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沈先生的妄念
沈先生的妄念 連載中

沈先生的妄念

來源:google 作者:月亮打烊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沈斯言 現代言情 鍾念

原本是富家千金的鐘念出生被人惡意掉包,狠心的始作俑者將她賣到山村做童養媳此後十年她經歷兩次倒賣,第三次她逃走了,流浪一個月被好心人送進孤兒院里第四次,她被沈家夫婦收養初次踏進沈家,她一眼便瞧上家裡那位漂亮哥哥八年的死纏爛打,兩年流放國外,她如願以償嫁給他成為他的沈太太隱婚三年她笑,他看她哭,他冷漠她手捧真心,卻被他無情嘲笑以為自己能融化他冰冷的心,兩人能攜手彼此,走完這一生不成想,反倒是澆滅了自己,也撞得頭破血流直到他的白月光回國,她才明白,原來他的愛早就給了一個人而正主回歸,她也留下一張離婚協議,拎着行李,安安靜靜的離開後來,沈斯言瘋了,折斷她的羽翼,將人囚與懷中「沈斯言,我要和你離婚!」他在她耳邊惡魔低語:「念念,別妄想了,這輩子我都不會放你走!」你是我長久的妄念,是我的念念不忘展開

《沈先生的妄念》章節試讀:

鍾念本該是含着金湯匙出生的富家千金,二十二年前,她與同一天在醫院生產的嬰兒抱錯。

從那天起,就註定了她無家可歸的一生。

她輾轉被幾家人買去,最後都因為各種原因,再一次將她拋棄。

她記不清自己到底用了多少名字。

她無法忍受漂泊不定的日子,決然離開買家,在街頭流浪許久,最後被好心人送到了孤兒院。

她遇見了善良的沈家夫婦,他們收養自己,並且給了她好聽的名字——鍾念。

那年,她第一次走進沈家,第一眼看見沈斯言,從此淪陷。

不知不覺,車停在夜色門前,鍾念望着燈紅酒綠的街道,露出複雜的笑容。

空氣里瀰漫著香水與酒意,忽略吵鬧的環境,輕柔的吉他聲令人不自覺的放鬆心情。

鍾念找了個安靜的卡座,服務生送上紅酒。

她靠着沙發,打量着前方彈着吉他的男孩。

可是,下一秒,一聲熟悉的嗓音響起,令她全身緊繃。

「酒有什麼好喝,玩點小遊戲。」

隨着聲音的接近,可怕的壓迫感隨之而來。

「沈哥,今天心情不錯啊。」

「確實不錯。」沈斯言輕笑,漫不經心小酌着酒。那雙眸子慵懶,逆着光線,勾出他俊美的輪廓。白襯衣,黑西褲,領帶也不知被扔到哪裡。

「聽說沈哥的新女朋友是個大學生,嬌滴滴的,嫂子親自出馬,還不得嚇哭。」說話的男人,是沈斯言狐朋狗友之一,蔣文洋。

「呵,就她,現在說不定就躲在家哭鼻子。」沈斯言彷彿聽見笑話一般。

幾個狐朋狗友見狀,不禁對視一眼。

蔣文洋伸出手肘,輕碰了下旁邊的人,打趣說:「不得不說還是我們沈哥會拿捏,哥幾個要好好學着點。」

「對,要向沈哥好好學。」

沈斯言沒說話,喝口酒。

手機響了,他低眉瞥去,不由嘖道:「平時兇巴巴的,怎麼連個學生都搞不定。」

沈斯言並不打算回消息。

幾人自認關係比較好,見電話響個不停,又笑起來。。

「怎麼了?難道是嫂子查崗了?」狗友之一的秦崬開口打趣道。

「她也配?」沈斯言慢吞吞地吐出三個字,眼皮一撩,「不過掛着沈太太的頭銜而已。」

他的話宛若一把尖刀,狠狠扎進胸口。

她攥緊酒杯。

他說得對。

自己只是空有其名而已。

整個上流社圈,誰不知,她鍾念不過是沈斯言厭惡至極的女人。

她有什麼權利。

鍾念不緊不慢地硬灌自己一杯酒,醉人的酒意很快就麻痹了神經。

她甚至在想,再醉一些,她會不會忍不住衝出去扇他一巴掌。

沈斯言慢悠悠拿起手機,流暢地打出幾個字。抬眸,忽然瞥見燈光下那簇倩影,黑裙勾勒出纖細的腰身,柔順的捲髮,那隻舉着酒杯的手,白的發光。

「咦,那不是沈哥你的小女友嗎?」這時,已經有幾分醉意的蔣文洋開口。

其他人抬頭看去,只看見一個含淚帶怯、小白花的女孩,朝着他們跑來。

「沈大哥。」賀瑩瑩跑到沈斯言面前,眼淚汪汪叫着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