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玄幻魔法›首輔大人夜夜翻牆:餓餓!飯飯!
首輔大人夜夜翻牆:餓餓!飯飯! 連載中

首輔大人夜夜翻牆:餓餓!飯飯!

來源:外網 作者:覃宛陸修 分類:玄幻魔法

標籤: 玄幻魔法 覃宛陸修

一朝穿成農家女,娘親是喪夫新寡,幼弟是瘸腿癱兒。前有村賊吃絕戶,後有奸人縱災火,一夜之間,覃家滿目瘡痍。覃宛揉着含淚擤涕的妹寶頭髮揪:「哭啥,有阿姐在呢。」一個月後,寧遠縣縣北支起一家食攤。月上柳梢的西街夜市,酸辣螺螄粉,香酥臭豆腐,鴨血粉絲湯……飄香十里。縣北食肆老闆揮手趕客:「快!今兒早些閉門歇業,覃娘子要收攤了!」人前只吃魚翅燕窩的李府夫人托自家丫鬟:「覃家食攤的螺螄粉,多買些來,悄悄的。」雲州知府設宴款待京城來的陸宰執:「大人請用,這便是遠近聞名的覃家香酥臭豆腐。」矜貴清冷,食性挑剔的陸修淡淡瞥了案桌一眼,拂衣離去。月末傍晚,人聲鼎沸的西街夜市,刺啦一聲,覃家食肆新雇的幫廚將黑色豆腐下了油鍋。覃宛順手遞上套袖:「繫上,別濺了油。」「嗯。」碎玉擊石般清明冷冽。知府大人遠遠望見這一幕,冷汗津津。那頭戴冠帽,頂着一張人神共憤的清貴容顏,站在油鍋前行雲流水炸起臭豆腐的,不是陸宰執是誰!展開

《首輔大人夜夜翻牆:餓餓!飯飯!》章節試讀:

家裡頂樑柱倒下,可覃弈還躺在床上,再難過傷心還得咬牙把日子過下去,秦氏昨夜守到子時,本打算合衣睡去,可翻來覆去心焦的睡不着,索性天不亮就進了山裡。

覃宛收攏好簍子里的紅薯野菜,陪秦氏在廚房案桌旁坐下,正要把自個兒的打算全盤托出,不料秦氏就着稀粥喝了一口潤潤嗓子率先開口「跟你合計個事兒。」

「娘您說。」覃宛有預感,她娘要說的這事和她的是同一件。

果然,秦氏率先開口「我打算把你爹在鎮上的食肆鋪子租出去,咱家沒個能擔店的人,弈兒下個月的葯錢還沒得着落,不能憑白放那吃灰,好歹能收個二兩銀。我再去和張大夫打個商量,看能不能把那些個葯減上一兩味。娘再往家裡接點針線活,咱仨勉勉強強也能度日。」

覃宛正愣神,冷不丁聽她娘道「還得把你的親事儘早定下。」

定親?怎麼她娘還沒放棄呢?

秦氏沒讓覃宛有開口反對的機會

「你先別打岔,王嬸子家的鐵杉記得不?你王嬸子早先找我提過,挺中意你的。還有里正家的張大柱,你秀田嬸子也明裡暗裡說過幾次,被你爹的事一耽誤,一直沒跟你說。當然這事不急,你要是有中意的可以先定親,等你出了一年孝期再辦事兒,所以問問你的意思,我好給個準話。」

原來是村裡頭的人,覃宛果斷拒絕「娘,我不想嫁人。而且我還想把爹的食肆鋪子開起來,掙錢給弈兒看病抓藥。」

她娘嗤笑了一聲,朝橫樑翻了個白眼「是你夢沒醒?還是我睡著了?就你那廚藝,能比的上你爹半分?」

原身雖有個廚子爹,可是廚藝這個技能樹卻丁點沒點亮,早前覃宛一下廚就糟蹋食材,不是把肉燒成炭灰,就是煮的齁咸,後來被秦氏勒令不許再進廚房。

這話像飛鏢一樣扎的覃宛胸口疼,金牌廚子自尊心受辱,但她又不能明着反駁

「從前是仗着有爹爹在我沒正兒八經的認真做,以後家裡一日三餐我來操持,您就知道了!」

「你操持就操持,恁的較真幹啥?你操持的再好,覃家食肆也用不着你個女兒家來繼承,好好嫁個好人家,娘就放心了。」秦氏闊眉倒豎,她向來是個說一不二的性子,更不容許家裡人忤逆她半分。

從前覃廚子雖是頂樑柱,可除去食肆經營的個中道道,家中大小事都要過問秦氏,十足妻奴一個。秦氏強勢慣了,且說覃宛的親事本就是她的心病,在她看來不管覃宛同不同意,這都板上釘釘的。

接二兩三被否定,覃宛按捺住脾氣,一字一句推心置腹「娘,弈兒還沒好,我這個做姐姐的怎麼只顧自己嫁人,這事兒等弈兒腿好了再說。」

秦氏恨鐵不成鋼的捶了下她「等弈兒?難道弈兒一天站不起來你就一天不嫁?我可不能眼睜睜看着我們覃家把你拖累死!」

這話像把小槌在心上澀澀一敲,原主殘存的黯然情緒令覃宛忍不住脫口問道

「娘!您這話說的是不把我當覃家人么?」

秦氏一怔,彷彿自知失言,連忙岔開話題

「算了,你既不願,那就再說,反正還有一年的時間夠你慢慢想。沒時間和你多說,趁着天色還早還得再去趟山裡。」

說著她站起身,挎起地上的鐮刀,覃宛急忙抓起背簍跟上,「我陪您一道!」

秦氏沒有阻攔,提起牆角的籮筐沉默的朝外走。

覃宛先回屋和覃月招呼一聲,叮囑她看好家,出來看到秦氏並未走遠,在田埂上彎腰拍打木屐上的硬泥,顯然是在等她,趕忙小跑追上去。見她跟上來,秦氏也不理,自顧自往山裡走。

《首輔大人夜夜翻牆:餓餓!飯飯!》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