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時光倒流:一覺睡回2000年
時光倒流:一覺睡回2000年 連載中

時光倒流:一覺睡回2000年

來源:google 作者:雲過客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雲過客 張曉凡 都市小說

誰說時光不能倒流的?他就能!這個人一覺醒來,居然回到了20年前,帶着先知先覺的他,撩美女,創財富,打造自己的商業帝國座右銘:管他是什麼人,若敢打女人,我就把他打成廢人!展開

《時光倒流:一覺睡回2000年》章節試讀:

「姐姐,我去幫你沖杯咖啡。」

功德值+3。

「姐姐,我來幫你複印。」

功德值+4。

嘿嘿,舉手之勞,也能獲得功德值,看來也沒有想像中的那麼困難嘛。

「哥哥,我幫你沖咖啡。」

重複操作,功德值+0。

納尼,還有這操作?

「姐姐,桌子髒了,我幫你擦一下。」

功德值+3。

……

一波操作之後,功德值增加了一百多,真可謂收穫滿滿。

更加難能可貴的是,同事對張曉凡也是刮目相看。

「小夥子可以啊,下午怎麼突然開竅啦?」

「挺勤快的嘛,姐姐以後給你物色一個對象如何?」

「這麼能幹的小娃,以身相許也不錯啊。」

「勤快倒是勤快,我還是喜歡有錢的主兒。」

……

張曉凡不會理會她們,眼下賺取功德值要緊,離兌換大力丸還差好多,若是不能在下班前賺夠兩百五的功德值,兌換不到大力丸,就沒辦法拯救許若馨了。

怎麼辦呢?

嘿嘿,有了。

張曉凡假裝一個趔趄,將一位女孩的桌面物品悉數推倒。

「張曉凡,你沒病吧?」

「對不起,對不起,我幫你撿起來。」

故意為之,功德值+0。

霧草!

張曉凡心裏真想罵人了。

這系統是不是連着GPS,這都被它發現。

好不容易忙到下班,功德值累計了兩百多,實在想不出招來,走一步看一步吧。實在不行,到時只能報警。

無論如何,也不能讓這混蛋的陰謀得逞。

「張曉凡,晚上加個班,把辦公室環境整理一下,明天市裡領導過來視察。」

王八蛋!

張曉凡嘴巴都快氣歪了。

這混蛋絕對是故意的,下班了才通知,擺明就是不想讓他離開辦公室嘛。

張曉凡不敢耽擱,急急忙忙整理起辦公室。

打水,拖地,擺放物品,擦拭玻璃……

功德值+60。

艾瑪!

塞翁失馬,焉知非福?

這波操作不虧啊。

張曉凡急匆匆跑了出去。

電梯??

居然被關電了。

算你狠,定是那個混蛋故意安排的。

六樓而已,走樓梯吧!

張曉凡跑到寫字樓下的時候,突然蒙圈了。

許若馨去了哪個酒店呢?

微信……

微個毛線,這個時候連智能手機都沒普及,哪有什麼微信?

更何況,自己手機都沒有。

怎麼辦呢?

「系統,趕緊死出來。」

「在呢,主人。以後請對我客氣一些,系統也是有尊嚴的好嗎?」

「少廢話,我要知道許若馨現在的位置,趕緊給我兌換。」

「建議你使用天眼丹,250功德值,換嗎?」

「換。」

張曉凡想都不想,斬釘截鐵回答。

「天眼丹兌換成功,使用嗎?」

「沃趣,不用等它生小丹嗎?」

「主人,我書讀的少,請回答用或者不用。」

「用。」

弱智的系統,以後再找你算賬。

張曉凡叫了輛三輪車,火速趕往酒店。

……

桌上已經杯盤狼藉,許若馨趴在桌上,已經不省人事。

「李台長,事情談得差不多了,今天到此為止吧。」

禿頂男子狡黠的瞄了一眼昏睡不醒的許若馨,偷偷笑了起來。

「陳老闆,若是合同沒有異議,就麻煩簽個字,咱們合作就算成功了,哈哈哈。」

李台長打開公文包,將兩份合同遞到禿頭男面前。

「別急嘛,萬事俱備,就差一哆嗦了,今晚就看許小姐的表現了。」

兩人相視而笑。

「既然如此,許小姐就交給陳老闆照顧了,我家裡還有事,就不打擾了。」

禿頂男子陰陰一笑,攬着許若馨手臂,將她攙扶進了電梯。

李台長則是輕嘆一聲,快步離開。

……

張曉凡盯着電梯停止的數字。

「六樓。」

又是六樓,自己跟這個六字倒是挺有緣。

等電梯下來怕是來不及了,直接跑上去吧。

這可是一番體力活,比跑下六樓費好幾倍力氣。

張曉凡氣喘吁吁上到六樓的時候,卻不見了人影。

麻蛋,這麼著急嗎?才幾分鐘而已。

走廊盡頭的房間是不可能的,他們不會這麼快,肯定是挨到電梯口的這幾間。

究竟是哪一間,沒有絲毫頭緒。

怎麼辦呢?

管不了許多了,地毯式搜索。

「噹噹…」

「你找誰?」

「對不起,找錯了。」

「噹噹當…」

「有病吧,大晚上敲什麼敲?」

「對不起,認錯人了。」

……

「噹噹當…」

「誰啊?」

張曉凡心都快跳出來了,功夫不負有心人,就是這個聲音。

「客房部的,找你核實一下信息。」

門剛剛開了一條縫,張曉凡猛地沖了進去。

「你…你是誰?」

禿頂男子嚇得渾身哆嗦,做了虧心事,最怕人敲門,要怪只能怪他剛剛沒仔細看。

「我是那女孩的弟弟,你們合夥潛規則我的姐姐,這事若是捅到媒體那裡,你想過後果嗎?」

「噗通」一聲,禿頂男子瞬間跪倒在地,

「都是姓李的提出來的,我可沒有脅迫她。」

張曉凡呸了一聲,

「姓李的是主犯,你也是從犯,想把責任推的一乾二淨,哪有那麼好的事?」

禿頂男子抓着張曉凡的手臂,苦苦哀求,

「只要不把事情鬧大,你說個條件。」

張曉凡側臉偷笑,轉瞬間恢復憤怒的表情,

「別以為有錢就了不起,我姐姐的貞潔能用錢衡量的嗎?咱們法庭上見吧!」

「小夥子,別別別,你要什麼條件,儘管提,我絕不還口!」

我提泥煤哦提。

張曉凡一腳踹了過去,禿頂男子哐當撞在牆壁,地中海瞬間撞得一大塊淤黑。

禿頂男子顧不上疼痛,急忙拉着張曉凡的褲腳。

「我錯了,我該死,你們饒了我這回吧……」

禿頂男子掏出一張銀行卡,

「這裡有十萬塊錢,沒有密碼,就當是作為許小姐的精神補償,若是不夠,我讓財務再打一些。」

張曉凡看到許若馨難受不堪,氣得咬牙切齒。

「趕緊滾蛋,別讓我再見到你。」

禿頂男子應了一聲,連滾帶爬,慌慌張張跑了出去。

功德值+100。

沃特?

張曉凡有點不相信自己的眼睛,這樣都有功德值進賬。

看來這波勞累賺了。

「許總,你沒事吧?」

張曉凡連忙替她倒了一杯清水。

「我好熱啊……」

許若馨抓着張曉凡的肩膀,張曉凡內心不由得泛起一絲漣漪。

「王八蛋,居然給她下藥。」

張曉凡忍不住打了個寒顫,若是晚了一步,好端端一個女孩,一輩子就這麼毀了。

眼下應該怎麼辦呢?

送她去醫院嗎?

這個點了,上哪找車去?

打電話……

該死的年代,連一部手機都沒有。

「許總,堅持一會兒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