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言情›神醫娘親她特會講理
神醫娘親她特會講理 連載中

神醫娘親她特會講理

來源:外網 作者:葉婉兮李夜? 分類:都市言情

標籤: 葉婉兮李夜? 都市言情

她來自中醫世家,穿越在成親夜,次日就被他丟去深山老林。四年里她生下孩子,成了江南首富,神秘神醫。四年里他出征在外,聲名鵲起,卻帶回一個女子。四年後,他讓人送她一張和離書。「和離書給她,讓她不用回來了。」不想她攜子歸來,找他分家產。   他說:「讓出正妃之位,看在孩子的份上不和離。」「不稀罕,我只要家產」「我不立側妃不納妾。」她說:「和離吧,記得多分我家產」他大怒:「你閉嘴,我們之間只有死離,沒有和離。」展開

《神醫娘親她特會講理》章節試讀:

「你來了這兒,攏共說了三句話,第一句話『王妃,對不起』,然後吊著一張死了爹娘的臉。」
「王妃你別血口噴人,卑職的爹娘早死了。」藍煒有些急。
「我知道你爹娘早死了,所以到底是誰死了會讓你一副死了親人的臉呢?」葉婉兮尾音上挑,說得聲情並茂。
「我……」藍煒一時語塞。
葉婉兮一拍手,「答案只有一個,那就是你家王爺死了。」
幸得黑暗掩飾了某人駭人的臉色,此時,李夜璟簡直氣得想殺人。
而葉婉兮看不見則不慌,繼續語炮連珠。
「第二句話,就是勸我想開些,什麼往後的日子一個人過,雖然清苦些,但好死不如賴活着,說什麼該過的日子還得過,是也不是?」
「這,卑職是這麼說的,可是……」
葉婉兮根本不給他解釋的機會,這打嘴炮嘛,跟談生意一樣,只要你出招夠快,不給對方喘息的機會那就能贏。
「你承認你是這麼說的就行了,你第三句話『王妃,這孩子是?』我立刻就給你解釋了孩子的事,我說我給王爺留了後,叫他不必擔心王府沒人繼承。」
「而你呢,哼,你明明知道我誤會了,你卻沒有解釋,嗷嗚一嗓子掉頭就跑了。」
「我……」
「你你你什麼你?你給我閉嘴,你騎馬跑的啊,我帶着個孩子,攆都攆不上。」
「不是啊王妃,我那是……」被王爺突然冒出來的孩子嚇到了嘛,和離書也不敢給了嘛,連提都不敢提。
但這話些還沒說出來,又被葉婉兮語炮連珠打斷。
「我看你就是故意的,你這奸詐的小人,故意讓我誤會,讓我與王爺之間產生間隙。」
藍煒苦着臉,「我沒有,我不是故意的。」
「那你就是有意的。」
藍煒:「……」
為什麼短短四年不見,王妃變得這般伶牙俐齒?
可比當初那個胸大無腦的葉家大小姐難對付多了。
葉婉兮還在繼續,努力的擠出幾滴眼淚道:「哎呀,可憐我成親第二天就遇上夫君上戰場的事哦,獨自生下孩子,帶着孩子苦守寒舍四年,就等着王爺他日帶着榮耀歸來,接我們母子回家享福呢。卻不想,遇上你這等刁奴,我們夫妻還沒見面,就整出這麼大的誤會。」
藍煒服了,淚流滿面。
啥都不想說了,也不想解釋了,免得越描越黑。
他撲通一聲跪在地上,俯首道:「王爺饒命,都怪卑職嘴笨,話沒說清楚。」
黑暗中,李夜璟冷笑一聲。
「嘴笨?呵呵,你是嘴笨。」
不但嘴笨,腦子也笨。
李夜璟隱約在對面的葉婉兮旁邊看到一個小不點的影子,心中一動。
這就是自己的兒子?
聽藍煒說簡直就是縮小版的自己,可惜屋裡太黑了,看不清。
他想伸手去摸摸他,可終究還是將手收了回來,拳頭握緊。
隨後抬起步子大步跨出了門檻,並丟下一句話。
「帶走。」
藍煒抹去了額頭的汗,起身對葉婉兮做了個請的手勢。
「王妃,小公子,請吧。」
葉婉兮:「去哪兒?」
藍煒嘴角一抽,「自然是……接你們回王府享福。」
雀兒與刀赫跟在後邊,一路上心驚肉跳。
回王府是回王府了,不過不是明早,而是今晚。
接是來接了,但是不是接回去享福難說。
……
此去京城不算近,馬車不比騎馬快,連夜趕路也快中午了才到王府,顛來顛去的,這一晚誰都沒睡好。
馬車停下,趴在她腿上的葉璽抬起了頭來。
「娘,到了嗎?」
葉婉兮已經透過帘子的縫隙看到了楚王府的大門。
她拍拍葉璽道:「到了,你要是困就睡着吧,娘抱你。」
該來的總要來,該面對的總要面對。
她葉婉兮要認慫,她就不是葉婉兮。
一下馬車,就看到了李夜璟那張苦瓜面癱臉,比起記憶中的臉,少了幾分儒雅,多了幾分風霜,五官更加立體剛毅,也更加的冷硬。
葉婉兮與他之間可沒有感情,反而覺得他是個大渣男。
看着他盯着自己的時候,只尷尬的扯了扯嘴角。
李夜璟冷哼一聲,抬腿大步跨入王府大門。
一行人跟着進了王府,剛過正門,就見府中一隻白蝴蝶似的女人飛奔而出,身體柔弱無力似的,一頭扎進李夜璟的懷裡。
「璟哥,聽說您徹夜未歸,紫鳶一夜未眠,一直等着璟哥。」
後面跟上來的葉婉兮一臉錯愕的看着這個女子,瞧着她的穿着打扮與頭上的飾品,似乎不是京城的本土人士。
莫非這是李夜璟出征四年,帶回來的戰利品?
可真是驚喜。
李夜璟只淡淡的掃了葉婉兮一眼,轉頭對白紫鳶道:「你身體不好,怎麼能徹夜不眠?」
轉頭又問:「是誰負責照顧白姑娘?」
兩個丫鬟立刻跪下來。
「王爺,是奴婢二人照顧姑娘。」
「是你們?哼,沒用的東西。來人啊,掌嘴。」
很快有負責掌嘴的婆子上來,兩個丫鬟驚恐的磕頭求饒,「王爺饒命。」
可巴掌還是無情的落了下來。
丫鬟白皙的小臉紅腫一片,嘴角更是流出血來。
這時,白紫鳶緩緩站出來攔住了她們。
轉而對李夜璟說道:「璟哥,不關她們的事,是紫鳶對璟哥放心不下,心中擔憂,才不能入眠。」
「既然白姑娘為你們求情,本王這次就饒了你們。」
被掌嘴的丫鬟立刻磕頭謝恩。
「以後這樣的事不可再犯,萬不能拿自己的身體開玩笑,知道嗎?」李夜璟轉而對白紫鳶道。
白紫鳶微垂首,低聲道:「知道了。」
葉婉兮驚愕的看着他們,一進門就欣賞了一出讓人作嘔的茶戲。
要攔不早些攔,人家都被打腫了臉才攔,完了還得對她感恩戴德。
這種低級的茶戲實在無趣得很。
「藍煒,還不快帶路。」
藍煒可不敢做主,看向了李夜璟。
李夜璟見她抱着正在睡覺的孩子,點了下頭,藍煒這才敢在前面給葉婉兮帶路。
「王妃,請。」
葉婉兮轉身跟着藍煒離去,剛走沒幾步,就被白紫鳶小跑着追上來。

《神醫娘親她特會講理》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