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石出天驚
石出天驚 連載中

石出天驚

來源:google 作者:二十一弦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月程 月空空

窮困潦倒的打工仔偶然得到一枚吊墜,拜內部神秘存在為師尊,修鍊順風順水卻突發災厄,被一女子無情秒殺重生為師尊親兒子,為了結前世恩怨經歷百年凡人都市生活,踏入宇宙萬界,一路高歌,重塑宇宙萬界格局展開

《石出天驚》章節試讀:

而今山地談妥,總面積已經有三百多畝,月程就得考慮把動力電架進山地,決定道路弄好後,去申請安裝台變壓器。

隔天,月程去了二手車市場,兩萬多點買了一台轉載機,因為要修一條路到他的山地,鏟車是很有必要的,並且山地里也有大用途。

周六,月程一大早就起床了,先是去買了一件即食麵和幾箱啤酒,又買兩個大油桶,然後去加油站加滿,開着裝載機去蓮花山。

月程從小山村末端方開始推進,把原來一米多點田埂路擴寬為四米,預計用一周時間把這段崎嶇蜿蜒的路開通,總長估計五公里左右。

一天下來月程已經推進了一公里,好在是這片山林都是土質的,沒遇到大石頭。忙活一整天,他整個人彷彿從灰塵堆中爬出來的一般,泡了兩包即食麵就直接爬進裝載機駕駛室睡覺了。

天亮又繼續推進,這天比昨天好多了,不時的有村子裏的人給他送來吃的,雖然現在沒有人經營山地了,但現代人的觀念都清楚,在各種交通工具普及的年代,道路是最重要的,之前沒人再去搭理山地,最大的原因也是農用車使不上勁,做啥都不方便。因此看到月程投資修路就有人給予一些簡單的幫助。

最終只用了三天時間,月程就修通了一條從村莊末端開始到他所接手山地的土路。雖然簡單了些,但春季初這個地方基本沒有雨水,所以完全可以在這段時間內用貨車把建設所需要的物資運輸進去。

傍晚月程在舅父老家中休息,籌划下一步如何做。就在這時有個人從走了進來。

「方村長?」

月程認出了來人,迎過去掏出香煙遞給他一支,他第一天來的時候去過他家,不過聽說他去州城了。

「月程,別人都是往大城市跑,你整個反過來往山裡鑽。」方村長也不客氣自己找了個木凳坐下,「我說你到底是哪根筋反了,難道準備養老了?你叔我六十多都還在苦幹呢。」

「養老倒不至於。」月程找了個口缸給方村長泡了茶,「只是覺得窩在工廠太久,整個人都頹廢了。」

「算了,你也是三十老幾的人了,叔相信你不會是頭腦發熱,你舅父家再進去五公里多是我的山地,都是一家人,我也就直說了,你繼續在推進擴寬這段路,費用方面燃油費你的伙食我出。」

換作是別人,月程肯定不答應,機械都是有磨損的,這台裝載機要不是他自己會修理早,猛干這幾天就是一坨廢鐵了。看到方村長自己找上門來,他心裏有了另外一番計劃。

「表叔,那天我來去過你家,有件事得全權拜託你去辦理下。」

雖然月程沒有明說,但方村長也是老奸巨猾的人,說道「阿程,都是一家人,你山地經營所需要搭建的建築我會親自上報給鎮上和林業部門,叔也沒有別的要求,你架電的時候幫我家那塊也架通。」

「巧了,我明天打算去供電局聯繫架線的問題,那邊我有熟人,當天就可以答覆。」月程吸了口煙,「你能不能組織村民幫忙架電杆那些?」

方村長一聽兩眼放光,說「你確定能搞定電老虎?那其他工作你放心,蓮花山荒廢了上千畝山地,鎮上的領導一直頭疼,但沒人投資開發誰也沒轍,你可以放心的搞建設,別弄永久建築縣裡是不會過問的,架電方面如果供電局同意了,我就是自己掏腰包也會組織民工的,從你的山地後到我家的線路錢我出。」

月程笑了笑,說「沒問題,你現在就去組織好人,我保證明天早上不超過十點供電公司的人就會下來。」

「真的?」方村長有點不信,而今的企事業單位最難求的恐怕就是供電公司了,因為電網統一,審批程序太嚴格了。「阿程呀,實話和你說,你叔我一直想把動力電架到我山地去,可往電力公司跑了幾次,偏偏那個營銷部的婆娘葷素不進,現在政策又緊,我兩個女婿也不好出面說話,所以這事一直沒着落,我也只能幹着急。」

月程掏出手機看看才18點多,撥通了一個電話,約對方去喝酒。而後收起手機,說「方村長,這事好辦,你說那個營銷部經理和我熟的很,我現在去聯絡下感情,免得明天出意外。」

「阿程,你也是有年紀的人了,這種事可不是兒戲,說干就要真的干,而且要干成。」方村長意味深長的說道。

月程笑笑說「表叔,你就放心的去組織好人,不瞞你說,我和你說的那個婆娘熟得可以上她的床,嘿嘿。」

說完月程也不再管方村長,起身過去院子里跨上小電驢往程家莊方向回去。

離開舅父家的村子,月程邊騎車邊拿出手機撥通了高金的電話。

「喂,金妹,幫我在飄香居定好一個雅間,我個把小時後來。」

高金愣了下回復「你不是在修路么,怎麼干不動了,想吃頓好的補補?」

「我請個朋友吃飯。」

「男的女的?」

月程愕然,這個高金也真是的,算他什麼人嘛,這麼在意這些,回答「男的女的都有,你要不要一起去?」

高金想了想明白了,月程是要從他舅父家回來,騎電驢還真得半個多小時,回復「要不要我來接你?」

「我全身上下除了眼睛鼻子嘴巴順暢些,其餘全是泥土塵埃,回家洗個澡。」

電話那邊高金笑笑說「行行行,我去飄香居等你,給你點好吃的,晚上再給你補補別的需求。」

月程有點傻眼,沒想到高金真的要跟着去,說道「金妹,我請的是供電公司的副總和營銷部經理,那個副總和你一樣也姓高,你確定要去么?」

豈料高金回答「不見不散」就掛了電話。月程有點頭大,揣好手機繼續趕路。

月程這些年也可說是託了工廠的福,工廠是全縣最大的用電大戶,日用電量都是七萬多度,為此老闆經常請供電公司的人吃飯。由於月程是負責工廠電氣維修的,自然他就是第一聯絡人。

一來二往的便和供電公司的高副總處的和兄弟一般。而供電公司的營銷部經理是個女的,比月程還要大五歲。為了收繳電費這個女人更是工廠的常客,這個女人徐娘半老風韻猶存,公關能力非常強,為了能夠按時收到電費甚至會做出些另類的舉動,工廠的財務經理和月程都玩過這個老女人。

回到家,月程把臟衣服脫了洗個澡又風風火火的往飄香居趕路。進了雅間已經是19點半。

看到月程進來高金微微一笑說「程哥,沒想到哈,你這麼窮困涼倒的漢子還會認識供電公司的高層。」

「也算是沾了以前工廠的光。」月程拉開挨着高金位置的椅子坐下,「想必他們也快到了。」

「你不是在忙着修路么,怎麼還有閑情請人家吃飯?」

「傻。」月程點燃一根煙,「現在不管做什麼不都要先三通么?」

「三通?」高金迷茫,「通關係?還通啥?」

「通下水道,哈哈。」

高金努努嘴,說「晚上給你通就是!」

月程伸手捏了捏她的臉蛋,笑笑說「是水通路通電通。」

「這樣啊……」

「金妹,等會怎麼和他們介紹你?」月程問道。

「隨你,只要不說我是你老婆,其他的任由你編造。」

月程驚訝,這個高金越來越溫順了,正想說話手機響了,拿出來看是供電公司營銷部經理的,接聽後得知他們已經到門口,於是他也沒掛電話起身出去。

不久月程和一個四十多歲的男人勾肩搭背的回到雅間,身後跟着一個風韻猶存的徐娘。

「老高,這個是我新認識的生意合作夥伴,和你一個姓叫高金。」月程拉開椅子讓那個男人坐下。又笑語「姚姐幾天沒見又漂亮了。」也拉開椅子做了個請的姿勢。

被月程稱作「姚姐」的女人回之一笑也沒說話坐了下去,不過她的雙眸卻一直盯着高金。

「高總,姚經理好。」高金禮貌的微笑着說。

月程也過去挨着高金坐下,說「你和服務員說下可以上菜了。」

「生意合作夥伴?」老高推了推眼鏡望了望高金,「老程,你真離開那廠了?」

「都半個月的事了。」姚姐突然笑着說了句。

「竟有這種事?那你今後有何打算?」高總怔了下,伸手拍了拍月程的肩膀。

「月程,找到合適的工作了沒?」姚姐問道。

月程覺得奇怪,好奇的望着她,這個姚姐對自己的事為何這麼上心?

「月程,我離婚了,前面幾天的事。」姚姐突然冒出一句,似乎是刻意回答月程好奇的眼神。

這麼明顯的暗示,傻子也能看出來了,月程只好裝作若無其事,不接活。

不多久服務員已經上好菜,月程覺得姚姐的眼神一直沒離開他,避開她的眼眸拿起五糧液給高總和她都倒滿一杯。

「這位女士也姓高?」高總不着痕迹的望了月程倒酒的瓶子一眼,「說不定我們五百年前還是一家呢,哈哈。」

「也許是吧……」高金微笑,自己拿起紅酒倒了一杯,「我不會喝白酒。」

四人舉杯一同喝了,月程又拿起五糧液把酒杯都加滿,說道「老高,都是兄弟,我也就直說了,我在蓮花山弄了塊山地,需要把高壓線架過去。」

「蓮花山?」高總沉思。

月程也不急,掏出香煙遞給高總,又親自給他把火點上。

「老程,本地人誰不曉得西邊山嚴重缺水,你別頭腦發熱。」一邊的姚姐開口。「以你的技術,我和高總推薦下,你去電力施工隊做個隊長又不是難事。」

「主要地基本是白得的,有幾百畝的,我舅父家的。」月程回答。

這時候高總開口了「老程,蓮花山也沒有幾戶人,那邊下去的最近接點只有幾十千瓦的餘量,你弄那麼大片山地,靠人工根本不划算投入,用電的話至少得上百千瓦。」

「先架通吧……」月程吸了幾口煙,「我也沒多少資金投入,現代化養殖場暫時不搞,先種點果木,散養點雞和羊。」

高總端起酒杯和月程碰了下,喝酒後說「兄弟,你搞那些不是內行,我雖然也不在行,但哪個養殖場不用電,現在的社會,你不搞規模化,小打小鬧別說賺錢,糊口都成問題。」

「對呀,還是找個穩妥的工作吧,你跑山裡去幹嘛?」姚姐捋了捋頭髮別有一番風情,「或者讓高總去工廠和老總談談,你還是回工廠去得了。」

「回工廠那是不可能的事了……」月程喝了口酒,「先這樣混三五年再說。」

「老程,你直接和我說,你有多少資金。」高總直言。

「家門,資金方面,投入兩百萬左右你覺得能賺錢么?」一直沉默的高金微笑着說。

高總覺得這個漂亮的女人給人一種如沐春風的感覺,特別是那聲「家門」令他覺得心花怒放,說「蓮花山出來三里是下項村委會,那邊有環城區10千伏主網,這樣算下來,架進月程說的位置,線路費用得幾十萬,連同安裝變壓器最低五十萬。」

聞言,月程有點啞然,他本來計劃的是電方面至多投入10來萬,這下倒好一下子翻了五倍,那還怎麼搞……

高金想了想說「程哥,要搞就一次到位,就按照高總說的方案。」

聽高金這麼爽快的答應了,高總對這個漂亮女人又多看了幾眼。

月程也頗感意外,沒想到高金真的會主動拿出錢來。

「家門……」高總欲言又止,端起酒杯喝了口酒,現在他有點相信這個漂亮的女人是月程的合作夥伴了,而且他甚至認為這個女人可能是月程的新老闆,「我和老程熟歸熟,但這是誰都看得到的工程,可不是飯桌上這麼談談就可以乾的。」

「沒事,高總要是能抓緊開工的話,我現在提前支付都可以。」高金仍舊是不溫不火帶着笑容。

月程有點不敢相信的看着高金,這個老女人主動出錢,莫非真的要他做「接盤俠」?

「家門,如果明天早上能收到50%的預付款,我可以後做合同,明天先安排施工隊進場。」高總也非常的果斷。

「行。」高金端起酒杯和高總碰了下,「你明天早上上班後把對公賬戶發給月程,我全額支付。」

「好。」高總和高金碰了下一口悶了。

月程趕緊又把酒給他滿上,高總抬手壓住月程正欲舉杯的手,掏出香煙遞給他一支,說「老程,兄弟一場,開戶費增容費那些就不收取了,我給你安裝一台500KVA的變壓器。」

「多謝。」月程也十分乾脆,他本來就懂,安裝這麼大一台變壓器少說得30萬,加上線路50萬是要超一點的,正所謂大恩不言謝,兄弟一場這兩個字足以說明。

一切談妥,四人頻頻舉杯共飲,吃了一個多小時才離去。臨別月程注意到姚姐幽怨的眼神,但明天早上還指望着高金付錢呢,他只有裝作酒喝高了的樣子。

高金那麼大方的掏錢出來,為了穩住這個金主,月程也只有跟着她回了她家餵飽她再說。

溫存過後,高金開口「程哥,那老女人似乎對你有意思。」

月程怎麼會看不出來,從還沒開始喝酒姚姐說的那句話,他就感覺出來肯定有別的暗示,再加上她對他的事知道那麼多……

已經是最新一章,請用手機掃碼加入書架
找不到掃碼入口?

《石出天驚》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