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首富他動了凡心,嬌妻請配合
首富他動了凡心,嬌妻請配合 連載中

首富他動了凡心,嬌妻請配合

來源:google 作者:葉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寧樂 現代言情 程思雅

前二十八年,傅司南的世界裏只有工作,工作某日,一個叫葉寧樂的女孩撩撥了他的心扉,從此一發不可收拾他最大的願望就是以首富的身份光明正大地站在心愛的小女人身邊無往不利的首富發現,要實現這個目標比做首富難多了葉寧樂一心以為自己和傅司南只是大風大雨里一起依偎取暖的兩朵小香菇,不想卻靠了一棵蒼天大樹她一不小心就成了A城無人敢惹的人展開

《首富他動了凡心,嬌妻請配合》章節試讀:

第4章傅家缺的不是錢,是後這個名字挺好的啊。」
寧樂低頭看一眼男方的名字,覺得除了那個傅字有些礙眼外,其他的都挺好。
葉淑儀咯咯笑個不停,果然窮鬼的思維不能想像!」
能取這種驚為天人名字的男人必定奇醜無比吧,難怪不敢讓我們看你老公的臉呢!
好啊,好啊,正好跟你配!」
寧樂才懶得跟她廢話,去看程思雅,結婚證有了,您要言而有信,現在跟我去見爸爸!」
好。」
這次,程思雅倒是爽快……誰允許您私自改我的名字?」
傅家老宅,中國風的大書房氣派華貴,只是裡頭的氣氛不大好。
傅司南冷着臉將戶口本壓在桌上,那雙本就沒什麼溫度的眼睛此刻更覆上一層冰,不帶半點溫度。
傅家老爺子傅百年坐在位置上,唐裝加身,白髮鶴顏。
他手裡盤着兩個核桃,目光懶淡地朝戶口本掃了一眼,你不說只對掙錢感興趣嗎?
叫招財多應景。
招財進寶,吉利!」
吉利?」
傅司南就算少年老成,這會兒薄削的唇瓣還是氣得吐出一聲冷笑:這麼吉利,怎麼不給自己取上?」
傅招財!
在看到這個名字的那一刻,他差點沒擰出腸胃炎來!
傅百年咚咚拍響桌子,我是你爺爺,有你這麼跟我說話的嗎?
想氣死我啊!」
我就搞不懂了,咱們傅家事業多興旺,你幹什麼還要自立門戶,弄個首富出來!
閑得慌嗎?」
對於傅家爺孫的相處方式,沈俊和管家程叔早就見怪不怪,一直立得遠遠的,以免被波及。
但聽到這話時,兩人還是忍不住扯起牙根一陣咧嘴。
這話說得,怎麼這麼氣人呢?
爺爺不要你事業搞得多厲害,只要乖乖娶妻生子,生一串曾孫子曾孫女出來,就夠了!」
傅百年壓着身子,一番苦口婆心。
傅家缺的從來都不是錢,是後!
傅司南從小到大隻鍾情於做生意,對男女之情沒半點想法,他都快愁死了。
這類似的話,傅司南這幾年耳朵都聽出繭子來。
想要曾孫子曾孫女,您就慢慢等吧!」
已經沒心情跟他吵,傅司南冷淡地甩下這句話往外就走。
傅百年捂着腦袋唉呀呀地就叫了起來,我都要死了,你還這麼氣我,是我孫子嗎?」
管家見鬧得不好,忙推門進來將傅司南攔住,少爺,您就別跟老爺子計較啦,聽一回他的話吧,老爺子的病……您也知道。」
傅司南始終繃緊着臉,我看他精神好得很,哪裡有半點像重病的樣子?」
讓他走!」
傅百年氣呼呼地開口,從藥瓶里抓出一大把葯來往嘴裏塞,反正醫生說我活不了多久,死了就不用礙他的眼!」
看他這樣,傅司南的臉色慢慢緩和下來,從口袋裡掏出結婚證遞到他眼皮子底下,我和寧樂已經結婚,別再鬧了,儘早把名字改回來。」
傅百年把頭扭在一邊,不想搭理的樣子。
傅司年收好結婚證,走了出去。
真結婚了嗎?
看清楚了嗎?
是不是結婚證?」
傅司南才離開,傅百年繃著的臉就變戲法似地散開,一把拉住管家問。
管家被他拉得東倒西歪,連連點頭,看清楚了,是結婚證。」
好,好,千年老光棍總算開竅,不枉我辛苦這一場。
快,快去倒水,快噎死了!」
他不停地拍着胸口,是被那把藥片噎的。
管家被他的話給狠狠嗆了一下。
千年老光棍……有這麼評價自己孫子的么?
程思雅難得良心發現,一直陪蔣策州等到零點生日結束。
三個人吹了蠟燭吃了蛋糕,蔣策州的情緒徹底穩定下來,心滿意足地抱着程思雅送來的生日禮物進入夢鄉。
寧樂拖着疲憊的身子去了銀座。
銀座門口,斜椅着一道頎長的身影。
竟是白天剛剛跟自己結婚的男人。
看到他,葉寧樂心裏五味雜陳。
怎麼才來?
傅司南揉着眉心,柔和地問,即使這樣隨意的動作都又帥又剛,惹人眩目。
我跟人調班了。」
儘管他語氣柔和,但骨子裡氣場強勁,寧樂本能地張嘴就答。
她扭頭看向他呆過的地方,看到地上丟了好多煙頭,小臉隨即露出驚訝的表情,」你……一直在等我嗎?」
傅司南點點頭,關於我們結婚……」我知道!」
他的話還沒說完,她更快地截了過去,並從衣袋裡拿出一張紙來,這是我草擬的婚後協議,你看還有什麼需要補充的。」
今天太忙,這個協議還是她在來的路上臨時草擬的,字顯得有些歪斜。
傅司南狐疑地接過,看到上頭列着好幾條,第一條是:兩人的婚姻屬於形婚,婚後互不干涉對方生活。
看到這一條,他的臉龐迅速烏了下去,唇瓣綳得死緊死緊。
形婚?
好樣的!
我知道你是為了你爺爺才跟我結婚的,正好我也有不得已的理由,大家各取所需兩不相欠,所以完全不必有負擔。」
寧樂壓根沒意識到傅司南的憤怒,滿腦子想的是他下午拿到結婚證時那陰沉的表情,愈發想表現得雲淡風輕。
不過你放心,在你爺爺面前我一定會努力表現,不讓他看出破綻。
將來你要是有了喜歡的女人,我們可以隨時離婚。」
形婚也就罷了,這剛剛結婚就說離?
寧樂越說越氣人,傅司南火得俊臉漆黑,只差沒把她當場掐死!
所以,你打算拿婚姻當兒戲?」
越是火大,他的聲音越是冷,這會兒整個周邊都要結起冰來。
寧樂不由得打了個寒戰,往後退了退,大眼卻不解地落在他身上,無辜地轉着。
自己這不是為他着想嗎?
他這生氣為的哪樣?
她理不透,只能委屈地咬起了唇瓣。
寧樂這副樣子,就像一隻被人丟棄的小貓,巴巴的大眼裡裝的全是可憐。
傅司南那顆冷硬如鐵的心彷彿突然被人撓了一下,鋼鐵的外殼紛紛掀落,露出有血有肉的內里!
僅僅因為她一個表情就心軟掉!
傅司南的心中充滿挫敗,但在這件事上,他並不打算退讓。
在我這兒,只有喪偶,沒有離婚,更沒有形婚!」
形婚?
光棍了二十八年,娶妻只為了擺在身邊看?
若放在以前他並不會覺得有什麼不妥,然而對像變成了葉寧樂,突然就接受不了了。
(小說未完,請翻頁閱讀!