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師尊黏我上癮!重生逆徒抵死不從
師尊黏我上癮!重生逆徒抵死不從 連載中

師尊黏我上癮!重生逆徒抵死不從

來源:google 作者:黍籬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古代言情 白芷 蕭京墨

【偏執病態戲精師尊×病嬌撩人妖精徒弟】【互撩+雙病嬌+重生+雙潔+救贖】人死後魂歸地府,罪孽深重之人會被押進底層地獄,受散魄裂魂之苦白芷一直以為,她師尊那樣的人,死後理應被打入十八層煉獄,永世不得超生蕭京墨殺她父母,屠她族人,害她摯友,將她一顆真心丟進泥里,踩爛捏碎重生歸來,她步步為營,只為親手將她師尊從高台拉下,叫他身敗名裂,生不如死!可當權傾天下,雙手染血,真相逼近,她才驀然驚覺——那恨之入骨的賊人,竟是皎皎人間月,是心頭血,是命中劫「師尊騙得徒兒好苦」她挑過他的下巴,淚眼汪汪,欲泣還述那人將她攬入懷中,嘴角含笑:「我把整個人補償給你,你看可好?」展開

《師尊黏我上癮!重生逆徒抵死不從》章節試讀:

她記得清楚,這厲鬼並不是普通厲鬼,而是已達到近「惡」的境界。

上一世蕭京墨和她不及防備,和這厲鬼纏鬥許久,最後她受了極重的傷,卧床半月才慢慢好轉。

此刻想起,仍是陣陣心驚。

屋子裡的氣溫驟降,鬼氣凝聚,床邊慢慢出現一個詭異的白影。

是一個身穿白衣的女子。

她本長着一張還算是清秀的臉,卻沒有眼珠,只有一片眼白,雙眼下還汩汩流淌着着鮮血,臉色慘白得嚇人。

她獰笑着,伸出一隻長滿長尖指甲的鬼爪,就往蕭京墨的後頸刺去。

蕭京墨露出一抹冷笑,似乎等這一刻已等了許久。

他手裡金光一閃,一段泛着金光的繩索便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向那厲鬼的手纏去。

「捆靈索!」

那厲鬼一驚,欲收回手卻已來不及,那繩索纏過她的手,繼而將她整個人都捆住。

繩索上的金光對她似乎更是有腐蝕的作用,她慘白的皮膚在捆靈索下滋滋冒着黑煙。

她似乎是痛苦極了,面目猙獰,衝著蕭京墨尖聲吼叫:

「你!居然設計陷害我!」

蕭京墨將白芷拉了起來,先是檢查了一番,確定白芷並未受傷,然後又自顧自整理了下有些凌亂的衣服,半分眼神也沒分給那厲鬼。

白芷驚魂未定,有些緊張地盯着面前氣急敗壞的好色鬼。

好色鬼氣極,臉上出現癲狂之色。

白芷目光一凝,若她所料不錯,這好色鬼當如前世一般,要使出真正實力了。

在蕭京墨沒有注意下,好色鬼無聲無息地化作了一團白煙,消失在了原地。

她看了看沒有絲毫防備擋在她身前的蕭京墨,眼裡閃過一絲遲疑,繼而轉為狠絕。

捨不得孩子套不着狼。

「師尊小心!」

白芷一把將面前的蕭京墨推開,咬牙死盯着獰笑着朝她撲過來的好色鬼。

周圍溫度更降,甚至已經在她身上掛起了寒霜。

好色鬼近惡的驚人威壓鎖定了自己,她只覺得如同一座大山壓在了身上,身體完全動不了,額頭上冷汗直冒,止不住地戰慄。

白芷覺得自己簡直是瘋了。

連上輩子的蕭京墨都會在這好色鬼癲狂狀態下吃虧,以自己現在的修為,無異於以卵擊石。

她甚至已經能想像,下一秒她便會被這好色鬼撕成碎片。

她顫抖着閉上了雙眼。

預料的痛楚並沒有來臨,白芷腦海中閃過一絲疑慮,又抱了一絲僥倖,睫毛輕顫,睜開了雙眼。

她對上了一張沒有眼珠的滿臉是血的鬼臉,和她之間不過兩寸的距離,近在咫尺。

白芷猛地一驚,差點就要向後倒去,卻又猛然發現那好色鬼的鬼爪就在自己的後腦勺旁,散發著絲絲寒氣。

白芷倒吸一口涼氣,強裝鎮定地看向自己面前的鬼臉。

整個過程,也不過幾息時間而已,蕭京墨被白芷推開後剛穩住身形,看到的便是好色鬼制住白芷的一幕。

他的臉色瞬間變得無比難看,冷冷地蹦出幾個字:

「放了她。」

好色鬼根本不理他,那張鬼臉露出些許疑惑和好奇的神色,只有眼白的眼睛死死地鎖定了白芷。

沒過一會兒,那好色鬼發出「桀桀」的笑聲,尖細刺耳,似乎是興奮極了,連沒有眼珠的眼睛都彎了起來。

這幅場面若是叫普通人看了,定要直接被嚇得當場暈過去。

然而白芷和蕭京墨都不是普通人。

蕭京墨臉色已經陰沉得快要滴出水來,卻並未輕舉妄動,連掉在地上的捆靈索都沒去收。

白芷心如擂鼓,儘管已經活了兩世,然而此時自己的修為根本站不住腳,只能強裝鎮定。

什麼都做不了。

修真界實力為尊,弱肉強食。

實力為尊,實力為尊……

她銀牙咬碎,從來沒有像這一刻這般痛恨自己的低弱修為。

以前有父母庇佑,後來又拜入了蕭京墨門下,不算蕭京墨最後對她做的事,明面上他一直都護她護得很好,儘管在如今的白芷眼裡他都是在作戲。

外界很少人知道,已達化靈第七層境界的逆塵仙尊的關門弟子,明州白氏嫡女,竟是一個連靈氣入體都費勁的修仙廢物。

她是冰系靈根,是極其稀有的單一靈根,更是五行之外更為難得的冰系,修鍊速度本應該遠超他人。

然而她的父母卻告訴她,她的冰系靈根生來便有缺陷,乃是殘缺的靈根。

修鍊時靈氣入體比一般人難上十倍,別人用五年時間便可結出金丹進入化靈,她卻至今連金丹都未結出。

修為無法提高,又談何復仇?又如何能夠保護那些她想保護的人?

甚至現在這種場面如果想要活命,她都還得內心祈禱自己那薄情的師尊來救自己。

可笑至極。

沒有給白芷繼續自嘲的機會,好色鬼狂笑幾聲,直接一掌拍暈白芷,帶着她迅速消失了蹤影。

「砰!」

原本軌跡直直衝向好色鬼腦袋的一枚紫色丹藥打了個空,垂直射在牆上,牆體瞬間潰爛,化作虛無。

蕭京墨出現在好色鬼消失的地方,臉色陰沉。

他撿起地上的捆靈索,捏碎了一枚丹藥,將藥粉撒在了捆靈索上。

那些藥粉吸收了捆靈索上好色鬼殘留的氣息,隨即化作淡淡的絲線,指引出一條道路來。

蕭京墨順着藥粉的指引快步前行,很快便出了酆都城,視線里的藥粉都指向城外的一座山頭。

他沒有絲毫猶豫,直接御劍沖了過去。

山裡的較為隱蔽的一處山洞內,好色鬼神色貪婪,鬼爪抵在白芷的天靈蓋上,正瘋狂地想從白芷體內吸走什麼。

與此同時,山洞外天空上的圓月正慢慢變紅,一絲絲月華之氣在紅月外湧現,繼而奔向好色鬼體內。

池子里的青蛙發出不安的鳴叫,躁動着越跳越遠;黑暗裡迷茫漂泊着的無神智遊魂停在了原地,敬畏地看向那輪紅月。

古語有云,紅月出,冥王現。

冥境鬼王出世的一個特別的徵兆,便是出現紅月。

古往今來,一共只出現了三次完整的紅月,也代表了鬼界如今存在三名冥境鬼王。

而此刻這好色鬼,竟妄圖越過惡境,直接衝擊冥境。

白芷緊閉着雙眼,眉頭深深皺着,臉上表情很是痛苦,仍在昏迷之中。

蕭京墨很快找到了這裡,一向不會有太多神色變化的臉一瞬之間面色驚變。

好色鬼久久未拿到自己想要的東西,急迫中加大了吸取的力度,白芷昏沉中發出一聲痛苦的**。

「你找死!」

沒有絲毫溫度的聲音在寂靜的夜裡如驚雷炸響,蕭京墨身形恍若鬼魅,快如閃電,須臾之間便出現在了好色鬼身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