榮是吃軟飯的,自己也不好意思張口問長裙美女要錢,只能想其他辦法幫母親還錢了。
隨後林羽打了個欠條,按上手印,交給了黃毛。
黃毛見林羽老婆開那麼好的車,也不擔心他還不上錢,便帶着一眾手下離開了,臨走前還不忘貪婪的在長裙美女白皙的小腿上掃了幾眼。
「這筆錢我可不會幫你還。」長裙美女冷聲道,她不知道這個窩囊廢什麼時候變得這麼講義氣了,一醒過來就跑來替自己的狐朋狗友還錢。
「放心,我自己能還。」
林羽略微有些不爽,這個女的確實長得挺好看的,但是對自己丈夫態度也太差了吧,當著外人的面毫不避諱的揭他的短。
「小夥子,你這是何必呢,這些債我自己能還的。」林羽母親紅腫的眼睛有些濕潤,印象中兒子好像從未跟自己提起過有這麼個好朋友啊。
「這是我應該做的,阿姨,林羽不在了,以後我就是您親兒子,我給您養老送終。」
林羽的眼眶不禁也有些濕潤了,母親明明就在眼前,自己卻不能與她相認,白白讓她承受這種痛苦,實屬大不孝。
「阿姨,明天我再來看您。」
趁眼淚沒出來,林羽丟下一句話便快步往外走去,走到門口的時候突然又怔住了,哽咽道:「阿姨,如果林羽泉下有知的話,他肯定不希望您輕生,您應該珍惜生命,好好活下去,把他那份也活下去。」
說完林羽再沒猶豫,走出了包子店。
林羽母親心頭一震,愣愣的看着林羽的背影發獃。
長裙美女看了林羽母親一眼,沒說話,轉身跟了出去。
上車後,長裙美女有些不悅的說:「你要來當好人我不反對,但你剛醒過來,起碼得跟我說聲吧,你知道我為了找你費了多大的力氣嗎?」
「不好意思,下次不會了。」林羽語氣有些冰冷,此刻他心裏牽掛的全是自己的母親。
見他神情冷漠,長裙美女接下來的話突然說不出來了,恨恨的看了林羽一眼,用力的掛上檔,驅車返回托養中心。
醫生給林羽做了個全面的體檢,顯示一切正常,隨後便給林羽辦理了出院手續。
回去的路上林羽看着長裙美女精緻的側臉,感覺有些夢幻,突然間就多了個這麼漂亮的老婆,實在有些難以適應。
同時他內心也有些自責,自己霸佔了人家的身體,又霸佔了人家的老婆,真的好嗎?
一想到晚上要跟長裙美女同床共枕,他就心跳的厲害。
他很想跟長裙美女打聽一些關於她和這個何家榮的信息,畢竟自己連她的名字都不知道,但又害怕被看出異常,最後也沒開口。
其實林羽很想編一個失憶的借口,但自己還沒失憶她都對自己這麼差,要是失憶了,還指不定怎麼虐待自己呢。
這時長裙美女的電話響了,她接起來嗯了幾聲就掛了,接着把車往路邊一停,從錢包里掏出一百塊錢遞給林羽說道:「診所那邊有個急診,我得趕回去,你自己打個車回家吧,我爸媽都在家。」
「我跟你一起去診所看看吧,說不定能幫上什麼忙。」林羽遲疑一下說道,自己連她爸媽長啥樣都不知道,回去後得多尷尬啊。
幫忙?
長裙美女冷冷掃了他一眼,這話從一個飯桶嘴裏說出來,真是可笑。
車子在一家社區診所前停下,門口牌子上寫着華安診所,診所規模不大,總共也就十幾個工作人員,不過看起來挺正規的。
長裙美女剛進去,就有一個戴眼鏡的男醫生跑過來急聲道:「江主任,您快去看看吧,都兩劑退燒針了,那個孩子頭還是燙的要命,嗓子都哭啞了。」
長裙美女急忙換上白大褂,快步走向裏面的診室。
江顏。
林羽從她胸口的工作證上捕捉到了她的名字,忍不住感嘆道,人有氣質,名字也不賴。
診室里一對年輕的夫婦正焦急的哄着一個哭鬧的小女孩,那孩子也就三四歲,整張臉赤紅,跟火燒一樣,在年輕婦人懷裡用力的掙扎,看起來十分的焦躁,嗓子都哭啞了,聲音尖銳刺耳,時不時伴有一陣乾嘔。
林羽看到這一幕眉頭瞬間皺了起來,不知是不是花了眼,他竟然看到孩子身上似乎纏繞着一股若有若無的黑氣。
不過更讓他詫異的是這個孩子的哭聲,並不是因為尖銳,而是奇怪,說不上來的奇怪。
「江主任,你可來了!」年輕夫婦看到江顏後彷彿看到了救星。
江顏摸了摸孩子的額頭,接着把了把孩子的脈搏,說道:「沒事,就是受了驚嚇,我給她扎幾針就沒事了。」
隨後江顏吩咐眼鏡醫生去把她的針袋取過來,順便讓護士開一針鎮定劑。
「江主任,這孩子今天怎麼哭鬧的這麼厲害,而且還乾嘔,前幾天並沒有過啊。」年輕婦人滿頭大汗,吃力的哄拍着懷裡的孩子。
「你們怎麼來的?開車吧?」江顏問道。
年輕夫婦點點頭。
「那應該是你們開車開得太急了,這孩子暈車,所以反應才這麼強烈。」江顏說道。
「對對,這孩子從小暈車暈的厲害,我也是太着急了,所以車子開得很快。」年輕男子有些自責道。
「沒事,打一針鎮靜劑很快就好了。」江顏說道,對於自己的醫術,她向來十分有信心。
華安診所作為一個社區診所,能有今天的知名度,幾乎全是她的功勞,這點小毛病,自然不在話下。
「不能打鎮靜劑,她並不是簡單地發燒焦躁,如果隨便注射鎮靜劑的話,病情可能會更嚴重。」
護士已經把針袋和鎮靜劑取過來了,剛要準備打針,林羽卻突然上前制止住了她。
林羽生前本就是醫科大的優秀畢業生,現在又繼承了祖上的醫術法典,醫術飛升,已經達到了登峰造極的水準。
他覺得這孩子的病並不簡單,不能草率的注射鎮靜劑。
「我在工作,請你出去!」江顏冷聲喝道,面色慍怒的瞪着林羽。
她工作的時候,什麼時候輪到這個廢物插嘴了。
「如果我沒猜錯的話,這孩子以前有過隱疾吧?」林羽沒有搭理江顏,轉頭問向年輕夫婦。
年輕夫婦一愣,沒想到林羽一眼就能看出來自己孩子以前患過隱疾。
但是見江顏面色慍怒,年輕婦人也沒敢直接回話,小心詢問道:「江主任,這位也是大夫嗎?」
「他是大夫?那我就是清海市人民醫院院長!」
沒等江顏說話,眼鏡醫生率先冷笑一聲,輕蔑的瞥了眼林羽,諷刺道:「這位是我們江主任的老公,清海職業技校畢業的高材生,畢業後一直沒找到工作,俗稱無業游民,全靠我們江主任養活……」
「行了,別說了,何家榮,你先出去吧。」江顏冷聲打斷道,攤上這麼個窩囊丈夫,自己臉上也沒光。
年輕夫婦眼神譏諷的掃了林羽一眼,心裏直納悶,江主任上輩子這是做了什麼孽,怎麼會嫁給這麼個廢物。
林羽自己也有些無語,連他自己都有些看不起這個何家榮了,這人也太窩囊了吧,被自己老婆看不起也就罷了,自己老婆的手下竟然都敢這樣對他說話。
「江主任說了,請你出去!」
見林羽站着沒動,眼鏡醫生走過來做了個請的手勢。
林羽也不是不識抬舉的人,見人家這麼不待見他,也再沒說什麼,轉身出去了。
此時江顏已經給孩子注射了鎮靜劑,孩子瞬間安靜了下來,年輕夫婦頓時鬆了口氣,心裏認定林羽就是個不懂裝懂的傻逼。
江顏從針袋中取出一枚毫針,對着孩子小指的關節處各扎了一下,擠出了一些透明的液體,接着摸了下孩子的額頭,說道:「一會兒就退燒了。」
站在診所外面的林羽一臉鬱悶,有些後悔上了這個年輕人的身,自己是活過來了,但這也活的太窩囊了。
想起剛才那孩子的哭聲,林羽十分納悶,一個孩子的哭聲,為什麼會給自己一種奇怪的感覺呢?
突然,他眼前一亮,猛地一拍手,驚道:「那根本就不是人的哭聲!」

《勝者為王》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