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世子家的小嬌媳
世子家的小嬌媳 連載中

世子家的小嬌媳

來源:google 作者:我愛小草莓呀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古代言情 周晟 姜靜好

姜靜好上輩子被小三給害死之後重生到大周的姜靜好身上小姑娘性子軟,繼母不待見,姐妹不喜歡,好在她還有個疼她的祖母可祖母還沒等她及笄就想為她談親事她並不想嫁人呀嗚嗚~~~~~~~~潘家表哥那是肯定不行的那就換陳家幼子,可誰知道這傢伙還沒成親就有通房哎呀,那個沒定親,沒通房還一直幫她忙的世子也想來娶她既然總要嫁人,那就嫁他吧!展開

《世子家的小嬌媳》章節試讀:

姜大老爺一臉愧色,老太太舊事重提,勾起多年往事,又見母親臉上皺紋恒生,不再年輕,這把年紀還要為他操心,「都是兒子的不是,叫母親操心了。您放心,兒子知道該怎麼做,這些年,對靜好,確實是我做的不好。」姜大老爺愧疚在心,回去後就派人送了不少東西給靜好。

老太太見姜大老爺這麼說心裏好受了一些,將來靜好總歸是要嫁人的,老大要是真不管,靜好就等於連娘家也沒有。又想着靜好的性子,趕緊寫信與長平侯夫人,求她為姜靜好尋一個一等的教養嬤嬤。

姜靜好醒的時候還有些不敢相信,她還以為她又要死一次了,沒想到她居然還能活下來,這條命真真是不容易。

姜靜好輕咳了幾聲,接過冬枝手上的湯藥,沒有皺眉,一口氣就這樣直接喝了下去。

冬枝滿眼看着,有幾分心疼,到底是個沒有母親的,若是四姑娘生病,定是要哄上許久才肯喝下一碗。

冬枝拿了一些話梅,「姑娘可要甜甜嘴?」

姜靜好搖了搖頭,輕柔的說道「不用了,你出去吧,我想歇一歇。」

冬枝點頭應「是」

老太太發了話,讓姜靜言靜養,所以這段日子只有各房打發人來送禮,不見來人探望。

老太太不讓姜家的人探望,卻攔不住潘家的人。

潘大太太一得了消息就趕忙來看姜靜好,見姜靜好一臉蒼白的躺在床上,心裏陣陣心酸,她與潘氏一般大小,姑嫂相處十分和睦,小姑子就這麼一個女兒,她怎麼也要看顧幾分的,且如今靜好母親的嫁妝鋪子都放在他們手上經營,每年分得的**就是一大筆的銀子,雖說潘家不缺錢,可有誰還嫌錢多的。

潘大太太擦了擦眼角的眼淚,聽着冬枝的稟告,這個四丫頭竟然把靜好的首飾都給騙了去。心裏着實氣的不輕,三房真是欺人太甚,這個理,她是怎麼也要為靜好討回來的。

潘大太太腳下生風,一刻也不耽誤的往老太太院子走去。

未見人,先落淚,滿院子的開始叫喊,「欺人太甚,欺人太甚。」

徐氏見潘氏鬧了起來,腦殼就有些疼,趕緊過來勸說,「親家太太這是作甚,有什麼事咱們坐下來慢慢講。」

潘大太太本就是要把事情鬧大,「如今靜好躺在床上只剩一口氣在,你也是為人母的,就這麼看着一個庶出的丫頭欺負我們靜好?你們家的丫頭打着借東西的名號搶空了靜好的首飾盒,不知道的還當時哪家的窮酸!」

潘大太太的話說的刻薄,徐氏心裏一陣氣悶,嘴上還待道着歉,「親家太太消消氣,這事我們老太太已經為靜好做了主,您放心,靜好是我們姜家嫡女,萬不會虧待與她。」

潘大太太冷哼,徐氏嘴上這麼說,她要是真信了,那就見了鬼了,「別說虧不虧待了,如今靜好還躺在那裡呢!你既不是能做主的人,還是不要攔在這裡了。」

這邊一有動靜,老太太那裡就得到消息,趕緊安排范媽媽整頓下人,這事家裡鬧一鬧就算了,萬萬是不能傳到外面去的。

潘大太太見了老太太,不再大聲,而是默默流淚,「老太太也知道,阿語就這麼一個女兒,要是姜家養不了,不如叫我帶回潘家去。我知道你們大老爺不待見她,可總想着她姓姜,還有您這位祖母在呢!哪知道連個姨娘生的都能欺負到她的頭上,這叫我怎麼對得起她娘呀!你們家的丫頭之前就已經借空了靜好的首飾盒,到現在也沒有還,如今因為靜好沒有借東珠給她就推她下水,這那裡姐妹呀,這就是活生生的白眼狼呀。」

老太太也知道潘家會來鬧一場,早就做好了心裏準備,可一聽居然還有借空首飾盒的事情,真真是氣不打一處來,老太太一臉肅容,「親家太太放心,以往是我沒有照顧好靜好。如今四丫頭已經被送去慈安寺清修,吃齋念佛,修身養性。以往借靜好的首飾,我也會讓三房絲毫不差的還給靜好。」又緩聲道,「待靜好好了,得空就去潘家住些日子。靜好也惦記着她外祖母呢。」

潘大太太聽後點了點頭,「有老太太在,我就放心了。等過些日子靜好好了,我親自上門來接。母親那裡也惦記着靜好的情況,我就不多留了。」

老太太待潘大太太一走,就叫了三太太來訓了一頓,治家不嚴,還讓縱着丫頭出去借首飾,這樣縱着一個下人生的丫頭,還當什麼主母,不如叫那下人來當。

三太太是哭着回去的,這麼多年了,從來沒有受過這等的指責,對林姨娘母女更是憤恨,親自去四丫頭那裡整理了靜好的首飾,叫了身邊的大丫頭,送了回去。

林姨娘不敢言語,心裏卻憤憤不平,只想着哪一日翻身,再來出這一口氣。

這一年的冬日比往年難捱。

徐氏眉頭微皺,手裡卻緊緊的抓着賬本。「年底前就要交賬,如今公中的銀錢連一個月都撐不了?」

大管事是姜家的老人了,他低垂眉眼,恭順的回稟:「以往是能得,只是。。。」

徐氏閉了閉眼,大管事的意思她明白。她挪了公中五千兩銀子,加上自己的三千兩私房,搭着娘家的路子放了印子錢,原來是說上個月就能收回來,可如今過去了半個月還不見消息。老爺清貴,俸祿本就不多,眼下她手裡最多只能拿出兩千兩,她徐氏的心往下沉了沉。

徐氏又想起當年潘氏嫁入姜家,十里紅妝,滿滿當當的把姜家填了起來。她與母親來做客,見潘氏的門帘上都掛着赤金的墜子。

可等她入門,這些東西,都被老太太收了起來。潘氏的嫁妝,她一針一線都沒有撈着。原先想着姜靜好不過一個丫頭,嫁出去給一副嫁妝就算了。老太太手裡的錢財將來總歸會落到她的手裡。只是如今細想,將來姜靜好出嫁,老太太那裡只怕不是簡單的嫁妝。「怎麼就不死呢」徐氏心裏恨恨的想着。徐氏冷哼,心裏越發的恨起來。

徐氏抬手讓徐媽媽進屋拿銀子,「先給你兩千兩,眼看就要年底,該備的還是要備上。」

大管事一頓,不再多言,只道了句「是」

徐媽媽小心翼翼的給徐氏捶着肩膀,一臉的擔憂「徐家那邊還沒有消息,這銀子要是拿不回來。。。」徐媽媽一頓,又接着道,「老太太手裡是有錢的,眼下要是求一求,說不得能貼補一些,先過了眼下,徐家那裡,奴婢再去問問。」

徐氏不說話,想了一會兒之後就叫徐媽媽更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