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神醫聖手
神醫聖手 連載中

神醫聖手

來源:google 作者:黑咖啡有點甜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冷冰雪 張小偉 都市小說

為救母賣掉祖宅,沒想到錢卻不翼而飛張小偉憤怒至極,暴打狗男女,意外獲得仙醫傳承從此,他精通妙手回春之術,撿漏鑒寶之功,玩轉都市,獲得美人歸他的醫術,既能救人,也能殺人展開

《神醫聖手》章節試讀:

所有人的目光望去!

只見一個四十來歲的中年人倒在地上,人事不省,無論怎麼叫都沒有反應。

張小偉看到青年準備攙扶起他,慌忙提醒道:「別動他,他現在的情況不能亂動。」

嗯?

青年和現場的人都回過頭來,詫異的看向了張小偉。

「你是醫生?」青年看上去文質彬彬,像個高學歷的文化人,好奇的問。

「我懂些醫術,並非醫生。」

「哼,既然不是醫生,在這裡裝什麼大能?都給我讓開。」

張小偉剛說完,背後忽然傳來了一名老者的聲音。

所有人回過頭去,只見一位身穿唐裝,看上去極有威嚴的人緩緩走來。

「是宋老,宋老來了,大家趕緊讓路。」

有人認出了他的身影,這人就是中醫界鼎鼎大名的宋魁首宋老,也是中醫協會的會長。

青年看到他,立馬露出崇拜的目光,慌忙跑過來說道:「宋老,求您救救我們老闆,他剛剛還好好的,可是忽然間就昏倒了。」

「別慌,我先看看他的情況。」宋魁首緩緩走到跟前,抬起他的手臂幫他診斷起來。

沒幾秒的功夫,他嚴肅的向人群中喊道:「幫我準備銀針,病人是心臟病突發,需要急救。」

「宋老,病人並非心臟病,而是中毒,若是按心臟病突發來治,恐怕會耽誤最佳治療時間,令他更加危險。」張小偉趕緊提醒道。

「你的意思是,你醫術比我高明?」宋魁首回過頭來,冷冷的注視着張小偉問道。

現場群眾也對張小偉不斷搖頭,有人忍不住說道:「小夥子,你就別耽誤宋老治療了,宋老的醫術有目共睹。」

「整個中醫醫學界還沒幾人能比宋老更厲害的。」

「就是,小夥子你還是保持安靜,看宋老治病吧,你會賭石我們不否認,但治病可沒那麼簡單。」

張小偉只好站在一邊不再說話。

不大會兒,一副銀針準備過來,宋魁首緊緊的抓在了手心。

只見他十分嫻熟的拔出銀針,順勢高抬,左手探穴,右手下針,手速飛快如龍,刷的一下扎入到了病人的心俞穴內。

宋老的針法出神入化,看的人無比欽佩。

針尖入體,病人的手指微微顫抖了下,眉頭也不由自主的皺了起來,觀眾們不斷點頭稱讚。

「不愧是宋老,這醫術當真一絕,只是一針下去,病人就有了反應。」

「宋老的針灸那是全國盛名的,全國之內又有幾人能與宋老的針法相比?」

「就是,宋老救人,最多三針,這是全常海市人都知道的。」

刷!

第二針下去,宋老直指病人的上庭穴,此針一出,病人的眼珠都滴溜溜的轉了起來,呼吸也開始變得穩定。

最後一針,宋老直入內庭穴,此針為最後的心脈穩固針,一般進行到此階段,病人必會醒來,針到病除。

可是當他刺下刺針之時,病人的軀體依舊沒有反應,只是呼吸忽然變得比剛才劇烈了許多。

這一幕讓宋魁首頗為震驚,他橫眉一蹙,不解自言道:「這是怎麼回事?病人應該醒來了才對,為什麼沒有反應?」

噗!

忽然,病人眼珠睜開,一口鮮血從口中狂噴而出!

緊跟着,再一次陷入昏厥。

宋魁首滿臉慌忙,抓起他的脈搏診斷,發現病人的癥狀當真比剛才更重了,完全不明所以。

現場觀眾也看的一臉驚呆,不知怎麼回事!

「現在他的肺部嚴重被毒症感染,想要救命,必須用九轉金針。」

張小偉的話音再次響起。

剛才無人在意的張小偉,現在所有人不約而同的看過來。

宋魁首也詫異的看向他,嚴峻的問道:「你難道會用九轉金針?那可是早就失傳的針法,全國無一人會用。」

「一套針法而已,有什麼難的?」

張小偉看到病人的情況越來越重,立即一個箭步衝上前來,看着宋魁首手裡的銀針道:「請把銀針借我一用。」

「好,請。」

宋魁首滿臉疑惑,這年輕人莫非真有辦法治病?

他索性將機會給了張小偉。

張小偉接過針袋後,同時從袋中取出三根銀針,他在手掌心醞釀片刻,手勢朝空一轉,銀針居然變成了金色,緊接着三根針同時扎入病人肺部。

病人的頭部猛烈的搖晃了一下,但是並未醒來。

張小偉不慌不忙,再起三針,依舊和剛才相同的手勢,一個轉手,金針入體,只見他行針的手法和速度行雲流水,極為精湛,絲毫不遜色宋魁首。

宋魁首嘴巴都忍不住驚呼起來,連連贊道:「果真是九轉金針,天底下居然有會使此針法的人,真是後生可畏,後生可畏啊!」

這一套針法,源於漢朝,乃是漢朝仲景所創,只可惜早已失傳千年,自仲景之後再無人使出這套針法,今天卻被張小偉使出來了,豈能不讓他驚訝?

刷刷刷!

張小偉又取三針,足足在手心轉了九次,最後穩穩紮入病人的身體,位置精準,捏轉撥拔,四種手法快如閃電,無比通暢,看的人震驚之至!

當他針法施完,九根針同時拔出身體的一刻,病人神奇般的醒了過來。

「老闆,老闆您醒了。」青年看到老闆睜眼,立馬衝上去大叫一句。

所有人眼珠睜圓,不約而同的看向病人,還真的看到他睜開了眼,甚至能夠自行坐起來。

病人懵懂的看看四周,就像做了一場夢,虛弱地問道:「我剛剛怎麼了?難道是我的舊疾又犯了?」

「是的老闆,您剛才情況十分危急,多虧了這位年輕人,才把您給救過來啊。」青年激動滿滿的解釋道。

「年輕人?救我的難道不是宋老?」

病人看到宋魁首也在現場,下意識的以為是他救了自己。

青年搖搖頭,繼續說道:「剛才宋老的確也救您了,但是沒能把您救活,最後是這位年輕人用針法把您救過來的。」

「哦?」

病人驚詫的看向張小偉,感激的道:「多謝小兄弟救命之恩,不知小兄弟尊姓大名?我必重報。」

「先生客氣,行醫之人不圖回報,而且我也是在宋老的基礎上把您治好,最大的功勞還是宋老。」

張小偉謙虛的說道,其實他說的也不無差錯,宋魁首剛才的治療辦法雖然是錯的,但他前面幾針,還是起到了一定的穩定作用。

中年男人和宋魁首同時詫異的看着他,想不到天底下居然還有如此胸懷寬闊之人!

看張小偉的年紀不過二十來歲,卻能在醫學上有這麼高的思想境界,真是讓無數醫者慚愧。

宋魁首一臉慚愧的上前說道:「這位小兄弟,剛才是我不好,小看了你,宋某在這兒給你道歉了。「

「另外,你不必高抬我,剛才若不是你的九轉金針,恐怕這病人早就被我治死了。」

「我宋某雖然名氣大,但更注重實事求是,若是靠別人讓來的虛名,我不要也罷。」

「這……」

中年男人有些無法抉擇了!

一邊是故意謙讓的年輕人,另一邊又是不肯接受謙讓的名醫,他無論感激任何一方,都會得罪另一方。

過了片刻,他忽然大笑着道:「好了好了,你們二位都不必相讓,我趙有生也不是小氣的人。」

「不如這樣吧,你們二人同時跟我回家,我會對你們二人全部施以報答。」

「不必了,我還有別的事,先走一步,這位小兄弟,我宋魁首今天記下你了,以後我們一定還會相見。」

宋魁首轉身和他告別一番,直接離開。

張小偉回過神,覺得這宋老倒也是個坦蕩正義之人。

回頭看向趙有生,他也說道:「這位先生,你的病現在只是控制住了,要想痊癒,還得再行針兩次。」

「三日後,我會親自登門對你治療,今日不必過多感謝,我也告辭。」

「小兄弟,你……」

趙有生還想說話,卻看到張小偉也離開了。

他無奈的嘆了口氣,吩咐身邊的青年道:「去給我查,務必要把這個年輕人所有信息查到,我要對他施以重謝。」

「是,老闆。」

青年答應下離開。

張小偉走出賭石店後,看着手裡的兩塊原石翡翠,仔細斟酌一番,不確定直接賣掉,還是找一家首飾店,把它打磨成首飾再賣。

前者相對容易一些,但是賣的價格會偏低,後者則可以多賣不少錢。

他想想自己也沒什麼事,不如就去一趟首飾店,把它打造成首飾。

就在他走了沒幾步的時候,不遠處又傳來一個熟悉的聲音,抬頭望去,那邊正有一男一女在爭吵着什麼。

「我跟你說過多少遍了,我對你沒興趣,你為什麼還對我糾纏不休?」

女人不是別人,正是之前張小偉在醫院遇到的冷冰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