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穿越重生›神醫狂妃狠囂張
神醫狂妃狠囂張 連載中

神醫狂妃狠囂張

來源:google 作者:君陌煙 分類:穿越重生

標籤: 南宮流清 君陌煙 穿越重生

她君陌煙本是特工組織有名的頂級醫師,武道雙修,卻意外死於一場小小的實驗可她命不該絕,一朝穿越至一個落魄小姐身上,背負血仇卻身陷囹圄,且看她如何力挽狂瀾,縱橫天下囂張?我有囂張的資本你配嗎?展開

《神醫狂妃狠囂張》章節試讀:

南宮流清停下腳步,雖然有些不明白君陌煙的用意,但還是想聽聽她的說辭。
他的確是帶着母體的毒素出生,當今的皇帝為了保住他的性命,暗中請了無數神醫聖手,最終得出的結論也只是保他至今,二十五歲大限,是除了醫師之間他和皇帝共同的秘密。
見南宮流清沉默不語,君陌煙只能繼續上前。
「身體講究陰陽調和,你身患熱毒,所以你所練功法一定是至陰至寒,只有這樣你才能保證你的身體保持在一個平衡的維度。

君陌煙是一個醫者,雖然雙修了武道,可是對古代的內功心法一類了解還是有些欠缺,唯一可以確定的是,南宮流清身上的清冷氣質,一定和他練得功法有關。
南宮流清眯了眯眼,轉身面向君陌煙,朝她緩步走來。
到現在君陌煙也沒機會收拾自己,依然是原先那個破敗樣子,可南宮流清並不介意,他與她的父親君博文,還有一些事情沒能了結。
曾經的君陌煙懦弱無能,君博文出事後沒有任何能力能堪大任,就連最後保存證據也會被人抓到把柄,他甚至想過直接放棄這枚棋子。
君陌煙也不知道為什麼,好像一旦靠近這個男人,她的心跳就會莫名加速,可是在她的印象中,她好像是第一次見這位大人物。
難道原主認識逸皇叔?
還沒等君陌煙想出緣由,便有路過的侍衛竟直接拔劍沖向南宮流清。
刺客還有第二波?
君陌煙眉頭一緊,條件反射地撲向南宮流清,原本可以輕易躲過的南宮流清被君陌煙突如其來的一撲反而拖慢了速度,南宮流清皺了皺眉,還是伸手將君陌煙接下。
長劍刺破了布片划過稚嫩的皮膚,新傷加舊傷痛的君陌煙倒吸了一口涼氣,在南宮流清懷中卻微微有些發愣。
她這算是美救英雄了?
隨即想到南宮流清也許有的深不可測的內功根本不需要她救,加上自己現在的狼狽樣子也實在是算不得美人。
南宮流清卻沒有給君陌煙胡思亂想的機會,直接一把將她靠着馬車坐下,貼身侍衛文耀則是一開始就迎上剛才的刺客,正打得熱火朝天。
南宮流清很顯然已經不想再耽擱下去,直接一個暗器便將想要逃跑的刺客半路截下。
只見原本輕功飛到半空的刺客竟直接落地,口吐鮮血,已經半死不活。
好兇狠的手法。
君陌煙忍不住感嘆,立刻想到先前她與楊氏和君可兒二人糾纏時,有人高呼抓刺客,以南宮流清這樣的身手,除非是故意防水,否則刺客絕對沒有逃跑的機會。
「帶回去,交給皇兄吧。
」南宮流清的話說得慢條斯理,完全沒有受到什麼影響。
君陌煙這下覺得自己簡直是賠了夫人又折兵,得不償失。
南宮流清的目光移向君陌煙,微不可查地嘆了口氣。
「文耀,」
「屬下在。

「告訴皇兄,君小姐本王帶走了。

「是。

君陌煙就這樣雲里霧裡地被南宮流清裝進馬車,從未與這樣的人獨處過,久違地讓君陌煙有些難以適從。
「你做的很好。
」南宮流清突然來了這麼一句。
的確,原主做的很好,從一開始她臨危受命,儘管軟弱無能,但就算到了最後,她也願意以生命守住他們的秘密,對他的這份情誼,南宮流清不是不知道。
君陌煙沒能在繼承這部分的記憶,所以對南宮流清的話,有些迷惑。
她只覺得南宮流清和別人不太一樣,君可兒看見她的樣子一直都是不屑又噁心,南宮軒與她周旋,心裏也充滿鄙夷。
唯獨他,從始至終都是一樣。
「皇叔患病多年,想必也清楚自己的身體,所以,皇叔願意相信我了嗎?」
君陌煙撕下一塊布條,將已經止血的傷口包住,這個時代如果傷口感染是非常危險的事。
「陌煙從未學過醫術,你到底是誰。

南宮流清的話讓君陌煙心頭一跳,看來面前這位逸皇叔確實深藏不露。
「我不是說了嗎?以前的君陌煙已經死了,我是重生的君陌煙。

君陌煙說的半點不心虛,因為她就是君陌煙,身體屬於原主,原主已死,她說的都是事實。
原來南宮流清一直在懷疑她的身份,既然他懷疑,為什麼還要帶自己回府?君陌煙衣袖下的手微微握緊,在思索要不要先想辦法將他放倒。
「不用白費心思,你逃不出去。

君陌煙撇了撇嘴,感覺自己惹上了一個不能惹的人物。
南宮流清一看就比楊氏和南宮軒難對付多了,至少她是這麼覺得。
「你……你想怎麼樣?」
「既然你想代替陌煙,本王就成全你。

什麼意思?君陌煙往後退了退,直覺也告訴她這個男人非常危險。
「在老七跟前不是挺厲害的嗎?現在怎麼害怕了?」
君陌煙的樣子有些好笑,南宮流清莫名生出一些調侃的興緻。
「有對應的籌碼,才有談判的資格,於皇叔而言,陌煙手中的醫治方法,價值幾何?」
她可是連特工都能搞定的醫師,對面這個男人都命不久矣了,有什麼可怕的?君陌煙努力提醒自己這一點,來平復自己緊張的心情。
看來她猜的也沒錯,原主以前確實見過逸皇叔,甚至還對這位皇叔產生了別樣的情愫。
難道原主當初被冤枉的罪名,也有他的參與?所以這才是原主真正不願承認的記憶?
君陌煙這時候才覺得自己如夢方醒,逸皇叔的手段,她還是要好好領教一番。
「你的命和藥方,你覺得哪個更值得?」
「我死了沒關係啊,反正人微言輕,如果我死了隨後就能有一個像您這麼優秀好看的皇叔一起陪葬的話,那可真是我的福氣。

君陌煙毫不畏懼地與南宮流清對視,反正她死豬不怕開水燙,她才不信堂堂皇叔這樣的權位會捨得死呢。
「有底氣,方法奏效,自然不會虧待你。

「皇叔這句不會虧待指的是……」
君陌煙還想繼續刨根問底,而此時南宮流清卻已經閉上了眼睛。
今天他說的話已經夠多了。

《神醫狂妃狠囂張》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