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聖洲
聖洲 連載中

聖洲

來源:google 作者:端鹿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葉歸雲 奇幻玄幻 林微雨

凡界有三海七洲九島,七洲衍生萬物,乃天地之根,是為聖洲矣......——《太元遺冊》天地生於混沌,亦必歸於混沌,混沌天劫每九萬年一至,此亦為天道爾——《太元遺冊》前世也好,今生也罷,我自向心而活陰謀也好,劫數也罷,我自揮袖破局——葉歸雲劍聖!呵呵,虛名罷了,若可以,我更願做個酒聖——李夢白死生迷迷道渺渺,且攜玉笛上碧霄——玉陽洵你有你想守護的,我也有我想守護的......——林微雨展開

《聖洲》章節試讀:

晨初,一夜北風過後,大霧籠罩住整個山林。葉歸雲慢慢睜開眼睛,衣衫已經被地上的水氣浸透。

微風徐徐,黑馬獨自在水塘邊散步,咬下一口青草,看着天空沉思。露宿荒野的滋味並不好受,但他的臉上卻露出一種莫名的喜悅。

小雅正靠在他的腿上做着美夢,樹葉上的露珠滴落到她的臉上。

「哥,你醒啦。」她伸手拭去臉上的露水,依舊靠在他的腿上。

「現在連懶覺都沒得睡咯,還想不想走遍七洲呢?」

小雅站起身來:「從明天開始,我要早起了,我不能把一輩子都浪費在睡覺上。」

葉歸雲微微一笑,「從明天開始」這句話她說過很多遍。

「出發!」小雅高舉着雙手喊道。

葉歸雲走到水塘邊牽起黑馬,小雅突發靈感,以黑馬像烏雲一樣黑為由,給黑馬取了個名字——烏雲。

就在她為自己的「才華」得意之時,葉歸雲漫不經心的告訴她,這種模樣的馬本來就叫「烏雲踏雪」。她又突然覺得「踏雪」這個名字也不錯,不過最終還是以「黑多白少,少數服從多數。」為由,定名為「烏雲」。

走出密林,尋回官道,小雅輕拍馬背,頗為得意的叫了幾遍「烏雲」,黑馬則呼哧了幾下,像是認可了她取的名字。

蒼山如繪,楓林如洗,濃霧在山間涌動。此時此刻,葉歸雲希望不要在這條路上看見任何一個活人。

霧氣越來越薄,太陽慢慢從雲層里探出了頭,一座不算大也不算小的城出現在了視野之中,城門上用隸書寫着「樂陽城」三個碧字。

進了城,牽着馬沿着街道行走,葉歸雲不知道現在是什麼時辰,但餓了一夜的小雅不斷提醒他吃飯才是人生的第一大事。

兩人盯着路旁的樓宇,尋覓着食肆,而路旁的行人,則一半盯着葉歸雲身上的傷,另一半盯着他手中的劍。

這讓他有些不寒而慄,只好先委屈一下肚子,找了個布店,換了身衣服,又弄了一塊灰布將玄梅劍裹住。

一切準備妥當,兩人走進一家小酒樓隨意落了座。葉歸雲要了半瓶「玉壺春」,天青色的玉壺春瓶里裝着淺綠色玉壺春酒,頗有一番滋味,他好像開始喜歡酒了。

滿倒一杯,舉起酒杯正要入口時,一個白衣書生踩到了另一個客人的腳,慌忙道歉時又把自己桌上的酒瓶給撞翻了。

白衣書生忙完上一個「道歉」之後,急忙轉過身,秉扇向葉歸雲拱手行禮:「抱歉,抱歉,實在是抱歉,小生這就重買一壺賠給公子。」

看着書生慌慌張張道歉的樣子,葉歸雲竟然忘記了生氣。

他微微一笑,打趣道:「不打緊,公子不嫌棄的話就坐這兒吧,免得再踩到人,或是再撞到桌子。」

白衣書生又拱手行了個禮:「那小生就恭敬不如從命了。」

緊接着,書生又叫來了店裡的夥計,要了壺「瓊花露」添了幾個貴菜,方才落了座。

酒菜上齊,白衣書生又連忙起身為葉歸雲斟酒賠禮,葉歸雲也見過一些非常「文」的文人,但和白衣書生比,那些文人的「文」簡直不值一提。

然而,或許是因為葉歸雲自己算「半個文人」的緣故,兩人竟然非常合得來,推杯換盞之間,兩人竟然成了好友。再加上白衣書生和自己同姓的緣故,葉歸雲感慨起了「酒逢知己千杯少」。

不過酒這種東西,是有它的壞處的,幾杯下肚,葉歸雲的視線開始慢慢模糊,眼前的世界變得如夢如幻,隨後便失去了意識。

再醒來時,剛才坐在旁邊那桌的那個中年男子,此時正立在自己身旁。白衣書生已經了無蹤跡,小雅也趴在了桌子上,他知道自己上當了,因為湯是不會醉人的。

中年男子一襲白衣,手握一把白劍,身旁站着個紅衣女孩。

男子走到小雅身旁,將手中的小瓶湊到小雅的鼻子前,片刻之後小雅也醒了過來。

「愚蠢!天底下哪有這麼多摯友啊,別人不過是探明了你的底細罷了。」男子把小瓶揣入懷中,正聲說道。

葉歸雲趕忙行禮道謝,隨即看了看身旁的包裹,包裹沒有丟失,對方不是為了錢,然而再看向桌子時,玄梅已經不在了。

「找劍是吧?你不妨去城東的玄機樓看看,你的那位同姓好友,應該會去那裡。」男子重新坐回桌子,端起酒杯說道。

葉歸雲提起身旁的包裹:「看來前輩早就看穿了那個書生。」

「這麼說吧,他不僅姓和你不同,而且種類也和你不同。」

「前輩的意思是,那個書生是妖?」

「快去吧,等你把他追到你就知道了。」

話都說到這個地步了,葉歸雲也不必再作細問,匆忙把兩桌的賬一起結了,辭別男子,奔向玄機樓。

還好玄機樓很容易找,在烏雲的狂奔下,不到一刻便到了玄機樓樓下。

拴住了馬,葉歸雲匆匆跑進樓里,見到了掌柜,他才知道玄機樓其實是一個當鋪,一個非常特殊的當鋪。玄機樓里只典當修鍊者所需的各種珍寶,而且通常是以寶換寶。

葉歸雲站在櫃檯前喘着粗氣,掌柜先開口說道:「公子是來典當還是贖當啊?」。

「請問掌柜的,剛才樓里有沒有來過一個白衣書生。」葉歸雲喘着大氣說道。

「沒有,早上倒是有一個。」

「那樓里有沒有收當過一把特殊的劍。」

「這倒還真有,就在剛才,一個身着黑衣的老頭,竟然把玄梅劍死當給了小店。」

聽到這裡,葉歸雲也就清楚了,那書生應該是個狐妖,狐妖大多善於幻形,想必那狐妖平時以書生示人,害怕今後有人認出自己,就幻化了形態再來典當。

「對,就是玄梅,剛才有一個狐妖把我迷暈,然後把它偷了。那人當了多少錢啊?」

葉歸雲心想,既是死當,那當鋪是可以賣出的,倘若那狐妖不識貨,沒當幾個錢,那自己就先買回來再說。

沒想到掌柜哈哈大笑:「小店典當不問來處,不問族類,至於當了多少錢嘛……,曾經小店裡收過一枚天錢,死當價格為一萬兩黃金。玄梅劍由九十九枚天錢鑄成,所以小店給出了九十九萬兩黃金的估價。小店從來都是看物給錢,絕不蒙人壓價。」

葉歸雲心裏咯噔一下,九十九萬兩,還是黃金,這簡直超出了自己的想像能力。

按照本朝兌價,九十九萬兩黃金,差不多是兩千萬兩白銀。一兩白銀一千銅錢,那麼也就是兩百億枚銅錢。

自己現在全身上下也就三百一十七兩白銀,七十八文銅錢,別說是買,拿來付今天的利息,都只夠個零頭。

當務之急只能是先找到狐妖再說,而且希望這個狐妖別太窮。

掌柜看着愣在原地的葉歸雲,微微笑道:「公子也別著急,雖說小店不問來路,但既是不義之財,小店也願施以援手。

那人一共從小店取走了,金票十張,共一萬兩。玄靈丹二十枚,遁形符五十張,玄品喚靈匣一個。靈器『合星葫蘆』一個。只要公子能在今日之內找回當票和物品,在下可以為公子免去今天的利息。

而且小店裡的追月貂可以助公子找到狐妖,借用一天只需要三百兩銀子。不過需要一點重要的東西作為抵押。」

聽到能找到狐妖,葉歸雲毫不猶豫的把包裹丟到櫃檯上,然後雙手扶着小雅的肩膀,把小雅推到櫃檯前。

「包裹里有三百多兩銀子,至於抵押嘛,我把我妹抵押在這兒您看行不行。」

掌柜憋着笑回了句:「我這就去給公子取追月貂。」

見掌柜的離開,小雅轉身朝着葉歸雲胸口捶了一拳,憤憤道:「你竟然把我當做抵押物!」

葉歸雲滿臉詭笑:「掌柜不是說了嗎,要重要的東西作抵押,我就只有你最重要,所以就只能把你抵押咯!更何況,你跟着去我還得分心保護你,抵押在這兒簡直兩全其美。」

小雅氣沖沖的「哼」了一聲,自己搬了個椅子,坐到了櫃檯一旁,雙手杵着腮發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