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神武戰神:從學校保安開始
神武戰神:從學校保安開始 連載中

神武戰神:從學校保安開始

來源:google 作者:軒欣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軒欣 都市小說 陳丹

陳丹卧底警察的身份意外暴露,被販毒集團從樓頂丟下,意外穿越到神武者的世界,這裡不但有地球上的科技文明,還有神武文明一個經脈退化,丹田荒廢的地球人,註定無法成為武者,更不可能覺醒血脈成為神武者的情況下,他如何一步步走向人生的巔峰,成為食物鏈頂端的存在?展開

《神武戰神:從學校保安開始》章節試讀:

青頭幫的老大叫袁昆,已經年近四十,因為橫練了一身外家硬氣功,導致頭頂上寸草不生,也得了一個「酷頭昆」的綽號。

此刻,酷頭昆坐在辦公室的沙發上,面色陰鬱的掛掉手中的電話。

「昆哥,怎麼了?」一個相貌美艷,身材火辣的女人走過來,坐在他腿上。

這婦人名叫雲嬌,因身體柔軟,做事陰狠,得了個「白蛇」的綽號。

「是老鷹打來的電話,這沒用的東西,被啟明學校的那個保安打了。」袁昆道。

雲嬌的手在袁昆強壯的胸肌上輕輕撫摸着道:「早就聽說啟明學校新來了一個保安,身手了得,是不是他?」

袁昆道:「應該是他。」

雲嬌道:「這小子也是個愣頭青,我們不找他麻煩就算了,他居然還敢招惹我們。」

袁昆道:「這小子功夫不一般,如果練的是外家功夫也就算了,若是內家高手,八成是哪個大勢力培養出來的,沒弄清楚之前,我們還是不要輕易招惹的好。」

在這個世界,神武者碾壓一切武者。

武者中,修鍊內力才是王道,而內力的修鍊方法都掌握在大家族和那些習武門派手裡,一般人根本不可能學得到。

雲嬌道:「這個好辦,我派人去查查這小子的底。」

袁昆點頭道:「嗯,這樣也好。老鷹想的主意繞不開啟明學校的學生,有那保安總是礙手礙腳的,沒什麼背景就做了他吧。」

雲嬌笑道:「昆哥,老鷹想的這個主意是不是缺德了點?」

袁昆在雲嬌的翹起的屁股上拍了一下,得意道:「哈哈,那沒辦法啊,整個上水府娛樂一條街那麼多,沒有年輕漂亮的新貨色,憑什麼吸引那些有錢人過來消費?」

雲嬌嬌哼一聲:「那有好的還要不要給昆哥留着?」

袁昆滿臉淫笑道:「哈哈哈哈……對了,查那個小保安的底的事你去辦吧,要真是哪個大勢力的後輩,也能便宜了你這個小騷貨。」

雲嬌道:「大勢力的後輩能來當保安?我看最多就是個被逐出師門的弟子,不過這小子要是識時務,我用點手段,弄來給咱們青頭幫做個打手也不錯。嗯哼,不要嘛……」

陳丹一出酒吧的門就直接叫來兩輛的士,帶着馮曉曉等人離開水街。這裡是人家的地盤,要是青頭幫真把人集結起來,自己就是三頭六臂,也根本護不住馮曉曉和這些學生的周全。

兩人把每一個學生都送回家,馮曉曉站在自己租住的小區門口道:「陳……陳隊長,今晚謝謝你。」

經過了這一晚的驚心動魄,兩人的關係也不像往日那麼生疏。

陳丹笑了笑道:「不用客氣,舉手之勞而已。」

馮曉曉低着頭,憋了半天,這才鼓起勇氣道:「要不,你上去坐坐?」

陳丹心中一陣激動,這暗示已經非常明顯了,他怎麼可能聽不出來?只要自己上去,今晚必定會發生點兒香艷的故事。

隨即他有點慚愧起來:陳丹啊陳丹,你是地球人,早晚是要回去的,馮曉曉這麼好的一個女孩,你不能給人家一個結果,最好還是不要傷害人家。

「還是算了吧,我還要去學校值班。」

經過了一番人性和獸性的天人交戰,陳丹口不對心地說道。

「哦。」馮曉曉的聲音裡帶着一絲失望。這個男人好特別,明明能感覺到他喜歡自己,卻又不是那種只會用下半身思考的男人。

為什麼呢?

是錯覺嗎?也許他根本不喜歡自己,又或許是他有女朋友了,是班裡的陸青青嗎?

馮曉曉站在那裡胡思亂想着。

陳丹道:「那我回去了,你也早點休息。再見!」

陳丹轉身往回走,心裏不免有點失落,禽獸不如啊,多好的機會,就這麼放棄了。剛走幾步,身後馮曉曉的聲音響起:「等等……」

陳丹回頭,只見馮曉曉道:「你有女朋友嗎?」

陳丹搖搖頭。

「那你有喜歡的人嗎?」

陳丹又搖了搖頭。

馮曉曉嫣然一笑,紅着臉道:「我……我喜歡你。」說完一個轉身,風一般地往小區裏面跑去。

陳丹看着她消失的背影,泡妞如此簡單的嗎?

他不知道,他這個修鍊了九陽天蠶功的純陽體質,本身就對女人有莫大的吸引力。

……

陳丹的工作是干十二小時休二十四小時,次日下了班,陳丹帶着小狼狗和前往上水市城外的山裡。

這兩個月來,每當休息日他都要去山裡打磨身體。用那狗的說話,陳丹來自地球,由於地球人體內的經絡和丹田已經退化,如果按照這個世界武者的修鍊方式修鍊的話那是事倍功半。而九陽天蠶功不同於其他習武法門,主要是靠外力的滋補來幫助體內的天蠶進化,同時天蠶也會幫他淬鍊身體,最終超脫肉體凡胎,成就金剛不壞之身。可以說是兩者相輔相成,互相成就。

此時陳丹身體強度已經遠遠超出常人。不過身體得到強化的同時,他也需要通過不斷的磨練來適應這種快速變化,所以休息的時候進山打磨身體就成了他的必修課。

經過一天一夜的超強度修鍊,陳丹拖着疲憊的身體回到宿舍。此時天還沒亮,陳丹想休息一下再去上班,剛到宿舍門口,只聽到裏面傳來一陣陣鼾聲。

陳丹納悶,因為學校的宿舍條件簡陋,別的保安家也都在上水府,兩個月來這間宿舍只有他一個人住,怎麼突然就有人住在裏面了。

這可不是什麼好事,和別人住在一起,別的不說,這條既能吃又會說人話的狗就是個大問題。

他看了看身邊的小狼狗,拿出鑰匙打門,一推開門,就看見他的床上有一個肥胖的身軀正裹着他的被子,臉朝着床裏面呼呼大睡。

陳丹心裏不由火起,這傢伙還真夠不客氣的,連個招呼都不打就睡在自己床上了,就是同事也不能這樣吧?

他強壓着心頭的怒火,走過去掀開被子,這人他認識啊,這不是那個猥瑣的胖子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