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玄幻魔法›沈西墨司宴
沈西墨司宴 連載中

沈西墨司宴

來源:外網 作者:我閃婚了超級大佬 分類:玄幻魔法

標籤: 我閃婚了超級大佬 玄幻魔法

一夜荒唐,她竟然睡了墨家那位隻手遮天心狠手辣的墨三爺!所有人都說她完了,只有等死的份兒了!可是沒想到,「三爺,沈西在潑婦罵街呢。」「我女人單純可愛,哪個不長眼的敢誹謗她?」「三爺,沈西把房子燒了。」「我女人溫柔可人,不知道燒傷手了沒?」「三爺,沈西把你的白月光給揍了。」「我的白月光只有沈西一個,你們不要污衊我。」殺伐果斷冷酷無情的墨司宴攬着沈西的小蠻腰:「我女人真真美好,我女兒好可愛。」眾人:墨三爺,您能做個人嗎?展開

《沈西墨司宴》章節試讀:

「西西,這說明我們有緣啊,去哪裡,姐夫送你。」王大富又走近了沈西,伸手想去抓沈西,但被沈西避開。
沈西一臉厭惡,這種噁心的下作胚子,也好意思自稱她姐夫?
她就是拼了命,都不可能讓她姐姐嫁給這種人渣!
「不好意思,王總,我還有事,先走了。」沈西加快步子離開。
王大富想追,但是身體肥胖,根本走不快,追的氣喘吁吁也只能眼睜睜看着沈西頭也不回的離開。
真是可惡!
王大富眼底閃過一抹狠厲,心卻又被這個妖精給勾走了,他不甘心的朝車子走去。
這時候,背後卻傳來一個女人的聲音:「王總請留步。」
他回過頭,看到一個妝容精緻的女孩站在那裡,雖然和沈西這朵帶刺的玫瑰比起來,她顯得寡淡了一點,但是單獨看看,還是挺好看的。
王大富眯着那一雙小小的肉眼:「你是?」
沈顏輕笑:「我是沈月和沈西的妹妹,姐夫,我們見過的。」
比起沈西的桀驁難馴,王大富自然更喜歡這種千嬌百媚,聽她叫自己姐夫,心頭不禁有些蕩漾,這沈家的女兒,倒是一個個都長得如花似玉的:「找我有事?」
沈顏壓下眼底的蔑視,臉上帶着笑意:「姐夫,咱們換個地方聊聊吧。」
「好,上車。」
沈顏上車前,看着沈西消失的方向,眼底滿滿的惡毒。
沈西,我不會讓你好過的!
*
沈西離開醫院後就去了沈氏集團。
這次的衝擊不小,原本就是風雨飄零的沈氏集團如今更是人心惶惶,很多人還悄悄找好了下家。
沈西蹙眉剛到沈月辦公室門口,就聽到沈放庭暴跳如雷的聲音從裏面傳來:「你不嫁也得嫁,聘禮我已經和王家談妥了,這個月月底你就嫁到王家去!」
「我不會嫁的。」沈月聲音清冷,像是被雪山上的潺潺流下的雪水清洗過一般,「沈總若是沒其他事情,就請回吧,我還要開會。」
沈放庭勃然大怒:「沈月!婚姻大事,向來都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我說嫁你就必須嫁!」
沈月終於從文件上抬起頭,冰冷的眼神布滿嘲諷與譏笑:「沈總大可嫁去,我可沒有攔着你。」
沈放庭完全沒激怒了,拍桌而起,手指着沈月:「沈月,你還敢頂嘴!別忘了你當初坐上這個位置的時候信誓旦旦說過什麼,我才是沈氏最大的股東,你要不嫁,就立馬從公司滾蛋!」
沈月蹙眉,辦公室門卻被人從外面推開,沈西冰冷的眼神像刀子一樣落在沈放庭身上:「要滾也是你滾,別忘了這公司是誰創立的!是我們的母親辛辛苦苦一手創立的,又是誰苦苦支撐着,是我姐姐!沈氏能苟延殘喘到今天,和你這個只會坐享其成的爛泥扶不上牆的阿斗有什麼關係!」
「混賬東西,我怎麼生了你這麼個混賬東西!」沈放庭氣急敗壞,左右看了看,便抓起沈月辦公桌上的筆筒朝着沈西砸了過去!
筆筒堅硬,稜角分明,雖然沈西閃身往旁邊一避,可尖角還是擦過她的額頭,划出一道傷口。
手一摸,是溫溫的血。
沈西怎麼也沒想到沈放庭竟然會惱羞成怒到對她下手的地步,這是要她的命?
眼中恨意猝然又深了幾分!
沈月豁然站起來,將沈西拉到一邊:「西西,讓姐姐看看!」
「沒事。」說著沒事,卻有溫熱的液體順着她的眼睫落下來。
沈月立刻拿起桌上的紙巾壓在她的頭上:「別說話,先止血!」
沈西點頭,沈月轉過身,身上布滿駭人的冷意,眼睛裏覆著一層血色,語氣凝了冰:「沈總,蓄意傷人可是要負法律責任的!」
「你——」沈放庭對上沈月的眼睛,突然有點怵,因為她太像傅晚晴了,此時紅着眼的樣子,就像半夜上門鎖魂的厲鬼!
他有點害怕的往後退了兩步,看向摁着額頭的沈西。
沈西手上的紙巾已經快被染透了,觸目驚心的。而她的眼神,幽幽如古井無波,像是藏着一隻吃人的獸!他緊張的咽了口口水,色厲內荏道:「你們,你們給我等着!」
之後便是落荒而逃。
沈西抿着唇,沈月去洗手間內擰了塊毛巾出來:「快讓姐姐看看!」
「真沒事。」沈西放下手,斂了一身寒意,「一點皮外傷而已,不礙事的。」
沈月檢查了才鬆了口氣:「還好傷口不深,不過這幾天你都不能碰水,也不能吃醬油的東西,要是留疤了怎麼辦。」
「留就留唄,無所謂的。」沈西微微笑着。
「胡說,這麼好看的一張臉,就像個完美的藝術品,怎麼能留疤呢。」沈月叫助理送了藥箱進來,仔細給沈西處理了以後才道,「你何必激怒他呢,這樣對你不好。」
「誰讓他們欺人太甚呢。」竟然敢拿沈月的婚姻去做交易!
沈月倒是看得開:「家族聯姻本來就是這樣,不是他,也會是別人。」「那也決不能是王大富那種下作的色胚!」沈西眸中的寒意又凝聚起來,那樣的渣男就該拉去閹了!沈月心裏一驚,擔心的看向沈西:「他欺負你了?」
沈西也沒想到姐姐這麼敏感,不過她本就聰慧,只道:「放心,我沒讓他佔到便宜,我會保護好自己的,我也不可能讓你嫁給他!」
沈月溫柔笑了,笑的猶如冬雪消融,春風拂面,她滿眼疼惜的摸了摸沈西的小臉,桌上的手機就響了,她過去接起,客氣道:「張行長。」
沒多久,沈月的臉色就變了:「張行長,這筆貸款咱們不是都談好了嗎,怎麼現在又不行了。」
半晌後,沈月有些無奈的放下電話:「好,我知道了。」
「姐,是公司資金出問題了嗎?」沈西也很聰明,三言兩語就能猜出大概。
沈月嘆了口氣:「咱們公司和墨氏集團也沒有往來,也不知道究竟哪裡得罪他們了,」她看了眼時間又安慰沈西,「不過沒事,姐姐可以解決的,你先回家吧。」
「好。」
沈西了解沈月的脾氣,便也沒有再逗留,轉身走了。
內心裏,卻是堅定了去找那男人的念頭。
但是微信不通過,電話拉黑,她還能怎麼辦呢?
當然只能,單刀直入的殺上門去了呢。
,co
te
t_
um

《沈西墨司宴》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