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首輔家的錦鯉妻,治病救人超厲害
首輔家的錦鯉妻,治病救人超厲害 連載中

首輔家的錦鯉妻,治病救人超厲害

來源:google 作者:千億姑娘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古代言情 白迎昭 趙君衍

白迎昭因着祖上積德成功穿越到古代,有個清雅俊秀的秀才相公和和睦互助的家人,加上她出神入化的醫術,錦鯉附體的運氣,以為人生達到了巔峰,可是,婆婆是真的好婆婆,相公卻不是她要的相公這秀才清高倨傲,對她冷淡不理,心裏根本沒有他,對她家庭冷暴力!她也不勉強,決定和離獨自美麗,專心搞事業,可是這秀才怎地胡亂髮脾氣,還說自己沒心肝?原來秀才是動了心,想讓自己給他生娃娃!娃娃還沒有生下來,相公高中狀元郎,只等他給自己掙個誥命夫人來噹噹,哪知道狀元相公失蹤了!難道他想當陳世美,去做了那公主駙馬爺?待她殺到上京,才知道另有蹊蹺只是相公你怎麼成了世子爺,忘了糟糠妻子和爹娘!相公你別怕,神醫妻子來相助,魑魅魍魎都走開!展開

《首輔家的錦鯉妻,治病救人超厲害》章節試讀:

屋子外面,太陽終於從雲層當中露出了頭,白迎昭把草藥拿出來晾曬,大侄女如月也過來幫忙。

這草藥有一些是她這兩天在附近找的,還有一些是原主採的,原主採的葯有許多都是很有用草藥,想來原主也是個喜歡醫術的女子。

不一會兒,就見趙明嵐風一樣從外面跑了進來,拉着她的手就往外面走,嘴裏說著,「三嫂,花嬸子被毒蛇咬了,你趕緊去看看!」

兩人出了大門,白迎昭記起一事,便回頭朝着愣神的如月大喊:「如月,你到屋裡把我床頭的藥箱提來。」

趙明嵐拉着她邊走邊說,「花嬸子晌午時候從田裡幹活回來,到溝里洗腳的時候被一條綠油油的水蛇給咬了,這會她整條腿都給腫了,剛才我親眼看到她嘔吐白沫,直翻白眼。」

想起剛才看到的情景,簡直太嚇人了。

「你確定是一條綠油油的蛇嗎?」農村田地里常見的毒蛇就那幾種,但是翠綠的蛇只有竹葉青符合描述。

前頭走的飛快的趙明嵐瞪大眼睛回頭給她比划了一下,「是一條綠綠的蛇,有這麼長,這麼粗。」

剛才她帶着幾個侄子侄女到河邊撿螃蟹,親眼看見大海叔把花嬸子背回去,一邊跑一邊喊,說花嬸子被蛇咬了,是一條拇指粗的綠蛇。

竹葉青的毒素不強,致命率低,只是癥狀比較嚇人,看起來嚴重,不過如果不好好治療的話,還是會有一定的後遺症。

兩人來到花嬸子家門口,已經圍了很多村民都在討論這毒蛇的厲害,在外面隱隱能聽見院內有哭聲傳出。

「讓一下讓一下,我三嫂來了!」只見明嵐丫頭拉着白迎昭的手,率先在前面撥開人群。

「秀才媳婦來了!」不知是誰大喊一聲,圍觀的人齊齊轉頭朝他們看了過來,見着白迎昭後,竟然都後退了三步,讓出了一條道來。

這秀才媳婦從棺材裏醒來這件事真的太玄乎了,大伙兒見着她還有些不太敢靠的太近,好像是怕沾着什麼髒東西似的。

趙明嵐狠狠的瞪了他們一眼,哼了一聲,拉着她的手往屋內走去。

白迎昭沒有在意別人的眼光,面上沒有什麼表情,客氣的朝四周的鄉親們微微點頭,大大方方的走了進去。

她會醫術也不是什麼秘密,曾經也給村裡人看過病,雖然療效不大,不過村裡人還都願意找她,畢竟不要錢是免費的。

院內門口,一個老人蹲在地上愁眉苦臉,旁邊還有兩人正在寬慰着,這是花嬸子的公公趙永強。

幾人看見白迎昭進來皆是一愣,其中一人隨即說道:「秀才媳婦,你能解蛇毒嗎?」

不等白迎昭應聲 ,趙明嵐大聲回答,「二大爺,我三嫂能治好我三哥的病,還把我爹的老毛病都治好了,你說她能不能解蛇毒?」

說完還挺直了脊背,眼睛滿是星星的看了一眼三嫂,那種崇拜和自豪感不言而喻。

可是趙永強明顯不太相信她的話,「真的嗎?可是上次你給柱子解蜈蚣的毒,柱子吃了你的葯連拉了三天肚子,我兒媳婦身子弱,害怕經不住。」

這個事情還是兩個月前的事情,那個時候她沒穿過來,這跟她有什麼關係?

但是竹葉青的毒對她來說確實不算什麼,又不是什麼致命毒藥。「趙叔,你放心,這次不用拉肚子,也不會有任何後遺症。」

在幾人半信半疑的目光中進了屋,屋內花嬸子臉色慘白的皺眉靠在床頭,滿臉菜色,有氣無力,身前是她婆婆劉氏和丈夫趙大海,還有兩個半大的孩子,以及其他幾個要好的族人媳婦守着她。

看着挺小的一間屋子裡站滿了人,便打發他們出去等候,沒一會兒大侄女如月就提着她的藥箱進來了。

這裏面有她這幾天製作的解毒藥丸,專門針對毒蟲蛇蟻的一些普通毒物。她剛穿來的時候就發現這裡地處西南,氣候濕熱,又臨靠山區,被蟲蛇咬傷是常有的事情,所以就做了些解毒丸和解毒藥膏以備不時之需。

給花嬸子抹上膏藥服用了解毒丸 ,沒等一刻鐘,那被毒蛇葯咬過的地方已經消腫。

「我感覺沒有那麼頭暈噁心了。」花嬸子撫着胸口,眼裡露出驚奇。

眾人見狀,都湊過來看她的傷口,看見傷口的變化後都連連稱奇。

「秀才媳婦的醫術又精進了,這蛇毒都能解了!可了不起呀!」村長趙有林聽聞此事後從外面走進來對她連連誇讚。

就算是縣城的坐堂大夫,對着這竹葉青的毒也不一定這麼快就能解除,村裡人每年被毒蟲蛇蟻咬傷的不計其數,更是有好幾個死亡的例子,沒想到這秀才娘子竟然會解毒,真是他們村的一大幸事!

剛他還聽說秀才媳婦把趙老四的咳疾都治好了,真是了不起,堪稱神醫啊!要知道趙老四的咳疾已經有些年成了,村裡好幾個老人也有咳疾,還有一些是腿疼的毛病,也不知道秀才媳婦能不能治。

白迎昭被大傢伙誇的有些不好意思,以前她當醫生治病救人的時候,家屬頂多是說聲謝謝,大多數人都覺得治病救人那是他們醫生的職責,治好了是你的工作範圍,治不好那就是你的失職,對你辱罵威脅都是常見的。

趙大海按着兩個孩子的肩膀要他們給自己磕頭,嚇得她趕緊後退躲開,抱着藥箱就跑了出去。

等她回去不久,明嵐和如月也回來了,手裡抱着許多蔬菜,還有一隻咯咯叫的母雞。

趙明嵐知道三嫂給人治病都從來不收診金禮物,她也不想拿,可是花嬸子一家人太熱情了,「二奶奶非要塞給我的,三嫂你不會生氣吧?」

「要不等會兒娘回來了讓娘給還回去,我是說不過他們的。」

余氏跟村裡人打交道更有經驗,她是小輩,跟他們說話放不開。

「一隻雞是有點貴重了,菜留下,傍晚娘從田裡回來就讓她把雞給人提回去。」

這蛇毒對她來說確實是舉手之勞,沒有什麼難度,草藥也是她自己採的,沒什麼成本,受別人太貴重的東西她自己心裏也過不去。

況且她覺得那一筐子蔬菜更加有價值一些,至於肉的話她真的不缺。

傍晚余氏他們從田裡回來聽聞此事,對她能夠解蛇毒這事一家人也都感到高興,聽到要把母雞還回去十分贊成,轉身就把雞給人提了回去,不過回來的時候手裡提了十幾個雞蛋,說是花嬸子婆婆非的塞給她的,言語里全是感激的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