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恐怖靈異›勝者為王
勝者為王 連載中

勝者為王

來源:外網 作者:唐九 分類:恐怖靈異

標籤: 唐九 恐怖靈異

辱我者,欺我者,害我者,十倍奉還!我不懂年少輕狂,只知道勝者為王!展開

《勝者為王》章節試讀:

貪婪猥瑣的詭笑。 顯露在燈光之後,盡顯陰森滲人。 渾濁的雙眸,滿是火熱,肆無忌憚的俯瞰着面前的阿蠻。 而阿蠻,並沒有察覺。 囫圇吞進口中的食物太難吞咽了,不僅帶着讓人作嘔的怪味,更有一些東西會卡嗓子。 她確實經歷過很多磨難,可在本能的作嘔下,她只能全神貫注得壓制着作嘔感,強行進行吞咽。 她得活下去,等叔叔來接她! 去叔叔的那片星空底下。 「嘔……」 瘦小的身軀猛地一顫,阿蠻噗通一聲踉蹌後退坐在了地上,剛吞進口中的食物,因為噁心,直接吐在了地上。 燈光下。 阿蠻的面龐上滿是黏糊的食物殘留,一番作嘔,更是眼淚汪汪,極為狼狽可憐。 緩了幾秒鐘。 阿蠻倔強的抿着嘴,抬手擦了一把臉上的黏糊食物殘留,然後繼續俯身趴向溝槽,準備繼續進食。 只是眼前卻是忽然一晃。 一股讓人食指大動的香味,撲湧進鼻腔。 阿蠻怔住了。 噙淚的大眼睛,直勾勾地盯着面前香氣撲鼻的雞腿。 燈光下。 她能清晰地看到焦黃雞皮上殘留着的晶瑩油脂,那誘人的香味,一時間讓她喉嚨涌動,「咕咚」吞了一口口水。 「給我的嗎?」 阿蠻仰頭,看着鐵欄杆外的獸奴。 獸奴同樣看着阿蠻,又看了一眼手中的雞腿,喉嚨涌動,吞咽了一口口水。 這是他費盡一切,才搞到手的雞腿。 對身為獸奴的他而言,這樣的美味,簡直是天上才有的。 對雞腿,他同樣嚮往。 但他更嚮往原始本能的那一股慾望。 特別還是眼前這位細皮嫩肉的女孩子。 哪怕之前惜星殺的人頭滾滾,血流滿地。 但短暫的恐懼之後,慢慢的沉靜下來,那股原始的慾望,如同野獸一般,噴涌而出。 「就算死,也要牡丹花下死!」 這是獸奴心中的想法。 常年不見天日,沒有未來,失去了一切,甚至連畜牲都不如的時候,鋌而走險的代價,在他們心中,也就無限趨近於無了。 最多……不過就是一條命嘛。 死在牡丹花下,也好過慢慢承受這無邊黑暗,最後老死累死得好。 「謝謝……」 阿蠻欣喜一笑,抬起手就朝雞腿抓了過去。 獸奴將雞腿收了回去,讓阿蠻一下子抓了個空。 隨即,沙啞冷漠的聲音響起:「交換。」 「交換?」 阿蠻眨了眨大眼睛,滿臉懵懂。 獸奴毫不避諱,指了指阿蠻:「你的身子,換雞腿。」 是的! 在畜牲眼中,身子也只值一個雞腿。 至少在這獸奴心中,阿蠻此時的處境,一個雞腿已經是難以拒絕的天價了。 阿蠻嬌軀一顫,髒兮兮的臉上猛然露出了驚恐駭然之色。 蒼白的俏臉上,雙眸瞬間圓睜。 幾乎同時,阿蠻拿出了匕首,對着獸奴,嘶聲尖嘯道:「別過來,別靠近我!」 「雞腿不香嗎?」 獸奴在笑,滿是滄桑溝壑的面龐上,嘴角已經拉扯到了極致。 燈光下,好似鬼魅,陰森滲人。 「只要答應交換,你就可以吃到這世上最美味的食物,而你並不會有什麼損失。」 不會有什麼損失?! 阿蠻嘴唇顫抖,俏臉上滿是恐懼,一雙眼睛更是充盈着淚水。 她雖然還小,她雖然對很多事情懵懵懂懂,未經人事。 但她從小就被阿媽告知過這些事! 身子……是最重要的東西! 初進獸籠的時候,獸奴們對她露出的眼神,她確實不懂。 但現在獸奴的話說到了這份上,她怎麼會不懂? 「別過來,走開,走開啊!」 阿蠻惶恐尖叫威脅道:「你過來,我,我就捅死你。」 然而。 吱呀…… 獸奴卻是毫不理會,自顧自的笑着打開了獸籠門,施施然的走了進來。 在他眼裡,一個小女孩,能有什麼反抗能力? 就算有匕首,又怎麼樣? 匕首在大人手裡,那是殺人兇器。 可在一個連握着匕首,都顫抖不止的小女孩手裡,那就是一件擺設,毫無殺傷力。 更遑論,在做出這個決定以前,他就已經做好死亡的準備了。 過程中,受點傷,又不影響結果。 這樣極端的想法,讓此時被原始慾望充斥全身的獸奴,已經不管不顧了。 「滾出去,滾出去啊!」 阿蠻尖叫着,揮舞着手裡的匕首,身軀顫抖着,哀嚎痛哭道:「嗚嗚嗚……叔叔,惜星阿姨……嗚嗚嗚……」 哭聲慘絕人寰,回蕩在斗獸籠中。 諾大的斗獸籠,此時這撕心裂肺的恐懼哭聲,卻顯得寂寥,無人得知。 而獸籠內。 獸奴一手拿着雞腿,一手拿着手電,緩慢地靠近着阿蠻。 他似乎有些害怕,怕嚇到阿蠻,怕驚動其他人。 躡手躡腳,動作緩慢如龜速。 即使他知道,這個時候,斗獸籠里的其他獸奴,並不會到這邊來,因為今天是他輪值。 自從猛獸出籠後,斗獸籠中的獸奴們,也變相清閑下來。 其他的獸奴,在不輪值的情況下,大抵都是蜷縮在乾草窩裡呼呼大睡,這是他們唯一的休閑。 這緩慢的靠近,獸奴臉上的笑容卻是從未消失過。 甚至,嘴角都快扯到耳根了。 面對絕望無助的小阿蠻,他的眼神中沒有絲毫猶豫和可憐,有的只是那股如同火焰燃燒般的熾熱。 「嗚嗚嗚……滾開,滾開啊,別過來,別過來……」 阿蠻坐在地上,拼了命的揮舞着匕首,期冀着嚇退獸奴。 可隨着獸奴緩緩靠近,她卻是坐在地上,拚命的朝牆角挪動,蒼白的臉上,寫滿了無助和恐懼。 涕淚橫流,嬌軀顫抖。 「叔叔救阿蠻!」 凄厲的尖叫聲,是阿蠻用盡全力發出的。 如同炸雷一般,響徹斗獸籠。 鎮疆城。 練功房內。 人影綽綽,不斷交換。 勁風呼嘯。 隨着陳東手腳揮出,拳鋒腳底,都會赫然炸起悶雷聲響。 一招一式,剛猛霸道。 卻是在陳東忘我的狀態下,行雲流水,毫無滯澀。 然而。 嘭! 當陳東右腳落地的瞬間,地板應聲炸裂。 陳東猛然從忘我狀態中驚醒過來,五官扭曲,眼神驚恐,直接單膝跪在了地上。 痛! 撕裂般的心痛! 好似一瞬間,有無數利針,猛地戳在了他的心臟上。 「嗬嗬……嗬嗬……」 陳東右手抓在心口上,脖子粗壯,大口喘息着。 汗水,更是如同斷線珍珠,滴落到地面。 剛才忘我狀態中,他隱約間,耳畔好像廳看到了阿蠻的叫聲。 那種撕心裂肺的叫喊,讓陳東再也無法保持平靜。 驚恐,心痛中。 陳東目光驚恐,嘴唇囁喏:「阿蠻……有危險嗎?」

《勝者為王》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