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神級玩家
神級玩家 連載中

神級玩家

來源:google 作者:陳立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徐菲 都市小說 陳立

處於人生低谷期的陳立意外捲入了一場遊戲中這不是遊戲,這是生死想要活下去,就不能輸!活躍在午夜的殺人狂、城郊古井夜裡傳來的異響、人們口口相傳的怪談這個都市,遠沒有表面上看起來那麼簡單展開

《神級玩家》章節試讀:

”是他!他果然就是那個殺人狂! ”

躲在保安亭里的陳立看到這一幕,心中頓時肯定了自己的猜想。

只是轉瞬,他又發現了蹊蹺。

”不對……刀疤臉怎麼一臉的血……他的額頭被人打破了,那些血是他自己的! ”陳立皺了皺眉,看了一眼被刀疤男提在手中的鋼管,陷入沉思。

”有人用這根鋼管打了刀疤臉,但只是把他打傷了,沒能打死他,鋼管反而被他搶了……會是韓傑嗎? ”陳立心中暗想道。

”哐當…… ”

異響傳來,陳立臉上表情一僵,低頭看了一眼腳下,暗叫不妙。

原來是他一直半撐着身子,保持一個姿勢觀察外面,導致肢體僵硬,不小心碰到了一根斷掉的椅子腿。

”誰?! ”刀疤男正好跑到保安亭外面,聽到這聲音瞬間看了過來。

”遭了! ”陳立心中一個咯噔,將頭縮了回去,一動不敢動。

刀疤男放緩腳步,向著保安亭靠近着,手中的鋼管指着這邊,大聲喊道: ”出來!我知道你躲在裏面! ”

”怎麼辦?如果這時候露頭,會不會有危險?萬一殺人狂就是刀疤男呢? ”陳立心思急轉,快速想着如何應對眼前這一情況。

”嘭! ”保安亭的門被人踹響,刀疤男已經到了門外,陳立沒辦法之下只好站起身來,猛地將門打開,而後沖了出去。

刀疤男猝不及防之下被陳立推了個趔趄,眼看着陳立跑遠,他沒有去追,而是目露冷光看向了另一邊,提着鋼管繼續追韓傑去了。

陳立不知道刀疤男沒有追他,一口氣跑了老遠,才敢回頭去看上一眼。

發現身後沒人後,他撐着膝蓋大口喘起了氣,眼角餘光在左方雜草中發現了一絲光亮。

”什麼東西? ”陳立輕咦一聲,休息了一會兒後向亮光的草叢走去。

藉著那絲光亮,陳立看到了雜草上掛着一些血滴,他心中一悚,準備後退,但同時又看到了那絲光亮的來源,卻是一個未鎖屏的手機。

”鮮血、手機……是刀疤男在這裡看手機的時候被人打了? ”陳立心中思考着,上前撿起了手機,看向了屏幕上的內容。

這一看之下,他渾身的汗毛瞬間豎立起來,臉色劇變。

他不知道這是不是刀疤男的手機,但他敢肯定,這一定是那個殺人狂的手機!

因為這手機上也有一條提示遊戲開始的短訊,只不過遊戲的內容卻不是找出殺人狂或者存活至天亮,而是–殺掉其他三人!!!

”喂,新人,你有看到韓傑和刀疤嗎? ”就在陳立準備將手機扔回去時,背後傳來一聲問話,將他嚇了一跳,連忙回頭看去。

”是、是你?你不是和他們在一起的嗎? ”看到身後問話之人是那個兜帽男,陳立微微鬆了一口氣,佯作鎮定道。

”剛才刀疤說要上廁所,然後就一個人朝這邊來了,等了一會兒沒回來,韓傑來找他,然後他倆就沒回去過。 ”兜帽男子搖了搖頭,用低沉的聲音說道。

”我在這裡撿到個手機…… ”陳立聞言略一猶豫後,走向了兜帽男,將撿到的手機遞給了他,示意他看屏幕。

”這…… ”兜帽男子看了短訊內容後,拿着手機的手一抖,向後退了兩步,離陳立遠了一些,神情變得警惕起來。

”別誤會,這不是我的,這是我剛撿到的!我的短訊你們之前都看過,我的遊戲任務是存活至天亮。 ”陳立見兜帽男似乎誤會了自己,連忙擺手解釋道。

”這麼說,刀疤和韓傑中,有一個人就是殺人狂? ”兜帽男子目光一閃,開口問道。

”我想應該是這樣。 ”陳立點頭道。

”原來殺人狂就隱藏在我們當中……我早該想到的!現在看來,刀疤上廁所是假,他是想把我們引出來一個人,他就是那個殺人狂!韓傑危險了…… ”兜帽男皺眉道。

陳立點點頭,心中卻是還有疑惑,開口道: ”也不一定就是刀疤……雖然是他的可能性比較大,但是我看到韓傑沒受傷,反而是刀疤被人打傷了。 ”

”哦?你遇到他們了? ”兜帽男抬起頭問道。

他這一抬頭,陳立才總算看清了他的長相,只覺得有些眼熟,卻不記得在哪裡見過兜帽男。

”我躲在那邊的時候看到刀疤追着韓傑跑了過去…… ”陳立指了指自己來的方向道。

”不管他們了,我們回倉庫吧,一會兒他們誰回來了,誰就是那個殺人狂!我倆一起將他制服! ”兜帽男建議道。

”好。 ”陳立點頭答應了一聲,面上若有所思。

”走吧,倉庫在那邊,很近。 ”兜帽男轉身道。

陳立沒有跟着兜帽男,他看了一眼不遠處堆着的一堆鋼管,向著那邊走了過去。

這些鋼管是那種從老式水管上拆下來的鋼管,被堆在這裡沒有處理,之前刀疤男手中提着的鋼管應該就是從這裡撿的。

”喂,你去哪兒? ”兜帽男發現陳立沒有跟上後,回過頭向他問了一句。

”撿一根鋼管防身,一會兒刀疤或者韓傑回來後,也有個武器能對付他們,你也來撿一根帶着吧。 ”陳立指了指鋼管道。

”也行。 ”兜帽男點點頭,來到了陳立身旁,彎下身準備去撿鋼管。

但他還沒碰到鋼管,就只覺後頸一陣劇痛,受到了重襲,眼前一黑暈倒在了地上。

陳立握着鋼管,大口喘着粗氣,頭上冷汗不要錢似的往下流,剛才打兜帽男時,拉扯到了他身上受傷的地方,傷敵一千、自損八百。

看着倒地的兜帽男,陳立眼中有着一絲瘋狂,他扔掉鋼管,蹲下身在兜帽男身上翻了一會兒,找到了兜帽男的手機,用兜帽男的指紋將手機解鎖後,打開了短訊界面。

”果然! ”看完了短訊,陳立目中的瘋狂更甚,咬牙喃喃道: ”要不是看到了你的臉,我還真他媽被你給騙了! ”

一周前,陳立就見過兜帽男這張臉,當時是在新聞上。

剛才看清了兜帽男的長相後,他回憶了一會兒就想了起來,只不過表面上沒露出什麼異樣。

將兜帽男的手機放回去,陳立沉吟少許後,拖動着兜帽男的身體,向著倉庫的方向慢慢移去。

來到那廢棄倉庫後,陳立打開手機電筒照明,找了一根繩索將兜帽男捆起來,藏在了一堆破舊材料後面。

而後他拿起鋼管,躲到了倉庫門後,調整呼吸,靜靜等待着……

半個小時後,門外傳來了輕微的腳步聲,陳立屏息靜氣,手舉鋼管,目中那瘋狂的火焰跳動着,只等門一打開,便用盡全身力氣揮動鋼管!

”喀噠、喀噠…… ”

腳步聲越來越清晰,越來越近,門外的人靠近了。

”嗚…… ”

倉庫的鐵門被緩緩推動,很慢。

陳立舔了舔有些乾涸的嘴唇,全身緊繃著,只要門外的人一進來,立即動手!

一秒、兩秒,鐵門突然不動了,陳立心中一緊,開始不安。

難道是門外的人發現有埋伏了?

不應該呀,進來之前自己就觀察過,從推門到走進來,是不可能注意到自己現在藏的這個位置的,更別提那人還在門外沒進來,他不可能發現自己!

按捺住心中的不安,陳立繼續等待着。

終於,鐵門又被推開了一些,腳步聲繼續傳來,那人走進來了!

”死吧! ”陳立咬牙從門後跳出,也不管來的是刀疤男還是韓傑,便將鋼管猛地砸了過去,但讓他沒想到的是,這一鋼管砸空了!

在他打去的位置,根本沒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