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神尊醫仙
神尊醫仙 連載中

神尊醫仙

來源:google 作者:玉米排骨湯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葉夫人 奇幻玄幻 張淮

張淮在山上跟隨三位師尊學習了十餘年,已然有了高超的醫術、武道、鑒別之術……如今,展開

《神尊醫仙》章節試讀:

白虎山,華佗峰。
在這叢山峻岭,荒無人煙的地方,偏偏有一座青磚紅瓦的四合院。
在院中,一十八九歲的少年,叼着草芥,懶散地躺在藤椅上,望着初陽,發著牢*。
「大師父的醫術,學到三成,達到起死回生的水平;二師父的武道,修為達到地境九重,收拾個世俗武夫,算是小菜;三師父的識器、驚鴻、魔音、摸金等十幾個瑣碎的生活技能,卻是學了個寂寞,幸虧三師父和善,沒有怪罪。
也是啊,天才也有短板啊,但修為上去了,我還要學生活技做什麼?」
沒過一會兒...... 從屋裡傳來蒼老的聲音,「小淮,別墨跡了,快進來聽我們交待!」
少年一個踉蹌,作了個鬼臉,無力地走進屋內。
剛走進客廳中央,雙膝跪下,恭敬道:「淮兒給三位尊師行禮了,我最近感覺修為桎梏鬆動了......」 中間穿着如民國馬褂的老者,咳嗽了兩聲,擺手,示意少年別廢話。
「你別編故事了,進入正題。
為師叫你下山,一是讓你去世俗中歷練,行醫救人;二是讓你去履行婚約。」
細看之下,張淮特么炸裂了,十個寫着名字的錦囊赫然擺在桌子上。
一想起大師父之前的媒約,張淮炸毛,這特么不是認真的吧?
十個錦囊便是十份機緣,若是歪瓜裂棗,心臟遲早崩潰。
都二零二一年,自由戀愛的年代了,還靠什麼婚書媒言?
況且啃老多香啊,天塌下來由師父們頂着。
「大師父,徒兒是您一手拉扯大的,從未想過離開你們!」
張淮雙眸中露出前所未有地堅定,「我願侍奉師父們一輩子!」
說完之後,再次匍匐在地,而師父們的臉上卻露出莫名的苦澀。
「張淮,你這個鱉孫兒,你蹭吃蹭喝十九年,還想我們養你一輩子啊,有這麼啃老的么?」
馬褂旁邊的另一位暴躁老者,看不下去了,破口大罵:「此次下山之後,可別丟下歷練,辱沒了三位師父對你的悉心教導,你要知道,我會暗中觀察你的!」
「行了,行了......」 另一位穿着破舊西裝,一頭黃色捲髮的碧眼老者微笑道:「小淮啊,你天資過人,實屬人中之龍,別人六十年艱苦修鍊,才能擁有的修為,你十六歲便達到了。
但你頑劣成性,三年沒有明顯精進,顯然白虎山不適合你成長了。
所以為師們一致同意,讓你出去歷練一番,增加善緣,錘鍊心性。
當然你隨時可以回來,我們一直都在。」
「還有,你不是想知道身世么,當婚約任務完成後,你的身世謎底自然會被揭開。」
三師父叮囑道:「這些婚約中,前九個要成功,最後一個必須悔婚。
她若逼婚,你可用盡手段殺死對方,不然會招來殺生之禍!」
「這婚約不是要成功才行么,為什麼最後一個要逃避?」
是女方長得太丑,還是像個母老虎,連師父們也怕么?
而且完成一個任務,才能兌換第二份婚約任務,這是幾個意思?
更要命的是,還要學習文化,我特么一個神醫嫡傳,要去雙城大學讀什麼金融專業啊?
面對不靠譜的師父,張淮頭大!
當張淮被師父攆出院子,從人跡罕至的深山中出來時,已是中午。
飢腸轆轆的他腦袋一拍,慘呼一聲,「三位恩師啊,你們聯手趕我出來,我忍了;但是沒給一分錢的生活費,是不是故意的啊!」
就在他走在炙熱的水泥路上,滿腹牢*時,一輛豪華越野車,如瘋狗般疾馳而來。
伴隨着「砰」的一聲,張淮如同斷線風箏般,被撞飛出十幾米,轟然倒在車前不遠的地方。
越野車一個急剎,在水泥上拖出一道長長的黑色印跡。
車內,一位戴着金邊眼鏡的男人,瞥了一眼不遠處,一動不動的「屍體」,陰狠道:「碾過去......」 「徐少,我們不報警救人嗎?」
「明天可是好日子,若是救人,肯定耽誤了表白的良成吉日!」
見司機遲疑不決,徐少雙目中露出一絲陰狠,低聲重複,「也沒人看見,有事我頂着!」 「好哩。」
司機正要發動引擎,不可思議的一幕發生了。
被撞飛的年輕人,在兩人眼前悄聲無息地站了起來,隨意地拍拍凌亂的衣服,向他們走來。
「這特么撞鬼了吧?」
司機也是見過大風大浪的,但沒有見過屍體復活啊,一時竟然忘記怎麼開車走人了。
「啪。」
車門被打開。
張淮坐進車內,打量着露出詭異表情的徐少道:「撞我的醫藥費,抵我進城的搭車費,可行?」
「行行行!」
徐少見少年無事,又沒有碰瓷的跡象,咧嘴笑道:「你沒事吧?」
「命大,沒事。」
張淮乃是宗師修為,就算被火車撞到,也不會有事,他沒將此事放在心上。
更沒想訛詐對方一筆錢財。
本是萍水相逢,無需客套。
張淮抱着行囊,也不管兩人談話,眯着眼睛,養精蓄銳。
就在去雙城市的路中,徐少接到電話,「明天還有其它人要表白墨青煙?」
「是啊徐少,聽說對方很有來頭,你可要把握好時機啊。」
「知道了。」
徐少掛了電話,喃喃自主道:「敢跟我搶人,我特么讓他走不出雙城大學!」
「徐少,聽說校花墨青煙心高氣傲,拒絕了很多富二代表白了,你......」 「呵呵。」
徐少哼了一聲道:「我知道你的意思,但我與其它人不同。
我家扼着墨家的產業命脈,若敢拒絕我,就等着我徐家的憤怒吧!」
「我就怕那個丫頭不知天高地厚,做出讓您......」 「退一萬步講,就算她當場拒絕,我也有手段,讓她臣服於我!」
「墨青煙!」
這名字怎麼這麼熟悉呢,他睜開眼睛,拿出婚書。
特么不看不知道,一看嚇一跳,這婚書上的名字,赫然也叫墨青煙啊!
張淮瞥了一眼臉色邪氣的徐少,有一種不好的預感,這傢伙要對墨青煙*,然後…「徐少,你們說的墨青煙,是雙城大學的墨青煙嗎?」
「是啊。」
徐少瞥了一眼衣服破舊,有些地方還掛着草芥,風塵僕僕地少年,嗤笑道:「莫不是你也想表白墨校花?」
「哦,那個......」 張淮除了從婚書中得知幾個名字外,其它一無所知。
但是,聽到「墨校花」三字時,頓時釋懷了。
未婚妻或許不是歪瓜裂棗,是校花啊,記上心來。
「那個,你看我樣子能追校花么?」
張淮傻笑,他扮傻,只是想讓對方降低對方的警覺,獲得更多信息。
「墨校花心比天高,你一個農村走出來的二傻子,想都不要想。」

《神尊醫仙》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