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穿越重生›十里紅妝:明妧傳/十里紅妝:明妧傳
十里紅妝:明妧傳/十里紅妝:明妧傳 連載中

十里紅妝:明妧傳/十里紅妝:明妧傳

來源:google 作者:洛神 分類:穿越重生

標籤: 明妧 楚墨塵 穿越重生

穿越是門技術活,宅斗憑的是演技她攜絕世醫術而來,人不犯我我不犯人奈何左有狠毒叔母,右有偽善姐妹算計她,搶了她的未婚夫,還反過來污衊她裝傻逃婚?刁難,毒殺,陷害接踵而至!避之不及,那就乾脆斗個天翻地覆!只是不小心救了一個甩都甩不掉的大麻煩妖孽、狡詐、腹黑、狠辣、睚眥必報,慣會扮豬吃老虎……展開

《十里紅妝:明妧傳/十里紅妝:明妧傳》章節試讀:

一條寬敞的官道上,車夫趕着一駕馬車往前奔去。

喜兒掀開車簾看窗外,青山綠水,還有來往的路人。

看到有人,喜兒忍不住多看了幾眼,那婦人惱道,「看什麼看,有病啊。」

被罵了,喜兒一點也不惱,咯咯的笑起來。

她們終於出來了!

她們終於到了人多的地方了!

比起喜兒的興奮,明妧要沉穩的多,她靠着馬車閉目養神。

喜兒望着她,憋不住了想說話,便找話題聊,「姑娘不是能救那男子嗎,他們要帶你一起進京,你為什麼說自己醫術一般,先前都是騙那男子的?」

明妧揉着手腕,道,「我手腕受傷了,十天之內用不了銀針,跟他們走也沒用。」

當然,這隻能算是一部分原因。

她畢竟是定北侯府嫡女,只是掉下了懸崖,就會高超醫術了,說出去沒人會信,就喜兒還總以為她是在吹牛,別以為她看不出來。

而那男子,被人傷的那麼重,可以說是九死一生了,傷他之人必定強大,壞那些人好事,只怕她會沒好果子吃。

斷了的骨頭已給他接好,眼睛雖然失明,但她留了藥方在他的荷包里,沒有涉險的必要。

「回了定北侯府,不要說我會醫術的事,」明妧叮囑道。

「奴婢一定守口如瓶,一個字也不說。」

其實她說了也不會有人信,她可不想有人說她往姑娘臉上貼金片。

進了城,便直奔定北侯府,只是車夫不知道定北侯府在哪兒,全靠喜兒指路。

離定北侯府還有兩條街,偏偏馬車壞了,明妧和喜兒就只好下車步行回府。

不過好在路不遠了,喜兒還知道一條小道,不消兩刻鐘就能回府了。

喜兒激動的手舞足蹈,而明妧做的第一件事則是買了幾個肉包子。

你永遠也無法想像她和丫鬟啃着肉包子穿過小巷,和一支送喪的隊伍不期而遇,嚇的那些抬棺材的小廝連棺材都摔了。

「大……大姑娘?」

「喜兒?!」

那些小廝眼睛瞪如銅鈴大,一副活見鬼的模樣。

不怪他們這麼受驚了,他們在給她辦喪事呢。

真的是沒有比這更晦氣的了。

緊趕慢趕的回府,正好參加自己的喪禮……

不過辦的倒是挺風光的,陣仗不小,但明妧一點都高興不起來,有這麼多人出去找她們,她們也不至於在崖底待那麼久。

死後的風光,要來何用?

沒有記憶,這些人誰是誰,她一個也不認識,以至於自己親爹定北侯站在她跟前,雙眸含淚,她還一臉茫然,心想這大叔還挺養眼。

喜兒拽了她雲袖,低聲道,「姑娘,是侯爺啊。」

明妧臉上閃過訝異,竟然是她爹,這兩滴眼淚倒是挺真誠的,明妧陌生且淡漠的眼神,定北侯額心皺緊了,「妧兒不認識爹爹了?」

喜兒忙替明妧解釋,「姑娘從懸崖上摔下去,傷了腦袋,不記得以前的事了。」

定北侯眸底閃過一抹沉痛,抬手摸明妧的腦袋,哽咽道,「回來就好,能活着回來就好。」

街上人來人往,不是談話的地方,女兒回來了,喪事自然沒有辦的必要。

定北侯率先回府,明妧亦步亦趨的跟在身後,侯府里只要見了她的,都是一副活見鬼的表情。

定北侯走的很快,明妧幾乎小跑着才跟上,喜兒在一旁道,「應該是去幽蘭苑見夫人。」

回來之前,喜兒把侯府大致的情況都和她說了,方才明妧沒能認出定北侯,喜兒怕她一會兒再喊錯人,特意提醒下。

進了屋,就看到一端莊貌美的夫人靠在大迎枕上,臉色蒼白,眼眶紅腫,猜也能猜到是痛失愛女,傷痛欲絕的定北侯夫人蘇氏。

「妧兒……」

一聲簡單的輕喚,明妧心頭一酸,幾乎不受控制的,她就撲倒她懷中去了,喊道,「娘。」

這份濃烈深厚的感情,肯定不是她的,但蘇氏的懷抱一如前世娘親(逼婚前的),讓她覺得溫暖。

蘇氏抱着女兒不撒手,生怕這是一場夢,醒來女兒又不見了。

定北侯見明妧被抱的難受,笑道,「妧兒回來是好事,怎麼反倒哭成這樣了。」

蘇氏鬆開懷抱,淚水模糊雙眼,她看不清女兒,趕緊拿帕子擦乾淨,她緊握明妧的手,看着明妧清瘦的臉,蘇氏就知道她吃了很多苦頭,容貌變化不大,但是眸底的光彩卻大相徑庭。

雙目猶似一泓清水,說不出的明澈。

小時候的衛明妧聰慧機靈,人見人愛,可是在她八歲那年落了水,大病了一場,人就沒有以前那麼靈光了,膽小了許多,怕見生人,怯懦的眸底像是凝了一塊化不去的霧靄。

女兒一丁點兒的變化,蘇氏都看在眼裡,她欣喜而激動道,「妧兒,你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