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神級御獸師
神級御獸師 連載中

神級御獸師

來源:google 作者:千秋知我者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千秋知我者 楚天陽 都市小說

【修真+御獸+神醫】梟雄落幕,家族滅門,意外尋獲契約靈獸一人一獸,踏上都市征程狼若回頭,必有理由不是報恩,便是復仇我乃神級御獸師,蛟龍,猛虎,都將俯首稱臣展開

《神級御獸師》章節試讀:

的士上,楚天陽甩了甩蘇雲南的腦袋,蘇雲南這才清醒,頭上的鮮血已經凝固。

到一處公司後,蘇雲南被楚天陽拖拽下車,他就如同小雞一樣,在楚天陽面前毫無還手之力,不知道許初生這個小傢伙,何時有這麼厲害的一個人在身邊。

公司名字叫做蘇氏商貿有限公司,和許初生的公司相仿,兩家還真是死對頭。

門口保安見公司董事長的孫子被楚天陽挾持,他們紛紛走進保安室拿出警棍就攔在楚天陽的面前。

楚天陽一手捏住蘇雲南的脖子說道:「你知道應該說什麼吧!」

蘇雲南拚命點了點頭,此前險些被楚天陽捏死的感覺,蘇雲南不想再體驗第二次。

「你們都滾開,我要去找我爺爺!」蘇雲南大吼道。

蘇雲南開口後,公司門口的保安這才退下,楚天陽帶着蘇雲南上至大廈十樓,來到蘇順峰的辦公室。

今天蘇順峰的心情不錯,打算明天先生產一批碧玉創傷葯試試,名字也要更改一下,叫做翡翠創傷葯便好。

生產出來後,以公司的萬花油作為贈品,大肆宣傳,價格降低百分之十五,熟悉市場後,恢復至原價,方可碾壓許初生公司的銷量,對於全盤計劃,蘇順峰早已經銘記腦中。

「咚咚咚……!」

急促的敲門聲響起,蘇順峰頓感不悅,誰敢這樣敲自己辦公室的門。

當他打開門的時候,楚天陽將蘇雲南推了進去。

見滿身是血的蘇雲南,蘇順峰頓時驚呼道:「雲南,你怎麼了?」

蘇雲南哭訴道:「爺爺,我被這傢伙打成這樣的。」

蘇順峰迴首看向楚天陽說道:「你是誰?為什麼打我孫子?」

「我叫楚天陽,許初生是我爺爺的摯友,我來這裡的目的,你不會不知道吧!」楚天陽淡淡的說道:『將碧玉創傷葯的藥方交出來。』

「我不知道你在說什麼,你再不走的話,我就叫保安了。」蘇順峰裝糊塗道。

「這個隨你,老頭,我不想對你動手,不過你孫子就不一定了。」楚天陽走向蘇雲南。

蘇順峰見狀,死死的護住蘇雲南,但是他那身材幹瘦的老頭子,楚天陽拎起他要比拎起蘇雲南簡單許多。

將蘇順峰扔在辦公室的沙發上後,楚天陽將蘇雲南扔出窗戶外,楚天陽兩步踏前,抓住蘇雲南的右腿,蘇雲南整個倒掛在窗戶外。

那十樓的高度,蘇雲南頓時感覺天旋地轉,心臟撲通的跳動不停。

「你最好別亂動,不然我手滑,讓你掉下去就不好了。」楚天陽對蘇順峰說道:「藥方呢,你最好拿出來給我。」

「你別亂來,你這樣可是違法的,你信不信我打電話報警。」蘇順峰說道。

「那是你的自由,叫**來也很好,你們用計騙走許爺爺的藥方,使他大病一場,正好**來搜查一下,看看在你的辦公室以及家中,有沒有藥方的蹤跡,那張藥方江海市的人都知道值多少錢,看看你虧還是我虧!」楚天陽胸有成竹的說道。

蘇順峰本想嚇嚇楚天陽,但哪知楚天陽的一番話,頓時讓蘇順峰啞口無言。

蘇雲南掛在窗戶外面,已經暈了過去,即便楚天陽不敢將蘇雲南從十樓扔下,但是懸掛在窗外,恐怕嚇也被嚇死。

為此,蘇順峰只得說道:「好,我把藥方給你,但是你要放了我孫子。」

「我來到這裡,只是為了藥方,給我之後,我馬上離開。」楚天陽將蘇雲南扔進辦公室內說道。

蘇順峰從抽屜拿出藥方,遞給了楚天陽,楚天陽檢查一番後,確定沒什麼問題,便離開了蘇順峰的辦公室。

蘇順峰見楚天陽離開後,連忙叫醒蘇雲南,他的褲襠一片水漬,剛剛被楚天陽懸掛在窗戶外的時候,整個人已經被嚇尿了。

蘇雲南清醒後,環視四周,沒見楚天陽後,蘇雲南這才長舒口氣。

「爺爺,你將藥方還給他了?」蘇雲南連忙說道。

「對,他以你性命要挾,我只有將藥方還給他。」蘇順峰說道。

蘇雲南輕嘆口氣:「哎,費了這麼多的心血,還是一炮回到解放前,這傢伙我一定要讓他吃吃苦頭。」

「不用擔心,雲南你過來。」蘇順峰打開電腦,將蘇雲南叫來。

蘇雲南走來,卻見電腦的一個加密文檔中,有一份碧玉創傷葯的藥方。

蘇雲南頓時一愣道:「爺爺,這……!」

蘇順峰笑道:「年輕人,還是不夠爐火純青,這小子肯定沒有想到我會在電腦上拷貝一份藥方下來,所以那藥方還給他也無妨。」

蘇雲南有些不爽的說道:「爺爺,既然如此,你早點還給他不就行了,剛才我在窗戶外面,差點嚇個半死。」

蘇順峰說道:「如果直接還給他的話,說不定會引起懷疑,再怎麼說也要演一下,雲南今天真是辛苦你了,爺爺給你的卡上打點錢,你去看看醫生吧。」

楚天陽回到別墅,還去買了一點葯回來,許初生癱坐在床,保姆做了一些飯菜,但是許初生一口沒吃,他心中仍惦記着藥方,實在沒什麼胃口。

見楚天陽回來,許初生連忙說道:「天陽,情況怎麼樣。」

楚天陽拿出皺巴巴的藥方說道:「許爺爺放心,我將藥方拿回來了。」

見藥方後,許初生長舒口氣,心中的石頭總算是落地。

楚天陽道:「婷婷說許爺爺不肯吃飯,現在身體要緊,我去煎點葯,服下兩道就可以康復,這段時間,許爺爺吃點東西吧!」

許初生點了點頭,藥方拿回來,他便有了胃口。

因為許初生受傷,今天許飛宇沒去學校,他和許玲婷來到廚房,見楚天陽正在忙活,連忙接過楚天陽手中的活,藥方是楚天陽一人追回來的,他們幫不上什麼忙,但是煎藥這方面還是沒問題的。

既然兩兄妹幫忙,楚天陽也沒拒絕,叮囑幾聲煎藥的事項後,楚天陽便去衛生間,打算好好的沖個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