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網遊動漫›攝政王的極品醫妃
攝政王的極品醫妃 連載中

攝政王的極品醫妃

來源:外網 作者:六月 分類:網遊動漫

標籤: 六月 網遊動漫

「本宮再問你一句,你到底嫁還是不嫁!」粗暴冷冽的男聲在夏子安的耳邊炸開,她慢慢地睜開眼睛,映入眼帘的,是一張男子俊美卻猙獰的面容。 身上有尖銳的疼痛,脖子被眼前的人狠狠地掐住,胸腔像是要炸開一般難受。 她眸色一凝,怎麼回事?她不是死了嗎?她記得自己被上司出賣,身中五槍,已經死了的。 腦子裡頓時倒灌進一些記憶,不是屬於她的記憶。 子安還沒回過神來,臉上便遭了狠狠的一記耳光,直打得她昏頭轉向,眼冒金星。 嘴裏一陣血腥的味道鑽上來,她吐了一口鮮血,感覺到背上火辣辣展開

《攝政王的極品醫妃》章節試讀:

她抹了一下額頭的血和汗,整了整衣衫,便跟着嬤嬤進去。

殿中的金碧輝煌映襯着她的寒酸與狼狽,她努力地踩着虛浮的腳步,穩住身子前行,一步一步,都覺得艱辛無比。

眼前有人影在晃動,事實上,並非人影在晃動,只是她頭暈得很。她只能依稀地看到有三人坐在正殿中,正中央的那人,身穿一襲正紅色錦緞宮裙,髮髻挽得很高,就那麼隨便瞧一眼,便覺得雍容華貴。

她噗通一聲跪下,「臣女夏子安,叩見皇后娘娘!」

殿中一片沉寂,就連呼吸聲都似乎聽不到,宮殿牆壁上的燈火通過琉璃燈罩發出悅目的光芒,映得眼前的一切,仿若一場夢境。

良久,才聽到淡漠到幾乎沒有溫度的女聲響起,「抬起頭來!」

子安雙手撐地,緩緩地抬起頭。

一雙銳利得近乎刻薄的盯上了她,那眼睛發出暗藍色的幽光,讓她想起做軍醫的時候有一次在沙漠遇險,見到一條響尾蛇躲在沙丘後面,也是這般狠辣惡毒地盯着她。

她的眼角餘光看到皇后身邊,一左一右坐着一個人,坐在右側的是梁王,梁王神情很是不悅,別過臉,似乎連看都不願意看到她。

看到梁王在此,她的心便放了一半,至少她的計劃可以順利實施。

至於坐在左側那身穿玄色衣裳的男子,她未曾見過,原主應該也不曾見過,因為腦子裡毫無印象。

此人的氣勢讓子安有些心驚,不敢細看他的面容,他只是那樣閑散地坐在一旁,手裡捏着一隻瓷杯,那樣淡淡的意味卻給人一種強大壓迫感。

子安心裏暗自猜測,莫非他就是皇帝的弟弟,攝政王慕容桀?

不容子安細想,皇后便緩緩地發話了,一改方才的凌厲,唇角揚起了淡笑,「你就是夏子安?」

「回皇后娘娘的話,臣女正是夏子安!」子安回答,喉嚨彷彿是堵了一團棉絮,難受得很。

皇后笑了笑,眸光陡然一凜,聲音輕飄飄地盪過來,「聽說,你看不上樑王。」

這般輕描淡寫的一句話,已然是質問。

子安伏地作叩頭狀,然後再緩緩地抬頭,眸色凄惶地道:「皇后娘娘,臣女自知今日死罪難饒,也不求皇后娘娘饒恕。只是臣女今日這樣做,並非是有意讓梁王殿下不來台,實在是迫不得已才。連累了梁王殿下,臣女也心感愧疚不安,所以不管一會皇后娘娘與梁王殿下如何處置臣女,臣女都甘心伏罪。」

「哦?」皇后眸色微微發涼,「怎麼個迫不得已啊?說給本宮聽聽。」

攝政王慕容桀在旁邊聽到此言,微微笑了一下,她倒是聰明,沒有百般抵賴自己的罪過,而是直接就說自己死罪難饒,但凡她為自己辯解半句,勢必就會引起皇后的震怒,哪裡還有說下去的機會?

子安艱難地跪直身子,道:「皇后娘娘,方才嬤嬤說皇后娘娘為了給皇太后祈福,特令一月之內入宮的命婦貴女必須三跪九叩進來,此等孝心,讓臣女感動不已,今日臣女寧可冒着必死的心,也不願意上花轎,此心雖不比皇后娘娘虔誠,卻也是為了母親。臣女在相府的地位,想必皇后娘娘也有所耳聞,若是臣女能嫁給殿下,便是正妃,享盡榮華富貴,可臣女不能只顧着自己享福,卻把母親留在那龍潭虎穴,只要臣女嫁了出去,母親必將以七出之條的yin盪罪被休出門去。」

慕容桀心頭微微詫異,看來她今日是早預料到會被召入宮中問罪,連這些話大概都是事先準備的,她不說自己不想嫁給梁王,也沒表現出對這門婚事有半點不情願或者委屈,她只為一樣,孝心。

慕容桀想看她能與皇后撐到什麼時候,遂淡淡地道:「七出之條,不只有通姦yin盪一罪,你為何篤定你父親會以這般不堪的罪名把你母親休出去?」

子安透過濕噠噠的額發看向那神詆一般的男子,他也正盯着自己,全身散發著閑散的氣息,卻依舊讓人覺得高不可攀。

只是,他看似漫不經心地問,卻是幫了她告知皇后娘娘,父親確實早有休妻之心。

他為什麼要幫自己?

子安苦笑:「王爺,有七出之條,也有三不去,我母親曾伺候祖父病榻三年,披麻戴孝送走了他,此為不去,唯有通姦一罪不受此限制,父親要休妻,只能以這條罪名。」

皇后絲毫不為所動,神色冰冷地道:「那又如何?莫非你拒絕上花轎,你父親便不會休了你母親嗎?」

子安愧疚地道:「今日臣女不得已當著這麼多皇公大臣的面,揭穿父親有心以此休妻,眾人已知曉,他便必定不敢再犯,就算休妻,也會以其他的方式,這也是臣女唯一可以讓母親活下去的辦法,因為,一旦以通姦之罪被休出門去,母親也決計活不成了。」

梁王大怒,「你竟然利用本王?不管怎麼說,都是死罪!」

子安抬起頭,睫毛已經染了淚,嘴唇輕顫,一張傷痕滿布的臉凄然,「殿下,對不住,其實我一直都想跟您說清楚一件事情,但是,我沒有辦法見到您,父親也決計不會跟您說的,也因為這件事情,我才拒絕上花轎的。」

梁王怔了一下,「什麼事情?」

子安眼角的淚水終於滑落,全身像是無法自擬般顫抖,顯得絕望不已,「我身體虛寒,不能生育,試問,我怎敢以不育之身嫁給梁王殿下?您是天潢貴胄,我……只是被人踩在腳底的塵埃。」

「什麼?」皇后終於按捺不住怒氣,「他竟敢這樣欺瞞本宮?」

以不育之女嫁給當朝王爺,就是給他一千個膽子他都不敢,除非,他知道一些什麼,皇后眼底閃過一絲殺機。

梁王也是渾身一顫,面容陡然煞白,死死地盯着子安,像是在探究說的是真話還是另有所指。

「來啊,傳御醫!」梁王震怒,竟像瘋了般的大喊起來。

子安心中一慌,不知道梁王為何會忽然變得這樣癲狂,雖然,傳御醫過來在她預料之中,可梁王不應該會這樣震怒啊,畢竟,今日自己拒絕上花轎,如此羞辱他的面子,他都沒有當場發難,如今皇后娘娘在此,攝政王在此,他為什麼會忽然變了模樣?福利”xinwu799″威信公眾號,看更多好看的小說!

《攝政王的極品醫妃》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