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失憶後王妃只想出逃
失憶後王妃只想出逃 連載中

失憶後王妃只想出逃

來源:google 作者:雲意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雲意 古代言情 容修

雲意偷摸蹭頓飯,沒想到蹭成了王妃突然竄上人生巔峰,她有點慌當王妃吧,不是不可以,有吃有喝有錢花就是她家王爺整天粘着她,甩也甩不掉雲意跟他講道理,咱倆雖然是夫妻,可也不能天天膩在一起,你說我去上廁所你也跟,傳出去你不要面子啊?我不要啊容修!反正不許你再粘着我,天天走哪跟那,你以為你是狗嗎?只要你讓我粘着,我就是你的小狼狗!汪汪汪!展開

《失憶後王妃只想出逃》章節試讀:

雲意誰都不服,就服她自己這張破嘴。
好事從沒靈驗過,壞事一說一個準。
剛念叨過跑不掉,然後就聽見管家的聲音,她扭過頭去,管家立馬熱情的朝她行禮問好。
跟屁蟲又來了,在他身後,還跟着十幾個士兵。
雲意心中生出一種不好的預感,強做鎮定的道,「這些都是……」
「來這邊守着的。」管家客氣的道,「王爺說了,有王妃在府上,一定得確保府上的安全,東邊守衛森嚴,西邊相對薄弱不少,因此特意從軍中撥出人手,分別安排在府上。」
「……」
逃跑計劃還在搖籃之中,便宣布失敗。
雲意氣的半天都不知說什麼好。
反倒是管家,一看就是見過大世面的人,趁機道,「王妃,王爺做這一切都是為了您,您一定要理解王爺的苦心啊。」
呵呵呵。
她很理解。
東邊西邊,兩個逃跑點相繼失守,容修那王八蛋,就是不想讓她離開。
她的心好痛。
雲意暗暗磨牙,看着管家招呼那些士兵到固定的地方站崗,深吸口氣,皮笑肉不笑的道,「我當然很理解王爺了,不知道有多麼感謝王爺呢!」
「王妃,感謝王爺,老奴倒是覺得,您可以做出點實際行動的。」
「……」呸!
這天沒法聊下去了,她睜圓了眼睛,恨不得跳起來瞪他,「管家管好自己就夠了!」
雲意氣鼓鼓的從西院離開。
出師未捷身先死,他奶奶個熊!
心裏有氣,雲意漫無目的閑逛,不知不覺中,到了她和容修的別院。
怎麼又轉回這破地兒了?
雲意本打算扭頭繼續轉,卻發現院子里有個小不點。
正是一天沒見的小木魚。
她來了興緻,趕緊走到院內,大老遠的朝着小木魚喊,「便宜兒子!」
小木魚正墊腳扒着腦袋往屋裡看,聽見雲意的聲音,高興的轉過身,「便宜娘親!」
他顛顛的從台階上跑下來,一把撲進雲意懷裡。
雲意把他抱住後,在他臉上蹭了蹭,「怎麼樣?昨晚睡得好嗎?吃的好不好?」
小木魚笑彎了眼睛,一個勁兒點頭,「好!都好!雲意,你知道嗎,這裡的床好大啊,比我們的床大多了。」
「廢話!人家可是王爺呢!床不大怎麼體現尊貴?」
小木魚似懂非懂,「飯菜都好好吃!點心也好吃!雲意娘親,你是王妃,那我們就在這裡一直住下去吧,好不好?」
「……」雲意神色難看的看着他。
她把他抱在了凳子上,指着鼻子教育道,「你也太沒原則了吧?一張床幾頓飯就把你收買了?你還要不要找你親生爹娘了?要不要回你的大豪宅裏面去了?」
小木魚的腦袋越來越往下耷拉,自認理虧。
「再說了,那新王妃一進門的話,哪裡還能有咱們倆的活路?我是個過氣王妃,你是個來路不明的野孩子,慘啊,那日子我一想,就感覺慘到哭……」雲意說著還真是鼻子一酸,眼淚汪汪。
小木魚忙伸出手給她並不存在的眼淚,「娘親不哭,不過小木魚聽說了,王爺好像不娶新王妃了。」
「你聽誰說的?」雲意狐疑,也不抹淚了,興緻勃勃的問道。
於是小木魚就如實告訴了她。
聽完後,雲意略微震驚。
昨天容修跟她說不會再娶,她只當成是男人的甜言蜜語,該娶妻時還是要娶妻的,畢竟那可是老太后賜的婚,而那新妻又是有文化的大美人。
是男人都很難抗拒。
哪想容修竟然真的親自入宮,懇請退了這門親事。
不僅如此,今天一大早傳到老百姓嘴裏的版本更誇張,說是這容修當著老太后的面,立下毒誓,此生非她雲意不娶,否則必定天打雷劈。
都知道老太后最是喜歡這個孫子,容修來如此一手,可把老太后嚇壞了。
為此,成功退掉了親事。
雲意心中微妙,總覺得事情應該還沒完。
果不其然,到了中午,容修便來找她了。
她正雙手環胸,看着下人們往房間里搬新傢具。
「雲兒,」容修人還未到,聲音先到,雲意轉身看他,記仇的道, 「喲,王爺來了?」
容修像是能猜中她在想什麼,專門氣她道,「嗯,忙了一上午,過來看看我的王妃逃跑了沒?」
「……」雲意保持微笑,「王爺特意派人守着,就是連只蒼蠅都飛不出去呢。」
「那就好。」容修滿意的點頭,「那王妃可以死心了嗎?」
明明是那麼一張英俊好看的臉,此刻雲意卻只想在上面撓出花來。
偏生看她吃癟,容修笑意越發濃烈,「雲兒,乖乖待在我身邊,我會好好對你的。一定讓你感受到春天般的溫暖。」
「我只感受到了你春天到了的發情。」雲意翻白眼,懶懶的道。
容修神秘的看了她一眼,「晚上真槍荷彈練一練?」!!!
「拒絕。」她推開他靠過來的臉,「容修,你找我還有什麼事?」
見她略微抗拒,容修收起不正經的調笑神色,他拍拍手,立刻有小廝吃力的抬着一個大箱子走過來。
小廝把箱子放下,容修隨手掀開,竟然是金銀珠寶,幾乎要閃瞎她的眼睛。
雲意驚訝的趕緊托住下巴,生怕掉下來。
好…好…好多銀子啊!
她從沒見過這麼多的錢,恨不得從眼睛裏面冒出火來。
「王…王爺…這是什麼意思啊?」雲意看向容修,疏遠不見,換成笑意盈盈的親昵。
容修見狀也不拆穿,笑着道,「這些都是給你的。」
「王爺真好!」雲意激動的撲過去抱他,然後興奮的低頭去看珠寶。
哪想剛拿出一個翡翠鐲子,就聽容修道,「別高興太早,想要這箱子東西,先答應我一件事。」
「……」
他娘的,她就知道不會這麼簡單!
雲意氣鼓鼓的瞪着他,「有話快說,有屁快放!」
「跟我來。」
容修把她帶到房間里,上來四五個奴婢,不由分說的把她按在椅子上開始梳妝打扮,又是抹粉又是塗胭脂,好不容易折騰完上妝,她又被推着去換衣服。
等一切都結束,雲意站在容修面前,挑眉看他,「幾個意思?」
「奶奶聽說你沒死,讓我帶進宮裡看看,我只有一個要求,乖乖配合我演戲,我說什麼便是什麼,演好了那箱珠寶就是你的。」
雲意想着,一時半會跑不了,能撈一筆是一筆。
「成交!」
從王府到皇宮,不過一刻鐘的功夫,乘坐馬車更是迅速。
進到宮裡,看到那高大的紅牆黃瓦,入目所及,再度生出熟悉的感覺。
雲意抿了抿唇,壓下那些情緒,寸步不離的跟在容修身後。
到達乾坤宮門前,容修停下腳步,朝她伸出手。
雲意看向他,無聲問,幹嘛?
「拉手。」他說,「配合我。」
「……」為了金銀珠寶,她忍。
雲意的小手被他包在大掌之中,寬厚而溫暖,本來心底還有點浮躁和緊張,竟然消失不見。
容修揉揉她的小手,心中輕笑。
有趣,當真有趣。
如今的雲意,生動活潑,比起來以前那個木頭疙瘩,實在是好玩太多。
他勾勾唇,見已經到了正殿,收回心思。
殿內金碧輝煌,奢華高調,雲意早被叮囑過裝木頭人便可,於是進了殿,跟着容修行禮過後,就站在一旁眼觀鼻,鼻觀心,誓要將沉默進行到底。
可有人並不想如她心意。
皇太后高高在上,目光始終盯着雲意看。
她一開始就不喜歡雲意這個丫頭,當初才年紀輕輕,丁點都不出眾,容修卻被這小丫頭鬼迷心竅,她看上的大才女,他非不要,硬是一門心思要娶雲意,偏偏選了個不討她喜的。他們成親以後,她還是沒看順眼過雲意,一心尋思着給容修納個側妃,她看上的大才女就挺好的。
結果都被容修拒絕了。
再後來,好不容易雲意失足墜崖死了,她總算賜婚,撮合成大才女和容修。
眼看好事將近,雲意居然又回來了。
不討喜還真是不討喜。
成心是和她對着干。
想到這,皇太后的鼻子就氣歪了,她冷哼出聲,故意為難雲意,「雲意,抬起頭來,進門起一句話都沒說過,墜崖把腦子也摔壞了?這點禮數都不懂?」
雲意苦哈哈,就知道那箱子金銀珠寶不好拿,瞧瞧,找茬的來了。
她抬起頭來,看向高台上的皇太后,一看那氣勢,得,真真不好惹。
不好惹也得硬上啊。
她乖巧的行禮,軟軟的道,「回皇太后,雲意確實是把腦子摔壞了,皇太后簡直料事如神。」
「你!」皇太后氣急,「你這是在挑釁本宮?」
雲意一臉懵,「雲意不敢。王爺可以作證,雲意絕對沒有半點挑釁之意。」
「的確如此。」容修和她一唱一和,「回奶奶,雲兒她的確是摔壞了腦子,記不得以前許多事情,昨晚太醫查看過,說是想要恢復記憶,得有一段日子。」
雖然聽到了解釋,可見容修護着雲意,皇太后腦門上的火,還是滋滋往外竄。
就在這時,一直立在皇太后身邊的女子,淡淡的開口,「皇奶奶,您彆氣了,就算您信不過王妃,也應該相信修哥哥啊。」
修哥哥?
雲意差點吐了。
她看向那女子,柔柔弱弱的,不過倒是長了一張很有特點的大圓盤子臉,幸虧她五官清秀,還算好看,要不然就跟腦袋上頂了張芝麻燒餅差不多。
皇太后被那女子一哄,果然緩和很多,「還是妙兒討我喜歡。」
「皇奶奶,你就別取笑我了。」叫妙兒的圓盤子臉笑起來,頗有喜感,雲意低頭咬唇忍住不笑,沒想到那女子再度開口,竟是對她說的。
「先王妃,你是如何得救的?又是如何回到京城的?如果像你所說的失憶了,你又是如何得知你是王妃的呢?」
圓盤子臉提出一口氣提出這麼多問題,雲意頭都大了。
可圓盤子是個惹不起的角,她叫皇太后叫奶奶,叫容修叫哥哥,應該也是個公主什麼的。
雲意飛快的在腦中判斷出對方身份,剛要開口,忽然聽身邊的容修冷冷的嗤笑出聲,「蘇妙兒,你算是什麼身份,也敢質問本王的王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