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軍事歷史›神探顧十三
神探顧十三 連載中

神探顧十三

來源:google 作者:青棗 分類:軍事歷史

標籤: 軍事歷史 阿楚 顧十三

原書名:【阿楚姑娘】(探案×驚悚)顧十三是一個人,一個長得比女人還漂亮的男人,他不僅僅聰明,還有一身詭異的輕功和一套厲害的劍法展開

《神探顧十三》章節試讀:

丑時三刻,河間府五里外的七里坡,十個河間府的衙役正運着四五輛馬車在林間快速行走着,幾個人點着火把小心翼翼的跟在後面,一隻手握着旁邊的刀柄上心都要提到嗓子眼上,手指間滑落一顆顆玻璃珠大的汗,每一步路走起來十分的困難。

十里坡,實際上這兒沒有什麼坡,只有一個十字路口,這是一條死路,除了馬匹可以走的十字路口之外其他的都是很密集的樹,以前這條路上沒發生過什麼事情,可今晚卻離奇的奇怪,到處都是很濃的霧氣,剛才抬頭還明明看得見一輪月亮懸掛高空,但現在這路卻看不見,往日燈火通明的店家似乎已經關了,沒有一點點的聲音,出奇的安靜。

做了河間府衙二十年捕快的李三刀今天的心情十分的沉重,原本在辦差事時候從不會拿着刀的他今天身上背着三把刀,兩把短刀一把長刀,對於李三刀這樣的高手來說一身武藝江湖上很少有人能夠和自己過幾手,所以很少會帶刀出來,可是今天的他看着心情很不好,倒不是因為自己今早喝的酒不是正宗的稻米釀成的,也不是自己馬匹走的慢,而是後面四大箱的東西讓他今天的話變少了,因為這四五箱子裏面裝的都是運往河間府的賑災款,還有就是他在這霧氣中感受到一絲絲的詭異。

「後面的都跟緊了看着點。」 李三刀一隻手持刀一隻手拉着韁繩看着後面的捕快吆喝了一句:「過完十里坡就到河間府的地界了。」

李三刀的這話似乎很有魔力,這些衙役聽了動作立馬麻利起來,但額頭上的汗嘩啦啦的流着,他們也察覺到了不對勁。

這時候的霧更濃了,感覺整個十里坡都是霧,若是尋常的霧倒還覺得正常,可奇怪的是這霧是紅色霧氣,這下子就感覺這不正常了。

「李哥這霧氣有古怪!」旁邊的幾個捕快看着這前面的霧說了一句,李三刀看着這霧氣,來不及思索坐下的馬駒嘶鳴起來好像感覺到危險。

「所有人都給我看好銀子沒有我的命令都不能輕舉妄動。」說著李三刀拉着韁繩看着前面,手裡的刀隨時準備應對這突發情況,一下子整個林子裏面瀰漫著一股詭異的氛圍,所有衙役心都提到嗓子眼。

「嗚嗚嗚~」

忽然就在李三刀看着四周時,整片林子里傳來一聲聲嗚嗚的哭聲,這聲音有點像哭聲,有點像是一個人在學狼叫總之讓人聽着都感覺瘮得慌。

李三刀聽着這嗚嗚聲不由得大聲說道:「在下河間府李三刀,承蒙江湖朋友看得起人送外號李三刀,今夜路過此地實屬身不由己,若有冒犯的地方還請多多擔待。」

李三刀話音落下這嗚嗚聲居然奇怪的停下了,一下子整片林子里沒有任何的聲音,李三刀正準備對後面衙役吆喝,忽然這林子對面出現一個人,一個很奇怪的女人,她穿了一身深黑色織錦的黑色長裙,裙裾上綉着黑黑玫瑰,用一條不知道用什麼做成的腰帶將那不堪一握的纖纖楚腰束住,將烏黑的秀髮綰成如意髻,僅插了一支簪,雖然簡潔,卻顯得清新優雅,臉上一條奇怪的疤看着很猙獰,而奇怪的是她懷裡抱着的竟是一隻幼狼,她摸摸懷裡的幼狼看了看對面的李三刀幾個人邁著蓮步到他們面前露出絲絲詭異的笑容。

「都閉上眼睛別看她!」李三刀頓時覺得不妙,可惜還是遲了,幾個衙役眼睜睜看着面前的人在自己的脖子上被划出一條血痕,嘭嘭幾聲倒在地上,李三刀一臉凝重的看着她,喉嚨乾澀地說道:「狼婆婆!」

「咦你居然認識我?」狼婆婆轉身看着李三刀有些詫異。

李三刀硬着頭皮說道:「狼婆婆名聲在江湖上如雷貫耳,在下不可能沒有聽說過的。」

「你既然聽說過我的名聲那麼這些就當作留下來孝敬婆婆的吧。」狼婆婆笑吟吟地看着李三刀。

「這個恕難從命。」李三刀一下緊張道。

「你很啰嗦,婆婆不喜歡這樣啰嗦的人。」說著狼婆婆手一揮一股紅色霧氣撲向李三刀,李三刀還未拔出刀就感覺身子一軟整個直接昏迷倒地。

……

月,正是最圓的時候,此刻城裡的夜市不過是剛剛開始,這一條街道上的人也開始熱鬧了起來,可是顧十三卻已經醉倒在一個寺廟旁,他整張臉顯得十分的通紅不知道從哪裡喝了這麼多的酒。

這寺廟叫雲尼庵,顧名思義看得懂的人應該都知道這裏面住的都是尼姑。

雲尼庵其實距離這街道不遠,只要從這街道旁邊的石橋上面過去就是雲尼庵了,雖然它是一個尼姑庵,但佔地面積很大幾乎後面的山林里都是雲尼庵的地盤,裏面的尼姑很多,每一個尼姑雖然都是在吃齋念佛的人,但她們也是習武,所以在當今武林之中雲尼庵絕對是佔有一席之地。

顧十三每一次在外面喝醉了之後要麼出現在青樓,要麼出現在賭館要麼就是在雲尼庵,如果你想要去找顧十三做事情,那就去青樓或者去雲尼庵門口找就對了,在這武林之中大晚上敲尼姑的門是已經讓人不齒的事情,但他偏偏就是這麼一個怪人就喜歡敲着尼姑的門,在這江湖上恐怕也就只要類似於像顧十三這樣的人才能幹出來大晚上去敲尼姑庵的門的事情了。

就在顧十三躺在門口不久之後,忽然這門響起了一道嘎吱得聲音,然後裏面忽然鑽出一個頭戴着一頂灰色得帽子,這人看着身穿着一件灰色衣服,眉清目秀一雙眼睛炯炯有神看着很是空洞,而且更加讓人奇怪的還是這一個人的臉上有兩個酒窩,要不是她從這裏面出來,別人很難相信她是雲尼奄的尼姑。

她叫雲姑子,是雲尼庵的一個尼姑,記得她和顧十三認識的時候是在五年前的一個夜晚,那時候的雲姑子還沒有削髮為尼還是暫住在雲尼庵里從外來的一個女子,準確的說來是顧十三救了她一命然後將其安置在這雲尼庵之內,她和顧十三絕對是一對很好的朋友。

也正是因為這樣所以顧十三每一次喝醉了之後才會來到雲尼庵裏面。

「這傢伙到底是喝了多少酒啊。」她不由得嘀咕地說道,然後捏着自己的鼻子一隻手不由得朝着前面揮了揮。

不一會兒的時間她這瘦弱的身子扛着顧十三的身子快速的往裏面走去,只是奇怪的是他們走了進去的時候這裏面居然顯得無比的安靜居然沒有一個人。

顧十三被她馱着回到她住的地方,她住的地方很冷清,裏面幾乎只有一面白凈的牆,如果還要問這裡有什麼特別的就是那就是還有一張床,一張很小的床幾乎只能夠睡得下一個人。

……

等月上柳梢頭,這房間之內似乎顯得格外安靜,當然還有一個人躺在床上呼呼大睡的人。

雲尼庵里還有一聲聲木魚的敲打聲,這聲音不大,但細細聽着的話可以很容易的聽見,這是雲姑子在敲着着木魚不斷的念着經書,這樣的事情在雲尼庵里似乎已經是一種很平常的了,因為每一次顧十三來到這裡她都在這兒盤膝而坐敲打這木魚。

也正是這個時候雲尼庵上空兩道黑影快速的掠過,下面念着經的雲姑子不由得停下了敲着着木魚耳洞微微地一動然後輕輕的嘆息道:「阿彌陀佛。」

而此刻,顧十三所在的這一間房子的門被這一道黑影小心翼翼的打開來,一道身影快速的遁了進去。

而就在這個還好原本正在床上呼呼大睡的顧十三忽然之間睜開了自己明亮的眼睛。

一道破風聲忽然傳來,方向卻是清楚明了的朝着顧十三所睡的位置。

他好像能夠看得見這漆黑夜下所有的東西一般直接一把刀劈刀床上,噗嗤噗嗤的聲音一道接着一道的十分的清脆至極。

「沒人?」這個人低聲說道。

忽然就在這個時候門外又一道身影闖了進來出現在他的後面。

「誰?」黑夜之中這男子感覺背後有什麼恐怖的東西,讓他感覺毛骨悚然不由得開口說道。

「死!」後面冰冷的話音和一把匕首直接回答了他的話。

進來的那個人急忙躲避,隨即一掌劈了出去,這個黑衣人的刀落空急忙從窗口跳了出去。

「顧十三顧十三,你沒事吧!」這個人匆匆忙忙的走了過來看着這床上然後摸摸,忽然一道光緩緩點燃。

角落坐着一個人,這個人可不就是顧十三。從剛才可是他其實早已經清醒了,只是想看看這個人大半夜來殺自己有什麼目的。

看着後面進來的這個人顧十三一愣看着對方道:「你是誰,我似乎不認識你!」

「在下房齡九。」對方不由得回答道。

「房齡九?」顧十三眼睛一亮繼續道:「可是號稱河間府的鐵臂蒼鷹的房齡九?」

「這都是江湖人士對我的稱呼。」房齡九謙虛道。

顧十三看了看他,疑惑的問道:「不知道你半夜來找我是有什麼事情嗎?」

房齡九:「確實是有一件事情!」

顧十三擺擺手道:「什麼事情都沒有睡覺重要。」

說著就要準備躺下休息了,不過就在這個時候房齡九卻是笑了。

顧十三看着他略微感覺有些奇怪的問道:「你笑什麼?」

房齡九道:「江湖上每一個人都說你顧十三有三大愛好確實不假。」

聽着房齡九的話顧十三一瞬間來了興緻道:「什麼三大愛好?」

房齡九淡淡一笑道:「吃喝嫖賭睡。」

聽聞這話顧十三忽然笑了笑:「確實是這樣的,所以我要睡覺了,有事情還是沒有事情明天再說吧!」

房齡九搖搖頭道:「或許其他的事情明天後天說都可以,但這事情必須今天就說。」

顧十三道:「什麼事情非說不可?」

房齡九道:「不是我非說不可,而是你必須得聽,而且我敢料定你會聽的。」

一陣冷風從門縫之中吹了進來,顧十三不由得打了一個哈欠揉揉自己的鼻子道:「說吧!如果你說的我不喜歡聽你以後都不要來煩我。」

看着顧十三這表情,房齡九嘴角不由得浮現一抹笑意。

他道:「昨晚,河間府三十五萬兩賑災款在十里坡消失了。」

聽着這話顧十三不由得搖了搖頭:「這貌似和我沒有什麼關係吧!」

房齡九道:「確實是沒有什麼關係,不過後面就應該有關係了。」

顧十三道:「什麼關係!」

房齡九道:「在十五萬兩賑災款消失之時江湖上一個人也是消失了,原本我在接到河間府府尹的令牌徹查這一件事情,但關係到這個人實在和你有關係。」

「誰?」

「李三刀!」

顧十三沉吟片刻道:「所以你找上我是希望我幫你一起徹查這一件事情?」

房齡九淡淡地說道:「這也是沒辦法的,畢竟這事情關係到你的好朋友李三刀,所以你必須出來查清楚這一件案子,況且整個江湖上沒有人比你顧十三還要聰明的了,而且除了你誰都沒辦法還李三刀一個清白。」

聽着他的話顧十三感到有些莫名其妙,然後呵呵的笑了一笑:「我記得你似乎和李三刀是夥伴?」

房齡九點點頭道:「是,可這又有什麼關係嗎?」

顧十三道:「這一件事情發生的時候能告訴我你在哪裡嗎?」

房齡九不知道顧十三為什麼會這樣問,當下說道:「在河間府!」

顧十三點點頭疑惑道:「既然你在河間府,那這事情就奇怪了。」

房齡九不解地問道:「哪裡奇怪了?」

顧十三卻搖搖頭道:「按理來說你和這房齡九是同一個衙門的捕快,這事情發生了之後你不是應該先去看看有沒有什麼線索的嗎?怎麼會第一個找到我這裡了呢?」

房齡九說道:「我去看了,但沒有任何線索。」

顧十三哦了一聲沒有再說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