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神級豪門女婿
神級豪門女婿 連載中

神級豪門女婿

來源:google 作者:不否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劉金鳳 現代言情 田柱

靠女人改變命運?!在波詭雲譎,爾虞我詐的官場,想往上爬只走夫人路線,而沒有過人的膽識與謀略是絕對不行的展開

《神級豪門女婿》章節試讀:

劉金鳳如夢方醒,回過神的她面紅耳赤,好在她臉上也戴着口罩,才不至於那麼尷尬。

穩了穩心神,劉金鳳打開手電筒這才開始檢查。

時間不長,不到一分鐘就結束了。

劉金鳳說了句「好了」,便站起身走出了屏風。

摘下口罩,劉金鳳長出了一口氣,又撫了撫胸口,見田柱出來後,她馬上又戴上了口罩。

「我的情況嚴重嗎?」田柱提着心問道。

「就是有點炎症,我給你開兩種外用的消炎藥,你回去擦一下就好了。」劉金鳳坐在椅子上,摘下手套扔進垃圾桶里,然後拿起筆開藥:「以後多注意衛生,貼身衣服要勤換,另外最好不要穿晴綸面料的,純棉的對皮膚最好。」

「只是炎症,不是別的病?」田柱又問道。

「當然不是。」劉金鳳瞥了一眼田柱說道:「怎麼,你懷疑自己得了別的病?」

田柱的心「哐當」一下就落了地,原來只是虛驚一場。如釋重負的他欣喜不已,這幾天籠罩在心頭的陰霾頓時也煙消雲散。

田柱抑制着興奮說道:「沒有,我就是問一下。」

劉金鳳開完葯,拿着單子說道:「到一樓交錢取葯。記住,大瓶葯抹上面,小瓶葯抹下面,一天最少抹一次,最多一周就會痊癒。另外用藥期間不要吃辣的,每天睡覺之前最好再洗個熱水澡。」

田柱接過單子說道:「我知道了,謝謝你。」

田柱出去後,劉金鳳摘下口罩,用手摸了摸心臟,跳得還是有點快。心想今天這是怎麼了,不就是長得大一點嗎,自己至於這麼大反應嗎。幸好戴着口罩,不然可就丟大人了。

田柱到一樓交錢取了葯,他沒有馬上走人,回想劉金鳳看他下面的眼神,他就動起了歪心思。

回到泌尿科門診室,田柱敲了敲門,劉金鳳一看是田柱,就莫名的有些緊張,但沒有從臉上表現出來。

「還有事?」劉金鳳問道。

田柱進去舉起手中的葯說道:「我不太會上這葯。」

「很簡單,你買一包醫用的棉花球,回去後找個瓶蓋,把藥水倒出來一點,用棉花球蘸着往上擦就可以。」

田柱不好意思地笑了笑:「我這個人太笨了,我怕回去後要是弄不好,到時還得跑過來一趟,我家離這裡挺遠的。麻煩你親自教我一下唄,謝謝你了。」

劉金鳳有點為難,她要是給田柱上藥,就意味着她又要面對田柱的下面,她真的怕再次失態。可是她又不好拒絕,她是醫生,患者提出這樣的請求也不算過分。另外她現在又不忙,借口也不好找。

田柱見劉金鳳在猶豫,又懇求道:「求求你了,你就幫我一下吧,你可是名副其實的白衣天使,而且我一看你就是一個心地善良,願意為患者排憂解難的好醫生,像我這種小小的請求,你是一定不會拒絕的,對不對?」

劉金鳳本來就不好拒絕,田柱這麼一說,一下子把她給抬起來了,她就更沒法拒絕了,只能硬着頭皮答應。

「你進去把褲子脫了吧。」劉金鳳為了避免尷尬,她把口罩戴了上,然後拉開抽屜,取出一副一次性醫用手套和一包棉花球。

走進屏風,劉金鳳看到田柱已經把褲子脫了,於是,劉金鳳臉紅心跳和嗓子眼發乾等反應便又洶湧而來。

像之前檢查一樣,劉金鳳又蹲了下去。上藥的過程中,田柱一直在觀察着劉金鳳的眼睛,從她的眼神中田柱看出了需求與渴望。

眼為心之苗,眼神里所表現出來的肯定就是心裏所想的。田柱由此判斷,這個劉金鳳可以拿下,但不能操之過急,需要一定的鋪墊。

上完葯,劉金鳳站起來後,田柱笑着說道:「謝謝你。」

「不用客氣。」劉金鳳低着頭要出去,田柱伸手攔住了她,把她嚇了一跳。

「你剛剛上的太快了,我沒太看懂,我想明天再麻煩你幫我上一下,可以嗎?」

劉金鳳不知所措,非常緊張。

田柱往劉金鳳身前湊了湊,劉金鳳見了趕忙向後退了一步。這一躲正好躲到了角落裡,田柱再湊過去,劉金鳳便無處可躲了,戰戰兢兢的她始終不敢抬頭去看田柱的眼睛。

「你長得可真好看,你是我見過的最漂亮的女醫生。」

田柱趴在劉金鳳的耳邊故意往她耳洞里吹了一口熱氣,劉金鳳的耳朵非常敏感,她先是身心一震,隨即就像有一隻手在她的心裏撓痒痒似的,搞得她都快受不了了。雙腿一軟,身子就癱了下去。

田柱手疾眼快,一把就攬住了劉金鳳的腰,她才沒有摔倒。

這一攬,田柱發現劉金鳳的腰肢很細,似乎一點多餘的贅肉都沒有。

田柱在劉金鳳耳旁耍賴道:「求你了,你就幫幫我吧,你要是不幫我,我就不鬆手了。」

兩個人零距離接觸,劉金鳳能夠明顯的感覺到田柱的那頭猛虎正在怒吼,使得她一動不敢動,身子都僵住了。

「我幫你,我幫你。」劉金鳳害怕一會兒會失態,就使出全身力氣將田柱推開,像逃命似的快步離開了屏風。

田柱被劉金鳳狼狽的樣子逗樂了,他提起褲子系好褲腰帶出去問道:「你都什麼時候上班啊?」

劉金鳳背對着田柱說道:「周一至周五每天下午。」

「我明天再過來找你,再見。」田柱伸手在劉金鳳的肩膀上拍了一下,心滿意足地走了。

劉金鳳癱坐在椅子上,摘掉口罩氣喘吁吁,她全身都已經被汗水打透了,心情久久難以平復。

接下來的幾天,田柱每天都去醫院找劉金鳳,在上藥的過程中,他總是會有意無意的去占劉金鳳的便宜,而劉金鳳不知是沒有發覺,還是不在意,從來沒有說過什麼,也沒有表現出絲毫的厭惡,這無疑讓田柱變得更加大膽了。

這一天,田柱又來到了醫院找劉金鳳。

經過幾天接觸,劉金鳳雖然還沒法做到對待田柱像面對其他患者一樣,可是也已經不像最初那麼緊張害怕了,至少可以與田柱對視交談了。

「你不是已經好了嗎,怎麼又來了?」劉金鳳看着田柱,眼神閃爍不定。

田柱進了診室,將門關上門後,順便把門給反鎖了。田柱表情痛苦道:「我今天下面突然特別疼,不知道,怎麼回事,你趕緊給我看一下吧。」

田柱說著話就進了屏風。

劉金鳳信以為真,從抽屜里拿出一次性醫用手套也進了屏風。她剛進去,田柱就把她抱在了懷裡一通猛親,劉金鳳毫無防備,整個人像傻了一樣,腦子裡一片空白,任由田柱在她的嘴上肆虐。

大約幾十秒後,劉金鳳回過神後開始用力掙脫,推開田柱後,她義正辭嚴地說道:「你知道這是什麼地方嗎,你竟然敢在這裡亂來,你膽子太大了!」

田柱擦了下嘴,不以為然地笑了笑:「我這個人最大的優點就是膽子大。想不想在這裡跟我來一次,我估計會別有一番滋味的。」

劉金鳳的臉「唰」一下子就紅了,惱羞成怒道:「流氓!我要報警!」

劉金鳳想要走,田柱哪裡會放過她,田柱今天過來的目的非常明確,就是要辦了她。二次將她摟在懷裡,手嘴並用,劉金鳳身上的白大褂很快就被撕扯了下來,露出了裏面的衣服。

劉金鳳裏面穿的是一件白色的半袖襯衫,裏面的黑色清晰可見。下身穿得是今年最流行的黑色一步裙。看到劉金鳳這樣的穿着,田柱就更加興奮了,動作也隨之變得粗魯起來。

劉金鳳很快就沒了力氣,而且在門診室里她不敢大喊大叫,她怕萬一要是被人聽見看見了,她以後就沒臉見人了。

所以田柱得逞了。

半個小時後,田柱和劉金鳳對面而坐,一邊看着對方,一邊大口的喘氣。

「怎麼樣,我還行吧?」田柱壞笑道。

劉金鳳問道:「你晚上有時間嗎?」

「幹什麼?」

「去我家吧。」

見劉金鳳意猶未盡,田柱心裏很是得意:「你還沒結婚?」

「結婚了,我丈夫在伏虎縣工作,他平時只有周末才回來。」見田柱似乎有些遲疑,劉金鳳問道:「怎麼,你不敢去?」

「我都敢在這裡干你,我還怕去你家繼續干你嗎?」田柱從地上爬起來提起褲子說道:「我在醫院外面等你。」

劉金鳳下了班,田柱跟她一起回了家。

進了家門,兩個人就抱在了一起,衣服從門口一直脫到了床邊……

劉金鳳不是田柱所經歷的女人中最漂亮的一個人,但卻是最成熟的一個,她的味道與那些未婚的小女孩截然不同,田柱非常喜歡,非常迷戀。

田柱用手在劉金鳳平坦的小腹上一邊撫摸一邊玩味地問道:「想不想把關係一直保持下去?」

劉金鳳反問道:「你想嗎?」

田柱頷首:「當然想。」

劉金鳳靠在田柱的肩膀上,伸手抱住田柱,臉上流露出少女般的羞澀和難以掩飾的幸福:「我也想。」

第一次見到田柱,真是把劉金鳳驚到了,以至於那天晚上睡覺時她都夢到了。之後的幾天,由於給田柱上藥,她每天都能見到,搞得她除非忙碌,否則一旦閑暇下來,腦海里就會不由自主的出現田柱的身影,這是她之前從來沒有過的。

劉金鳳之所以會這樣,除了田柱確實戰鬥力強以外,還有非常重要的一點是劉金鳳常年得不到滿足。

因為工作的關係,劉金鳳的丈夫平常不在家,只有周末回來交一次,通常都是草草了事,所以總會想起田柱也就不足為奇了。

田柱的前所未見,是表裡合一,還是徒有其表呢?劉金鳳腦子裡不止一次的閃過想試一下的念頭,可僅僅只停留在想像當中,讓她主動出擊她是絕對做不出來的,因為她從來就不是一個會亂來的女人。

今天田柱的主動出擊讓她既震驚又竊喜,她沒想到田柱膽子那麼大,但田柱的膽大又是她所期盼的,所以她當時的反抗僅僅是象徵性的,或者說想表示她不是一個隨便的人而已。

今天在屏風裡,讓她真真正正的感受了一次做女人的美好。

所以面對這樣的田柱,再想想自己的現狀,她實在是沒有任何理由不想跟田柱在一起。

「這是丈夫?」田柱看到床頭柜上的照片看了看,裏面劉金鳳與一個男人並肩而站,男的要比劉金鳳高將近一頭,身材很魁梧,一臉的英氣,但年齡看着要比劉金鳳大一些。

劉金鳳「嗯」了一聲:「還是結婚那年照的呢?」

劉金鳳從田柱手裡拿過照片扣在了床頭柜上,翻身騎到田柱的身上,摟着田柱的脖子說道:「咱們再來一次吧,完事我給你做好吃的。」

田柱聽了直皺眉:「還來呀?你身體吃得消嗎?」

劉金鳳紅着臉說道:「我都餓了好多年了,你就是喂我一整晚,我也消化得了。」

說完,劉金鳳把被子一蒙就忙活了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