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施恩傳
施恩傳 連載中

施恩傳

來源:google 作者:三天摸魚兩天斷更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三天摸魚兩天斷更 奇幻玄幻 施恩

高掛夜空的緋月轟然破碎,諸神隱匿蒼穹之上,星靈餘暉劃破夜色,大陸的生靈們也曾惶恐,也曾祈禱,直到他們習以為常猩紅的月色籠罩着這片大陸,人類,精靈,龍……元素躍動匯聚的魔力潮汐,深藏於肉體的可怕力量,這是一個絢爛而又逐漸崩解的世界穿越而來的主角能否為這片異大陸帶來新的篇章?展開

《施恩傳》章節試讀:

「來吧,像個男人一樣,施恩。」

威爾赫面色嚴肅,眼神凜然的衝著不斷掙扎的施恩說道。

聞言的施恩動作微微一頓,隨即抓着馬車的手更緊了。

「你絕對沒安好心,老子才不去。」

施恩心中怒吼道。

威爾赫皮笑肉不笑,微微咬牙從喉嚨里出聲道:「很快的。」

說著手掌發力一點點將施恩的手指掰開。

抵抗失敗的施恩被威爾赫笑嘻嘻的在身後催促着推開了酒吧半圓形的大門。

隨着二人一前一後走進酒吧,酒吧內的場景映入施恩的眼中。

「嘈雜,喧鬧以及撲面而來的荷爾蒙。」

這就是山姆酒吧給施恩的第一感覺。

三三兩兩的人圍着圓桌或是吧台邊,一邊『指手畫腳』,一邊托着酒杯『高談闊論』。

「呦,這不是我們的威爾赫隊長嗎?怎麼今天又敢來了。」

一道粗獷帶着揶揄的聲音響起。

「上次在麗芙小姐面前,喝醉後醜態盡出的是誰來着?讓我想想,好像是一個金色短髮的傻小子。」

一道悶沉的聲音接道。

伴隨着話音落地,威爾赫像被踩到尾巴的貓一樣,臉色微紅的反駁道:「是微醉,微醉,該死的老思特和老懷特,你們又在酒吧,等我回去就向男爵大人舉報你們。」

「今天是輪休,而且看看你把誰帶來了,我覺得瑪麗娜夫人知道後,肯定會把你只有肌肉的白痴腦袋打的滿頭大包。」

老懷特坐在酒吧的圓形小桌旁,拍了拍自己的大肚子,面帶不屑的回擊道。

「哼,懶得和你們計較。」

威爾赫撇過頭,嘴中冷哼道。

不再理會自己在小鎮哨隊中,兩個同伴面帶嘲笑的嘴臉,威爾赫微微仰頭,朝着吧台處一位年輕的女性喊道:「蕾莉絲,麻煩你過來招待一下我親愛的弟弟,施恩閣下。」

蕾莉絲白了一眼威爾赫,從吧台上取出一杯低濃度的果酒,朝着威爾赫兄弟二人緩緩走來。

隨着蕾莉絲走到威爾赫的面前,表情似笑非笑的開口道:「威爾赫閣下,最近你沒來不知道,麗芙很是苦惱呢。」

說著眼神瞟了瞟另一邊正收拾吧台的麗芙。

「哦,有這事嗎!」

威爾赫像打了興奮劑般瞬間挺直腰板,目光緊緊的盯着不遠處的麗芙。

不遠處的麗芙察覺到蕾莉絲又在故意開自己的玩笑,眼神撇了威爾赫一下,心中無奈的轉過頭去。

這一幕落在威爾赫的眼中,則成了麗芙害羞的動作。

威爾赫深深的吸進一口空氣,好整以暇的撫了撫自己衣角不存在的褶皺與灰塵,接着露出一個自以為帥氣的笑容隨即朝着麗芙走了過去。

面對着威爾赫一臉的殷勤,麗芙有些頭大的敷衍着眼前這個男爵大人的大兒子。

蕾莉絲緊挨着施恩坐下,語氣揶揄的開口道:「威爾赫閣下,真是對麗芙情有獨鍾啊。」

「是嗎,不好意思我看到的只有死皮賴臉和一臉白痴。」

施恩內心吐槽道。

察覺到施恩略顯複雜的眼神,蕾莉絲接着開口道:「威爾赫閣下和蕾莉絲在教堂學習的時候便認識了,這麼多年了威爾赫閣下依舊鍥而不捨。」

「這就是白痴威爾赫光明正大利用我的生日來泡妞的借口嗎?」

聞言的施恩心中下定決心準備回去好好告上一狀。

隨着施恩和蕾莉絲有一搭沒一搭的聊着,似乎是撩妹失敗的威爾赫端着酒杯麵帶惆悵的走了回來。

「嘖嘖,灰溜溜的回來了?」

施恩面無表情,實則心中暗爽的出言諷刺道。

威爾赫眼神中透露着不屑,示意蕾莉絲離開後,威爾赫面帶酒氣的對着施恩開口道:「我愚蠢的弟弟,你還是太小了,不懂得成年人之間的感情有多麼讓人期盼與憂傷。」

「不,你只是一隻舔狗的單相思罷了。」

施恩當即開口反駁道。

「感情的事情哪是這麼容易說的清呢。」

威爾赫哈着酒氣,語氣不以為然。

「已經很明顯了,別再欺騙自己了威爾赫。」

施恩心中嘆息道,但沒再出聲。

「畢竟自己叫不醒一個喝了假酒還裝醉的傢伙。」

施恩看着威爾赫眼神之中好似飽經滄桑的模樣,心中鄙夷道。

倆人大眼瞪小眼好一會,終於威爾赫醉眼朦朧地開口道。

「施恩,你早晚會成為一名超凡者,到時候被欺負了就告訴我,雖然你哥我並不是超凡者,但好歹還是一名二級銘紋戰士,和二階段的超凡者也差不到哪去。」

「嗝~」

還沒等施恩感動,一個大大的酒嗝就打在了施恩的臉上。

施恩:「……」

「等你踏上了封靈法的道路後,一定不要忘記安德魯家族的榮譽。」

威爾赫面色正經的盯着施恩,一邊說著一邊不自覺的點點頭。

「總覺得從你嘴裏說出來有點彆扭。」

被威爾赫突如其來的正經,搞得有點不自在的施恩心中吐槽道。

「平時要多學習你大哥優秀品質,知道了嗎?」

「額,喝醉之後把自己心裏話說出來了嗎?我的錯,我居然懷疑你,你果然還是那個不要臉的威爾赫。」

施恩心中懷着強烈的悔意責備自己道。

看着自己面前搖頭晃腦,口中喋喋不休的威爾赫,施恩感到一陣頭大。

……

看着威爾赫被女僕拖拽着回了房間,施恩嘴角一抽,深深為自己感到不幸。

在酒吧外,喝的醉熏熏的威爾赫被老懷特和老思特倆人面帶鄙視的一手一腳塞進了車廂中。

可憐的施恩,在馬車回來的一路上,盯着威爾赫嘴角垂涎欲滴的口水和上下不停打轉的喉結始終膽顫心驚。

瑪麗娜皺着眉頭,看着威爾赫漸漸被拖走的身影,心中第一次對自己的決定產生了前所未有的質疑。

「我的施恩,都是我的錯,居然讓你大哥帶你出去。」

瑪麗娜充滿歉意的開口道。

感受着腦袋上柔軟的觸覺,施恩發自內心的選擇了原諒。

「這是你父親和我給你準備的禮物。」

瑪麗娜一邊說著,一邊從身邊的女僕手中遞過了一把帶着刀鞘,呈圓月狀的匕首。

「這是安德魯家族的傳統,在十二歲的時候,父母都會贈予子女一把匕首,象徵著安德魯家族的強盛。」

瑪麗娜迎着施恩有些不解的目光解釋道。

匕首入手,施恩握着由不知名獸皮包裹着的刀柄,感受着柔軟舒適的手感,掂了下重量,隨即向著瑪麗娜道謝。

瑪麗娜嘴角噙着笑意,揉了揉施恩棕色的短髮,溫柔的開口道:「先去吃晚餐吧,我的小施恩。」

……

向著瑪麗娜道完晚安的施恩,手中把玩着匕首,回到了自己的房間。

「嘖,得利於自己從小到大的格鬥訓練,感覺還不錯嘛。」

施恩心中嘀咕道。

隨手將手中的匕首放在身前桌子的一側,施恩拿出自己今天在商隊買來的吊墜,將其平放在桌子上後,有些期待的雙手交叉捏了捏,嘴中輕聲低語:「重頭戲要來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